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傲傲女神医 > 分节阅读_18
《傲傲女神医》

分节阅读_18

作者:苏打 字数:4207 热度:15

        都该是这样一身的红,然後怀著忐忑与期待,等待著某人将那个被她放置於一旁的红盖头掀开吧……

        红盖头,该是由谁为她戴上呢?又是何时该戴上呢?

        而当那人终於掀开红盖头时,脸上会有什么样的神情呢……

        傻傻地望著镜中的自己,花蕊任自己思绪纷飞。

        就这一回吧,让她作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吧……

        然而,就在花蕊默默地作著梦时,她的房门,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响。

        「谁?」听到那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花蕊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地傻站在铜镜前。

        「我。」

        门外传来的是西门残破那熟悉的声音。

        「你来了……」不知究竟该不该开门,但半晌後,花蕊终究还是轻咬著下唇走到房门前,然後轻轻地将门开个小小的缝,心中满是酸涩。

        是的,她不敢将门全部打开——

        因为她不敢让西门残破看到她穿著嫁衣的儍模样!

        因为她不敢让西门残破知道她竟只能一个人傻傻地、孤单单地在自己的房中穿著嫁衣……

        「有事吗……」花蕊轻轻问道。

        「没什么要紧事。」望著只开了一小条缝的房门,西门残破静默一会儿,将手里的布包塞进门缝。「拿著吧。」

        一等花蕊接过了布包,他望了望天上的月,便大步地往前定去。

        望著手中的布包,听著西门残破离去的声音,花蕊的眼眸整个朦胧了。

        她抱著布包,朦胧著眼,忍不住地由门缝中望向那个愈来愈远的背影……

        「站住!」但半晌後,她突然拉开房门大喊,「你的背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碍。」西门残破没有转头,只是轻轻地说著,「天冷,你快把门关上吧,要不受了风寒就不好了。」

        「你给我回来!」冲出门外硬将西门残破拉回温暖的房内,花蕊手忙脚乱地将他按在杨上,「怎么伤的?谁伤的?」

        「没事……」望著站在自己身前的花蕊一身的红嫁衣,以及虽只化著淡妆却已绝美至极的脸庞,西门残破的眼眸蓦地一暗,别开眼轻轻笑道,「我自己回去处理就行了,真的。」

        「给我闭嘴!」小心又轻柔地将西门残破的上身衣裳脱下,花蕊望著他那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背又添新伤,泪水再忍不住地滑落,「给我闭嘴……」

        「别这样,我一点也不痛。」见花蕊一边拭泪一边拿著她的白衣裳为他止血,再望著她身上那袭红嫁衣,西门残破低声说道。

        「你不痛我痛!」花蕊疯狂地含泪低喊道,为西门残破包扎伤口的手都乱了,「你可知道,看著你身上这伤我多心疼引你可知道,望著你原本便已伤痕累累的背上又添新伤,我有多不舍?!你根本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

        心中那不舍的痛,让花蕊盈满泪水的眼再看不清西门残破的伤,让她的手抖得再无法为他包扎,但她还是不断地重扎、拆下,再重扎……

        等到西门残破身上的伤终於处理完毕後,花蕊也已经哭得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了。

        「你……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

        轻轻将哭得让人心碎的花蕊抱至床杨上坐著,西门残破迳自走出房间,取来一盆清水帮她将手上及脸上的血渍、泪水及脏污轻轻擦去,然後握著她的手静静地看著她,以及她耳上那副他细心为她打造的耳坠。

        「这身衣裳穿在你身上很美。」许久许久之後,待花蕊的啜泣终於缓和後,西门残破轻轻说道。

        「那又怎样?」听见西门残破这么说,花蕊的心更痛了。

        他竟说她穿这衣裳好看?!他竟说她一个人孤零零,只能在自己房中穿给自己看的这身衣裳好看……

        「我从没看过比你更美的新嫁娘。」轻轻扶起花蕊,西门残破让她站在自己身前,「但你可知道,当洞房花烛夜之时,这衣裳不该是这么穿的。」

        西门残破的话,让花蕊眼中的泪水再一次溃堤。他竞还这么说,竟还这么说……

        「我教你,你把眼闭上。」

        就算想睁开,花蕊的眼也早被泪水冲刷得睁下开了。

        但在泪水之中,花蕊忽然发现,她的头上垂下了轻纱,她的高领嫁衣被拉至肩下,她颈上的抹胸系带被解开、抹胸被取下,而亵裤也被褪下……

        完全不明白西门残破在想些什么,花蕊只能傻傻地任他摆布。

        「张开眼。」半晌後,西门残破轻轻地说道。

        花蕊紧咬著下唇许久後,终於缓缓地睁开泪眼。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如此对待你。」

        哑著嗓音,西门残破轻抬起花蕊俏丽的小脸,隔著他刚刚为她披上的红头纱,将唇印在她的唇上。

        这个吻,是那样的轻,那样的柔,轻柔得让花蕊的心都碎了。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将你的红唇吻肿、吻痛,却依然不停止……」

        哑著嗓音,西门残破望著花蕊星目迷离的娇美模样,放肆、激狂地吻著她,用舌撬开她的唇,强迫她的丁香舌与他的交缠在一起,又用力地吸吮著她口中芳香的蜜汁。

        怎么了?他究竟怎么了?

        他从未这样的,今夜为何……

        被这个激情的吻吻得再也无法思考,花蕊只能傻傻地任由西门残破如他所言般,将她的樱唇吻肿、吻痛,然後依旧不停歇……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将如此绝美的你拉至铜镜前,然後站在你的身後,静静地凝望著你?」

        什么?!

        尚未由那个激吻中恢复的花蕊傻傻地望著西门残破,然後发现他确实那么做了!

        望著铜镜中的自己,花蕊有些恍惚了。

        这就是洞房花烛夜她真正该有的模样吗?

        镜中那个穿著辊金边大红嫁衣,因衣领被往下拉致使雪白双肩微露、丰满酥胸若隐若现,白皙的右腿则因嫁衣分开的下摆而诱人地暴露在空气中,双唇微启、双颊如艳、吐气如兰、美目朦胧的女子真是她吗……

        她怎会有如此妖娆绝媚的一天?

        而她身後那个用爱恋目光凝视著她的男人,真的是西门残破吗?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将你挤至镜前,并将你的右边丰乳由嫁衣里轻轻掏出、捧起,让它整个绽放在空气下,然後,用食指摩挲它的下缘,直到你的粉红色乳尖缓缓地紧绷、挺立为止……」

        「唔……」当西门残破如同他所言般将她挤至镜前,温柔地爱抚时,花蕊再忍不住地嘤咛出声了。

        她觉得身上好热好热,双乳被他揉弄得又酥、又麻、又痛、又胀,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在你的粉红色乳尖如他所言的紧绷时,以拇指及食指轻拈起它,左右拧转之後,将它下断地往外拉去……」

        「啊呀……」当乳尖真的被他轻轻向外扯去时,花蕊只能不住地低喘轻吟,然後将头抵到了铜镜上。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双掌都覆到你挺俏的丰乳上,尽其可能地挑逗你,让你只能不断地发出他最想听到的,那甜腻、柔软、诱人且销魂的娇啼声……」

        「你……啊……别说了……」

        听著西门残破暧昧的话语,感受著他邪肆的举动,花蕊不断地娇喘,身下也涌出一股温暖的蜜液。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悄悄地将他的大掌伸入你的嫁衣之下,然後轻抚你雪白的臀办,一回又一回……」

        「呃啊……」当西门残破的大掌触及她的雪臀时,花蕊娇啼起来,不断地想夹紧双腿,就怕被他知晓自己已然为他动情。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用腿硬勾起你那因羞涩而紧紧合住的腿,然後一手用力搓揉著你早已敏感、肿胀、酥麻的雪乳,另一手则悄悄探人你身下最私密之处……」

        花蕊被他强勾起的腿无助地颤抖著,而那彻底绽放的花办,此刻也微微地抖颤著。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用手指拨开你身下的花办,探视著它是否热情,然後在知道你已为他绽放之後,用手指轻拈你的蜜汁,在其中来回滑动……」

        「啊啊……」

        当那粗糙的手指来回抚弄著她最柔嫩的花办,并且有意无意地触及那颗湿润、敏感的花珠时,花蕊再也管不住自己,只能任那一声声暧昧又羞人的媚啼声由口中流泄而出。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在发现你已为他动情後,将他隐忍许久的坚挺抵在你湿透的花口处,等待著你成为他的妻……」

        感觉著西门残破那火热硕大的坚挺真真实实地抵在自己湿透又微疼的花口处,花蕊彻底地羞了!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将他紧绷的坚挺一寸又一寸地刺入你又紧、又热、又湿的花口前端,然後用力拈住你的花珠,等著你叫他夫君……」

        「啊……夫君……」当他的硕大一寸寸地挤进她的花径时,花蕊的眼眸整个迷离了,口中只能随著西门残破的话语不住地唤著,「夫君……」

        听著花蕊用那又娇、又柔、又媚的嗓音唤著「夫君」,西门残破的眼眸深邃如潭。

        「你可知,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会有一个爱你的男子,在再也无法克制的情况下,将你整个人抱至床榻上,然後分开你的双腿,望著你身下那湿透的花办,将手指刺入其中……」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武侠修真
完本武侠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