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1
《永璂记》

分节阅读_1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35 热度:2
永璂记》


正文 帝王家

  修真者们除了避世,也要入世,因为他们的生命太过漫长,清冷的日子久了,便可能出现心魔。更何况这么漫长的日子,总要找些事情做,所以他们会找人双修,或者入世锻炼心神。可是修真者很少,有缘法在一起双修的更是少。

  所以某一天他觉得日子无聊了,便入了一个世界,成为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这个孩子还有一个复杂的身份,其母身为皇后,却惹怒帝王,原本养在皇后身边的皇子也搬到了兆祥所。

  他是在这个孩子灵魂离体后才进入这个身体的,而他作为感谢,也让这个幼小的孩子有个无忧的来世。

  因为生病,加之皇后被禁足,其他人不敢惹麻烦,至于他那位皇阿玛,大概对这个孩子不看重,又或者是怕过病气,只赐了些补品到兆祥所,并没有现身过。

  他倒不介意,趁着这个机会调理了这个身体,毕竟这身体他可能用上几十年,自然要用修真心法对身体好好清理一番。好在这个身体还是童子之身,这些做起来也是小事,以至于半月后,这个原本有些微胖的身体变得白净瘦削,原本因为宫廷斗争残留在体内的毒素也清除了干净。

  好在因为生病,身体的这些变化也说得过去,更何况修真并不像传奇话本中那样,让人一下子变得光彩照人,而是修为慢慢长进才跟着变化。他是修仙者,倒是能让这个身体一夕间顿变,可是这在皇宫众人眼中,只怕会成为那怪异的妖物。

  皇室的人,最不信轮回,却又最忌神佛。

  理着身上的宝蓝色袍子,他看着围在自己身边伺候的太监宫女,面上仍旧是一片淡然之色。

  这个身子叫永璂,算起来应该是当朝帝王唯一的嫡子,只因为帝后关系不和,他的身份有些尴尬,好在宫里的人忌讳皇后的后宫之位与母家势力,也没有谁敢对他不敬,之色恭敬有余,亲和不足罢了。

  挑了一块羊脂白玉佩挂在身上,他开口道,“去坤宁宫请安吧,爷今儿身子好了,也应该让皇额娘放心。”

  “嗻,”随身伺候的太监是刚从内务府挑来的,之前的一个因为手脚不干净,让永璂罚了十个板子,贬到了别的地方。至于真的是不是手脚不干净,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这么一个借口。

  虽说不明白原本在佟佳皇后薨后就不再住人的坤宁宫在这里还在使用,但是这种小事他也不介意,即使是同一个朝代,也有不同的时空,与正史有相悖的地方,也实属正常。

  到了坤宁宫,见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保养得宜的女人,虽说算不上美艳,但是自有一种雍容贵气,心里暗自点头,这也算符合一国之母的形象,为帝后者,大抵都是品性与门第不错者,要说容貌,倒是次要的。只是这个女人在看到他时,红了眼眶,他猜想这位便是这个身子的皇额娘了。

  他对亲情早已经不看重,但是也陪着这个女人说了好一会儿话,又在她把自己拥入怀抱时,乘机消了她心头的戾气和加了一道清心咒,这也算是一点回报吧,毕竟生活在后宫,即使是皇后,也要善于忍。

  忍字头上虽有一把刀,但是没有这把刀,便是白白的把心掏出来给人看,那么便注定是一败涂地。

  出了坤宁宫,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身着浅色宫装的女人带着一个身着红袍的少女朝这边走来,他心头一算,认出了这位便是宫里正受宠的令妃娘娘以及皇帝认的义女还珠格格。

  这个还珠格格毫无势力,令妃却与这个格格走得近,大部分原因还是想借这个民间格格失忆来触怒皇后,再让皇后在皇帝面前失去母仪天下的气度吧。

  皇后重礼,她便找一个不通礼仪的人来触怒皇后,再借由皇帝对这个民间格格的愧疚对皇后心生不满,这隔山打牛,借力使力倒也算好手段。

  这不,这位格格进宫就触怒皇后,然后天子一怒,皇后便大大的被削了脸面。

  后宫的女人啊,简单的哪又能爬到那个位置上?

  按理皇子除了皇后外,其他的嫔妃是不用请安的,不过近些年因为那位帝王的心思,后宫里的阿哥对这位受宠的娘娘倒也算礼遇,他面上挂了一丝笑,打千道,“给令妃娘娘请安。”

  “十二阿哥快快免礼,”令妃忙免了他的礼,面上露出温和的笑意,眼中也露出一丝关切,“十二阿哥的身子可好通透了?”眼见这位微胖的阿哥半个多月不见,人瘦了些,但又剔透了些,她不免有些惊讶,但是很好的掩饰了下来。

  “已经没有大碍了,有劳令妃娘娘的惦记,”永璂偏头看向令妃身边的红衣少女,虽说算不得漂亮,但是胜在有双灵巧的眼睛,的确给人一种喜庆活泼之感,“这位便是还珠格格了吧?”

  对方只是连品级都没有的格格,担不起他一声姐姐,按理这位还应该给他请安,不过他也不想与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讲礼仪之道,只是朝她笑了笑。

  “这位是还珠格格,皇上认的义女,”令妃转头对红衣少女道,“小燕子,这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十二阿哥。”

  “皇后的?”小燕子心中不喜皇后,但是见眼前的孩子皮肤白白的,而且眉眼说不出的好看,所以也只是豪爽的冲他一个抱拳,“我叫小燕子,你比我小,以后你把我当姐姐,有好玩的我叫你一起玩。”

  永璂注意到小燕子听到皇后二字时皱起的眉头,他眼角的余光扫过仍旧笑得温柔的令妃,恐怕这也是这位的目的,露出一丝笑意,“那便有劳还珠格格了。”

  倒是永璂身后的小太监眼中露出一丝不明显的嘲讽,没有品级的格格想让身为的嫡子爷叫她姐姐,当真是得失心疯了。

  令妃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对永璂歉意一笑,“还珠格格还不懂宫里的规矩,还请十二阿哥多多见谅。”

  “令妃娘娘哪里的话,还珠格格率真活泼,让我十分羡慕,”永璂又是一笑,不懂宫里规矩的人,总是会有吃亏的一天,这个活泼的小姑娘从入宫便做了令妃的棋子而不自知,早晚会有倒霉的一天。

  进了宫,不懂规矩还不知收敛,那便是送死。所以,就因为这个后宫复杂,他才想来这种地方好好消磨时光。

  令妃也料到他会这么说,随即便道,“十二阿哥此时若是无事,不如我们一道走走?”

  “怕是不能了,这些日子永璂都没有进过上书房,今儿想温习下书本,明日去上书房也免了些抓瞎的苦头。”永璂倒不见得这位令妃真的想与自己走在一起。

  “倒是我糊涂了,”令妃笑着说,“那我便不耽搁十二阿哥时间了,这会子也不知浪费你多少时间。”

  “令妃娘娘哪的话,您关心永璂,哪能是您的不是,是永璂该谢您,”永璂打了个千,“令妃娘娘,还珠格格,我先行一步。”

  “恭送十二阿哥,”令妃身后的宫女太监忙行礼,倒是一旁的小燕子云里雾里的看着永璂的越走越远。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十二阿哥没有像那个皇后刁难自己,小燕子却觉得这位阿哥有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感觉,是她的错觉么?

  令妃嘴角依旧上扬,只是眼中没有半分笑意,转身对小燕子道,“小燕子,前面有个亭子,我们去坐坐吧。”

  当天夜里,还珠格格大字不识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后宫,永璂听到这事,倒也没有多大反映,本来在后宫里,很多秘密都不是秘密,更何况小燕子是在御花园里丢的人。

  “小安子,伺候爷安置,”永璂微微打了个哈欠,伸展手臂由小安子替自己更了衣,便上了床睡觉。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有亮永璂便到了上书房,与诸位心思各异的兄弟打了招呼,才刚坐下,就听一个声音道,“十二弟,身子大安了?”

  永璂回头,身后站着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俊秀少年,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人。

  “有劳五哥问,已经没事了,”永璂笑答,心里却有些疑惑,这位兄长已经年近二十,皇帝竟然还让他到上书房,没有给他差事,没有赐爵位,甚至没有指婚,这位帝王的心思实在有些复杂。

  说他看不上这位五哥吧,平日里又宠着;说他宠爱吧,却连差事都不给一件,甚至连伴读都是包衣。其他阿哥的伴读谁不是满蒙八旗的人,怎么到了这位阿哥身上,却是包衣了。

  这就是算哪门子的宠爱?

  “没事就好,”五阿哥永璂面上淡淡的,并没有把这位弟弟看进眼里,只是作为兄长,明面儿上的功夫是要做全的,他心里很清楚这个道理,万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给自己找麻烦。

  永璂没有伴读,听说之前的伴读因为出了错,被皇后寻了个由头打发了。永璂倒也不在意,重新选一个伴读也好。

  各自坐到自己的案前,不一会儿满汉蒙师傅都到了,永璂答了些师傅的问题,看着书不自觉两个时辰过去了。

  乾隆进来的时候,永璂正在认真的抄《礼记》,见到乾隆,放下笔,与其他阿哥一道请安。

  坐在上首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五官也很不错,带了些满人的豪爽,却又有一丝书卷味道,他收回视线,暗自心想,难怪这位乾隆皇帝为后世留下上千首诗词,先不说质量如何,至少数量上还是让人仰望的。

  “十二病愈了?”坐在上首的人突然开口问,只是那双眼里,却没有多少关切的味道,反倒像是碍于父子的身份,随意一问。

  “儿臣无碍,”永璂低下头,心里却觉得好笑,这便是帝王家了吧。

正文 心术

  “既然你身子刚好,就不必行如此大礼了,”乾隆面色淡然,眼中似乎隐藏着一丝情绪,但很快又消失不见,“听闻你昨天下午温习功课,朕很欣慰。”

  “儿臣惶恐,”永璂站直身,退到一旁。

  乾隆问了几个皇子一些问题,大多回答得还过得去,永璂在几个兄弟中回答得也算不错,没有显得自己无能,却也没有显得过于招眼,这一点,五阿哥便失了度。

  永璂垂着头,听着五阿哥永琪的引经据典,心里暗自叹息,这位五阿哥的确是有些才华,只是在这后宫里,锋芒过露也不是好事。

  乾隆明面儿上宠这位阿哥,恐怕一是因为这位有些本事,二是其母是满妃,三便是这位帝王想找一位合适的继承者,却不想让人察觉,这位五阿哥便是那是颗明面儿上的棋子。

  明面儿上的棋子,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便是弃子,他看过千年风雨变化,最复杂的心思永远是那帝王的心术。

  “五阿哥回答得很好,”乾隆面上露出一丝赞赏之意,“赏墨宝两套,其他阿哥同是如此。”说完,起身便起身往外走,走到永璂身边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十二阿哥今日颇有长进,加赐字帖一幅。”

  “儿臣谢恩,”永璂闻言要跪,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手腕,“不必多礼。”

  永璂抬头,眼前的男人面上带着一丝笑意,但是眼中,半分笑意也无,那抹笑意虽然挂在嘴角,仍旧掩不了他眼中的漠然。

  其他皇子眼角的余光均是瞟向两人,只是面上谁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就连五阿哥永琪也是如常。

  乾隆松开永璂的手腕,把手背在身后,迈步出了上书房,永璂看着声音平稳道,“儿臣恭送皇阿玛。”

  回头看向众位兄弟,视线落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