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5
《永璂记》

分节阅读_5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472 热度:2
三日后便搬往毓庆宫居住。”

  毓庆宫?!理密亲王允礽曾经为太子居住过的地方,而且此处离乾清宫极近,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在场众人顿时变了脸色,而住在景阳宫中的五阿哥脸色更是不好看。

  永璂虽不解乾隆怎么突然有这个决定,下跪谢恩却不见半点惊慌,要说这位皇帝拿他做谁的挡箭牌,怎么看也不太像。毕竟三阿哥在孝贤皇后灵柩从济南扶回京时,明明白白被皇帝指着说太子永远轮不到你之类的话;四阿哥寡言;六阿哥不受重视;八阿哥脚跛,十一阿哥吝啬失度,至于五阿哥本就是一颗帝王的棋子,何来自己为他当挡箭牌的说法。

  难道这位帝王,真是想要培养自己做下任帝王?!

  (请大家有时间就看看此章的作者的话哦~)

  ↓↓↓↓↓↓↓↓↓↓

正文 造势

  这道旨意过后,宴席虽然没有结束,但是又心情用吃食的人却不多,身为皇后的那拉氏心中是不安与怀疑,其他妃嫔面色也都不太好看,其他的皇子虽说勉强带着笑意,但是年纪不够大的他们,终究不能做到若无其事。

  令妃微笑的看了眼坐在皇上下首的十二阿哥,面上看不出任何的不同,或许是因为她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又或许是她善于伪装,无论如何,她至少是嫔妃中表现得最为从容的一个,而她身边的愉妃从头至尾便是木着一张脸,让人看不出喜怒。

  三阿哥面色也有些不自然,倒不是因为对这个十二弟的嫉妒,而是担心皇阿玛把十二弟放到这样一个高度,会引来不测。想起那两个被册封为储君便逝去的兄弟,永璋暗自皱眉,皇阿玛是拿十二弟的命做赌注么?

  不管众人心思如何,宴席也算是平平稳稳的结束了,宗室郡王亲王跪安后,留下了皇子与后妃,乾隆一边由吴书来伺候着净手,一边平淡的开口:“还珠格格的仪态还是应该好好学一学,吴书来,你安排几个教养嬷嬷好好教导一下还珠格格何为仪容贤德。若是还珠格格久学不会,日后这些宴会场合就不要安排她出席了。”

  在家宴上打碎碗本就不是吉利的事情,更何况还当着宗室的脸,乾隆此言无疑是大大的打了还珠格格的脸面,在场众人面色皆没有多少变化,毕竟对他们来说,还珠格格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没有母家势力没有品级的格格,甚至还比不得嫔妃身边的大宫女有利用价值。

  倒是坐在帝王身边的皇后面上露出一丝解气的神色,永璂心里暗自叹息,这个皇后究竟是怎么在这后宫里活下来还坐到后位上去的?难怪这身体的原主人的十二岁了还不谙后宫之道,受帝王冷遇不说,还受到兄弟的疏离。作为嫡子竟然没有兄弟愿意和他亲近,甚至连养在皇后身边的十一阿哥与他也是平平淡淡的,这究竟是何等的失败?

  顺治帝六岁登基,康熙八岁继位,十多岁擒鳌拜亲政,雍正帝十三岁娶福晋,在尴尬的境地隐忍成长,最终成为明君,这个身体已经十二岁,却什么也不懂。

  皇后一味的保护他,苛责他,这样的行为放在普通家庭是好事,搁在皇家便是要命。这个皇后,实在是少了心眼。

  乾隆也注意到皇后不识大体的神情,暗自皱眉,但是眼见自己看中的儿子站在一旁,终究没有说什么打她脸的话,只是让人散了。

  永璋与永璂走在一道,见永璂面色没有异常,微微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小心道:“宫里事情繁杂,你自己多小心。”

  “多谢三哥提醒,”永璂笑了笑,见永璋气色好了不少,便道:“三哥,前些日子我叫人给你送去的茶你还有么?”

  “还有些,你就别费这些心了,”永璋想起那清新宜人的茶,笑着道,“不过,这茶的确很是不错。”

  永璂暗想,那茶中加了自己炼制的药粉在其中,当然是清新宜人,修仙之人,自有一套药理之道,清修者增进修为,普通人舒筋活血,治病养身。

  兄弟二人分开后,永璂回了兆祥所,不到两柱香的时间,养心殿里的赏赐又下来了,这次赏的却是江南新进贡的茶叶与绸缎。

  三日后,永璂搬到毓庆宫,里面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有些整修的痕迹,里面的摆设也有不少的珍品,他甚至在墙上看到了王羲之的真迹,只是字的正中间一个印章让这幅字少了半分美感。他暗笑,没有想到这位帝王竟是还有鉴定这些东西真假的爱好,只是这个印章的位置太霸道了点。

  “十二阿哥,您且看看这宫里有什么不满意的,若是有什么不喜欢的东西,奴才马上叫人替换了,”吴书来见十二阿哥看着一副字微笑,心想这字画倒是入了十二阿哥的眼。

  “多谢吴公公了,此处很好,待我梳洗后,便去给皇阿玛谢恩。”永璂对吴书来带了些客气,倒不是因为害怕这个奴才在帝王面前进谗言什么的,只是面前是个残疾人,他怎么忍心说过重的话?对于修仙者来说,尊重人格,但是却又无惧生命。

  “十二阿哥您太客气了,”吴书来挥了挥手,又是一堆太监宫女捧了好些奇珍异宝进来,说了几句万岁爷甚为关心十二阿哥的话,才拿了永璂的赏赐退出毓庆宫。

  出了毓庆宫后,吴书来松了一口气,这位主儿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得了这么大的恩赐也不显山露水,难怪万岁爷起了重用他的心思,只怕这位前途无量。

  望了眼坤宁宫的方向,坤宁宫离乾清宫很近,这么近的距离,可是这两宫住的主人感情却是生硬至极,吴书来摇了摇头,可惜十二阿哥摊着这么一个皇额娘。皇后的眼皮子实在是太浅,日后若再不收敛,只怕是要给十二阿哥引来祸事。虽说那拉家一族显色,但也万没有皇后这般行事的。

  永璂近身伺候的人都是原来的人,原本是四个近身太监,两个教养嬷嬷,四个大宫女,然后便是四个掌衣宫女,八个掌膳食茶水宫女,八个粗使太监,其他到扫内宫掌灯太监宫女略过不提。只是这次乾隆竟是多加了他的份例,让他有六个大宫女,六个近身太监,四个教养嬷嬷,就连毓庆宫的侍卫也要多四人,这可是比其他皇子无形间增加了仪仗人数。

  毓庆宫的奴才分配人数很快让后宫与前朝一些耳目聪颖的臣子知晓,心里暗自思索,皇上这是把十二阿哥当成了隐形太子么?只是担心册封储君引来前两次的悲剧结局才没有晋封十二阿哥为太子?

  无论皇上的用意如何,朝臣对十二阿哥都是高看了一些,连带着那拉氏的父亲那尔布在朝中也水涨船高。那尔布心中忐忑,那拉氏繁荣这么多年,哪里会不明白水满则溢月满则亏的道理,在朝堂之上更是小心翼翼的做人,就连自己即将到来的寿辰也恨不得由原本的大办改为不办,至于其他人的拜帖,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打太极。

  永璂知道这事后,对那拉家的做法很满意,幸好他们虽然教养出一个过于耿直的女儿,但是自己还是懂得低调的道理,在那儿布寿辰这一天,永璂接到乾隆的圣旨,赐了一些东西给永璂,要他带去给那儿布贺寿。

  永璂看着那些印着皇家印章的精致玩意儿,心里纳罕,乾隆这是要故意把那拉家抬起来再收拾,还是想抬高自己的背景势力?毕竟那尔部也不过是个佐领而已。

  带着太监侍卫乘坐轿子出了宫门直接上佐领府,而他手中还有一道旨意,那便是晋封那尔布为一等嘉忠公,那拉夫人位一品诰命的旨意。永璂坐在轿子中,拿着手里的圣旨,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作为皇后的父亲,而且政事上也是谨慎勤恳,那尔布得一个爵位也不会得人诟病,可是皇后不受宠爱,加之又是继后,生的皇子也不受重视,所以那尔布竟一直没有爵位,而那拉夫人也不过是个二品诰命,在这京城里,命妇不少,一个二品算得了什么?甚至就连令妃娘家的福家,福伦不过是个包衣,也是有爵位的,而他的夫人也是正二品诰命,一个满贵八旗,皇后的生父生母,竟是比不上一个嫔妃娘家的地位。

  孝贤皇后的父亲为一等忠勇公,高氏因为帝宠让全家由包衣抬为镶黄旗,而她的父亲高斌不仅有爵位,还是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大学士。

  想到这,勇气叹了口气,做皇后做到那拉氏这个份上,也实在是…窝囊,也不知道该同情好,还是叹息好。只是他承了她儿子的一份恩情,自然也就要保她家族荣耀。

  这便是世间的缘法了,他不占据这身子,十二阿哥只会变作一具尸体,而他可能变成另外一位阿哥,那么那拉家也许就此败落。可是他若是不占据这个身体,那么他的身份在满蒙贵族中就占据不到重量,而有所有阿哥中,只有十二阿哥与五阿哥是由真正的满妃所生,所以那拉家于他来说,算是互利互助。

  那尔布听到十二阿哥前来宣旨时,忙急匆匆的设香案带着府里的人还有一些宾客上前接受圣恩。

  第一道旨意是皇上的赏赐,大意是那尔布劳苦功高云云,那尔布许久不曾得到帝王如此赞誉,激动得微微发抖。

  等到第二道旨意时,那尔布几乎已经掩不住激动的情绪了,一等嘉忠公,公这个等级已经是功臣中最高的爵位,他即便是死也是瞑目了。想到这些年那拉家一直受到的冷待,还有其他世家背后看笑话的行为,那尔布颤巍巍的把额头抵在地上,“奴才谢主隆恩。”

  “那尔布大人,快快请起,”永璂把圣旨交到那尔布手上,双手扶起那尔布,微笑着开口:“皇阿玛说了,您是个兢兢业业的好臣子,所以才特许我来给您贺寿。”说完,身后的小安子递上一个盒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嘉忠公不要嫌弃。”

  “奴才惶恐,”虽名为自己外孙,那尔布却是不敢有一丝不敬,看着眼前风采逼人的十二阿哥,那尔布心里隐隐有了希望。

  在场众位前来贺寿众人心中明白了过来,这是皇上为十二阿哥造势啊!

  养心殿里,乾隆放下手中的奏章,抬首看向门外,这个时辰,十二也该赶回宫了。

正文 万花筒

  永璂带来的圣旨引来多大的震荡他并不在意,用过那尔布的寿宴后,他便起身告辞,与其他官员客套一番,便上了回宫的轿子。

  留下的官员自然是好好的与那尔布客套贺喜一番后,才抱着各自的心思回府,对十二阿哥却是高看了不少。

  第二日,永璂进坤宁宫给皇后请安,同时还送了皇后一个宫女,听说是有一番泡茶的手艺。皇后留下了这个宫女后,性子却是慢慢变得温和起来,做事也变得圆滑不少。

  宫中便有人开始猜测,皇后之前的那些耿直不过是装装样子,好降低其他人的警惕,如今十二阿哥得势,她的母家也抬了起来,本性便露了出来,不管怎么样,如今这副模样的皇后却是比以前更为让人害怕,也不得不更加的小心。

  毓庆宫里,十二对皇后的这番转变很满意,皇后此番举动表明,她其实也是很聪明的女人,只是身边伺候的人太过莽撞。她身边的那个容嬷嬷,虽说忠心,但是脑子终究不太够用。他送个人到皇后身边,倒也是有用,即便皇后不受宠,可是她是大清的皇后,只是这一个身份,对他来说就是极为有利的。

  玩游戏,当然是越成功越有意思才行。

  翻了翻手中的书本,无非是些礼仪道德,忠义廉耻,在后宫的争斗中,如果一个人真做到一个谦谦君子的范儿,大概不久之后,便要去阎王殿里喝茶了。

  想到皇后,永璂总觉得说不出的怪异,这种违和感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这个皇后不会是那么冲动的性子,毕竟大家族的人教女儿都很有一套,不可能教出这么一个没有心计的女儿出来。那么,为什么这里的皇后,表现得如此怪异呢?<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