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6
《永璂记》

分节阅读_6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418 热度:2
/>
  无论如何,好在皇后已经恢复正常,知道后宫争斗之道,他需要那拉氏稳稳的坐上皇后之位,那拉氏也需要他这个儿子争气,而不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孩子。如若不然,这个前身功课那拉氏为何抓得如此之紧,大概在那拉氏的心底,还是希望自己儿子受到帝王重视的,毕竟前皇后的儿子都没有活下来,唯一的嫡子便只有他了。

  那拉氏的想法很符合情理,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反倒出现那样的错误。而且他听闻当年的那拉氏也是一个温和聪慧的女子,怎么近些年反倒变得耿直冲动了?

  第二日,永璂带着伴读到上书房时,其他兄弟都已经到了,永璂觉得,今日这些兄弟到上书房的时间格外的早。

  “永璂见过各位哥哥,”永璂礼貌的见礼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兄长们皆起身还礼,而其他的伴读都起身给永璂请安。他们都知道,此时的永璂受皇上重视,若是日后永璂真的被立为太子,登上大宝,他们今日的慢待就会成为后来的污点。

  “十二弟今日好早,”五阿哥笑着抬头看向永璂身后两个伴读,“这是你的新伴读?”

  “是的,五哥,”一个是乌雅家的,一个是章佳家的,前者与兆惠是亲族,后者与阿桂是亲族,看似不显赫,但是却又千丝万缕。

  富察家的人他是不会拿来当伴读的,但单不说富察家的不会真心的帮助自己,自己要是选了富察家的人,对自己没有多少好处,反倒是壮大了富察家的声势,那么那拉家在朝中的地位就更加的岌岌可危,他还没有傻到让一个掌握不住的人做自己的伴读。

  五阿哥见这两人面生,加之满汉蒙几位师傅赶到,便不再多问,拿起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永璂能够察觉这位五阿哥对自己的敌意比其他几位兄弟都要强烈,大概是因为他之前是所有阿哥中唯一有宫殿的阿哥,结果自己现在搬去了毓庆宫,比他更加的显要。

  满汉蒙三文对永璂都没有多大的困难,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听过的不少,而且他是炎黄子孙后人修仙而成,本身就偏爱炎黄的文化,对炎黄子孙中这三种文化了解的还算不少。

  下午学骑射还有一些功夫,永璂的招式不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清廷的皇子们为什么还有轻功这种神奇的东西,他表现得很好,毕竟他现在被乾隆摆在了那个位置,如果他表现得不够好,被摔了下来肯定比以前还要惨。

  从一棵树头跃到另一颗树上,永璂拍了怕衣袍上在树叶上粘上的尘土,然后一个跳跃,站在了梅花桩上。同时站在梅花桩上的还有五阿哥。每位过了八岁的阿哥都要学习轻功武术等防身的功夫,而且每位阿哥的师傅都不同,永璂原本的骑射与武术师傅全部换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全是当世的高手,教他武术的看起来更是不凡。而每位皇子都有自己的梅花桩,而根据功夫的不同,桩子的高度也不一样。五阿哥这次却是站在了属于他的梅花桩上。(注:根据还珠原著五阿哥会武功而虚构,没道理说五阿哥能飞来飞去,其他兄弟一点武功都不会)

  “十二弟脚下还有些虚浮,看样子还需要好好的练一练。”五阿哥撩着衣袍,站在桩子上,脸上带着一丝说不出意味的笑意。

  “五哥所言甚是,弟弟比五哥年幼些,哪及五哥您的武功高强。”永璂笑着回答,也不恼,只是单脚立于一桩之上,然后看了眼属于五阿哥的梅花桩,继续笑问,“难道是五阿哥练功用的桩子高度不合适,不若叫人给你休整一番?”

  “多谢十二弟关心,我那桩子的确矮了些,”被十二暗中挤兑,五阿哥飞身回了自己的桩子上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十二,“十二弟还需要好好学学才行。”

  “学无止境,五哥言之有理。”十二仍旧不恼。

  其他兄弟见到老五与十二的一来一往,心中有了计较,这番话中,十二明显占了上风,他们即便登不上那位置,也要站对位置。不过却不是现在行动,有些时候,才动便是先输,看着这两个人斗,如果是两败俱伤就更好。

  下学后,一干兄弟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见一身红红绿绿的还珠格格从假山闪窜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气喘嘘嘘的宫女与太监。

  宫女与太监本是要叫住还珠格格,谁知竟是见到几位主子,吓得嘭的一声跪在地上,“奴才给四阿哥,五阿哥,六阿哥,八阿哥,十一阿哥,十二阿哥请安,阿哥们吉祥。”

  “起来吧,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四阿哥永珹排行局长,起身叫几个奴才起了身,视线扫了眼举止粗鄙的还珠格格,略微皱了一下眉,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小燕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五阿哥见到小燕子竟是闯到了这个地方,担忧的上下打量她一眼,见她没有什么疲倦的样子,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永琪,你不知道,皇宫里好大,我走了没多久就迷路了,”想到刚才那些漂亮的宫女们给自己请安,小燕子心里有些畅快,又有些心虚,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永琪,你明天带我四处走走吧,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迷路了。”

  “好了,别胡闹了,我送你回去,”永琪叹口气,带着小燕子与漱芳斋的奴才一道离开了,剩下几个兄弟神色各异的站在原地。

  “十二弟,我前两日得了新的玩意儿,等下子我找你一道玩,”十一走到十二面前,笑容满面的开口,“听说是民间的手艺,里面的小人都会变的。”

  “可是万花筒?”十二笑问,后世有人以为万花筒是外族人传进来的,其实这是炎黄子孙们传统的手艺,小小的这个个东西,却足以看出这些人的聪慧。

  “对,对,十二弟,你也知道,咱们一道玩,”十二脸上的喜色更加的明显,而他的两位兄长面上也带着笑意,仿是看着两位弟弟玩得愉快,十分欣慰的样子。

  “有这等好玩意儿,我岂能错过。”永璂笑着同十一阿哥永瑆一道走了,四阿哥与八阿哥笑着目送两人走远。

  与永瑆玩了一会儿万花筒,又去坤宁宫去看了看皇后,对方身上的戾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举手投足间尽是一国之母风范,永璂与她说了些话,两人聊得都很愉快,永璂走的时候,还拿走了皇后给他走的香包。

  皇后的手艺很不错,花样选得也很好,永璂便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刚回到毓庆宫,就得到乾隆的赏赐,竟是几个描金飞天万花筒,外形很精致,而内里的图画也更加的漂亮。

  永璂玩着一个万花筒,心里对这位帝王倒是有些好感,至少他没有苛责自己不务正业,而是叫人送了几个小玩意儿来。

  叫人把万花筒收了起来,永璂起身往乾清宫走去。

  “皇上,十二阿哥求见。”

  “叫他进来,”放下手里的折子,乾隆喝了一口茶后,就见到一身月牙色长袍的永璂站在屋中央,腰间挂着的浅蓝色香囊映衬得他身姿更加不凡。

  “你来何事?”乾隆放下茶杯,叫吴书来搬了墩子给他。

  “儿臣是来谢皇阿玛赏赐的。”永璂打了个千道,“万花筒很漂亮。”

  “那几个还是朕养在皇玛法身边时,皇玛法赐给朕的,只是你年纪不少了,切勿因玩耍误了正事。”乾隆看了眼永璂,见永璂仍旧垂首听训的模样,于是又道,“不过,也不能忘记了天性,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儿臣省得,”永璂刚说完这话,就听到吴书来的声音。

  “皇上,五阿哥还珠格格求见。”

正文 惟珎(杀虫)

  见两人进来,永璂不便再坐着,便起身站在一边,微微垂头看着光洁的地板。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

  “小燕子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小燕子甩帕子时颤颤巍巍,显然是不太习惯穿旗鞋。永璂看着这幕,着实佩服深宫女人们的自我折腾能力,这样的鞋子比几百年后那些女性穿的高跟鞋还要离谱,也难怪刚进宫的还珠格格穿着不习惯。

  “起吧,”乾隆抬眼看向两人,见小燕子站在原处也有些摇摇晃晃的,也没有多言,而是道,“你们两人怎么一道来这里了?”

  永璂听到这话,就知道乾隆心里怕是对永琪有些不满,他偏头扫了眼永琪,显然对方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启禀皇阿玛,儿臣是来给皇阿玛请安的,路上遇到还珠格格,就与她一道来了。”永琪答道,“皇阿玛日夜操心国事,请您一定要保重龙体。”

  “嗯,”乾隆对于永琪的这番表面上的关心并没有多大反映,视线落到小燕子的身上,“小燕子,你来又是做什么?”

  “皇阿玛,宫里面好没有意思,我想出宫玩,可是令妃娘娘非说什么不可鱼,什么行什么德,还说皇后会处罚我,我为什么不能出去?”小燕子以为进了宫还是能够出宫玩的,她拿了不少的好东西准备送给大杂院的人,只是想到自己夺去了紫薇的格格身份,心里又忍不住发虚。

  她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躺在软软的被子里,闻着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清香味,还有一旁宫女太监高呼的“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原本想要解释的话又吞了进去,现在她整日不安,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挽救。她想告诉皇阿玛,自己不是格格,可是她心底深处隐隐有些不舍。她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不对,可是却在心底说,再过一阵子,自己一定告诉皇阿玛真相,只要一段时间就好。

  她想跟紫薇道歉,想要弥补,却不知怎样好。

  一旁的永璂听到还珠格格说的这些话,眼神变了变。这个还珠格格究竟是什么意思,明知帝后感情淡薄,但是话里话外总捎带上皇后的不好,这个年轻姑娘看似单纯直率,但是这话听起来却是很不对味。

  “小燕子,你是格格,宫里的格格无事不能出宫,你可明白?”乾隆看向小燕子的表情很平静,“你要是不懂,就让嬷嬷好好的教你,如果你觉得宫里实在是拘了你的性子,就回济南去吧。朕喜爱于你,又怎忍心拘了你的天性。可是在这后宫之中,便有后宫的规矩,朕不能因为你一人坏了规矩。后宫不仅仅是我们的住处,更是大清的表率,你要记住这一点。”

  “是,”小燕子听不太明白乾隆话中的意思,但是却是知道自己不能出宫了,一时间有些悻悻。

  五阿哥永琪见皇阿玛这样,担心他对小燕子不满,心里终究有些疼惜小燕子独自一个孤女在后宫之中,便道:“皇阿玛,还珠格格还不太明白宫里的规矩,还需要嬷嬷们耐心教导才是。”

  “你倒是个关心妹妹的好哥哥,”乾隆眉头微皱,似有些不高兴,摆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永璂你也好好回去休息,天已经不早了。”

  永琪以为皇阿玛说的是自己,抬头见乾隆的视线落在站在一边的十二弟身上,眸光一暗,垂下头来。

  “儿臣省得,请皇阿玛也早些安置,儿臣告退,”永璂对这位做棋子的哥哥与这位不知有何目的的还珠格格并没有多少兴趣,出了养心殿后,就准备回毓庆宫。

  “十二弟,请留步,”五阿哥突然出声道,“听闻十二弟得了一本字帖,不知做兄长的可否有幸借来观摩一番?”

  永璂回头,见永琪对自己笑得一脸的温和,于是也笑着打了个千,“五哥有所不知,这字帖是皇阿玛的亲笔字,前些日子皇阿玛见我字体缺了些力道,便赏赐于我,叫我好好练习,五哥若是喜欢,弟弟自然双手供上。”

  永琪听完这话,脸上的笑僵了僵,随即恢复笑意道:“既是如此,我又怎能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