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8
《永璂记》

分节阅读_8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59 热度:2
要忘记该做的事?

  “这道龙摆尾的味道很一般,”永璂动了一筷子,便对眼前这道鱼失了兴趣,与旁边的永璋低声道,“三哥,听闻三嫂病了?”

  永璋偏头看向永璂,对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似乎并不带其他的含义:“是的,她身子最近不太好。”

  “原来如此,”永璂点头,身后的小安子替他换了一杯热茶,他捧着暖手心,倒是没有喝的意思。

  宴席之后,殿外开始放焰火,中有喜庆繁荣之意。永璂站在玉阶之上,看着在黑夜里炸开的烟火,拢了拢狐裘,靠着栏杆露出一副慵懒的模样出来。

  小安子站在挡风处,就怕寒风吹到了这位主子,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四周各个尊贵的主儿,再度老老实实的埋下头去,却在这埋首间,看到一抹明黄朝这边移动而来,他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奴才…”

  “退下吧,”沉稳的男声响起,小安子抖了抖,便瑟缩的退到了一边。

  “皇阿玛?!”永璂回头,见乾隆站在身后,忙要行礼,却被乾隆拦住了,两人站在同一级阶梯上,一时间周围看似还在玩闹的人,视线都有意无意的朝这边忘来。

  吴书来把一件裘袍递到乾隆的手中,乾隆亲手给永璂披上,然后正了正永璂头顶上的帽子,方才笑道,“这件裘袍,果真十二最合适。”

  永璂拉了拉身上暖和的裘袍,弯着嘴角笑道,“儿臣多谢皇阿玛。”

  “你我父子,无需如此客套。”乾隆拍了拍他的肩,抬头看着天空中闪烁的烟花,“朕那里还有些你们年轻人喜欢玩的烟火棒,等下子叫吴书来给你送到毓庆宫去,这外面天寒,不要看得太久了。”

  永璂闻言,笑着看向乾隆,“皇阿玛您有所不知,大家都守着岁呢。”意思就是,还没有等到你的赏赐。

  乾隆一听,顿时笑了起来,给诸位晚辈赏赐了些吉祥的物什,大家纷纷谢恩,然后心领神会的跪安。毕竟皇上担心自己的儿子受寒,他们还不识趣的守着,那就是给人添堵了。

  几个宗室的贝勒贝子拿着手里的赏赐,出了宫后,三三两两分开走了以后,才开始讨论这今日之事。对十二阿哥,却是越发的小心起来。

  往年皇上并不是对所有在场的晚辈,今年却因为十二阿哥的话,大肆赏赐,只怕皇上此举是想在宗室面前摆正十二阿哥的地位,也让他们承了十二阿哥一个恩惠。

  只是皇上为何突然就看中十二阿哥了?几月前还不受重视的人,怎么突然就变成那阿哥中最为出彩的一个了呢?

  “三哥。”

  “四弟”

  永珹看着眼前身上已经不见一丝颓唐的永璋,笑着道:“今日瞧着三哥的精神头似乎不错。”

  永璋也笑着回答:“借四弟吉言了。”永珹心思重,而他与永珹年龄虽要比其他几个兄弟近一些,但是永珹与他并无多少来往。

  “这也难怪,毕竟十二弟与你关系好,看来不久皇阿玛就会重用于你了,”永珹自认自己武艺才能皆在永璋之上,没有想到皇阿玛竟是只给了他一个小小的贝勒爵。而这个被训斥过的老三,竟是跃身一变,成了兄弟中唯一的郡王。

  “皇阿玛胸怀天下,他的心思岂是我这等人能猜测的,四弟言重了,”永璋怎会听不出永珹话中的挑拨之意,说他借着十二弟上位?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呢?难道就因为这点,自己难道就该放弃,该恨十二弟?

  这位四弟难道真以为他是个不知深浅的蠢物?

  永璋这句话中深含之意让永珹变了脸色,揣测帝王心思是个重罪,他没有想到这么一句话竟是让永璋抓到错处了,想到这,他软下语气,与永璋说了两句吉祥话便走开了。

  永璋没有理会永珹,而是停下脚步,转身往毓庆宫的方向望去,眼中带了一丝担忧,最终也只化为一声叹息。

正文 口舌斗

  年初一,因为下雪与新年第一天的关系,兆惠与阿桂便没有来教导十二阿哥,毕竟武艺这些对于统治者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上战场,有人去。身边也有人拼死保护,但是却不能没有聪慧的头脑,还有看人的眼光。为君者,亲贤臣,远小人。可是,谁是贤臣谁是小人,就需要帝王自己去判断了。

  要为了这么两天练武,让十二阿哥身子出问题,那就是得不偿失。

  早起后,永璂在毓庆宫的一间空旷的屋子里锻炼了一下身手,倒是上旁边的人一惊一乍,他一停下来就忙给他披上狐裘。

  叫人伺候着梳洗完毕,穿上新袍子,腰间系着两个带着吉祥之意的香囊,挂坠玉饰上的图腾也是代表福气吉祥的瑞兽。

  辫子里也编进了好看的发坠子,发坠上的玉饰竟不是白色与翠色,而是代表红红火火的鸡血石。

  “主子,这会儿万岁爷怕是没有起呢,”小安子看了眼黑漆漆的屋外,想着飘扬的大雪,便道,“奴才给你那个暖手炉来吧。”年初一给长辈请安,也是规矩,只是主子这么早去,就怕冻着他了。

  “嗯,”外界的天气对永璂来说,影响并没有那么的大,而且他现在身份不同,正需要表现出孝道,现在不早早的在乾清宫外候着,非要与其他兄弟一道的话,只怕明日就会有十二阿哥也不过如此的传言了。

  如今自己已经站在风口浪尖,现在装怂,就等于找死。不如做得再完美一点,让其他的人再也撼动不了自己的地位。已经立于这个地位,无非只有两个下场,被风折断或者让自己变得不畏风浪。

  一出毓庆宫,就听到呼呼的风声,雪花子打在脸上,凉飕飕的疼。永璂用手拂脸,撑伞的小品子立马把伞往前移了移。

  前面四个掌灯的宫女走路的姿势很好看,即使她们穿着旗鞋,也能在这雪地里走出别样的风姿来。这便是后宫之中的生存之道,这里没有机会让你多次犯错误,她们想要风光的活着,那么就要让自己变得无坚不摧。

  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四名护卫,这便是永璂今日出行的仪仗,原本应该有十六个人,并且有车驾的,只是这样一来,未免有些招摇,永璂对那等低俗的风光也不感兴趣。

  到了乾清宫,永璂果真是最先到的皇子,见乾清宫还未掌灯,他便垂手站在走廊上,微微垂头看着飘在走廊上的雪花。安静得犹如一卷画,让乾清宫伺候的宫女太监都忍不住心生赞叹这分气度。

  因已封笔,今日不上朝,乾隆起身时,已经是卯时,更衣之时见吴书来神色有些不宁,便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书来垂首答道:“回皇上,十二阿哥今儿一早便前来给你请安,见您没有起,在外面候了小半个时辰了。”

  乾隆一听这话,本想斥责乾清宫的奴才,但是想到乾清宫里,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轻易进来,便道,“快让十二阿哥进来,给他上热茶。”

  “嗻,”吴书来也松了口气,昨天晚上皇上去坤宁宫待了一个时辰便回了乾清宫,今儿便起得晚了些,若按以往,十二阿哥来的时间皇上刚好起身,今日倒是让十二阿哥白遭了一场罪。

  乾隆到外间时,见永璂已经坐在一张墩子上捧着热茶暖手,见到他出来,便放下茶杯起身问安,乾隆免了他的礼,伸手去扶永璂手腕时,碰到他的手背,冰凉得渗骨。

  “吴书来,去把江南前几日进贡的披风拿来,”乾隆微微皱眉,松开永璂的手,“今日雪这么大,你怎么傻得一直在外面站着。”

  永璂倒是不觉得站外面有多辛苦,于他来说赏雪听风也是件惬意的事情,“儿臣无碍,请皇阿玛不要忧心。”说着,露出一个笑意来。

  见他这样,乾隆也不好多说什么,恰好吴书来捧着披风出来,乾隆便接了过去,亲手给永璂裹上,因为身高所限,披风还拖了一截在地上。

  “这是?”永璂抚了抚料子,这披风在人间应该是极少见的东西,看着又轻又薄,可是裹在身上的确让身体暖了不少。

  “不过是江南进贡上来的披风而已,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上面并没有五爪金龙的绣纹,所以乾隆也不忌讳给自己看重的儿子披上,他需要一个聪明能干的儿子,而自从上次病重后的十二,举止间的风度言谈已经超过其他几个,而且即便在自己有意的试探下,他仍旧能表现得进退有度。

  这样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聪慧,善学,知进退,气度不凡,比那几个不知所谓的东西要优秀好几倍。选择这样一个孩子做未来的帝王,再合适不过。所以,他也不介意对这个儿子上心一些。

  乾隆说得淡然,可是一旁的吴书来却是心头一惊,这件披风可是要上百绣娘耗时两三年才能得一件,有避火挡水之奇效,皇上这语气…他转眼看到十二阿哥脸上平淡的表情时,顿时反应过来,原来皇上只是想让十二阿哥安心的披上这件披风而已。

  待乾隆到上位坐下后,永璂给乾隆正式见礼贺新年。起身后从小安子手中接过一个雕花檀香木盒,双手托举道,“这是儿臣的心意,望皇阿玛不弃。”

  吴书来忙小心翼翼的接过盒子,捧到乾隆面前,乾隆接过,打开盒子一看,是一个拇指大小,半截小指长的檀木浮雕,仔细观去,只见上面似乎有飘荡着的祥云,还有一头…龙?浮云雕得像模像样,而龙么,大体还是很不错的,只是为何竟有些胖乎乎给人吉祥喜庆的感觉?

  乾隆把目光投到永璂身上,龙得形象素来是严肃威武的,他竟是不知有哪位工匠敢雕出这么一头龙来。

  “皇阿玛,儿臣技艺有些生疏…”喜好上木刻,是近些年的事情,可是雕技术算不得好,如今给这位帝王雕这个,也算是练了手了。不过自己在这木雕上加了吉祥咒,驱邪避灾,也算是报了这位帝王这些日子对自己的照顾。

  “嗯,很不错,”乾隆合上盖子,没有交给吴书来,而是自己拿着,“以后还是少做这些,若是伤了手,你皇额娘又该心疼了。”

  “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永璂也对自己这门手艺死了心了,左右自己没这天分,还是看看书,写写字,走走强国路罢了。

  没一会,其他兄弟陆陆续续前来请安,见到永璂在,也不惊讶,安安分分的请安,说几句吉祥话,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墩子上。

  永璋看了眼裹着披风的永璂,见他并没有受寒的迹象,才又收回自己的视线,盯着地上一言不发。

  “五阿哥到。”

  总算是等到最后一个,众位兄弟松了一口气,等永琪进来请安后,几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大年初一,竟是穿着浅色袍子,未免不庄重了些。老五近来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乾隆倒是神色如常,不咸不淡的与永琪说了两句话,便让这些儿子们跪安退下。

  “找个荷包来,这荷包忒丑了些,还是藏着好,”这木雕手艺是平庸了些,不过好歹也是十二亲手做的东西,用荷包装着系在腰间算了,不用让十二丢脸,也不浪费他一番孝心。如今这做老子也是不易的。

  “嗻,”吴书来见状,嘴角噙着笑便去挑荷包了,自然是要挑一个贵气精致的荷包才成了,万岁爷嘴上说着丑,可他跟着万岁爷这么些年了,哪会看不出万岁爷心里稀罕着呢。

  众兄弟道坤宁宫请安,皇后语气温和的说了几句吉祥话,赏赐了他们一些东西,便让他们退下了,即便是十二,也没有让他格外的留下来。仿是一视同仁,并没有半分偏待。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