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12
《永璂记》

分节阅读_12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60 热度:4
太监。

  跟着其他人学着净手,插手,然后盘中的菜全用身后的宫女夹,而她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行。

  原来这就是皇宫里的生活,难怪小燕子会骗去自己的身份,享受着这样的荣华富贵。她对小燕子的恨意,半点未消,竟是多了起来。

  用完膳食,又是一通漱口净手的,就连擦手的帕子也是柔韧光滑,说不出的舒适。擦手竟是用了好几块上好的绢帕,一块比一块柔软,也一块比一块精贵。

  “皇阿玛,今日的珍珠鸽做得很不错,”永璂抬头道,“比前日儿臣在您那吃到的要好。”

  紫薇听了这话,想起嬷嬷的教导,顿时明白过来,宫里的饭菜都是有规制的,身份不同,膳食也不同,她今日用的是御膳。

  “得了,前日也没见你不喜欢,来人,传朕旨意,以后若是朕的膳食单子上有珍珠鸽,就给十二阿哥加一份,份例从朕上面扣。”乾隆心情似乎不错,对于十二的这些小事也不在乎。

  “儿臣谢过皇阿玛,”十二从来不在这些事情上苛求自己,乾隆要给,他当然也就高兴的受了。

  一边的皇后温雅的笑着,对现在的情况乐见其成。

  永瑆在心里感慨,受皇阿玛重视也有好处的,三不五时的去蹭御膳,虽然阿哥的膳食也很好,只是这把御膳尝了个遍,还知道哪样好吃,总是让人羡慕啊。

  紫薇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十二阿哥竟是受宠到如此地步。

  总的说来,这个午膳时间是和谐温馨美好的。

正文 初春

  乾隆用完膳食,又与紫薇,永瑆永璂说了一些话后,才起身离开。

  紫薇怔怔的坐在皇后身边,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与父亲坐在一起用了膳,还说了话,甚至得了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赏赐。

  这样的喜悦与当日见到小燕子骗去自己身份时的绝望不同,她看着坐在另一边与陪着皇后说话的十二阿哥,慢慢的垂下头。

  与皇后说了一会儿话,永璂看了眼天色,便起身以要看书的理由回毓庆宫,皇后也没有留他,言行间对永璂的举动全无反对之意。

  待十一与十二都退下后,皇后才慢慢的端起旁边的茶杯,轻啜一口看着木呆呆的紫薇,用绢子试了试嘴角,“明儿一早嫔妃们还有阿哥格格都会来请安,到时候本宫再让你们认识认识。这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你是个懂事的,本宫也用不着多言,但是有些话还是要提前说一下比较好。本宫是个直性子,有些话可能不太好听,但是不一定没有用。”

  紫薇起身福了福:“紫薇聆听皇后娘娘您的教诲。”

  “嗯,”皇后缓缓点了点头,“第一,这后宫里可以多看,多想,但是却不能多说,多做。第二,身份不代表绝对,但是却不意味着你可以顶撞比自己有身份的人,即使那个人不受万岁爷重视。第三,好的主子要知道怎么管住身边奴才的手和嘴,一味的宽容会害了那些奴才,也会害了你。第四,眼见的不一定为实,做事三思而后行。第五,不要以为一个人待你好,就是真的好,这里是后宫。其他的本宫会叫容嬷嬷告诉你,你且好好记着。”

  当皇后说到“这里是后宫”时,紫薇不自觉的轻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听完皇后的话,她明白皇后说的每一条都是真实的,于是又行了一个礼,“紫薇受教。”

  永璂对于女人之间的那一套倒不是很感兴趣,当天回了毓庆宫后,他就换了身衣服,出了宫到了永璋的府上。

  三福晋的身子越来越差,永璂作为弟弟,到府上客气一番也算是客套。下了轿,进了郡王府后,永璂见到了一个全新的郡王府。

  即使现在是初春缺少生气,也仍能看出府上一反去年的冷清,显出几分奢华来。

  “十二弟,这两日天还冷着,你怎么出宫了?”永璋听到太监说永璂到了后,就从书房里出来了,见到永璂披着厚厚的狐皮披风,上前把人迎进屋子里,塞了一杯热茶到永璂手中后才道,“这天还飘着小雪呢,你出来可有告诉皇阿玛?”

  “听着三哥这话,怎么跟不欢迎我似的,”永璂放下茶杯,起身把披风摘了递给身边的小安子,“替爷好生看顾着。”

  “嗻,”小安子行了礼,对屋子里其他的奴才使了一个眼色,眨眼间屋里的人都退了个干干净净。

  “十二弟,你这话就冤枉人了,你哪次来我有不欢迎的?”永璋温和一笑,倒也不介意屋子里的奴才没经他的意思便退了下去,自顾自喝起茶来,“我可是听说,今儿的年后,皇阿玛叫你跟着他学理折子呢。”

  “不过是些恭请圣安的折子罢了,”永璂听完,摩挲着青花茶杯,吹了吹杯面往外冒的热气,“皇阿玛正值壮年,我又年幼,顶多是跟着皇阿玛长长见识,我连兄长们一半学识都不到,还能帮皇阿玛多大的忙?”

  永璋听出永璂话中之意,便笑着叹道:“十二弟倒是对的,为兄我失言了。”

  不甚在意的勾了勾嘴角,永璂不再继续说这些事情,反问道:“三嫂近来身子如何了?”

  “她且还是那样吧,”永璋神色有些复杂,半晌后才勉强笑道:“每隔一日便有太医来请脉,这体虚的毛病,也不是一日两日能治好的。”

  永璂听完,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看着屋子里一盆有些失去活力的福橘,“这株福橘怎么了?”

  “约莫是浇错了东西,”永璋看着那珠低矮的福橘露出一丝有些冷意的笑,“毕竟放在我屋子里有些时日了,且看它能挨到何时吧。”

  “嗯,”永璂收回视线,若有所思。

  和永璋说完话,回到毓庆宫,天色已经渐晚,永璂还未来得及换身衣服,就被乾隆召到了乾清宫。

  这次乾隆同样也没有召嫔妃伺候于御前,永璂对于帝王的男女之事也不甚好奇,只是听闻这位皇帝偏爱令妃之类的,让他觉得这个男人可能偏爱纤细一些的女人。古往今来偏好这类女人的帝王不少,这位的爱好也算大众。

  至少比偏爱做木匠,赌博,太监,男人,或者大他两轮的女人好,由此可见,这位做了二十年左右的男人脑子还算清醒。

  进了养心殿,里面已经掌灯,乾隆正坐在案前,不过没有披折子,也没有看书,只是捧着一杯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永璂请过安落座后,乾隆才道:“你今日出宫了?”

  “回皇阿玛,儿臣听闻三哥的福晋身子不好,就前去探望了一下,”永璂觉得养心殿有些热,便伸手取了头顶上好的皮毛帽子,“三嫂的样子似乎不大好。”

  “老三家的自由太医看顾着,你如今年幼,去年还生了场大病,还是少去沾染病气才好,”乾隆放下茶杯,眉头微皱,继而道:“后日上书房就要开学,阿桂与兆惠若是没有差事,也要来教导你,你好好准备。”

  “儿臣省得,”永璂对那两位教导自己的老师看法还是不错,至少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这两位已经算是能人了。

  见永璂仍是一副不喜不怒的样子,乾隆一边觉得这样的儿子正是最适合做储君的人选,一边又觉得他年纪轻轻缺了活力,于是道,“紫薇的事情,朕不打算再插手,你若是有什么想法,便去做吧,有什么事情告诉朕一声便是。”

  永璂听了这话,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这位帝王,他本来以为这位帝王即使看重于他,心中多少仍是忌惮的,没有想到现在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这种全然的相信,与他几百年前入世时,遇到的帝王有些不同。

  难道是因为自己还是这位帝王儿子的关系?儿子与功臣,差别果然是很大。只不过,皇家里父与子似乎也不能全然的相信才是,看来这位帝王即使坐在龙椅上近二十五年,还是差了些火候。

  乾隆当然不知道自己看中的儿子脑子里在想什么,他见永璂低头不语,以为是他累了,便道:“早些回去休息吧。”

  永璂走出乾清宫后又一次迷茫了,这位帝王叫自己来,究竟是做什么的?

  抬头看了眼黑漆漆的夜空,不过明儿一早,可就有得热闹了。

  皇子的每一样用品,都是经过内务府层层挑选上来的,而永璂的东西,更是上品中的上品,就连发坠儿都是极其上品的玉石,身边替他做衣服鞋帽的宫女更是各个手艺精巧,别说贴身的衣物,就连外袍也连一点线头也找不到。

  永璂立于镜前,由身后的太监宫女伺候着穿衣洗漱,他面前的镜子是西方传入的镜子,把人照得很清晰,似乎在宫里算是一件稀奇的物件,不过在永璂的眼中,这么大块易碎的东西,算不上什么特别,还不如他修真时摆手间弄出的照物镜来得好。所以,他实在不明白宫里这些人为什么每次擦镜子时,都小心翼翼的模样,这种镜子做起来似乎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吧?

  想到这,永璂眉头一皱,这便是大清的落后之处了,只从这生活的一件小事便能看出来。不过,这个时候的西方,这种镜子似乎也不是随处可买的大路货,看来大清要赶超西方,也不是太难的一件事情。

  “主子,可是有什么不适?”小品子见永璂皱眉,小心翼翼的问道,“要不,奴才给您试试皇万岁爷前些日子赐下来的锦缎做成的袍子?”

  “不用了,”永璂伸手理了理温暖的毛领子,“就这样吧,你们动作快些,时辰不早了,爷我还要去坤宁宫请安。”

  “嗻,”小品子埋头从托盘里取了一块玉佩替永璂挂在腰上,然后再是精致的香囊与荷包,“主子,这块玉佩是万岁也前些日子赐给您的呢,果然很衬主子您。”

  对于奴才这种吹捧永璂也不厌恶,他淡淡一笑,握住腰间的玉佩多看了两眼,是一只脚踩祥云的麒麟,麒麟有祥瑞之意,年后戴这种玉佩倒也合适。

  “你倒是会说话,赏,”永璂松开玉佩,玉佩在腰间摇晃了两下,仿佛那麒麟真的腾飞起来了般,让旁边一干奴才看直了眼。

  整理好后,永璂便带着近身伺候的人往坤宁宫走去,在离坤宁宫不远的地方,他便见到了五阿哥与还珠格格。

  永璂倒是有些惊讶了,上次这位还珠格格害得老五丢了爵位,两人怎么还能走到一起?老五当真是好肚量。

正文 好戏?

  永璂不明白小燕子怎么又与五阿哥走在一起,按理说这位格格在经过之前的那些事后,应该尽量少出门的,也免了别人的讥讽与暗算,毕竟这个格格已经失去圣心,不会再有人替她出头,即便五阿哥与她感情好,一个没有爵位受过帝王斥责的皇子又算得上什么?

  在后宫这个跟红顶白的地方,五阿哥恐怕早已经打上失势的烙印,至少有自己在的地方,也就没有人敢多给这个五阿哥面子,这两人如今大摇大摆的朝自己这里走,未免也太过愚笨了些。

  两边人走近,五阿哥身后只跟着一个太监,神色也不是很好,与永璂刚见他时,有很大的差别,原本的骄傲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阴霾与颓唐,而且此人看永璂的眼神也不太好。

  两边的奴才给皇子见了礼,永璂也知礼的给五阿哥打了个千,而对方竟是站得直直的受了,连半分还礼的意思也没有。而那位没有品级的还珠格格也直直的站在五阿哥身边,连半分回避的意思也没有。

  一个没有品级的义女竟然敢如今无礼的待皇子?!永璂没有变脸,倒是永璂身后的小安子与小品子脸色不太好,小安子沉下脸道:“还珠格格的规矩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