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18
《永璂记》

分节阅读_18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80 热度:2
眼瞧万岁爷的脸色,心下的猜疑越加的明朗。

  “明儿十二阿哥生辰,这些年朕政事忙,也没曾好好替他办过,明儿他的生辰就在保和殿上,诸位爱卿到时也来贺,届时把你们家福晋也带上,陪皇后说说话。”乾隆看着众臣面色变化,笑意半分不减。

  散朝后,福伦的面色严峻,他的大儿子开罪于十二阿哥,被废去两条腿,小儿子也因此被连累,削去了伴读之职,如今十二阿哥坐大,只怕日后他福家更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一个阿哥哪里值得在保和殿开宴,还要朝臣以及命妇前去,说这是皇太子的规格也不为过。想到令妃娘娘与皇后之间的暗潮汹涌,福伦心中越加的担忧。

  有几个官员围在纪晓岚身边,想在他嘴里打探些消息,毕竟此人在上书房里替诸位皇子教导汉文,总该知道一些十二阿哥的事情。

  纪晓岚作为汉臣,向来谨言慎行,对于这些官员的打探,也大多说一些夸赞十二阿哥的话,其他皆不松口,几位官员又是失望,又是觉得这位十二阿哥不简单。

  十二阿哥生辰宴席开在保和殿的事情后宫诸位主子也都知晓,一时间给皇后请安的诸位嫔妃贵人更加是小心殷切,只怕开罪于皇后。

  紫薇站在皇后身边,看着这些娘娘们在皇后面前巧笑倩兮,在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在宫里见到的是是非非,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的娘亲在大明湖畔清净的过了一辈子,而不是被皇阿玛接到宫里来,和这些女人一样,为了宠爱为了荣华斗争一辈子。

  福祸难辨,以娘亲的身份,在这宫里,只怕也只是蹉跎一生,或许连抬起头来的机会也没有。

  令妃坐在纯妃的下首,小心应和着皇后以及诸嫔妃,偶尔还能听到皇后明褒暗贬的话语,她心下暗恨,面上却仍旧是那副贤惠模样。她出生不如皇后,如今皇后又有个争气的儿子,而她现在连肚子里的是个儿子还是女儿都不清楚。

  想起上一个早夭的儿子,令妃心下有些黯然,若是那个孩子还在,现在应该也会走路了。

  “令妃妹妹脸色不好,可是身体不适?”皇后得知永璂的生辰宴席摆在保和殿,心情便一直很好,所以见到令妃这个样子,也没有趁机发作,“你身怀龙种,还是需要小心些才是。”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无碍,”令妃听到皇后的话,只得起身福了福,才有坐下,做足了本分。

  “传本宫懿旨,太医院每日晨昏派人给令妃娘娘请脉,不得延误。”皇后心情好,也不介意卖一个大方。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十二,坐稳自己的皇后身份,至于其他女人是不是还会生孩子,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即便这些女人生下了孩子,那又如何?

  论声望,比不过永璂。论身份,永璂是嫡子,论才能,永璂的本事放在那,无需别人再说什么。皇后也不知自己前些日子犯了什么诨,非要和那只不知所谓的民间格格过不去,别的不说,单是自己这皇后的气度便丢了大半,现在那个还珠格格没有人对付她,不也是自个儿倒霉了么?

  “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给诸位娘娘格格们请安,”一个小太监手捧一个盒子进来,麻溜的请安后跪在皇后面前。

  众人一眼便认出这是十二阿哥身边的一个小太监,都等着看戏。

  “起来吧,”皇后抬了抬手,“小品子,你手上拿的这是什么东西?”

  小品子起了身,躬身答道:“回皇后娘娘,前些日主子出宫,瞧着民间一些小玩意儿有趣,就带了些回来给皇后娘娘玩玩,主子说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只是胜在民间小玩意逗趣。”

  “容嬷嬷,拿来给本宫瞧瞧,”皇后听是十二给自己带回来的,面上笑容越加明显。

  “十二阿哥真是孝顺,难得出宫一次,还给皇后娘娘您带这么多的东西,实在让人羡慕,”庆妃笑着凑趣,“咱们也跟着凑个热闹瞧瞧是些什么新奇玩意儿。”

  令妃闻言,手里捏着帕子,半掩着嘴角轻笑道,“这是咱们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庆妃妹妹这么说着,咱们大家都想看了。”

  皇后接过容嬷嬷递来的盒子,听到令妃这句话,倒也不急着开盒子了,故作无奈的叹气:“本宫看十二就是小孩子心性,看着什么新奇玩意儿就买,哪有什么稳重模样,你们倒想看什么新奇玩意儿了,依本宫看,不定是些石头珠子鸡毛毽子呢。”

  “皇后娘娘您这话就不对了,别说是鸡毛毽子,石头珠子,就算是路边的一粒小石头,那也是十二阿哥的一片心意啊,这东西的贵贱哪能证明心意呢,”庆妃现在是一心把包压在十二阿哥身上,她自己没有儿子,现在跟着皇后走,是最好的选择。

  “瞧瞧庆妃妹妹这张嘴,说得倒真是本宫的不是了,”皇后笑着打开盒子,旁边几位嫔妃已经好奇的跟着瞧去,一些年轻的贵人也忍不住踮着脚望向盒子。

  “呀,这个小娃娃捏得好可爱,”庆妃首先看到的便是一个小小的娃娃,她身后站着的嬷嬷道:“娘娘,这是民间的捏面人,奴才瞧这个面人,手艺很巧呢。”

  说说笑笑间,皇后又从盒子里拿出好几个民间的小玩意儿,气氛正浓时,听到外面太监来报,皇上到了。

  众嫔妃急急忙忙整理衣冠,站起身迎圣驾。

  乾隆进屋后,免了众人的礼,在上位坐下,“方才你们说什么呢,朕在外面都已经听到你们的说笑了。”

  “皇上,妹妹们是在笑永璂给臣妾的那些小玩意儿呢,”皇后笑着捧起小匣子,里面放着一些小玩意,“您看看这些东西,可不是小孩子心性么?”

  乾隆看了这一盒子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眼神微变,“左右是他一番心意,朕那里可没十二送的这些。”

  皇后微微一愣,皇上这话怎么带着点拈酸吃醋的味道?

  恰好此时,又听太监高声来报。

  “三阿哥到,四阿哥到,十一阿哥到,十二阿哥到。”

正文 主动示好

  太监这一声通报,让屋子里的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门口。

  走在最前面的是三阿哥与四阿哥,三阿哥病愈不久,身体看起来有些纤弱,但因书卷气质与皇家气质在身,自有一派风流。四阿哥模样周正,仪表堂堂,也是不俗。走在后面的两个小的,十一笑意冉冉,分外可亲。十二举止出尘,眉眼如画,只消一眼便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此时不管是嫉妒还是不嫉妒的,都在心里赞叹一身,不愧是皇子,这气度与模样,实在让人忍不住打心底赞一身好字。

  又是一番请安后,品级不高的贵人答应都被乾隆遣走,只余一些年纪稍长的嫔妃们在场。

  永璂没有想到乾隆也在,想起前日自己与乾隆谈话时的不欢而散,他觉得此时自己还是少说话微妙,万一这位帝王还在生气,在这么多人面前发作,到时候不仅是自己要遭殃,别的人也会跟着倒霉。

  乾隆和永璋永珹说了几句话,见十二老老实实埋着脑袋,一副恹恹的模样,忆起前两日自己才刚刚骂过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儿子犯了错,哪还有老子在儿子面前陪小心的,乾隆这般想着,也不开口与十二说话,转而与皇后嫔妃们说些闲话。

  “四格格到,七格格到,兰格格到。”

  永璂听到这声通报,偏头往门外看了眼,对这些不熟悉的姐妹他向来是不好奇的,那个什么兰格格,他倒是在皇后这里见过几次,好像是齐王的遗孤。他对这些陌生的女人并不感兴趣,所以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给皇阿玛,皇额娘,各位娘娘请安,”稚嫩的童音听起来软软蠕蠕的,本该让人喜欢的小孩子,却在下一句话让其他娘娘们恨得牙痒痒,“皇阿玛,和静好几天没有看见您了,您不喜欢和静了吗?”

  “和静,别这么没规矩,”令妃听到自己女儿这句话,又见其他嫔妃脸色难看,便温言斥责,“你皇阿玛最近太忙了,不是不喜欢你。”

  乾隆见到小女儿这番姿态,心情也颇好的道:“你额娘说得对,皇阿玛最近太忙了,等皇阿玛得了空闲,一定来看你。”

  皇后冷眼看着这一茬温情剧,近来皇上去延禧宫的次数的确少了,不过去其他宫的次数也没有增多,倒是听闻养心殿的灯火亮的时间变久了。

  “和静,别忘了额娘教你的规矩,去给几位哥哥请安,”令妃用手绢子擦了擦和静的嘴角,面上满是慈爱。

  和静大眼睛转了一圈,走到坐在另一边的几个皇子面前,“和静见过三哥,四哥,十一哥,唔…十二哥变样子啦,以前胖胖的,丑丑的。”

  小孩子的心性天真,说话永远不会像大人那般灵活。和静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在宫里一向懂规矩,如今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皇后面色难看了几分,其他嫔妃们也是脸色各异,倒是被说的正主儿面上没有一丝波澜。

  “妹妹多礼了,”所谓童言无忌,十二倒没有什么想法,淡淡的点了一个头。

  “礼多人不怪,”和静小大人的把手背在身后,“去年十二哥你从上书房偷跑出来玩,还被皇阿玛罚跪呢,这就是不懂礼,所以要被罚,我很小的时候额娘就教过我,人要有礼貌。”

  “皇上,和静她年纪还少,说话没个规矩,臣妾教女无方,请皇上责罚,”令妃一脸惨白,便跪在了乾隆的面前。

  皇后心下已经恨极,她不相信这话是和静无心说出来的。孩子无心说出来的话,没有谁会怪她,但是这些话却是重重打了永璂一耳光,外面的人都夸永璂聪慧好学知礼有度,令妃就来这么一下子,好一个既笨却又不笨的法子。

  “令妃娘娘教的很好,人自然应该有礼貌的,”永璂起身,半蹲下/身,与和静平视,“不过,十二哥再告诉和静一句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在一个已经改正错误的人面前,总是提起他的过去,这也是不礼貌的,和静记住了吗?”

  “唔…”和静扭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额娘,又看了看永璂,年幼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变得诡异,其他嫔妃们屏住气息,偷眼瞧皇上的脸色,发现他只是端着一杯茶慢慢喝着,皇后脸色虽然难看,这次却是忍住了没有说话。众嫔妃心里暗惊明,皇后现在是越来越让人摸不透了。

  “和静,去把你额娘扶起来,地上凉对你额娘肚子里的弟弟不好,去吧,”永璂拍了拍和静的脸蛋,起身重新坐回椅子上。

  好一个四两拔千斤,纯贵妃不动声色的垂下眼睑,十二阿哥这番举动不仅有礼,还有包容二字,只是弟弟…纯贵妃握着绢子的手紧了一下,令妃此番作为,只怕就算生下了儿子,也不一定斗得过十二阿哥。

  论身份,论才能,论朝堂之上的影响,纯贵妃嘴角逸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魏氏这个女人,赢得皇上的欢心是有几把刷子,不过要她去看整体的局势,她还是差了不少。包衣奴才就是包衣奴才,目光短浅,真以为只要有皇上的宠爱,她的儿子就能成为皇帝了,白日做痴梦呢。

  “好了,”乾隆放下茶杯,不咸不淡的开口,“令妃,回去好好教教和静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是,皇上,”令妃面色变得比刚才更加的难看,但是神情仍是一副歉疚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在一阵一阵的发冷,皇上对十二阿哥竟然已经看重到这个地步了?

  乾隆转而看向永璂,“永璂,明日便是你的生辰,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