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19
《永璂记》

分节阅读_19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30 热度:2
有什么想要的?”

  永璂不解的看向这位帝王,前几日他不是还在跟自己生气么,怎么现在又维护自己了,还笑得一脸的温和?唔,果然人类还是不怎么好懂的。

  乾隆见永璂看着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在介意前日晚上的事情,心下的怒意顿时转为无奈,他作为皇帝,永璂的那些话无疑是当头棒,同时也打了他的脸,如今他想来,永璂的那些话是有道理的,自己一时没有忍住,和这个小子说起话,哪知这小子竟然还跟他闹脾气了。看来无论是多成熟的孩子,还是有小孩子心性的。

  所谓误会,总是如此的美好。

  这是演的哪一出?皇上主动与十二阿哥说话,十二阿哥竟敢不理会?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皇阿玛,儿臣没有什么想要的,”十二在脑海里把自己接触过的帝王按个拎出来参考一番无果后,终于想起眼前这位帝王的好意,起身道:“儿臣生辰,皇阿玛为儿臣举办如此隆重,已是儿臣之幸,儿臣无所求。”

  乾隆初听之时,以为十二说的是气话,可是他看清他的眼神后,却觉得十二说的是真的,这个孩子自去年末,自己一直给他荣耀,财富,珍宝,可是他一直这般淡然,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所求般。皇阿玛曾经对他说过,无所求之人,便无所惧,这样的人即便是才华横溢,也不好掌握,这便是无欲则刚。

  当年还不是皇帝的他不明白,后来他成了皇帝也不明白,因为他的身边从来没有无所求的人,现在他却明白了,可是这个人却是他最看重的儿子。他想把这个儿子培养成最好的储君,想要这个儿子成为下一任天下人称颂的皇帝。

  这样的心思很奇怪,他作为一个帝王,却想要自己的儿子做下一任的明君,他应该对这个孩子戒备,但是却起不了戒备的心思。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不戒备这个孩子了,因为他没有野心,也就没有掩饰。因为没有欲/望,所以这个孩子也不害怕于他,有什么说什么,即便话有时候不好听,但是却是有利于大清的事情。

  有这样一个儿子应该是一件幸事,可是他心里却有些失落,这样无所求的孩子,他又该怎么抓住呢?

  至于为什么要抓住,他却没有去想,或许对于他来说,帝王拥有一定的控制欲本就是天经地义。

  乾隆叹口气,“罢了,你这个孩子就是这样,朕不把东西塞到你手上,你是不想要的,你若是没有什么想要的,就让朕来安排。”

  “谢皇阿玛,”永璂再次肯定,这个皇帝对待他时,是不合格的。因为帝王应该冷血无情,他对自己似乎太过包容了,这对于帝王来说,是不好的。

  不过,这种包容,他倒是不讨厌。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3=

正文 闹剧与真相

  皇后近来一直知道皇上重视自己的儿子,但是看到眼前一幕时,心里仍是有一些震惊,她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对哪个子嗣如此包容过,皇上对十二太好了,好的让她有些不安。

  圣祖爷在理密亲王是太子的时候,对太子也是十分的好,可是到了后来,太子变成了理密亲王,被囚禁在咸安宫,至死也没有出来。皇后担忧的看了眼永璂,这一眼却让她豁然开朗。即便皇上与圣祖爷一般,但是永璂却不是太子,不同的人面对同样的路却有不同的活法。

  她的永璂,与太子是不一样的,她相信。

  “五阿哥到,还珠格格到。”

  这一声通报,让屋子里的气氛再度变得怪异起来。

  永璂看了眼站在皇后身边的紫薇,心下对那位还珠格格肃然起敬,正主儿已经以格格的身份摆在正宫娘娘身边了,她这位冒牌货居然没有想办法逃走,而是大大咧咧的在正主儿面前出现,这种可歌可泣的精神,是宫里这些人所没有的,也不可能有的。

  有趣,实在是有趣,永璂提了些精神,坐直身子朝门外瞧去,就见还珠格格穿着大红的旗袍,头上梳着两把头,正中竟是戴着一朵桃红色玉兰花式样的花饰,倒是给人一种格外精神的样子,踏着大步子从门外进来,然后大大咧咧的行了一个礼,“小燕子给皇阿玛请安,给皇后请安,给令妃娘娘各位娘娘请安。”

  果不其然,这个不伦不类的请安又得罪了好几个贵主儿。

  后面进来的五阿哥倒是规矩不少,正正经经的请安,“儿臣给皇阿玛,皇额娘请安,见过诸位娘娘。”

  永璂暗自点头,这位皇子的脑子虽然比起其他几位兄弟差了点,但是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这些规矩还是不错的,总算不是一无是处。

  “五阿哥与还珠格格倒是有缘,”皇后懒懒的抬了抬眼皮,“来人,给五阿哥赐座。”

  “什么圆的方的,”小燕子察觉不到这些人的善意,低声嘀咕,偏头对紫薇眨了眨眼,仿佛两人是感情亲密的小姐妹般。

  紫薇只当做没有看见,低着头看自己手腕上精致的翡翠绕丝镶玛瑙镯子,皇后赏给她的这个镯子当真漂亮。

  “小燕子,挤眉弄眼做什么呢?”乾隆见小燕子这个模样,沉下脸道:“简直没个规矩,你的规矩谁教的?”

  令妃听了这话,心里暗暗叫苦,小燕子就是把双刃剑,既能让皇后被皇上厌弃,也能给她带来麻烦,如今皇后仗着有个好儿子,连带着皇上对她也另眼相待。若是当初十二阿哥一病不起,不知皇后现在又是何番光景。

  “皇阿玛,你以前都说我可以不遵守这些规矩的,”小燕子有些不满的道,“现在我已经认真的学规矩了。”

  永璂心里暗暗喊精彩,这位明知自己是冒牌货,还敢把自己当特别,这位民间来的女子看样子不是个很聪明的人,这样的丫头,应该不会是白莲教派来的人才是,按理说,就算要派人,也该派个聪明的姑娘,做这种事情的,可不是有一张讨喜的脸蛋就成啊。

  “认真学就学成这样?”乾隆看到这个顶替自己亲生女儿名头的丫头气儿有些不顺,眼光一瞄,却发现永璂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丫头,这让他不自觉地把眉头皱紧,永璂如今年幼,若是受了这种丫头的影响怎么办?

  “我本来就什么都不懂,皇阿玛你要我学着学那,懂这个懂那个,我怎么能学好,”小燕子自己也委屈,她自小无父无母,长大后就靠卖艺偷骗度日,现在让她学这些宫里的格格们,实在让她难受。

  “朕说过,小燕子你要是觉得宫里格格的日子难过,朕可以让你做民间那个自由自在的小燕子,宫里没有不讲规矩的小燕子,只有体面的格格。”乾隆在心里暗自揣度这个不明女子的身份,如果是反清复明的邪派人员,她一定舍不得离开皇宫。

  果不其然,只见小燕子看了看五阿哥,又看了看紫薇,埋着头不再说话。

  “五阿哥搬到宫外,一切可还好?”皇后见小燕子这副模样,心情甚好,转而问五阿哥的事情来。

  “谢皇额娘关心,儿臣很好,”五阿哥硬邦邦的回答,显然心有不快。

  “五弟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之处,千万别跟咱们兄弟客气,”四阿哥面带笑意道,“平日有空闲,咱们兄弟也多聊聊。”

  都是阿哥,谁要谁帮忙?永琪心知这些兄弟当着众人的面在嘲笑自己,他抬头朝皇阿玛看去,只看到皇阿玛面色淡然的喝着茶,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老四这句话般,他心下更加的难受,却不能说什么来。

  不过是短短几个月,他便从最受宠的阿哥变成其他兄弟都可以嘲笑的对象,他心中是恨十二的,只是他什么都不能说。笑到最后才是赢家,早晚有一天他让有些人明白,一时的得意算不了什么。

  “现在什么时辰了?”乾隆放下茶杯,转而问站在一边的吴书来。

  “回万岁爷,现在已经巳时了。”

  “嗯,朕也该回宫了,”乾隆站起身,甩了甩袖摆。

  屋子里再次跪了一大片,“恭送皇上。”

  “都免了吧,”乾隆眼神一转,视线又黏在了永璂身上,“十二,跟皇阿玛走。”

  “是,皇阿玛,”永璂心下暗想,难不成这位帝王是把怒意积压着,等着私下里再来算账?

  吴书来倒是心如明镜,万岁爷这是舍不得十二阿哥呢,昨儿披折子皇上居然自言自语的说,“十二,看看这道折子”,后来才反应过来十二阿哥不在养心殿里。

  所谓习惯,便是如此了。他伺候了两代帝王,哪会不知道万岁爷对十二阿哥的看重?即便是十二阿哥说了那般惊世骇俗的话,皇上不也是舍不得骂一句重话吗?

  “皇阿玛!”

  乾隆刚准备伸手搭十二的肩膀,听到这声惊呼,吓得手一抖,转身见小燕子一脸愤慨的样子,眉头再度隆起。

  “皇阿玛,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

  乾隆眉头更加紧了一点,你呀我的,什么规矩?!

  “我不是格格,紫薇才是格格!”

  站在乾隆身边的十二挑眉,这位姑娘的脑子好生奇怪?他看了眼满屋子的嫔妃太监宫女,顿时觉得,这个小燕子是要用生命报复皇家的名声,实在是…不划算,因为这些话,在场没有谁敢泄露一个字,除非他们想死。

  果然,屋子里的宫女太监已经瑟瑟发抖的跪在了地上,只恨不得自己是个聋子。

  就在众嫔妃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还珠格格一五一十的开始叙述那些巧合与误会,那些无可奈何与美好。与紫薇相遇,结拜,去木兰围场,然后中箭,被误会,一时的贪心,到最后的无可奈何,面对紫薇的愧疚,还珠格格说得泪流不止,嫔妃们听得目瞪口呆。在场只有三人面无表情,那便是紫薇、永璂与乾隆。

  永璂千年来的日子总归枯燥了些,对普通人的这些奇迹般得命运总是看得津津有味,等小燕子讲完后,他有些意犹未尽的问,“那,你现在说出事实是因为愧疚,还是害怕呢?”

  “你别胡说,我没有害怕,只是对不起紫薇,”小燕子心里极度恐慌,因为欺君之罪是要砍脑袋的,如今听到有人如此说她,根本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站起身就反射性的退了他一把。

  “永璂!”皇后哪还有心情看戏,见永璂被那个粗鲁的小燕子推攘出去,吓得花容失色,从椅子上慌张的站了起来。

  原来女人的力气也这么大,永璂被推出去的时候,心下想。

  永璂没有被摔在地上,他被站在身后的乾隆一把堪堪抱住,因为小燕子用的劲儿太大,乾隆接住永璂时,身体还往后扬了扬。怀中的身子香香软软的,乾隆不禁想,若是被这么大的劲儿推到地上,不知会摔成何等模样?

  “小燕子,你好大的胆子,你欺君罔上,如今竟敢伤害皇室血脉,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乾隆气急,低头查看了永璂一番,才下命,“来人,把这个小燕子打入天牢,待查明事情后,斩首示众!”

  “不要,皇阿玛!”五阿哥听到乾隆的话,跪下求情,“小燕子她…”

  “你给朕闭嘴!”乾隆气得一脚踹向跪到自己面前的五阿哥身上,“你这个分不清是非的畜生!朕当初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

  乾隆习过武,这气急下的一脚,竟是把五阿哥踹翻两三个跟头,吐出一口血来,所以直到小燕子被拖走,他也爬不起身求情。

  坤宁宫众嫔妃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