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0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0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210 热度:2
看我我看你,被眼前发生的一席事情惊骇得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3=

正文 奢华生辰宴

  “这…这都怎么回事?”皇后呐呐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五阿哥,又看了眼自家被皇上护在怀中的儿子,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愉嫔此刻已经面如死灰,软趴趴的跪在了地上,想要幸灾乐祸的嫔妃此刻也没有谁有心思嘲笑了,只骇得大气也不敢出。

  乾隆厌恶的看了眼五阿哥,又看了眼被侍卫押着的小燕子,“押下去!”说完,握住十二的手,对皇后道,“朕带十二去养心殿,这里交给你处理。”

  皇后看着自家儿子纤细的背影在乾隆身边显得更加纤细,回过头,看着众嫔妃一脸呆滞的模样,又忆起皇上刚才护住永璂时的关心模样,干咳一声,“来人,把五阿哥送到愉嫔宫里,去请太医好好替五阿哥诊治,其他人都跪安吧,本宫乏了。”

  众人识趣的跪安,匆匆出了坤宁宫,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太超出她们认知了。

  “三哥?”十一见永璋脸色有些不好,担忧的问,“你怎么了?”

  永璋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十二弟被推出去时,他身上的汗被吓了出来,现在还有些全身无力。

  四阿哥永珹倒是面带笑意,一脸高深莫测道,“十二弟,果真十分受宠啊。”

  永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任谁都看出,皇上踹五阿哥那一脚是因为什么,小燕子不推十二,老五就算去求情,也不会挨这一脚,皇阿玛向来喜怒不行于色,行为做事也偏风雅,这次竟然让他动了手,可见他有多生气。

  这个十二弟啊,以后他们可是惹不得。

  十一看了眼三阿哥与四阿哥,埋着头只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模样。

  ~~~~~~~~~~~~~~~~~~~~~~~~~~~~~~~~~~~~~~~~~~~~~~~~~~~~~~~~~~~~

  进了乾清宫,乾隆心头的怒意已消,见十二一副乖巧模样站在自己身边,取笑道,“怎么,还在与皇阿玛置气呢?”

  “不是皇阿玛您在生儿臣的气么?”永璂不解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怎么转个弯又变成他在生气了,普通人的思维模式真奇怪,他没有修真的时候,也这个样子吗?可惜他记不起来了。近两千年的时光说长不长个,说短不短,但是足以让他忘记自己曾经是什么模样,就连名字也模糊不清了。

  “朕何时这般小肚量了?”乾隆见永璂一脸不解的模样,顿时失笑,莫名的放下心来,“罢了,陪朕一道看折子吧。”

  永璂歪了歪头,看样子对方是不生气了,他对那些折子还是有些兴趣的,遂乖乖跟着乾隆坐到龙案前,认真的看起折子来。

  时间慢慢过去,乾隆抬头看着案前面色认真的儿子,眼神晦涩难明。

  第二日一早,永璂刚从修炼的心境中出来,就见宫女太监鱼贯而入,新做好的衣袍,珍贵的发坠子,难见的玉佩,就连腰带也是精致异常,让人一见便知价值非凡。

  “爷,这是万岁爷叫人送来的,”小安子见永璂看着这些东西,便出言解释。

  永璂暗暗头疼,昨儿晚上皇后让人送了一套新衣服来,今儿皇帝又送来一套,这样一来,他不得不选皇上送来的一套了。

  看来这两位感情的确不好,做事也没个商量,他叹了口气,起身让他人伺候更衣洗漱。

  朝堂上,乾隆今日格外的和蔼,众臣知道今日是十二阿哥的生辰,也不拿糟心的事儿去万岁爷那讨不快。

  “报!”

  乾隆面色微变,吴书来急忙走下台阶接过八百里加急文书。

  乾隆一目十行看完文书,顿时大喜,“西藏土司携贡来朝,实在让人快慰。”

  众臣齐齐道贺,心下只叹,这文书来的日子还真够巧,恰是十二阿哥生辰这一日,难不成十二阿哥还真是上天看中的储君。

  十二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巧合,他今日没有去上书房,捧着一本书在毓庆宫的书房里看得津津有味,就连乾隆进了书房都还没察觉。

  “永璂在看什么书,如此的好兴致,”乾隆走到十二身边,弯下腰看十二手中的名人札记,失笑,“时辰不早了,十二与皇阿玛一道去保和殿吧。”

  “皇阿玛,”永璂眨了眨眼,愣愣的放下手中的书,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请安还是不请安。

  “起身让朕瞧瞧身上的衣服是否合身,”乾隆对自己亲手选的布料,玉佩,腰带样式还是很有信心的。

  十二闻言,配合着起身,只见月牙色的布料上绣的四爪银龙栩栩如生,在光下散发着和煦的光辉,金丝镶边又添上几分贵气,蓝田玉饰在腰带上,说不出的出尘,还有珍贵的玉佩以及皇后亲手做的香包挂在腰间,端端是君子出尘,如坐云端,贵气逼人,风姿出尘,俊美异常。

  乾隆也有一时愣神,如此出彩的永璂,只怕当年被夸风姿卓越的二伯也是不及的吧。不禁伸手到永璂面前,“走吧。”

  永璂看了眼那只保养良好的手,伸出自己白皙的手放在那温热的掌心,帝王要给他荣耀,他没有拒绝的余地,他也不想拒绝。

  偶尔体会一下被人看重的感觉,似乎也是不错的。

  保和殿上,皇后一身锦衣出现,诸位嫔妃也都知道今天皇后是春风得意,一个个都小心奉承着,女眷与男人用屏风隔开,她们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但是外面的不绝于耳的喧哗声让她们知道,这次十二阿哥的生辰宴有多热闹。

  “皇上驾到!”

  保和殿上在桌边坐着的众人都站起身,转身迎圣驾,但是看到保和殿出现的人影时,他们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皇上竟是与十二阿哥相携而来,皇家的天伦之情本就少见,皇上与十二阿哥这般,虽然让他们意外,但是这一幕却又格外的和谐,没有半点的不是。

  几位皇室亲王心下越加的明了,皇上此番看重十二阿哥,其他的阿哥看来是没有戏了,好在十二阿哥身份够,本身也争气,不然以皇上这番宠爱,只怕是一堆的麻烦。

  这是十二第一次正式出现在朝臣面前,尽管大多人已经认识他,但这是众臣首次明眼看到皇上对十二阿哥的宠爱,也是十二阿哥首次以隐形储君的样子出现在众臣子面前。

  十二阿哥足以担得起众人的称赞,而众人眼中的惊叹之色,也取悦了乾隆。

  免了众人的礼后,乾隆伸手揽着十二的肩,“今日是十二的生辰,十二与皇阿玛同坐可好?”

  不是命令,而是询问。

  乾隆此番作态,引得众臣再度侧目。

  “此乃儿臣荣幸,”

  于是座位变成乾隆居最上首的桌子,十二陪坐。在满身威严的乾隆身边,众人也不能忽视了这位年幼的皇子,他仅仅是在那坐着,也会让人不自觉的看上他两眼。

  宴席还未开始,宫里诸位主子,诸位大臣纷纷献上奇珍异宝,倒是寿星面色不变,任多少人送礼,面上挂着的皆是那抹得体的笑意,那笑增一分为浮躁,减之一分则为冷淡。

  就连在五台山的太后也让派人送了东西来,只说是望孙儿健健康康,看来太后也担心这位皇帝看中的儿子出事,让皇帝再受一次打击。

  宴席开始,一道道珍馐佳肴断了上来,每一道菜都有吉祥的菜名,每一道菜都有一个吉祥的故意。

  这等盛大的生辰宴,同时也记在了《清乾隆帝史》与《清兴安帝史》【1】中,史官记载:“皇十二子永璂之荣宠,无人可及。”

  《清膳食录》中也记载下了这场皇子生辰宴的各种菜肴名字以及采用的原料。

  不管后世如何看待这场生辰宴,此时永璂只是享受的吃着美食,坐在皇帝身边,没有人来敬酒,也没有人上前说废话,他吃得很顺心。修真岁月里喝甘露,饮仙酿,时间久了也是无聊的啊。

  乾隆见永璂坐在自己身边,也能吃得心安理得,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好笑。皇后与他多年夫妻,与他在一起,吃饭也是十分拘谨的,其他的嫔妃更是小心翼翼,如今看到自己这个年纪不大的儿子吃得悠哉乐哉,倒是让他心情复杂起来。

  无欲则无惧。

  乾隆再度想起这句话,他轻叹一口气,原本复杂的心思更加的复杂。

  “皇阿玛,不合胃口么?”永璂抬头看着乾隆,见他眼中情绪复杂难辨,心中也起了些担忧,“还是,身体不适?”

  掏出帕子擦了擦永璂嘴角处不太明显的酱汁,乾隆笑了笑,眼中满是温和,“没什么。”

  永璂愣愣的任由乾隆替他擦嘴角,却不知道,往这边偷瞄的大臣们纷纷扭头,埋头猛吃,就是不敢承认自己看到了这么一幕。

  另一边,三阿哥永璋看着乾隆这个动作,淡淡一笑。皇阿玛这般对待十二,他总算放下心了,至少皇阿玛是真心待十二好,而不是别有用意。

  这,便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完成~

  【1】永璂成为帝王后的称号。

正文 父爱

  乾隆给永璂的生辰礼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奇珍古玩,而是一块乌金牌子,拎在手心里有些沉甸甸的,但是上面的四个字却足以让人下跪磕头。

  如朕亲临。

  永璂摩挲着令牌上的这四个字,心下起了半分涟漪,这位帝王待自己也算是体贴用心了。时间的万物来往皆讲一个缘法,如今这位帝王待自己用心,那么自己也要回报对方这份父子亲情了。

  这次入世,体味皇室生活,体味天家父子亲情,也算是他的一种造化。

  皇阿玛…这个称呼,其实也是不错的。

  第二日,永璂照旧是在上书房呆两个时辰,与兆惠阿桂两人学两个时辰,然后换了身衣服,带着两个近身伺候的太监往乾清宫赶。

  刚走进乾清宫,就听到乾清宫外吵吵嚷嚷的乱乱成一团,他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幕,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

  本来应该是风度翩翩的皇子,此刻却与侍卫扭打成一团,那些守卫乾清宫的禁卫军都没有拔刀,只是把人拦在外围,但是尽管如此,想要闯宫的人手下也没有留情,一拳一脚虎虎生风的砸在侍卫身上,看得永璂是目瞪口呆。

  “皇阿玛,儿臣要见你,皇阿玛。”

  永璂觉得,这位五皇子是越来越不对劲了。

  刚开始见这位皇子时,他只觉得这个皇子有点傲慢,不够沉稳。后来觉得他有些鲁莽,城府不够。到了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个皇子脑子可能出了问题,或许是小时候烧坏了脑子?

  难道说,这位帝王以前把这个皇子留在宫里,不是因为想要利用他,而是因为他脑子不好,为人冲动,害怕他出去伤人,才把他关在景阳宫里?

  “皇阿玛,请你听儿臣说几句话,小燕子她是无辜的呀,皇阿玛!”

  永璂觉得耳朵一阵阵发疼,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哪知就在这个时候,他被这位五皇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