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1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1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425 热度:2
子看到了。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双肩被人掰住了,那双手犹如两只钳子,不停的摇晃着他。

  “十二弟,你能进去,你去告诉皇阿玛,我要见他,小燕子是无辜的,她没有想骗谁,她那么天真那么善良,我知道皇后不喜欢小燕子,可是你们不能因为这份喜欢就要了她的命……”

  对方后面还说了什么,永璂已经听不进去了,这个年仅十三岁的人类身躯根本经不住这样的前后摇晃,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天动地摇。

  “五哥,你松开我,”作为修仙者,永璂只有一个想法,尼玛,再摇这个身子就该晕倒了。

  “五阿哥,请您松手,主子受伤了!”旁边的两个小太监心里焦急,但是作为奴才,又不能动手去拉皇子,只能记得团团转。

  旁边站着的侍卫们一瞧,这下子麻烦了,伤了十二阿哥只怕皇上得动怒。领头的守卫使了个眼色,几人齐齐上前想要架开五阿哥,哪知五阿哥用的力气极大,把十二阿哥抓得紧紧的,那架势像是要吃了十二阿哥般。

  吴书来从养心殿里出来的时候,恰好正看到五阿哥把十二阿哥箍得面色发白的样子,倒是把自己本来白皙的脸皮吓成死灰色,“唉哟,这都闹什么呢,侍卫快把五阿哥拉开,快点。”

  禁卫军们听到吴书来这话,心下明白这五阿哥与十二阿哥在皇上心目中比起来那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哥几个才用了真劲儿,只消攘了那么两下,五阿哥便一个踉跄,退到了一边。

  永璂半天没缓过气儿来,看样子他应该好好修炼这个身子了,不然多来这么两次遭遇,那还真是要命了。

  “十二阿哥,十二阿哥,您没事儿吧?”吴书来上前扶住站得摇摇晃晃的永璂,见五阿哥又要冲上来,忙让侍卫拦着他,“五阿哥,您这是做什么呢,皇上这会儿在休息呢,您可不能这么吵吵嚷嚷的,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说完,吴书来又弯腰替十二阿哥理着身上的衣服,手碰带对方的肩时,他看到对方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十二阿哥不会是受伤了吧?心里这么一想,就对跟在十二阿哥身后的一个小太监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

  “没事儿,不用慌,”永璂扭了扭肩膀,感觉那个地方的确有些疼,他看着一边被侍卫拦着的五阿哥,“五哥,皇额娘是整个后宫之主,小燕子姑娘的确犯下了欺君之罪,并不是因为额娘的厌憎或者喜欢的缘故,请你慎言。”

  “如果不是你,小燕子又怎么会被皇阿玛厌弃,而我又怎么会从景阳宫搬出去,最后连爵位也丢了?!”五阿哥心里嫉恨着十二,当他高高在上的时候,永璂还是个其他兄弟不理,皇阿玛不喜的可怜虫,如今他失势了,对方却成了人人赞誉的能人,他难道还比不过比他小上几岁的十二吗?

  永璂听着五阿哥这一通抱怨,视线扫过乾清宫外一干子看傻了眼的侍卫太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无言以对的感觉。这里是乾清宫,是皇上住的地方,里面住着的人是他们的皇阿玛,是大清的主宰,这位就这般毫不掩饰的说着这些“心里话”?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永璂心下想,这位诚实的阿哥活到这么大,还没被关押,没有被圈禁,实在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自认没有必要与一个脑子不清醒的人计较,永璂抬脚就准备往乾清宫里走,结果还没有走到几步,就听到身后撕心裂肺的吼声。

  “皇阿玛,你偏心,儿臣在这里求了您这么久,您爷不远来见儿臣,为什么十二可以不用通报就进去?!”吼完这几肺腑之言,五阿哥一掀衣袍,噗通一声跪在了石阶上,“皇阿玛,您不愿意见儿臣,儿臣便长跪不起。”

  永璂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这位五哥为了那个叫小燕子的姑娘竟然愿意做到这一步?好生让人奇怪,明明是那个姑娘害得他失去爵位,被皇阿玛厌弃,他不怪罪,反倒处处替她开脱,甚至把这些错误推到自己与皇后身上,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却又很有趣。

  五哥准备长跪不起,他却是要进养心殿和好茶了。养心殿里的茶水格外的好喝,他听吴书来说过,因为这些茶是贡茶,是皇上才能用的。于是作为皇子的永璂不能直接拿到自己的毓庆宫里,但是却能在乾清宫里喝到。

  进了养心殿的内殿,乾隆正坐在软榻上闭目养神,见到永璂进来,抬了抬眼,“今日怎么晚了些?”

  “刚刚在外面遇到了五哥,他可能对我有所误会,一时没有走开,”永璂不自觉扭了扭肩,他觉得自己的肩膀犹如被两个钳子夹过。

  近来对儿子越来越上心的乾隆见永璂神情不怎么对劲,便问道:“肩膀怎么了?”虽然是在问永璂,视线却是落在一边的吴书来身上。

  吴书来见到帝王的视线,马上一五一十的说了前因后果,顺便加上一句奴才已经叫人去请太医了。

  乾隆沉着脸道:“他要跪,就让他跪着吧。”

  吴书来默默的退到一边。

  “把衣服脱了。”

  永璂抬头看乾隆。

  乾隆木着脸补充道,“朕看看你的肩膀。”

  永璂顿时了然,解开衣襟上的盘结扣,再解里面衣服的扣子,这个动作让他肩膀有些疼,一边的吴书来正准备上前伺候时,乾隆突然出声了。

  “朕来吧,”乾隆小心翼翼的解开扣子,把永璂左肩上的衣服往下拉,就看到原本白皙的肩头多了一大块的乌青,看起来有些吓人。永琪练过武术,力气自然不小,乾隆看清这一大块乌青后,脸彻底沉了下来。另外一边肩头不用看就知道,肯定和这边一样。

  “皇上,王太医求见,”帘子外太监通传道。

  “让他进来。”乾隆一弯腰,把永璂抱在软榻上,自己则坐到一边的雕花圆凳上。

  可怜的太医刚进屋就看到皇上把十二阿哥抱到软榻上的情形,心里打了一个突,这十二阿哥该不会伤得很重?

  “奴才给皇上请安,给十二阿哥请安。”

  “行了,王太医来看看十二阿哥的肩伤。”

  肩?不是腿?王太医愣了愣,小心的凑到十二阿哥身前,一看那大块的乌青,顿时吸了一口冷气,十二阿哥的皮肤挺白啊,这伤不过是皮外伤,只是落在十二阿哥身上,怎么瞧着就骇人不少呢?

  得,用上好的药膏得了,左右皇上心疼十二阿哥,自然也就不会心疼太医院里那点开销了。

  乾隆见太医看着永璂肩上的伤不言,顿时眼里染上一丝担忧,难道伤到了筋骨?这么一想,心头怒起,就想让人把五阿哥给拎进来。

  
正文 上药

  “皇上,十二阿哥肩上的伤并无大碍,没有伤及筋骨,只需每日擦碧露膏两次,两日内便能好,”太医回过神来,见万岁爷脸色越来越难看,忙下跪道:“臣这就给十二阿哥上药。”

  “药放着就行,跪安吧,”乾隆暂时歇了要把五阿哥拎进来的心思,挥退太医,拿起放到一旁的药瓶,抬头看了眼乖乖坐在软榻上的儿子,“朕给你上药。”

  永璂本不想用这些药,对于他来说,这么两块淤青,要散开也只是眨眼间的事情,不过看到这位人间帝王眼中的担忧,他还是无言的把另外半边肩膀也露了出来,四月的天露出赤/裸的肌肤,还是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让他心情好了不少,看来他越来越契合这具身体了,若是现在认真修真,这具身体受得裨益也是越来越大,这对他在人类社会未来的几十年生活里也是有好处的。

  见永璂似乎有些冷,见他大片白皙肌肤下的乌青,他莫名的对这孩子起了一种心疼感,在软榻上坐下,转身把人抱进自己的怀里捂着,察觉到怀里的儿子似乎不自在的扭了扭,他倒是有了几分为人父的满足感,嗯,这个儿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偏瘦,不过抱起来倒是挺舒服。

  “别动,皇阿玛替你上药,”乾隆解开药瓶塞子,有一股淡淡的草药香逸出,弄了一些在指间,淡淡的绿色,埋首看怀中的少年,已经埋着脑袋呆坐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木呆呆的倒是说不出的可爱。

  永璂内心里是极不自在的,他修真岁月里,从来没有亲近过谁,更别说被人这样抱在怀里,这种近乎于禁锢的拥抱,他不习惯也不曾体会,被人当成小孩子这般对待,对于一个活了近两千年的人来说,自然是算不得好的感觉。

  药抹在肩头,凉飕飕的,抱着他的人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弄疼他,他扭过头想要对他说,擦这种药手下要用点劲儿,药性才能更快的渗进皮肤,哪知这一转头,额头撞到了对方的鼻尖,因为动作突然,甚至触到了对方温热的唇。

  永璂倒没把这个意外放到心里,他看着面色默然的乾隆道,“皇阿玛,儿臣不怕疼的。”所以,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朕知道,”乾隆微微移开视线,不与永璂的视线相交集,手下的动作依旧是轻轻柔柔的。

  永璂张张嘴,最终还是无奈的扭头,任由对方那犹如春风拂面的动作,左右对方是帝王,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好歹对方也是怕自己疼,他就收了对方这份担心吧。

  把人抱在怀里的乾隆心里可就没有永璂这番没心没肺了,唇上那一闪而过的触感让他心里有些不平静,那个意外的触碰也许在寻常母女发生过,他也看到令妃温柔的亲九格格脸蛋,那种天伦之情让他觉得温馨。但是父子间,却没有这样的亲昵的。他的皇玛法没有这样对待过他的阿玛还有伯伯叔叔们,皇阿玛也没有这样对他以及他的兄弟们。

  皇家的父子情总是十分淡薄,皇阿玛待他向来严肃,但是教导他却是十分用心。以前额娘并不受宠,皇玛法在世时,他养在宫中,后来皇阿玛继位,皇额娘教导他的时间比额娘多,若说母子亲情,他在乌喇纳喇皇后身上得到得更多。如今乌喇纳喇皇后早已经仙去,额娘成为圣母皇太后,能被他称为皇额娘了,他常去请安,母子间的感情,却仍是隔了一层。世人夸他孝顺,又怎知他们母子间又有多少感情呢?

  手下触及的肌肤虽然乌青骇人,但是触感却很好,乾隆不知怎的那永璂与自己常临幸的几位嫔妃做起比较来,倒是永璂还要胜上几酬。

  这么两块巴掌大的地方,乾隆倒是费了点时间才把药均匀的上完,永璂刚要穿好衣服,却被乾隆拦住,“刚刚上了药,现在穿衣服不是把药都擦在布料上了?”

  永璂默默的收回手,他越来越觉得,他虽然不知道这位帝王是不是英明,是不是睿智,是不是神勇,是不是野心勃勃,是不是心机深沉,但是他能确定一件事情,这个帝王挺麻烦,有时候还有些聒噪。他刚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这位看似不动声色的帝王,真实面目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想想自从他被这位帝王关注以来发生的时候,大到请师傅学东西,小到穿衣吃饭,甚至他用的发坠子和玉佩,这位帝王都要插上一脚,今天这种布料对他不好,以后不用了,昨天那种菜过于辛辣,对小孩子嗓子不好,前天那种茶好清新健脾,于是让人送来,还专程祝嘱咐他饭后半个时辰后才能喝。

  这些事情原本是皇额娘才操心的事情,他作为皇阿玛,怎么就闲到这个地步了?

  所以说,这个皇阿玛应该是个聒噪之人,永璂深思熟虑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乾隆当然不知道自己在永璂心里是何等形象,他只是弯腰把人把人抱到龙榻上,以这里最近的原因,给永璂塞到锦被里,拍拍鼓起的被子小山包,“你睡会儿午觉,皇阿玛还有事要做。”说完,起身放下纱帐,起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