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3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3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14 热度:4
  这样的人,在人类里来说,应该算得上是渣滓了。

  难怪自己从来到这里就与此人不对盘,原来是这般缘故。他是修真之人,不轻易动喜恶,这五阿哥竟是让他心生厌恶,倒也算是个奇人,只是可怜了愉嫔。

  这场闹剧最终以愉嫔回了自己的宫里,五阿哥明日收拾东西搬往静安楼收藏。出乾清宫时,愉嫔面色惨白,而五阿哥捂着胸口,眼中的喜悦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一个欺骗了自己皇阿玛,让皇室蒙羞的女人,就这般重要,重要到不顾父子之情,母子之情,身为皇子的责任与荣耀?

  永璂放下手里装荷叶珍珠粥的碗再次感慨,这里的某些人类,好生奇怪。

  乾隆见永璂眉头微皱,似乎在想事情,如今见他放下碗,漱了口,便心生好奇的问道:“永璂,刚才一直在想什么?”

  永璂摇头,“回皇阿玛,也没什么,儿臣只是觉得五哥脑子真的好生奇特。”

  乾隆听后却是放下心了,原来这个孩子不是听了老五刚才那些话心生不安。什么叫十二早晚也会失宠,朕这是看重这孩子的才能,又不是挑选宠妃。

  这老五的说话真没脑子,十二这话很有道理,乾隆深以为然。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来啦~

  我认真的表示,人家十二从来没有什么报复心,他一切都是为了江山社稷,嗯,江山社稷,才不是为了虐谁呢,严肃状】

正文 父子相处

  听到五阿哥以养病的理由搬到养性阁后的静安楼里,后宫众人纷纷自觉绕开养性阁走路,生怕与五阿哥牵扯上是非,一是怕五阿哥此人不依不饶,二是怕引得十二阿哥不满。

  后宫谁不知五阿哥被搬到那偏僻的静安楼有十二阿哥在其中动了手脚,万岁爷旨意明面上是养病,内里不就是让五阿哥好好呆着,别出来惹是生非么?这五阿哥再傻,还不至于会在这种情况下惹麻烦才是。

  倒是其他兄弟对十二越来越敬畏,十二的话已经有用到如此地步,他们哪里还敢得罪,不过心里也庆幸十二与老五不同,虽说受宠,但是心性教好,只要他们不去招惹,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所有兄弟中,老三,十一与十二的关系较为亲近,其他兄弟见两人与十二相处时,十二待他们并没有高他们一等之感,倒是让他们放下心来,至少这位登基之后,兄弟几个日子不会难熬,若是老五那样的人做了皇帝,他们有什么好日子可言?别说好日子,光是老五那满口仁义道德,真爱善良高尚这些东西,把大清的基业毁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样的十二也是可怕的,越是谦逊温和的人,你越是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对你下手,与他做敌人太累,风险也太大。

  “十二阿哥,这样很好,”阿桂站在梅花桩下,十二穿着短打站在梅花桩上,面上带上一丝汗意,不过也没有叫一声苦,让教他武术箭术的阿桂不由得心生赞赏之意,“十二阿哥,在桩子上把奴才昨日教给你的拳完整的耍一遍看看。”

  “是,师傅,”永璂对锻炼好这具身体还是很有兴趣的,所以也就不怕吃苦了,修炼这些年,什么苦没有吃过,这点锻炼程度,又算是什么?

  脚踩木桩耍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永璂倒是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掉下桩,认真的练起拳来,而他这种无惧无求的神态,倒是符合武学的一种宗旨,年纪虽然已经十三,但是进度却是很快。

  乾隆下朝,突然心血来潮,想看看自己儿子学武学得怎么样了,也就免了太监通报,直接到了毓庆宫外前些日子特意弄好的教场,只是这么一偷看,就挪不动脚了。

  跟在乾隆身后的吴书来偷眼看去,只见十二阿哥在高高梅花桩上翩若惊鸿,一套拳使得行云流水,他不会武,只觉得十二阿哥在桩上的身姿异常好看,让人不敢直视。

  乾隆静静的看着十二,眼沉如水。也许除了他自己,没有谁知道他心里的震撼,十三岁的年纪是介于儿童与成人之间的,他没有儿童的稚嫩,也没有成人的成熟,这个年纪的人,可以是让人讨厌的不懂事,也可以是逗人喜欢的懂事,十二是属于后者的,而他还比别的少年多了些东西,他不冲动,不骄傲自满,他冷静,知礼,聪慧,有才华,孝顺,这样一个孩子,好得让他害怕这个孩子如端慧太子那般早逝。

  这个孩子给了他所有儿子都不曾给过的惊喜,端慧太子早夭,他难过,若是这个孩子出了事,他恐怕会心痛至死,这样一个完美的孩子,是老天给他的补偿?又或者是老天给他的一个警示?

  天子者,勤政为民必得上天厚爱,若是他昏庸无道,是报应在他身上,还是在他子嗣身上?

  “回宫,”乾隆转身就走。吴书来见状即使心中不解,也不敢多问,快步跟了上去。

  一套拳完毕的永璂站稳身姿,视线往两人刚才站过的地方一扫,然后平静的收回视线,“先生,我练完了。”

  出了毓庆宫,乾隆带着一众宫女太监往御花园走,只是究竟是不是真的在看御花园里的山水,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走到荷花池的柳树下,乾隆能看到清澈见底的水中游弋的小鱼,突然想起十二喜欢在此处钓鱼,兴致打起,“吴书来,叫人准备渔具,朕要在此处垂钓。”

  “嗻,”吴书来转身指了指几个年轻太监,几个太监疾步退下准备东西。吴书来看着万岁爷的背影,心里暗暗叹息,万岁爷,您怎么把十二阿哥的习惯用上了?

  不多时,渔具都搬来了,乾隆坐在绣墩上,看着没有动静的鱼漂,也不着急,悠悠然的坐着,也不知心思去了哪。

  “皇阿玛,儿臣大清四海升平,众国来朝,无人敢犯。”那日生辰宴后,那个孩子一身华衣站在火树银花的夜色下,神色平静的说,仿佛身后的因他而放的烟花,因他而出现的热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了,似乎是震撼,惊喜又或者戒备?

  “这天下是皇阿玛的,儿臣愿意做皇阿玛您的左右手,只要皇阿玛您信任儿臣,儿臣能把大清变得更好。”说这句话时,那孩子双眼中没有一丝情绪,没有澎湃,没有担忧,甚至没有一丝作为孩子对未来的憧憬。那双眼瞳,静的就像是漂亮的黑色琉璃,漂亮是漂亮,却没有神采。

  那一刻他是难过的,他的这个孩子身上有一切足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可是他却不骄傲,甚至没有一点孩子应有的情绪。

  那个时候他没有说话,十二也一直站在他身边,没有得到他的回答似乎并没有失望,只是仰着下巴看那些为他绽放的烟花,那双眼中,仍旧半分的情绪。

  把大清变得更好么?

  四海升平,众国来朝,无人敢犯?

  这是帝王的理想,也是属于统治者的野心,他承认他心动了,不过,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怀疑过那孩子有二心。

  他的十二子,太过淡雅,淡雅得让他想要那孩子有二心。

  “微臣给皇上请安。”一个太医一宫女在乾隆面前跪下,惊走了刚上钩的鱼,也让乾隆收回了思绪。

  “起吧,”乾隆淡淡的开口,视线扫过吴太医身边有些眼熟的宫女,“谁病了?”

  “回皇上,延禧宫令主子病了,微臣来给令主子请脉,”吴太医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不知道令妃身子有恙的事情,他以为令妃原本便受宠,加之腹中已有龙种,皇上应该更加看重才是,今天看来,令妃倒不是如传言中那般受宠。

  “令妃病了?”乾隆这才想起,这个有些眼熟的宫女是延禧宫的人,他指了指宫女,“你说说,你家主子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奴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早上主子给皇后娘娘请安回来后,就在园子里散步,哪知走了没多久,就突然全身滚烫晕了过去,现在这会儿还没有醒呢,”宫女面带忧色,老老实实的把事情说了。

  乾隆不动声色的看了宫女一眼,“既然如此,你们便去吧。”说完,指了指旁边一个太监,“你去多叫几个太医来,好好替令妃诊脉。”

  “嗻。”

  吴书来目送小宫女与太医走远,微微垂下眼睑,心里却叹气,只怕宫里又要不安宁起来了。

  时近午时,乾隆也没钓多少鱼上来,不过心情倒也没有因此变坏,叫奴才收了渔具,双手负于身后道,“吴书来,传十二阿哥到乾清宫与朕一道用午膳。”

  “嗻,”吴书来心下明亮,十二阿哥这局是定了,别人怎么跳怎么闹,也只会是一个笑话了。

  听到乾隆传唤,十二简单的沐浴换衣后,就与吴书来一道往乾清宫里走。

  “十二阿哥,奴才听闻令妃娘娘今儿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后就病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吴书来跟在十二身后,跨二门时突然轻声的说了这么一句。

  十二停下脚步,转头看吴书来,见他安安静静的站在自己身后,头微微低着,十分恭敬的模样。

  “有劳吴公公,我省的,”十二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

  吴书来也不再说话,继续跟在十二身后。

  进了乾清宫,长长的桌子上已经摆好珍馐佳肴,永璂请了安,由宫女太监伺候着净手擦手,在乾隆右下首坐下。

  乾隆见十二头发还湿着,身上也有着淡淡的香味,知他是刚沐浴赶来,便道:“今日学得如何?”

  “还好,”十二面前摆着一盘西湖糖醋鱼,他抽了抽鼻子,“今日的菜好像有些不一样。”

  “回十二阿哥,今儿的才做的都是江南菜式,皇上料想您会喜欢,就叫您一道来用了,”吴书来笑着拿了干不巾上前,替十二擦着辫尾的湿发,“今日十二阿哥您可要多用些,那些蒸出的米饭都是用精选的大米做的,一粒粒晶莹剔透,让奴才说着就想吃了。”

  十二被吴书来这一席话说得胃口大开,面前的西湖糖醋鱼似乎更美味了,他看向乾隆道:“皇阿玛,吴公公喜欢吃,不如您赏赐些给吴公公,吴公公这些日子又要伺候你,还要常常为儿臣操心,也是辛苦。”

  “不敢不敢,十二阿哥您言重了,这些都是奴才的本分,”吴书来虽说是乾隆身边的奴才,但是这些看似不贵重但是却十分荣耀的赏赐他却是不敢想的。

  “就按你的意思赏吧,”乾隆笑了笑,也不介意儿子收买自己身边人的心,传了旨意赏赐吴书来,亲手挑了一片鲜嫩晶莹的鱼肉到十二碗中,“尝尝看。”

  吴书来得了赏赐,心下高兴,见万岁爷自己还没有动筷,就亲手挑了鱼肉到十二阿哥碗里,只叹十二恩宠无限。万岁爷自己用膳,都用不着动手夹菜,这会儿倒是亲手替十二阿哥布菜了。

  “味道还挺不错,”十二尝了尝,点头,“皇阿玛您也尝尝。”

  吴书来见十二阿哥吃得理所当然的模样,只能长长叹息一声了。他一偏头,却看到延禧宫的一个太监急急的走来,他眉头微皱,这顿饭只怕是吃不安宁了。

  作者有话要说:前两天工作最后交接中,有点忙,所以没更,今天已经离职了,于是我无业游民了,于是我艰难而又坚定的决定加更=。=

  这是第一更,大家晚上来刷第二更吧

正文 “以德报怨”

  皇家的规矩虽说每样菜式最多只能用三筷子,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永璂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