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4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4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400 热度:2
好胃口,毕竟这一样只能用三筷子,但是架不住菜色多,味道鲜,每样三筷子足以让他吃得开心了。

  不过今天这桌江南菜注定是吃不好了,因为没用到两筷子,就看到吴书来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延禧宫的奴才求见。”

  乾隆闻言看了十二一眼,放下筷子,漱口后道:“传进来。”

  十二听到这,也知道这顿午膳是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又旁边奴才伺候着净手漱口,不过面上也不见高兴或者不高兴,担忧或者幸灾乐祸,仿佛延禧宫里面的人,于他每样半点干系。

  “奴才给皇上请安…给十二阿哥请安,”延禧宫的太监没有想到十二阿哥也在,微微愣神后才跪在地上,“皇上,太医们说娘娘中了毒,现在娘娘还昏迷着,皇后娘娘,纯贵妃娘娘都担心会影响娘娘腹中的龙种,请皇上您定夺。”

  乾隆闻言,眉头紧皱,怎么会中毒,他站起身,“摆驾延禧宫。”走了两步,见十二还站在膳桌旁,便道,“十二与朕一道去吧。”

  “是,皇阿玛,”永璂也不推辞,他也想知道,这其中是怎么一回事。

  一行人赶到延禧宫时,令妃还没有醒来,皇后,纯贵妃,庆妃,皆在场,见到乾隆到来,纷纷请安。

  “令妃怎么样了?”乾隆在上首坐下,十二想了想,并没有跟到他身边站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跪在屋子中央的几个太医。

  “回皇上,所幸令妃娘娘中毒不深,再等一个时辰便能醒来,”王太医年长,只有代其他几位太医出来说话。

  “此药对令妃腹中胎儿可有影响?”皇后作为后宫之主,自然应该关心龙种,所以她此时倒也大大方方问了。

  “回皇后娘娘,令妃娘娘中毒轻微,应该不会对胎儿有太大影响。”王太医把话说得委婉,想来自己也是不确定的。

  皇后看眼乾隆,发现他面无表情,也不知是怒是悲,只好说了句尽兴诊治,便不再开口,更何况令妃这个毒中得蹊跷,她不想蹚这趟浑水。

  “令妃身边伺候的是哪些?”乾隆挥了挥手,让太医退了下去,也叫较为年轻的庆妃回了宫,屋子里只剩下延禧宫一些近身伺候令妃的宫女太监,还有皇后,纯贵妃和十二。

  四个宫女,四个太监跪在乾隆面前,面上忐忑不安。

  “你们都是令妃身边伺候的老人?”乾隆扫了八人一眼,语气仍旧是说不出的冷静。

  “回皇上,奴婢叫冬雪,与小东子,小成子,二斤子,与腊梅,荷叶很早便跟在娘娘身边伺候了,小明子原本是在十二阿哥身边伺候的,去年被十二阿哥责罚后,撵了出去,娘娘见他可怜,便留在了延禧宫里,秋雁原本是庆妃娘娘身边伺候的,后来才调到延禧宫来伺候的。”

  皇后一听这话,脸色不好看了,庆妃现在是她的人,而这个叫冬雪的丫头一下子把怀疑的引子往永璂与庆妃身上引,这算什么意思。

  乾隆听了冬雪这话,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十二,“十二,你认识这个叫小明子的奴才吗?”

  十二心知这恐怕是令妃的苦肉计,但是这种苦肉计往往让人沾上了就揭不了,即便揭下也要掉一层皮,他听乾隆开口问,抬头朝乾隆看去,却没有看到乾隆对自己有半点怀疑的意思,这让他有些惊讶了,毕竟令妃腹中有子,加之令妃受宠,待孩子生下后,必然是水涨船高,自己想要动令妃的手脚,不也是有可能?可是,这个帝王却冰没有怀疑他做信任虽然让他不解,但是却又觉得心头对这种信任很喜欢。

  “回皇阿玛,儿臣以前身边的奴才去年儿臣病愈后,几乎打发走了一半,剩下的都是皇额娘自儿臣小时便安排在儿臣身边的人,这个奴才儿臣瞧着眼生,想必这奴才就算是儿臣住处的人,也应该只是也粗使奴才,不容传儿臣身边的老人问问。”

  “这样也好,吴书来,去传在十二阿哥身边伺候的人。”乾隆眯眼看着瑟瑟发抖的小明子与秋雁,想起娇柔美丽的令妃,端起茶杯解开茶盖吹了吹水面的茶叶,这茶叶似乎是自己前些日子赏赐下来的?轻啜一口,可惜泡的方式不对,白白浪费了这珍贵的茶叶,“去把庆妃也传来。”

  庆妃刚回到自己宫里,就听到皇上传召自己,心里便知道不妙,令妃有什么样的手段,她很明白,不说她,就连皇后与纯贵妃,还有以前颇受宠的嘉妃都在她手上栽过跟头,这次令妃不会借下毒之事,拖她下水吧?

  苦肉计?不对,按理说,令妃不会狠到在这个时候玩苦肉计,好歹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保命符,不会这么想不开,那孩子来做赌注,那么下毒的人是谁呢?

  再度回到延禧宫,庆妃见三个太监,一个宫女跪在地上,她一眼便认出,其中两个太监是十二阿哥身边伺候的奴才,而那个宫女,是因为手脚不干净被她从宫里撵出来的,后来在延禧宫里伺候…想到这,庆妃背后出了一阵冷汗,令妃想要算计什么?

  “皇上,小明子原本的确是十二阿哥院子里的一个粗使太监,可是这个奴才却趁着十二生病之时,偷偷溜进屋子里偷东西,被奴才与宫女海珠抓住,十二阿哥心善,留了他一条贱民,只是把他赶去浣衣局了,其他的奴才并不清楚,不过他偷窃之事,奴才们都是知道的。”小安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老老实实的把事情说了出来,潜意识里觉得还是要把这个奴才撇开才好。

  “这么个目无主子的奴才还留着做什么?”乾隆把茶杯往桌上一搁,发出啪嗒一声响,让柜子其他几个奴才吓得一抖。

  纯贵妃低着头,看着那个叫小明子的太监,知道此人是活不过今日了。不管这招是令妃的苦肉计,又或者是借刀杀人,这一招都没用了,因为令妃低估了十二阿哥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同时也高估了万岁爷对她的宠爱。

  她不受宠,而且出生也不高,混到贵妃这个位置,又怎么不了解皇上的心思?皇上是男人,所以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看她们为了他争宠,但是皇上是不会允许后宫的女人把心思算计到他的子嗣身上,更何况这个儿子还是他现在最看重的儿子。

  十二阿哥有这么傻,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去害令妃腹中的孩子?若是十二阿哥的脑子这般没用,皇上又何至于如初看重于他?

  令妃这个女人,永远只能是小处聪明,却忘了皇上除了是男人外,还是大清的皇帝。皇帝永远以大局为重,别说今天这毒与十二阿哥无关,就说今天的毒与十二阿哥有关,只要皇上一句话,那也变作无关。因为十二阿哥是前朝臣子们拥立的皇子,是出生尊贵的嫡子,是一个有才能的皇子,令妃这个赌,注定是输了。

  “来人,把这个狗奴才拖下去,杖毙。”乾隆强飘飘的开口,“令妃饮食不善,造成身体不适,叫太医尽心诊治,在孩子出生前,免了令妃的请安礼,撤下令妃绿头牌,让令妃安心养身;宫女秋雁侍主不力,贬至辛者库。”

  纯贵妃听到这几个命令,心中冷笑,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对于一个帝王来说,他可以有无数美人,无数宠爱的嫔妃,而诚心如意的儿子远远比一个宠爱的嫔妃重要的多。宠妃宠妃,只有宠,没有爱,又算得了什么?

  庆妃自进来后,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解释,情况便急转直下,变成了这个样子,她掩饰住心中的震惊,但是却又忍不住朝站在一边的十二阿哥看去,这一眼,却让她恍然大悟,只叹息一声,难怪皇上看重十二阿哥。

  因为即便是眼下这个情况,十二阿哥脸上也没有焦急或者轻松的表情,他刚才到延禧宫时是什么表情,现在仍旧是什么表情,这番岿然不动的表现,还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仪。

  令妃此番算计十二阿哥不成,反倒给自己惹了一声骚,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不过皇后与十二阿哥这里,令妃只怕是得罪了。

  得罪十二阿哥啊…

  “皇阿玛,儿臣觉得,令妃娘娘既然身体出了问题,还是免了闲杂人等到延禧宫探望教好,若是让令妃娘娘身体再次染恙,对令妃娘娘还有腹中胎儿恐怕都不好,”十二不知道此事是不是令妃的苦肉计,但是若不是,还是免了其他人进延禧宫比较好,虽说他这个女人与皇后立场不同,但是至少她腹中的胎儿是无辜的。

  纯贵妃与庆妃听了这话后,心下却皆是想到,果然得罪十二阿哥便是自找苦吃,这令妃这下子不仅不能出门,连别人的探望也省了,这不等于是变相的软禁,一个女人好几个月不出现在帝王的面前,那不是明摆着失宠?

  “十二所言有理,就这么办吧,”乾隆点了点头,转而对皇后道:“皇后,宫外若是有人递牌子求见令妃,就打回去吧,令妃需要好好的静养。”

  “是,皇上。”皇后应了后,心下想自己儿子这一招好,断了令妃宫里宫外的消息,这不是成心让令妃成睁眼瞎子?

  十二自然不知道自己这番好意在别人眼中变了样,他看着屋外的阳光,只觉得腹中有些饥饿。

  等下到乾清宫让吴公公派人给自己做一碗珍珠粥填填肚子吧。

  嗯,好像皇阿玛也没有吃多少,要不…两碗?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送上,大家晚安~=3=

  十二表示,他是一个以德报怨宽宏大量的修真者 =。=

正文 不平衡了

  宫里没有令妃中毒的消息传出,唯一传出的消息只有令妃饮食不当,造成身体不适。但是后宫里的嫔妃们都知道,令妃栽了个大跟头,而且这个跟头还是自己挖的坑,自己栽进去的。

  三阿哥进宫时,已经是事后的第二天,他给纯贵妃请安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永璋,你与十二阿哥走得极近,而十二阿哥也信任你,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吗?”纯贵妃翻着手里的一卷佛经,“做不了最尊贵的人,也要做最尊贵之人信任的人,这样才能获得更多意想不到的机会。”

  永璋看着地毯上的一道花纹,埋头道,“是,额娘。”

  “我知道你心里不赞同额娘的话,”纯贵妃把视线从佛经上移开,看着永璋严肃的开口,“可是,永璋,我要你记着,他不仅仅是你的十二弟,他还是皇后的儿子,是皇上最看重的儿子,也是一个不简单的皇子,你知道令妃是怎么被软禁的么?”

  永璋抬头看向纯贵妃。

  纯贵妃放下手里的佛经,轻笑出声,不知道是在笑令妃,又或者是在笑自己,“令妃,这两年也算受宠不是,可是她的算计才刚刚开始,便被皇上把话头堵了回去,而十二阿哥仅仅两句话,便让令妃断了宫里宫外的联系,你知道这代表什么?”

  永璋听后不语,原来皇阿玛对十二弟已经如此看重了吗?这样,也好。

  “你性子清冷,不爱争斗,如今其他皇子即便是相争也争不了,这会儿令妃那里只怕是气得要吐血,可也只能那样了。”纯贵妃冷笑,“不过,令妃这次孩子没有掉,也真算是运气。”

  “额娘?!”永璋听到这话,面色顿变,只是再次看向纯贵妃时,她已经再次看起佛经来。

  永璋知道额娘不会再说什么,只好起身,“永璋告退。”

  出了纯贵妃的住处,永璋才觉得身上的凉意去了不少。他听说这事后,以为是令妃的苦肉计,但始终觉得令妃不会傻到拿肚子里的孩子做赌注,他现在才明白,毒的确不是令妃自己下的,令妃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如果令妃中毒,孩子掉了,那么皇后与十二阿哥是最可疑的人选,若是令妃的孩子没掉,那么就有两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