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7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7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80 热度:2
了。

  想到这,有些不舍的放下手中把玩的棋子,永璂起身想要跪安,哪知对方比自己率先开口了。

  “把棋谱记下,放到乾清宫去,等下朕与十二阿哥继续下,”乾隆怎会没有看出永璂眼中的不舍,难得见到这孩子对哪样东西有如此大的兴趣,他又怎舍得扫他兴致?

  “永璂,坐了这么久,这会儿陪皇阿玛走走可行?”乾隆不自觉带上的询问口吻让在场几位宫女太监都忍不住抖了抖眼皮,暗叹十二阿哥的受宠。

  “是,皇阿玛,”永璂倒是没有知觉,落后乾隆半步走出亭子,微微仰头看着红彤彤的天际,时已经近傍晚了。

  乾隆见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回头一看,永璂正仰头看着天际,白皙的脸庞被夕阳印得微红,就像是上了一层胭脂,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惊觉自己在想什么,乾隆眉梢微微皱了一下,收回视线抬头去看天空,没有被夕阳染红的地方瓦蓝瓦蓝的,飘着两朵白白的云,漂亮而又澄澈。

  “皇阿玛?!”

  “走吧,”乾隆看了眼永璂,伸手揽住他的肩,让二人并肩前行,“御花园里的花开得正好,朕整日里忙着处理政事,倒是没有好好看一看。”

  “皇阿玛应该学着劳逸结合,”永璂看着院子里的三色堇月季之类的花,倒也没有诗兴大发这种东西出现,对于他来说,花就是花,没什么特别。

  “永璂平日里要去上书房,要跟着阿桂兆惠等人学习,还要到朕这来学习处理政事,吃得消吗?”乾隆揽着永璂的肩,才觉得这孩子有些瘦,仿佛永璂的肩膀就会被自己捏碎般。

  永璂有些不习惯这种亲昵,不自在的扭了扭肩,“还好,阿桂与兆惠大人教得挺有意思,纪师傅学识也很渊博。”

  “做帝王的人,呆在这小小园子里却要处理天下的事情,处理得好,那是帝王的本分,处理不好便是一个昏君,待得久了,听的奉承越多,被蒙蔽的就越多,到了最后明明已经是万人唾骂的昏君,也许还自以为是千古明君,”乾隆叹了一口气,“永璂,你帮皇阿玛看着这个天下,别让朕也有那么一天。”

  永璂视线落在一朵半开的月季上,半晌后慢慢的开口:“好。”

  他不去猜想这其中是试探还是别的什么,他只是来这里体味生活,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而已。

正文 救驾

  时至春末夏初,永璂照例在午时前后到乾清宫里去学习处理政事,顺便蹭上一顿御膳,不过经过他十多天前的建议,御膳的由原本的几十道菜改为十几道,后宫中从皇后到嫔妃,膳食的用量都削减了一番,按永璂的话来说就是吃不了也是浪费,不如省些银子填充国库,宫里有些菜式,一盘便能抵上老百姓好几个月甚至一年的生活。

  十多道菜也是够了的,只是御膳中原本一道菜只用三筷子这个规矩便可有可无了,乾隆倒是觉得这些规矩废掉也不丢祖宗的脸,前有官员赞自己英明,后有儿子对自己的温和笑脸,乾隆突然觉得,十几道菜都是浪费,三菜一汤那也是够的,不过皇家的面子还是要顾的,十多道菜摆着,也是很不错的。

  这日天气正好,不冷不热,父子二人提前用了膳食,乾隆开口道,“永璂,好些日子没有出过宫了吧,今日陪朕出去走走。”

  永璂放下手中的书,点了点头,宫外的确很有意思。

  见他答应了,乾隆便带着他进了内殿,父子二人换□上代表身份的衣服,穿上普通的华服,带着几个侍卫和一些暗卫出了宫。

  当日时值当市,街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片繁华的景象,乾隆看着心情大好,更是有整顿八旗之心。

  永璂倒没有想太过,他趁着闹市,在乾隆眼皮子下买了一碗豌豆黄端在手上边走边吃。

  旁边几个人高马大的侍卫怕行人撞到十二阿哥,败坏他吃东西的兴致,便把万岁爷与十二阿哥围在中间,他们在四周小心翼翼的排开人群。不过他们哥几个倒是佩服十二阿哥的胆量,和万岁爷走在一起,居然还吃得大模大样,全然不怕万岁爷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哪个皇子敢如他这般?

  “永璂,那边还有肉馅饼,要不要尝尝?”乾隆见十二难得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便指着不远处一个摊子笑着道,“阿玛以前吃过那种饼,味道很好。”

  “真的?”十二怀疑的看了眼在灰扑扑的炉灶里烤出来的东西,再怀疑的瞟了眼乾隆,然后认真的道,“我们一人一半。”若是不好吃,那也有人一起受罪。

  “行,一人一半,”乾隆手一扬,跟在他身后的吴书来颠颠的跑去买肉馅饼,一边买肉馅饼还一边想,十二阿哥与万岁爷近来越来越亲昵了,还真有些像民间父子间的父子情深。不过也幸得受宠的皇子是十二阿哥,若是别的皇子,不知道宫里又会成什么模样,这恃宠而骄很多人都不喜,可是很多在在受宠时,总是忍不住便骄傲起来。

  想到这,吴书来摇了摇头,他从没见过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不过十三岁的年龄,竟是如此宠辱不惊,难怪万岁爷敢这般放心的宠爱。

  捧着切成两半还热乎乎的肉馅饼,吴书来递给一大一小两位主子,就看到十二阿哥犹豫的咬了一口嚼啊嚼,然后又再咬了一口,看脸色应该很满意。

  “如何,阿玛说的可有错?”乾隆掏出手帕,擦了擦十二嘴角的油渍,“小心些,这馅儿里有腊肉,还有一些酱料和菜,别滴在身上了。”

  “唔!”馅儿有些烫,十二吸了好几口气才咽下去,然后便是笑弯了一双眼睛,扬了扬下巴任由乾隆替他擦嘴角,“阿玛,这个果然好吃,等下我们回去的时候,再买一个。”

  “好,”把帕子塞回袖子里,乾隆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果然自家儿子笑起来也是最好看的。对于老子来说,儿子永远都是自家的好。

  父子两人边走边了解市面上各种东西的价格,再从老百姓口中打听对现下的物品价格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这么大半天逛下来,了解得七七八八后,天色也不早了。

  一行人正准备回宫,哪知街角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大街上闹事,乾隆微微皱眉,便带着人往人群密集处走去。

  走近一看,人群中间站着三个对十二来说不是太陌生的人,那个什么异姓王家的长子,叫做皓什么玩意儿来着,另外一个干瘦一些,年纪不大,和那个叫多隆的贝子站在一起,很显然这三个人正在吵架,旁边还站着一个哭哭啼啼的白衣姑娘,好像是那个叫什么霜的歌女。

  三人间的争吵很激烈,多隆嘲笑对方没了爵位,皓祯说对方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多隆再用言语对皓祯与歌女进行嘲讽,皓祯直接开始用上拳脚。

  这一次多隆没有叫家丁动手,而是叫家丁拦着皓祯,不要他冲过来,显然并不想打起来。在旁边看热闹的十二想,看来这位多隆贝子是知道皇阿玛可能要整顿八旗的事情,所以行事作风收敛了不少。

  不过,这个异姓王家的孩子就不够聪明了,十二侧头看着乾隆脸色越来越难看,埋头咔嚓一声,咬了一颗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很不错。

  乾隆越听越不像话,在听到皓祯说“你们皇室之人就知道欺男霸女时”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在做什么,在闹市上动手动脚,伤到老百姓又该如何,硕亲王府的人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乾隆一声怒吼,直接让动手的皓祯停下动作来,接着他做了一个让乾隆气得咬牙的举动。

  “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皓祯见到皇帝,吓得一抖,退一哆嗦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让闹市上的老百姓跟着齐齐跪了一地。

  跟着乾隆一起出来的侍卫顿时紧张了起来,这个富察皓祯脑子是出了毛病么,这闹市上谁知有些什么人,他就这么说出万岁爷的身份,不是让万岁爷陷于危险之中么?

  “硕亲王之子富察皓祯,游手好闲不思进取,闹市伤人,押入宗人府,稍后发落!”正愁找不到八旗子弟开刀,这个富察皓祯此举正好,乾隆阴沉着脸,没想到这个富察皓祯竟是混账到这个地步。见十二还跟着自己身边,怕出乱子,便带着十二急急的离开,根本懒得听富察皓祯的咆哮。

  “皇上,冤枉啊,皇…唔…”一个侍卫快速堵上他的嘴,再狠狠踢了一脚,硕亲王府养出的人是个什么脑子,万岁爷的身份是能在这闹市说出来的吗?恐怕今日过后,硕亲王府也不会好过了。

  因为赶得急,十二也没法再啃糖葫芦,便顺手把它扔掉,至于肉馅饼他也不准备要了,这会儿早早回宫才是正事,至于一个小小的肉馅饼算什么。

  他没有提,乾隆在路过馅饼摊子时,却停下脚步,“吴书来,去买两个肉馅饼。”

  “阿玛,不要了,”十二没有想到这个帝王竟对他好到了这个地步,忍不住拉了拉乾隆的袖子,“下次儿子再和阿玛一起出来买便是,我们现在回宫吧。”

  乾隆笑着弯腰拍了拍十二的肩,“没事,不过是…”

  “皇帝老儿,拿命来!”只见旁边一个担着挑子的中年男人突然从挑子里拔出一把大刀向这边砍来,随后四周又冒出二十多个扮作普通老百姓的杀手出来。

  十二此时所想的只有一句话,该死的富察皓祯!

  暗卫加上侍卫也不过十余人,这些江湖草莽看似貌不惊人,武功路数却是极好,竟渐渐的逼近了乾隆与十二的身。

  乾隆一手护着十二,一手以扇做武器,实在有些勉强。旁边因为惊慌四处窜逃的老百姓,更是让场面变得一团乱。

  “滚开!”眼见一支冷箭射来,十二想也不想的用手拦开,直到手腕一凉,他才想起,自己这个身子是凡人身,不是自己的真身,不过好在箭没有射到乾隆,当下他也不看重这点小伤,急急对乾隆道,“阿玛,你小心便好,儿臣会照顾好自己。”说完,又一脚踹飞一个扑上来的人。

  乾隆哪里能放心,身后便要把十二拉回怀抱,哪知一把刀砍过,阻了他伸出去的手,他只好闪身躲过这一刀,堪堪与这人斗起来。

  “阿玛!”他一时大意,眼见刀要砍到自己右臂,旁边多了一只白嫩的手臂,一掌拍开这把刀,只是收势之时,刀划过了他的手背。

  “永璂!”乾隆又急又气,脚下发狠,一脚把眼前之人踹开,转头看永璂,见他神色如常,面上并无痛色,以为是自己刚才看错了,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永璂自己倒是觉得右臂与手背都疼得厉害,只是此时却万不能让乾隆出事的,乾隆丧生此处,大清恐怕会一片大乱。

  他现在倒是有些着急了,若现在他用的是自己真身,这些人也不过是他一个挥手的事情,哪会如现在这个没服用过灵药的身体,虽然比一般人要好上许多,但是这身体调理时间不长,还不到以一敌百的地步。

  左右他这身体死了,对他来说,也是无碍的,这个帝王却不能在现在出事,若是真出了事,不知又有多少黎民百姓遭罪?

  又是一支冷箭朝乾隆飞去,十二眼见无法,伸出手臂去挡,被冷箭穿透左掌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他倒吸一口凉气,却不敢痛呼出声,就怕乾隆分心。

  恰在此时,阿桂带了士兵前来救驾,十二见到阿桂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会出大乱子了。

  “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阿桂翻身下马,眼见乱党四散逃开,便叫手下之人去追,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