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8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8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295 热度:2
己跪在乾隆面前请罪。

  “阿桂快起,此时与你无干,你救驾有功,朕该赏,又何来罚?”乾隆笑着转身去看十二,只是这一眼让他面上笑意皆无,眼中满是寒气,就连跪在地上的阿桂也能感觉到万岁爷的怒意。

  他不禁抬头朝十二阿哥看去,顿时面色大变。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亲妈T.T,重复一百遍 。

  我一直想写这个狗血情节,今天终于实现了,哈哈。

  要把感情升华,总是需要引子的,远目···

正文 明心

  永璂原本站在乾隆的身后,谁知乾隆一个转身,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他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乾隆的脸色变得惨白。

  “永璂…”乾隆声音发抖,手伸了出去,又缩了回来,似乎是害怕伤到他一般。

  十二只当是身上多了两个洞,增了两道伤口,倒不觉得有多可怕,就是疼了点,不过他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眼中,那就是十分的骇人了。右臂的衣袖被刀划破,伤口不停流着血,右手被血染得通红,根本看不到一丝皮肤原本的颜色,左手手掌擦着一支箭,箭头已经穿透手掌,啪嗒啪嗒往下滴着血。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一支箭插在后背上,也不知有没有伤到心肺。

  “皇上,这里离和亲王府最近,”吴书来哆哆嗦嗦的开口,万岁爷的脸色实在太过骇人,让他不敢多说话。

  乾隆沉声道:“传太医到和亲王府。”

  箭从十二后背已经穿透胸口,现在又不适合拔出箭来,所以不能把人平放着,只好叫人抬来轿子。乾隆扶着十二上轿,又让人侧坐在自己膝盖上后,才惊觉自己手抖得厉害。

  面无表情的他,脑子里早乱作一团,他扶着十二肩头的手在发着抖,脖子如同僵硬了般,不敢埋头去看永璂胸口上插着的箭羽以及原本白皙的手掌中间,那支散发寒光的冷箭。

  坐在乾隆膝盖上的十二觉得屁股下的腿在不停的发着抖,肩头上的手也抖得厉害,难道是皇阿玛受惊了?

  早知道做皇子也有这么多的危险,他就该多把这个身体改造一些,就算有可能让人怀疑,也比这么憋屈的“死掉”好。这么一想,决定等下子进入意识空间休整,疼痛感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进入空间前,他决定还是安慰一下这位受惊的帝王,于是他吃力的抬头,这个动作引得胸口疼得更加厉害,“皇阿玛别怕,已经没事了。”视线有点模糊,永璂心里暗叫糟糕,失血太多了。自己若是还要坚持用这个身体的话,现在必须要马上进入意识空间了。

  乾隆听到这句话后,蓦地低头,正好看到这孩子吃力的对自己微笑,他想给这个孩子回个笑容,可是嘴角还没扯开,被自己揽着的人便闭上了眼睛。

  “永璂…”乾隆笑容僵住,轻声叫十二的名字,闭上眼睛的人没有回应。

  “永璂!”惊慌的伸出手指探到十二的鼻息间,微弱的呼吸几乎快要停止,他咬了咬牙,却勉强稳下心神,“永璂,别睡。”

  怀中的人,仍旧没有回应。

  心里堵得难受,这种难过他从来没有体会过,就像是心口被硬生生的隔开,寒风灌了进去,凉得发疼,疼得发冷。

  “皇阿玛不怕,永璂也会没事的,”膝盖上有温热的液体渗透布料,打湿他腿上的皮肤,乾隆低下头去,只看到自己膝盖已经被血染红,而轿子的地板上,鲜血已经汇流成一道刺眼的红色溪流。

  只这么一眼,让乾隆仿佛是穿着单衣陷入寒冬腊月,冷得连气也喘不过来。

  这个孩子刚才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这些冷箭是冲着他来的,不是这个孩子!

  明明这么疼,还要笑着说“皇阿玛别怕,没事了”?

  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把一个个聪慧的孩子收回去?!

  他勤政严明,一心为民,为何老天还这般待他?永璂聪慧善良,心系百姓,又做错了什么?!

  永璂,你答应过皇阿玛,要看着皇阿玛治理这天下,你若是活着,皇阿玛便时时牢记着天下百姓,不做半点伤民之事。

  你若是…这老天既对我不公,我又何必对别人公道?!

  “皇上,和亲王府到了。”吴书来掀开轿帘,一不小心,看到了万岁爷微红的眼眶,他一愣,垂下头不敢再多看。

  乾隆不记得怎么进的府,不记得旁边人说了什么,就听到一阵吵吵嚷嚷,视线一直落在面色惨白的永璂身上。

  “皇上,太医到了。”

  “皇上…”

  “皇上…”

  “皇上,十二阿哥失血太多,臣等若是拔箭,实在凶险。”

  天色已黑,乾隆站在屋内,看着床上被太医围着的十二,表情木然,听到太医此言,幽深的双眼才缓缓移向太医,“若是暂时不拔呢?”

  “皇上,箭,必须拔!”太医跪在地上,“臣得无能。”太医又怎么不知道十二阿哥在万岁爷心中的地位,只是此番十二阿哥已经是凶多吉少,他们这些太医此次只怕也不会好过了。

  “不拔要死,拔了,也可能死?”乾隆声音轻飘飘的,就像是喟叹一般,突然,他弯腰拎着太医的衣襟,“你知不知道他是朕的儿子,是朕看中的储君!是大清未来的帝王!你一句无能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皇上,您冷静一点,”吴书来见满屋子的太医抖抖索索的跪在地上,只好出声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治好十二阿哥的伤啊!”

  “四哥,十二不能拖了,你冷静些,”本性吊儿郎当的和亲王听到乾隆说十二是大清未来的帝王时,面色就变了,上前去拉乾隆,“四哥,现在最重要的是十二,您此时可不能乱。”

  乾隆松开太医,深吸了一口气,扭开头闭上眼,“拔箭!”

  “可是皇上…”

  “朕说拔箭!”乾隆眼眶一句泛了红,他转身走出内室,在外室的窗口处站定,推开窗后,天际一道闪电划过。

  要下雨了?

  一声惊雷响起,他的眼睑动了动,缓步走出屋子,站在屋檐下,狂风吹动染着血的衣摆,抬头看着黝黑的天际,从没有眨一下的眼睛,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老天,究竟要怎么对待他的孩子!

  “四哥,”和亲王跟着走了出来,天啪嗒啪嗒的下起豆大的雨,“下雨了,进屋里去吧。”

  “弘昼,那孩子一直护在朕的身后,如果不是这样,他又怎么会…”乾隆喉头酸涩,哽着难受,再也说不出话来。

  “四哥,请您保重龙体,十二阿哥这般护着你,也是希望您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弘昼看着乾隆的背影,他从未见过四哥这个样子,端慧太子夭折时四哥没有这般,就连孝贤皇后仙逝后,四哥也没有这般。十二这个孩子,是真的入了四哥的眼,入了四哥的心。

  “那孩子刚才在轿子里还在对朕笑,”乾隆伸手捂着眼睛,雨滴落在手背,有些凉,“他说…皇阿玛别怕,没事了。”

  “十二阿哥会没事的,”弘昼听到这话,心里难受得厉害,他并没有与十二阿哥这个孩子有多少相处,只是去年突然听闻四哥对那孩子大加宠爱。他本对朝堂上的事情不太关心,也就没往心里去,不曾想四哥与十二阿哥已经有这么深厚的父子情。

  他抬头朝四哥看去,只看到这个天下最尊贵的男人用手捂着眼睛,哭的狼狈至极。撇开头不忍再看,又是一道惊雷响起,雨哗哗的下得更大了。

  意识空间中有山有水,有竹楼,有灵草,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恍如仙境。

  他在温泉里睁开漂亮的眼睛,乌黑如墨般的发丝往后一甩,便沾在了后背的腰间,端得是一身出尘,风姿无人能及。他的本相就如一枚无瑕美玉,只是对于修真者来说,容貌不过是腰间的配饰,衣服上的花纹,不过是装饰而已,可有可无。

  翻手掌中多了一枚金色药丸,在水面一拂,画面上出现的正是躺在床上身体,他看了眼指尖的药丸,指头一弹,药丸便掉进那幻境之中,最后掉进了那床上之人的嘴里。

  他正准备关上幻境之时,床边走近一个人影,他微微一愣,随即淡笑开,“这位人间帝王倒是不错,也不枉我为救他疼了一场。”眯眼算了算时辰,他眉梢微微一动,身影转瞬消失在池中。

  永璂已经昏睡了三日,日日只能用人参汤吊着,乾隆放心不下,只好把人弄到乾清宫里养着,折子全部交给军机处的人打理,每日下朝后,就在十二的床边坐着。前朝上无人敢多议,也没有谁在此时找他的麻烦。

  他白日里上朝时,希望下朝后就能听到那个孩子醒来的消息,夜里睡觉梦到那孩子叫自己阿玛,睁开眼睛才发现,那不过是一个梦。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日日只挂念一个人,甚至连后宫的女人也不想去看,皇后哭了,闹了,他听着,任她闹,心却还在这个孩子身上。

  床上的人不过昏睡三日,已经瘦得厉害,脸色惨白得让他不安。下了朝后,照旧先到偏殿里看躺在床上的孩子,人,还是没有醒。

  在床沿上坐下,乾隆看着十二的脸,苍白的脸色,粉白的唇,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抚着那有些干涸的唇,蓦地低低笑开,笑声里却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笑得哑了嗓子,失了声音,把头抵在床上之人的额际上,喃喃出声:“朕的永璂…”

  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看重这个孩子,甚至一心一意的相信他,宠着他,培养着他,直到这个孩子昏迷前对自己露出那样一个笑意,他才明白,自己有了怎样的心思。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已经不知道了。

  是这孩子病愈后在上书房里对自己那淡漠的一眼?又或者在御花园里钓鱼时的恣意?或者新年里候在寒风中只为了给自己请安?再或者在一日日的相处中?

  或许皆有之,只是他从未想过,也不敢去想。

  他只等这孩子醒来,因为已经没有什么比生死相隔更可怕了。
再次回到皇十二子的身体里时,他只有一个感觉,疼,全身都疼,前胸疼,后背疼,手臂疼,手背也疼,没有受伤的脚也酸疼得厉害。

  睁开眼的前一刻,他突然想到,自己怎么光扔了一颗修整身体的金丹到这个身体里,忘记扔减轻痛觉的药了?为了不引起人怀疑,他可是让伤口以比照正常的速度愈合,虽然内里已经改造了,可是外面的伤口还是伤口,该流血流血,想到这,他觉得自己应该再回去拿了药丸子再回来。

  “十二阿哥醒了吗?”乾隆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然后便是脚步声,在十二还没觉得是暂时离开还是睁开眼时,脸上触到了一条温热的毛巾。

  “皇上,奴才瞧着十二阿哥今儿的气色好多了,”吴书来走到乾隆身边,小心翼翼道,“皇上,您今日还没有用早膳,龙体要紧啊。”

  “朕不饿,”乾隆掀开十二身上的被子,怕把十二左臂上的伤口弄裂开,小心的把十二左手摊在自己掌心,用毛巾细细的擦拭,一根一根的指头,就连指甲缝也不放过,“十二这孩子爱干净,他现在一身的伤,又不能沾水,不知道醒来后会别扭成什么样呢?”

  还不能洗澡?永璂听到这里,想也不想的就要离开这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