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29
《永璂记》

分节阅读_29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50 热度:4
体。

  “咳咳,”乾隆把毛巾递给吴书来,叹了一口气,“永璂,你快些醒过来,待你醒来,朕便立你为皇太子,让你真正的掌管这大清的江山……咳…咳”他以为只要不立着孩子为太子,老天就不会让厄运将于十二身上,可是老天仍旧不长眼。

  既然如此,不若给十二应有的荣耀,他端看这老天,是不是注定要亡他大清。若是老天连这个一心为民的孩子都不放过,又算得了什么天?!

  天子,天子,上天之子,难道他就不能留住一个大清未来的天子?!

  吴书来先是被乾隆这话惊住,但是见乾隆不停咳嗽便道,“万岁爷,您今日还没有用药。”十二阿哥受伤的那天晚上过后,万岁爷就病了,这几日忧心十二阿哥的伤势,也没有好好养病,今日咳得更加厉害了。只怕没等十二阿哥醒过来,万岁爷就要先倒下了。

  想要离开的十二听到这段话后,顿时觉得走了吧,这个帝王不知道还要怎么折腾,不走吧,疼的滋味儿也不怎么好受。

  “朕没事,这孩子还没有醒过来,朕总是放心不下,”乾隆把十二身上的被角压好,“西藏土司还有半月到京,拟旨由三阿哥与四阿哥负责此事。午时后传礼部尚书,工部尚书到御书房。”

  “嗻,”吴书来无声的叹口气,只盼着床上的十二阿哥能早早的醒来,其他的什么也不敢说不敢做。

  十二觉得,好歹对方一心挂念着自己,自己就这么走了,要是这位自己辛辛苦苦保下的帝王病死了,他不是白忙活一场,罢了罢了。

  “万岁爷,十二阿哥的好像醒了?”吴书来朝床上看了好几眼,十二阿哥的眼皮子好像真的在动。

  乾隆忙看向床上的人,看到十二眼睫毛真的在微微的颤抖,他不由喜上眉梢,“传太医,快去传!”

  吴书来也放下心来,忙叫人宣太监,又让人去坤宁宫传话,方才回内殿看十二阿哥。

  “疼,”十二睁开眼后就后悔了,这睁开眼后比闭上眼还要疼,他当时受伤时也没觉得有这么疼,果然体会普通人的生活,是要付出代价的。

  乾隆听到儿子哼了一声疼后,就不说话了,忙俯下/身道,“永璂,你别动,太医等下就来。”

  永璂眨了眨眼,看着眼前面露喜色的男人,心里微微叹一口气,颇有年长者风范的开口,“皇阿玛,我没事了。”

  听到这句话,乾隆心底一颤,床上的人面色惨白,昏迷几日后瘦了不少,明明刚刚睁开眼时,还在说“疼”,现在却转而安慰起他来,懂事得让人心里难受。

  “醒过来就好,”乾隆微微侧过头,掩饰住眼中喜极的狼狈,只是这一个动作后,又猛烈的咳了起来,“咳咳”。

  从吴书来手中接过茶,压下咳嗽的感觉后,乾隆再转头看向十二,“你睡了三天了。”这孩子终于醒过来了,乾隆心里的喜悦犹如登上皇位时一样,但是看着永璂瘦成巴掌大的脸,他便又是喜又是心疼,“现在有些疼,过几日便好了,

  永璂面无表情的想,难道这不是常识么?这个帝王越来越傻了。

  “皇后娘娘到,纯贵妃到,庆妃到。”

  乾隆眉头微皱,看着自己的一干子嫔妃带着一堆宫女太监进来,但是眼见床上的十二把视线投向皇后,他便也没有发难。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后与庆妃看到十二醒来,那是实打实的高兴,皇后一向疼爱自己的孩子,自是不必说,而庆妃膝下无子,皇上对她的恩宠也一般,就算日后真能剩下一男半女,那也是无缘大宝的,她现下已向皇后投诚,日后十二阿哥登上帝位,对自己定是有好处的,这后宫中的女人,除了皇后最为十二担心外,恐怕庆妃也为十二念了不少佛。

  “起来吧,十二刚醒,不要太吵着他了,”乾隆转身拉拉被角,擦擦十二的额头,俨然一副慈父模样,看得一边的皇后心里一惊一惊的。十二常常到乾清宫里用御膳,又跟着皇上处理折子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她以为皇上看中的是十二的身份与才能,不过这次救驾事件倒是让她看明白了一些东西,万岁爷待十二是真的好。

  十二受重伤后,她夜不能寐,可是她是皇后,十二是为了救驾而受伤,所以她不能有抱怨,也不能慌乱,每日里看着宫里的女人明里来请安,暗里却是打探十二的事情,那话里话外,竟是恨不得十二去了一般,如今看到十二醒来,她踉跄两步,终是放下心来。

  “永璂,可有哪里觉得难受?”皇后走上去,取下手上的指甲套,小心的摸摸十二瘦下去的脸,眼眶微红,“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皇额娘,我没有事,”十二能够感受得到这个女人的心情,这种温暖的情感就是母爱吧,尽管这个女人可能不择手段,手沾鲜血,但是她对自己孩子的心却是柔软的。他不懂这种感情,但是却敬重这种属于母亲才会有的东西。

  见皇后红了眼眶,十二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以安慰对方的情绪,“皇额娘,我真的没事了,再等些日子,我就和以前一样了。”

  皇后点了点头,偏过头终是忍不住喜极而泣。

  十二一下子呆了,明明自己不劝的时候,对方还只是红个眼眶,怎么自己说了几句话,对方倒是哭了起来。

  “永璂,别着急,你皇额娘只是见到你醒过来,太高兴才哭的,不是难过,”乾隆注意到十二的情绪,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额头,语气柔和得让一边的纯贵妃微微变了脸色。

  “启禀皇上,太医们都在外殿候着了。”一个蓝袍太监走了进来,见到满屋子大大小小的主子,把脑袋埋得更低了。

  “叫他们都进来,”乾隆摆了摆手,继而对十二道,“你别害怕,只是把脉而已。”

  永璂默默无言,其实他一点也不害怕,真的。

  太医们进来后,由两个德高望重的太医给十二阿哥把脉,两人把脉过后,都齐齐松了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后,跪下道:“启禀皇上,十二阿哥脉象已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将养一段时日便大安了。”

  “哈哈,”乾隆阴郁了几日的心情终于放晴了,甚至是喜形于色,“朕的永璂自然是得上天庇佑,大难过后,必是后福,很好!”

  两太医听到这话,都知道,这次他们这几个太医的命总算是捡回来了。

  十二打了个哈欠,他需要睡觉,然后去空间找一颗去痛药来服下,虽然他是来经历人类生活的,但是有些不必要的体会还是能省就省吧。

  “永璂困了?”乾隆见十二打着哈欠,看了眼满屋子的人,然后对吴书来道,“你派两个机灵的奴才在屋里伺候着,其他人都随朕出去。”

  吴书来弯腰,垂头,“嗻。”万岁爷,您对十二阿哥已经宠到十二阿哥要睡觉,你就自觉挪地方的地步了?您是忘记自己是皇帝了吧?

  “皇阿玛!”

  在乾隆站起身准备乖乖走人时,听到十二叫他,又立马回过头去,“怎么了,永璂?”

  “刚才迷迷糊糊听吴公公说你没有用膳,而且还生病了,等下你要记得用膳,还要记得用药。”永璂心下感慨,只活了几十年的人类,还是太不懂事了些。

  “皇阿玛听永璂的。”乾隆心情大好,笑着出了偏殿。

  而听到这句话的皇后抽了抽嘴角,你一个皇帝,听儿子的,算什么事儿,会不会说话呢?!

  皇上今儿没事儿吧?

“纯妃,”一行人走至外殿,乾隆坐在上首,皇后坐在他的右手边,听到乾隆突然提到纯贵妃,莫名的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纯贵妃。【 ]

  “永瑢那孩子今年不小了吧,”乾隆接过吴书来奉上来的茶,揭开盖子轻轻刮过茶碗,似是想到什么,突然道,“慎郡王膝下无子,就让永瑢嗣于其下吧。”

  “皇上!”纯贵妃闻言顿时面色惨败,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乾隆,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她的孩子失去了继承的权利,甚至要过继给别人?!

  在场的皇后听了这话,心下一惊,随即便是欣喜,这样一来,永璂的对手又少了一个,不管怎么样,皇上此举对她来说,百利无一害,她只管在旁边坐着看戏便好。

  纯贵妃想大声的问,为什么嘉妃有三个孩子,皇上不过继出去,为什么好几个皇子偏偏要选中永瑢,她不服,也不甘心。她偏头,看到了皇后那副高高在上胜券在握的模样,心中更恨,凭什么好处都让十二阿哥一个人得了,就连这次伤成那样还不死?!

  乾隆见到纯妃眼中的不甘沉默不语,过继老六的原因不止是因为他的心思不小。当初他继位后,满朝上下因为皇阿玛的严苛而战战兢兢,他为了以后的发展,便免了某些皇叔的罪,甚至追封他们,一些年幼的叔伯自己更是大方的晋封,可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大方至此,而是让那些叔伯认为自己宽容仁和,让他的帝位更稳而已。

  如今他的皇权早已经巩固,但是放出去的爵位却不能落在别人的手中,由自己的儿子去顶替那些爵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明面上自己宽容大方的让这些叔伯们后继有人,暗里却收回了自己给出去的东西。

  作为帝王,给出去的东西不能明着收回来,但是不代表自己真的不再惦记那些东西。

  所以,过继一子到慎郡王膝下是个很好的选择。从去年他便一直在考虑此事,唯一没有确定的便是过继哪一个,只是纯妃暗里做的那些事,刚好让他下了一个决心而已。

  他是皇帝,再是阿玛,即便他对十二没有那种心思,十二也是他心中帝王之位最合适的人选,所以永瑢必须过继出去,也断了纯妃的念想。

  见乾隆沉默不语,纯贵妃心越来越沉,她起身跪在乾隆面前,“皇上,永瑢他是您的孩子啊。”

  看着纯贵妃跪在自己面前泪流不止,乾隆缓缓的搁下手里的茶杯,叹了一口气,“纯妃啊,朕也曾犹豫过,可是你应该知道,朕为什么在今天下定了决心!”

  纯妃听了这话,全身一软,瘫坐在地上,皇上知道了?!他都知道了?!是她自个儿害了永瑢…

  “皇上,臣妾…臣妾知错了,可是永瑢是无辜的,臣妾做的事情他并不知情,”纯贵妃抓着最后一丝希望,跪直身体,“皇上,臣妾真的知错了。【 ]”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本是存着看热闹心思的皇后与庆妃此时看到纯妃这个模样,心下也戚戚然,她们都是后宫的女人,看着对方这副模样,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若是自己有一天也落得如此地步,又有谁同情自己呢?

  今日看着她哭自己笑,可是谁又知道哪天是自己哭由着别人笑呢?

  “纯妃,君…无戏言。”乾隆看着这个在自己身边争斗了几十年的女人,揉了揉额际,“都退下去吧,朕乏了。”

  “臣妾,谢主隆恩,”纯妃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半天才站稳身子,她视线飘忽的看了眼皇后,才一步步的走出乾清宫大殿。

  皇后与庆妃跪安后,出了乾清宫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连她身后老资历的容嬷嬷,此时也不敢多说话。

  “纯贵妃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才会在皇上提出来后,变得那个样子?”皇后压低声音,眉头微皱,脑子里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可是又仿佛抓不住般。

  “皇上,您要不用些吃食,”吴书来见乾隆坐在案前不语,只好硬着胆子上前,“十二阿哥睡前还说要万岁爷您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