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30
《永璂记》

分节阅读_30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10 热度:2
早膳吃药呢。”

  听到这话,乾隆的心情勉强好了一些,挥了挥手,“行了,去备着吧,朕这个老子还要儿子管着了不成。”

  “嗻!”吴书来笑着退下,万岁爷您说这话时,别露出笑来,奴才倒也相信了,可您这明显是心情阴转晴嘛。

  几日后,乾隆在御花园里被自己的儿子堵住了,他挑了挑眼皮,看着自家温润的老三,又撇了撇戳在他旁边的十一,沉默不语。

  “皇阿玛,十二弟身体怎样了,”年幼的十一决定率先开口,“儿臣想要去探望十二弟,可是又不知道是否会打扰。”

  既然知道是打扰,你们二人蹲在御花园等朕做什么?乾隆面色不变,“你们十二弟身体还虚弱,等几日待他有了精神,你们再来探望。”

  “是,皇阿玛,”十一默默的退后一步。

  永璋知道这次是去不了乾清宫了,于是拿出之前备好的木盒,双手举高,“皇阿玛,这是儿臣找的一些奇闻异志,十二弟养病向来无聊,所以想把这些书给十二弟看着打发时日。”

  乾隆点了点头,“朕会转交的,”随即他身后的吴书来笑眯眯的接过永璋手中的盒子,“奴才替十二阿哥谢过循郡王了。”

  “吴公公客气了,”永璋温和一笑,似乎全然不觉吴书来替十二道歉代表什么,直到乾隆带着一众宫女太监离开,他脸上也不见半分其他的神情。

  “三哥,我听宫里的太医说,十二弟被送到五叔府上的时候,差点就死掉了,若不是福气重…”十一与十二亲近,虽有利用的意思在,但是这些时日的相处,也有了不少的感情,说到这事,仍旧心有余悸。

  “十二弟一身福气,不会有事的,”永璋脸上露出一丝笑,他伸手拍了拍十一的肩,“十一弟随意,我先回府了。”

  “三哥慢走,”十一看着永璋的背影,莫名觉得他这位三哥刚才的那个笑容里,带着某种说不出的东西存在。

  乾清宫里,十二坐在床上,接过吴书来双手奉上的书,随即便笑道,“果然是三哥,知道我喜欢看什么样的,原来书斋又出新的小传本了。”

  床边放着一雕花红木圆凳,乾隆经常坐在这个凳子上陪十二说话,今日也不例外,不过听到永璂这话时,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些不高兴的,不过面上却是不会表现出来,“你和你三哥倒是要好。”瞥了眼永璂的包着纱布的双手,他本是不想让永璂碰这些书的,可是看到永璂面上的喜悦,便说不出话来。

  永璂因为手有伤,翻书的动作格外别扭,说话也没有细想,“我和三哥交好也是去年的事儿,那时候三哥病重,我也没有谁管着,就和三哥来往多了些。”

  乾隆想到自己这些年对永璂的忽略,心里不是滋味了,抬眼瞧床上的人,已经埋着头看起书来,他有些泄气的坐在凳子上,既不走,也不说话。

  半柱香后,永璂抬头,发现乾隆还坐在床边,于是把放在被子上的盒子微微朝前推了推,“皇阿玛也要看,那你随便拿。”

  “你别动,身上的伤还没好呢,”乾隆见他手上还缠着绷带,还动来动去,忙道,“你再这样,这些书就等着你痊愈后再看。”至于那什么书,他就当没有听见了,不就一些不入流的小传本么,有什么可稀罕的?

  永璂的右手手臂只有一道伤口,而手背上的伤口更浅,这些日子抹了不少宫廷好药,加之他自己偷偷改造了一番,早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只是被太医一惊一乍的小心伺候着,他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早上用了多少早膳?”小心的把一个软软的垫子放在永璂身后,乾隆想起十二背后被一支箭穿透,动作就轻得不行,“要是饿了就叫奴才给你端东西来。”

  “嗯,”永璂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干果水果,开口道,“我想吃核桃。”

  于是,某皇阿玛自觉的起身,走到桌前端着一盘核桃仁回来,然后亲自伺候着自家儿子吃零食,表情还很满足。

  一旁的吴书来默默低头,他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见。

  永璂一边,一边自觉张嘴让人把东西喂到自己嘴巴里,虽然这位帝笨手笨脚了一点,不过对方既然是为了自己做事,他还是不要嫌弃比较好。

养病期间,永璂把修真之人的懒散、淡定、随遇而安表现得淋漓尽致。

  没事做?没关系,叫皇帝来陪着下棋,或者看小传本。

  当今皇帝喂他喝粥,饮茶?没关系,父子么,亲密些也好。

  在乾清宫住着怎么了,又不是去睡龙床,更何况只是一个偏殿而已。

  被乾清宫里的女官以及太监总管副总管伺候得很舒心,乾清宫里的饭菜点心零嘴茶都很不错,而且还没有人敢随便来打扰,难怪这些皇子都想当皇帝,皇帝的生活水平的确很高。

  再懒散,一直在屋子里呆上了十天,那还是有些无聊,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是这些太医太过慎重小心,害得他每日想要沐浴不能,只好由人伺候着擦身子。

  “十二阿哥,”女官玉珠见永璂神情有异,以为他是身体不适,小声问道,“您是否身体不适?”

  “嗯?”十二抬头看向女官,微微一笑,“没事,就是乏味了些。”

  女官放下心来,替永璂倒了一杯茶,“十二阿哥,您再等两日,待身子好得差不多,就能出去了。”

  “我知道,”永璂点了点头,干脆躺回床上,继续休整这个身体,之前认为只要健康便足以,现在看来,做皇子也是危险的工作,让这个身体强一些比较好。

  玉珠见十二阿哥睡下了,便上前替永璂理好被子,放下纱帐,退到一边。这位皇子虽然极度受宠,但是为人却十分宽和,并没有暴戾之气,这让乾清宫里伺候他的几个奴才都很放心,关于皇上要立十二阿哥为太子的事情,已经是乾清宫里公开的秘密。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门外传来脚步声,她抬头一看,只见到一抹明黄,忙跪了下去,却不敢出声。然后她便看到高高在上的帝王放轻脚步,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那动作有些笨拙可笑,但是玉珠却笑不出来,只余一片惊骇,当一个帝王对一个儿子偏爱到这种地步的时候,别的皇子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其他宫也有人来打探消息,只是十二阿哥身边伺候的人只有那几个人,谁敢泄露出十二阿哥的事情,到时候只怕不死也掉一层皮。她怕死,其他奴才也怕死,他们更怕连累家人,这宫里的奴才,生死也不过是主子一句话而已,所以谨言慎行便是保命之道。

  “皇阿玛,你下朝了?”

  “永璂,皇阿玛吵醒你了?”

  “没,刚刚睡,没有睡沉呢。”

  玉珠抬头,看到吴公公朝她递眼色,她轻轻地退出内殿,在出门那一刻,还听到十二阿哥的声音。

  “皇阿玛,八旗的事情怎么样了?”

  她头垂得更低,只当什么也没听见般,匆匆离了偏殿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午膳时,乾隆下令摆到偏殿,起因是十二不愿意在床上用膳。乾隆无法,只好亲自扶着十二到偏殿膳桌旁坐下,一边的宫女太监恨不得眼睛瞎掉,也不敢看万岁爷亲手照顾的情形。

  拿了靠垫放到十二背后靠着,乾隆叹气道,“你这孩子真不让人放心,伤刚刚好些,非要到这里用膳,到时候伤口疼还是你自己遭罪。”

  永璂笑了笑,伸手让吴书来替他擦手,“呆在屋子里也挺闷的。”

  乾隆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永璂脸上的笑,最后也不忍心责备,只是道,“你身上有伤,不能吃辛辣的东西,朕叫御膳房里做了药膳,你尝尝合不合胃口。”

  “谢皇阿玛,”永璂继续保持笑脸,这个人间帝王似乎越来越小心翼翼了,也越来越唠叨了,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过了两日,永璂总算是拆了身上的绷带之物,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对于他算是漫长的愈合时间,在太医眼中却是上天保佑,被箭穿一个窟窿,居然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可以走动了,这真是个奇迹。

  至于宫里渐渐有什么十二阿哥是上天庇佑的谣言渐渐传出,这种对于帝王来说是忌讳的谣言似乎并没有谁去刻意阻止,而乾清宫的帝王救仿佛眼瞎耳聋般,全然不当这个谣言存在,倒是坤宁宫里的皇后,下过命令让宫里的奴才们不要胡言乱语。

  两日后,西藏土司携其一女进京朝拜,由三阿哥领其进宫,至太和殿给乾隆见礼。

  伤口刚愈的永璂这时候也来凑热闹,穿着皇子正服就往太和殿走,刚到太和殿外,就遇到了老四,老八,还有十一。

  十一看到他也出来了,紧张的凑到他跟前,“十二弟,你怎么来了,你伤得那么重,不好好歇着,干嘛来看一个西藏小小的土司,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就是在偏殿呆得乏了些,”永璂一伸手,趴在十一身上,“十一哥,别担心,我没事的。”说完,还把头往十一身上蹭了蹭。

  十一小心的扶着永璂,心下有些担心的想,他这位十二弟不会伤到脑子了吧,怎么…怎么突然比以前要亲近了些,至少没有往日那种隔了一层的感觉。

  “对了,十一哥,你送我解闷的那些小玩意儿很有趣,”永璂对这个十一皇子倒是有了些好感,不管日后这位心思会不会变,至少现在这个孩子对自己是关心的,投桃报李,他素来如此。

  “不过是顺手而已,”十一偏了偏头,不去看十二的笑脸,耳尖微红。

  一边的四阿哥与八阿哥见自己的同胞弟弟与永璂关系亲密,脸上也露出笑意,与皇阿玛重视的皇子交好,也算是好事。

  两人的笑还没有散开,就看到某个身影朝这边走来,四阿哥挑了挑眉,“老五,他怎么也来了?”

  八阿哥看了眼朝这边走来的永琪,“被皇阿玛冷落了些日子,可能是不甘心吧。”

  四阿哥嗤笑一声,便不再言语,但是关于乾清宫里传出的谣言,他却是知道的,如今有十二在,哪还有老五的戏唱。

  永璂与永瑆倒是没有注意到永琪的到来,两人笑着往太和殿大门走,里面已经站了不少的官员,其中有些是十二在养心殿里偶尔见过的,但是大多却是不认识。

  “下官刘统勋请十一阿哥安,十二阿哥安,” 一个貌不出众的男人笑着给两人打了一个千,本来不怎么样的脸,笑起来就更加不好看了。

  “刘大人多礼了,”永璂微笑着伸手扶了扶刘统勋,然后很快又有官员上前给两人请安,态度恭敬却又不显谄媚,偶有一两个谄媚的,两人面上也不动声色。

  “十二阿哥身体可大安了?”这次问话的是永璂的师傅兆惠,他眼中的担忧倒是实实在在的。

  “师傅,我已经没有大碍,让师傅担忧了,”尊师重道是传统,永璂这番恭敬礼貌落在大臣眼中,对他的形象又是提高不少。

  眼看时辰要到了,众人便站好位置,小声的与自己身边的人攀谈。

  见这些官员嘴上是给自己与十二弟请安,实际重点在十二弟身上,永瑆倒也没有不快,他早把这些看透彻了,更何况他本就没有这番心思,由十二弟这种性子的人做那把椅子,总比老五那样的人坐来得好。

  “对了,十二弟,你从乾清宫里出来,皇阿玛知道么?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