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38
《永璂记》

分节阅读_38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10 热度:7
 皇上这是真的看重太子,为他打造最好的后续班子,还是…有别的用意?他是汉人,向来以嫡子为尊,太子行事作风他也看在眼中,刚柔并济,的确是好的帝王人选,只是如今皇上正值壮年,太子若是表现的太好,会不会有让皇上猜忌不喜的一天?

  “太子到了。”

  不知道是哪位大臣说了这么一句,他回头一看,就看到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站在太和殿的大门外,身着合身的朝服,一脸平静的看着大殿内的众人。

  “臣等给太子殿下请安。”

  “诸位大人不必多礼,”声音一如往常的清淡与温和,“诸位大臣都是我朝能人,今日得皇阿玛隆恩,能与大人们同朝学政,也是我之幸。”

  此言一出,众臣纷纷言太子客气之类,刘统勋收回视线,这个太子果真还是会做人的。若是一出场便摆上太子的谱,不知会让多少八旗之人不满?

  永璂与诸位大臣寒暄没有几句,循郡王与四贝勒也到了,两人看到永璂,皆是上前行礼,然后站在了永璂的身后。

  “皇上驾到!”

  “皇上驾到!”

  太监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尖利,众臣都已经站好位置,听到第三声传保时,便齐齐下跪三呼万岁。

  乾隆在龙椅上坐下,视线扫过站在左首第一的永璂,略略提高声音道:“众卿平身。”

  朝堂之上,无非是兵部缺钱了,工部又说今年受灾了,吏部又说某某犯法了。然后说着说着,两边的人可能就吵了起来,一个个大臣面红耳赤,大有不出结果不罢休之势。

  坐在三级金阶上的帝王一直没有作声,让人猜不出他心中所想。至于下面为首的太子也是一副淡漠的模样,看着一些官员争吵打闹,为了点蝇头小利弄得脸面全无。

  永璂看着户部与兵部的官员几乎快要掐起架来,顿时兴致勃勃的看着,似乎是想看看这些人在朝堂上打架会有何种后果。

  “看看你们像什么?”乾隆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吵架的官员瞬间像是被扼住脖子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噗通两声,跪在地上。

  “臣有罪!”两个官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他们甚至能感到帝王的视线如同利刃般的从身上划过。

  “太子,今天你第一次上朝,有什么看法?”乾隆不理会跪在地上的官员,转而看向永璂,“朝堂之上有很多能臣,你要好好向他们学习治国之道。”

  “儿臣谨记皇阿玛教诲,”永璂行了一礼,“儿臣首次上朝,知之甚少,不过…”他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官员,“挺热闹的。”

  跪在地上的两位官员听到这话后,两眼一抹黑,他们知道,他们这下子是真的完了。

  “咳咳,”兆惠听到太子这话,忍不住低声咳了咳,已掩饰自己眼底的笑意,太子这话,还真有杀人不见血之势。

  “再安静的地方,总有不安分的人,”乾隆眼底出现一丝笑意,随即摆了一个手势,殿外的侍卫便把两位官员拖了下去。

  “众卿家还有何事禀报?”

  “启禀皇上,平定荆州大军如今快临京城,明日便可入朝。”

  “此事朕已交由太子负责,关于封赏与安定民心之事,众卿家与太子商议便是。”乾隆打断官员的禀报,“还有何事?”

  众臣听了乾隆这话,心里却十分震惊,连封赏都由太子来决定,皇上没有想过太子可能接此事拉拢官员么?皇上给太子的权利,未免大了点。

  想起太子的十个伴读,满蒙汉三课各两人,骑射课上四人。其中三人是镶黄旗人,三人正黄旗人,一个汉军旗人,一个蒙古人,一正蓝,一正红,而且身份皆是不低,由此便能看出皇上的用意。

  皇上这是铁了心要给太子造势,可是如今皇上正值壮年,太子也不到十四岁的年纪,皇上又何至如此?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在太监如此问了三遍之后,再无人出列,乾隆便退了朝。

  下朝过后,永璂便被纷纷上前请安的官员们围住了,他视线扫过众人,注意到瑟缩在角落里的瘦高男人,此人似乎有些不敢让他看见般,“那位大人是谁?”

  礼部侍郎一看,脸上露出一种似嘲非嘲的表情,“回太子殿下,那位是福伦福大人,原来是文殊阁大学士,如今任工部侍郎。”

  “福伦?”永璂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但是想了想,没有想起什么来,便作罢。

  当然,他早已经忘记因为自己而倒霉的福家两兄弟,一个被打断了腿,一个被搁去了伴读之职位。可怜的福大人还担心他成为太子后,会进行报复,所以这一整天都是战战兢兢。

  由大学士降为工部侍郎,此人做什么让皇阿玛不满的事情了?永璂有些疑惑的想,然后便看到了一个向自己走过来的吴书来。

  “见过太子殿下,各位大人,”吴书来给众人见过礼之后,便道,“太子殿下,皇上请你去养心殿。”

  “有劳吴公公了,”永璂对诸位大臣抱拳,“各位大臣,我先行一步。”

  “不敢不敢,恭送太子殿下,”诸位大臣目送着太子远去,额头上却冒出细细的汗水。

  明明太子温和有礼,说话做事进退有度,可是他们却在这微笑下,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这便是皇室的威严?

  永璂到了养心殿,乾隆并没有叫他做什么事情,只是留他在养心殿里看书,偶尔看一些折子。

  “皇上,五阿哥求见。”

  “宣。”

  失忆后的五阿哥让乾隆对他的不满稍减,见到永琪进来,他面色也算温和,赐了座后,开口道,“永琪今日来可是有事?”

  “回皇阿玛,儿臣今日来是为了伴读一事,尔泰他…”

  “那个奴才怎么了?”乾隆抬头,“一个诅咒你弟弟早亡的奴才,你要他为你做什么?”

  永琪却是不知道此事的,当初永璂只是对他说,尔康尔泰因为冒犯他才被打发出宫,现在看来,恐怕事情还不小。

  他看了坐在一旁的永璂,忙跪在了地上,“是儿臣说话欠妥了,皇阿玛恕罪。”

 
得逞···

  永琪原是念着一片主仆情义打听福家的事情,可是在听完事情经过后,一张脸那是血色丧尽,连抬头看太子一眼的颜面也无。

  自己竟是带着两个男子到那假格格的漱芳斋里,甚至还与众奴才说些咒诅太子的混话?!这些事情一算下来,就是灭了福家九族也是不为过的,皇阿玛这般处置,已经是宽容了,只是自己害得额娘被皇阿玛厌弃,又降了位分。想到这些混事,永琪一时间竟是觉得羞愧难言,恨不得挖了洞埋了自己。

  “请皇阿玛息怒,想必五哥也是一时糊涂,如今五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是失了半年的魂才不知福家两兄弟这些事情,还请皇阿玛宽恕五哥这次。”永璂倒是看得明白,这五阿哥失去记忆后,行为做事也不失皇家风范,进退有度,搁在外面也不会丢了皇家的颜面,更何况此人是乾隆子嗣,他得了乾隆的庇护,自然也要为他考虑两分,修真之人,最不爱的便是一个欠字。

  “罢了,”乾隆见永璂求情,也就不拨他的面子,又有心让永璂得一个尊敬兄长名声,便摆手道:“罢了,老五你年纪也不小了,日后说话做事三思而后行,这皇家的威严也不容奴才败坏了。”

  “儿臣谨遵皇阿玛教诲,”永琪跪下实打实的磕了一个头,他知道这话就表明皇阿玛便是把往些事情揭过了,更是羞愧感动,待再次抬起头时,已经红了眼眶。

  乾隆见他这样,心中隐藏的不满略微消了一丝,虽说不会再重用此子,但是也不打算故意给他难堪了,“你们两个都跪安吧,朕乏了。”

  出了乾清宫,永琪给永璂打了一个千,“今日多谢太子殿下求情。”

  “五哥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永璂伸手扶起他,面上不见半分得色,倒是带了两分严肃,“只是五哥日后再不能犯这些混事,咱们爱新觉罗家的男儿,何患无妻?”

  永琪听到这句带着教训意味的话,也没有不满,只是叹息一声,“我也不知,怎么会做出那等事,还真像是…”宫里忌讳谈及蛊鬼之说,他便咽了下去,自醒后的人情冷暖也让他灭了傲气,把事情看得更加真切起来。

  永璂笑了笑,当做没有发现永琪的失言,这时恰有两个官员朝这边走来,两人面色一整,待两个官员请安后,便各自离开了。

  刘统勋与傅恒之间的交情并没有多深厚,前者身为汉人,在朝堂之上地位多少有些尴尬,而傅恒是天子近臣,其妹又是孝贤皇后,身有爵位,又是满清贵族,这一层层的身份下来,两人虽同为军机处要员,但是立场却是不同的。而傅恒表面是一番和气,但是内心里也不见得把刘统勋多看在眼里。如今放眼朝堂之上,若是傅恒说自己是皇上面前的第二得意人,又有谁敢认第一。

  只是现如今皇上重用太子,而太子又是继后之子,待太子继位,他富察家在朝中的地位不免有些尴尬,相较于太子继位,他更偏向于小时候养在孝贤皇后面下的五阿哥,只可惜五阿哥前些时日做的那些荒唐事,实在让他不敢支持这位,就算他不想流芳百世,也不见得想遗臭万年。

  刘统勋倒是对这位太子颇为敬重,太子提议皇上不拘一格广纳人才之事,他也有所耳闻,这样汉人的有才之士也有了出头之日,他的心情自然是欢喜又感慨。

  若是待太子继位,这大清又会是何等的模样?

  三日后,平荆州民乱威武大将军怒达海班师回朝,因是平民乱,朝廷自然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在京城夹道欢迎,老百姓也只当是哪位将军回京,顶多是瞧个热闹,其他便是没有了。

  永璂带着圣旨倒军营,先是犒赏了众将士,再回大殿接见叙职的怒达海及一干将领。

  永璂细细端详了这位敢在这个时期与新月格格不清不楚的从三品将领,长相倒还能入眼,端得一副浩然正气的模样,只可惜做事缺了脑子。

  怒达海身后的将领们见太子殿下神色淡然,便心知不妙,只求怒达海做的那些荒唐事不会牵扯到他们身上,一时间皆是屏气凝神,就怕引得这位太子注意,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很快旨意下来,一众将领皆有赏赐,倒是让他们放下心来,只是太子没有说跪安,他们也不敢走。这太子殿下年纪不过十四,可是这通身的气势实在让他们不敢直视。

  “怒达海将军一路上辛苦了,赏怒达海将军黄金百两,白银千年,锦缎十匹。将军激战一场,甚是辛苦,本宫特准怒达海将军休假一年,跪安吧。”永璂倒是不怕此举寒将士的心,怒达海的所作所为只怕已经传入众臣耳中,若是这样还加官进爵,只怕军营里的乱得不堪入目,至于这怒达海,一年的时间,足够慢慢挑他的错处了。这官场便是这样,你下他便上,至于是寒心还是高兴多了个空缺,只怕聪明人都心知肚明。

  一干主将皆有实际赏赐,而怒达海却是这般,众将士便知,太子殿下是厌弃怒达海此人了,倒是没有谁露出不忿之色。

  怒达海想再言,却见一个太监走到他身后,“他他拉将军,请吧。”

  他再抬头时,太子已经带着一干宫人离去,只留下他与众位同僚。知道怒达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