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39
《永璂记》

分节阅读_39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50 热度:2
海闯了大祸,同僚们也不与他牵扯过多,匆匆离去。

  端王遗孤新月与克善被太监领到宫里,也没有说谁要召见,等了近一个时辰,也只等到一个传旨的小太监。

  “…端王行事,鱼肉百姓,罪无可恕,但念其子嗣年幼,留其血脉,即日起,其女新月落发出家为天下黎民祈福,以恕端王恶行。其子克善年幼,对罪臣端王行事并无所知,今日起,贬为庶民,钦此。”

  “不!不!我阿玛不是罪臣,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新月听到旨意后,不敢置信的跪在小太监面前,“公公,求求你让我见皇上,一定是皇上误会了,一定是…”

  “罪臣之女好大的胆子,竟是妄议皇上,来人,掌嘴!”小太监踹开新月,一撩衣袍便走开了,哪里还去听这疯女子的叫声。

  永璂在外面听着吵闹的声音,不得不为端王摇头叹息一番,这个王爷为了替这个格格庆祝生辰,竟是四处找什么宝石,弄得荆州怨声载道,他以为被端王如此溺爱的女儿有何等妙处,如今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论容貌,四格格比她好,论才情,紫薇格格比她好,论气质,兰馨格格比她好,就连这身姿,宫里随便一个贵人答应也是比她强,就连着哭的模样,也比不得后宫里的这些女人,实在是…无趣。

  养心殿里,乾隆见永璂面色异常的进来,免了他的礼后道:“怎么,这端王家的遗孤惹你不满了?”说完,眉头微皱起来。

  永璂接过吴书来递来的茶喝了一口,摇头叹息道:“这端王家养的孩子,实在上不得台面,我已经让这个新月出家为黎民祈福,至于这个克善,我把他贬为庶民,儿臣倒是想看看京城里有哪些官员对这个克善有兴趣。”

  乾隆听他想利用克善牵出与端王交往甚密之人,便道,“若是这些人杀人灭口…”

  “那就要看这个克善的造化了,”永璂放下茶杯,语气一片淡漠,“有什么样的因,便造就什么样的业,世间自有缘法。”

  乾隆抬头看了他一眼,紧握手中的茶杯,“朕明白了,这些事情都由你去办吧。”

  永璂见乾隆并无反对之意,便点了点头,又见他神色疲倦,便道:“皇阿玛,天色快要入秋,还请你多保重龙体。”

  “朕知道,”乾隆伸手揉了揉眉宇间,突然道:“永璂今年便十四了吧?”

  永璂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好点头。

  乾隆起身,走到他身边,察觉这个孩子如今只比自己低半个头,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叹了一声,“一眨眼你便是这么大了。”然后便是成婚,有子,终究自己在他心目中,也不过是皇阿玛而已。

  永璂见乾隆神色黯然,以为他疲倦至极,便伸手扶住他一只手臂,另一只手轻扶他腰间,“皇阿玛,儿臣扶你回房间休息吧。”

  此言一出,就见原本只是有点疲倦的帝王一个踉跄,身体便靠向他,然后手腕便顺势搂住他的脖颈,“不过是些小毛病,无碍。”

  “皇阿玛,身体要紧,”虚扶在腰间的手用上了劲。

  而某位帝王,面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听话

   

  太子殿下因端王之过亲自向上天请罪,并食斋戒一月,同时下令官员查清端王所犯之罪,然后把端王所有的荣耀通通摘去。

  新月虽为罪臣之女,但是念在其为闺阁女子,并未插手端王行恶,最终落发至尼姑庵为荆州百姓祈福,克善年幼,被贬为庶民。

  同时又有人查明硕王一家鱼肉百姓,行污受贿之事,圣上因荆州之事,正在盛怒,得知硕王一家之事,根本不容众臣求情,把端王一家全部贬为庶民,硕王更是被发配三千里,永世不得入京。

  从此朝中再无异姓王,而太子也在百姓心目中有了公正廉明的称号,只是朝中与端王硕王有来往的官员,无不心惊胆颤,只恨不得皇上与太子都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皇后娘娘,纯主子怕是不好了,”一个太监急匆匆的进来禀报。

  皇后正侧躺在美人靠上闭目养神,面前还跪着两个替她敲腿的小宫女,听到这话,睁开眼道:“让太医院好好替纯贵妃娘娘诊治,一日三次请脉不可少,若是纯贵妃有什么需要,直接去内务府取用,不必本宫印鉴。”说完,转而对一边的容嬷嬷道:“容嬷嬷,去看看本宫私库里有什么上好药材,给纯贵妃送去。”

  “嗻,”容嬷嬷看了眼小太监,“奴婢跪安。”

  小太监见状,也跟着退了下去。

  皇后看着面前的珠帘,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

  纯贵妃病重,四格格被晋封为和硕和嘉公主,下降蒙古,宫里热闹过一阵后,再度变得如往常一般,后宫里永远不会因为多一个人或者少一个人变得沉寂。

  永璂坐在临溪亭里喝茶,四周站着规规矩矩的宫女太监,细雨霏霏,徒添两分惆然。因时已近秋,天已渐凉,他身后的高无庸替他披上一件披风,上面绣着四爪金龙暗纹,说不出的奢华。

  他抬头远眺,见一个身着石青长袍的年轻男子缓步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替他撑伞的太监,仔细一看,竟是好几日没见的永璋。

  自从永璋执掌礼部后,永璂与永璋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近来一月更是很少私下里见面。永璂猜测永璋已经知道纯妃之前做的事情,老六又因此事被过继,兄弟间难免有些生分。

  永璋近些日子心情很低落,额娘病重,胞妹远嫁,福晋眼看也不行了,这些事情一道道的砸在他身上,让他再无心思搭理旁的,如今进宫除了请安这些事情,也没有心思见别的人。

  如今时近秋日,又是细雨霏霏,他看着这等景致,心里不禁生了几分说不出的惆怅。

  “爷,那边可是太子殿下?”身旁的太监小声提醒,语气里带了分敬畏。

  永璋抬头,隔着一丛花草,虽遮挡了一些,但是仍旧看得真切,坐在亭中品茶之人正是永璂。忆起去年此时,永璂还未得宠,他也受皇阿玛厌弃,不过两人却是可以在树下石桌上喝着算不得上等的清茶,捻着不是玉石制成的棋子消磨一下午的时光。如今他是所有兄弟中唯一得封郡王之人,而那时的十二弟已经是太子,明明身份比往日好了,可是他却不能再与十二弟走得过近了。

  身为太子者,更是朝中榜样,一些想搏清名的御使更是盯着看着,那些兄弟也不知有没有别的心思,若是犯下一个结党的罪名,没得让永璂在皇阿玛那里失了颜面。

  “爷?”小太监察觉自己主子神色不属,只好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走吧,”永璋转过头,往旁边的小道走去,跟在他身后的小太监看了看临溪亭的方向,忙小心翼翼的撑着伞,跟着走了。

  永璂端着茶杯,袅袅白雾升起,他懒洋洋的看着一朵在雨水中打着颤儿的小白花,也不喝茶,只半眯着眼出神。

  茶渐渐变凉,高无庸不得不出声,“殿下,茶凉了。”

  永璂把茶杯推到一边,转而问道:“纯贵妃现下如何了?”

  高无庸作为奴才,也不敢乱说,只道:“奴才听闻,每日都有太医候着。”

  这话便是指纯贵妃不好了,永璂心如明镜,他在这个世界也呆了近一年时间,不说他活了好长岁月看多听多,就是在这里也看了不少悲喜剧。对于永璋,他心里是有几分亲近之意的,如今见永璋与自己疏远,心里也叹息一声,这凡人的心思还是太多复杂,明明只有短短百年寿命,却总是把自己圈在一个框中。由此可见,凡人的生活虽是多姿多彩,可是烦恼之处也多。

  他见一些神话故事里说什么神仙贪念荣华富贵,实在觉得可笑又可叹,凡人总是喜欢拿自己的环境去揣度别人,又怎知修成仙者又是何等的快活。

  若想人伺候,只需点花点树为人,喝的是琼浆玉液,食的是天下奇珍,住的是仙山神府,凡人那点子荣华富贵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图凡间一个热闹罢了。

  总的说来,凡人是有趣又复杂的。

  “太子殿下,万岁爷宣您到乾清宫用膳。”一个小太监匆匆走来,就连身上沾了雨水也顾不得。

  永璂点了点头,站起身便要走,立时呼啦啦一堆子人跟上,打伞的打伞,捧茶具的捧茶具,实在是热闹。

  到了乾清宫,永璂先是给乾隆请安,才由宫女太监替他解了身上的披风,又伺候着洗手,擦脸,然后在乾隆左下首坐下。

  乾隆有几日没有与永璂用饭,自从上一次自己装作疲惫,让永璂扶着回了乾清宫,永璂便忙着安抚荆州民心之事,自己又要处理一些异姓王侯,今日好不容易得闲,准备让永璂陪自己在园子里四处逛逛,结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来。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乾隆想着永璂,行为愈发的光棍,心一横,决定自己多找机会与永璂相处,好歹…好歹努力了比没努力多些希望。

  用过午膳,父子二人说到了海上之事,这是永璂年后出的主意,让一些人到海上打探,结果这一打探就出问题了,外海居然有蛮夷之人冒充海盗,抢劫商船渔船,更甚至有蛮夷商人私运鸦片。

  鸦片这种东西,沾上便是要倾家荡产的东西,乾隆深恨这些在大清身上打主意的洋人,又想与永璂多多独处,所以把永璂带到一旁,商议如何解决这些事情。

  永璂没有做他想,只是提了几个建议,招海军,发展海上军力,研究海上战船,甚至说到火器。

  乾隆对火器这种东西,多少有些不看重,在他心目中,这些东西不过是旁门左道,不过听永璂这么看重,又不好让他不悦,所以委婉的开口:“这火器…我大清难不成还惧那等东西不成?”

  “皇阿玛可还记得圣祖大败葛尔丹时,那威力极大的红衣大炮?”永璂道,“当年葛尔丹还对外宣称借了沙俄鸟枪营,最后幸而恰逢接连几日大雨,枪药受潮无法使用…”

  “我八旗将领英勇杀敌,自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乾隆截断永璂这句可能犯忌讳的话,不过不代表永璂的话没有听进去,圣祖爷在的时候,这些火器便这么大的威力,如今若是沙俄等国有了更厉害的火器,那么大清…

  乾隆不敢再想下去,见永璂面色还是那么淡然的模样,不由得又有些泄气,“永璂你的话也有道理,朕自会斟酌,你之前说的稻谷选种,还有奖励发明各种农工用具的事情,朕已经安排下去了,可还有什么想法?”

  永璂琢磨着乾隆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怎么弄得有些皇帝听儿子办事的味道?他可没有蛊惑皇帝,包揽大权的兴趣,还是说这位帝王对自己已经信任到如此地步?

  皇家的信任…唔…也算是稀罕事了,不过也不知道这份信任又能坚持多久。

  见乾隆问得真心,永璂也也不客气,拎了律法官吏之事简单说了一些事情,他也没有想要什么天下平等,天下公用,自当人类有了文名,就变得越加贪婪与自私,若真想什么人人平等,也就只有梦里。若想什么平等分配,那也只有把历史往后倒退几万年,听说那时候人类身上还长着长毛,平时都挤在一块儿,东西都是平均分配的。

  不过,那时候好像是女人为尊?

  乾隆有个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毛病,那便是当他真心觉得一个人好了,那他什么便是好的。更何况如今他对永璂除了有老子看中儿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