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41
《永璂记》

分节阅读_41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455 热度:2
个侍卫急匆匆的跑来,见到他便重重跪了下来:“启禀皇上,太子殿下宫外遇袭。”

  “你说什么?!”乾隆一个踉跄,心里一阵阵发寒,“太子怎么样了?”

  “奴才不知,阿桂大人已经去护驾,并叫奴才来禀告皇上,”侍卫本就是一个三等侍卫,知道的事情不多,见乾隆这个样子,更是不敢随便说话了。

  这厢还没有完,那边又一个太监匆匆跑来,喜滋滋的跪在乾隆面前:“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令主子生下一个龙子。”

  乾隆此时哪里还能听到令妃生没有生孩子,别说令妃现在生下了皇子,就算令妃现在生出一个怪物,他也没有半点心思放在这上面。乾隆转而看向吴书来,“摆驾!”

  跪在地上的小太监以为乾隆是去看自家主子,结果等他抬起头时,万岁爷已经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这是…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四周的守卫神色也带着不安,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延禧宫外殿里,太后皇后诸嫔妃皆坐在外面,听到令妃产下龙子,面上都带上笑意,太后刚赏下东西,一个小太监噗通一声跪在屋内,“启禀太后千岁,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遇刺!”

  “娘娘!”

  太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又见皇后晕倒了,“快叫太医!”

  延禧宫里乱作一团,至于被产婆抱出来的十五皇子,已经无暇顾及。产婆抱着皇子,看着外厅里乱糟糟一团,她看了看怀里的皇子,见嫔妃们簇拥着太后与皇后离开,叹了口气,这位十五阿哥日后怕是不好过了。

  出生的当头便是太子遇刺,皇后晕倒,这命格…

  传说中遇刺的永璂此时已经被重兵保护起来,领兵的是他的师傅阿桂,阿桂、兆惠二人现在已经被打上太子一派的标签,永璂一出事,只怕他们和乾隆一样着急。

  当阿桂匆匆赶到时,刺客已经大数被拿下,不是这些人与整日里闹着要反清复明的反贼不同,这架势倒是对一门心思想杀了太子…

  阿桂骑着马护送着太子往宫门里赶,脑子里却想着一干可疑人物,最近太子在朝堂上的一些建议,的确也挡了某些只想着吃主上功德家伙的道,难不成是这些人起了歹意,又或者是哪些皇子或者嫔妃?

  一行人刚至宫门,就见帝王仪仗步调匆忙的向这边走来,阿桂见状,急忙翻身下马,准备给皇上请安,结果还没有跪下去,就见明黄的銮驾里帘子被一把掀开,皇上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阿桂,太子如何,可有受伤。”

  “皇阿玛,儿臣无事,”永璂听出乾隆话中的关切,掀开轿帘,走出轿子道:“幸而儿臣身边侍卫英勇,只是有两位侍卫受伤。”

  乾隆见到永璂,哪里还能维持住帝王形象,竟是没有用人凳,也没有让人扶驾,急急忙忙的下了銮驾,走到永璂身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才放下了心,这才惊觉自己背后已经被冷汗弄得湿透了。

  紧绷的神经一放松下来,乾隆微微踉跄一步,右手搭在永璂的肩头,转而看向跪在一边的阿桂,“给朕茶查,狠狠的查,若是查出来,格杀勿论,诛其九族。”

  “皇阿玛…”永璂的手覆上肩头的手掌,触及这只宽大的手掌,竟是冰凉一片,他心头微动,这位帝王对自己的这分关心,倒是没有打半分折扣,“皇阿玛,如今已经近秋了,请保重龙体,儿臣不孝,让您担忧了。”

  “你没事就好,”乾隆摆摆手,对一边的吴书来道,“去慈宁宫与坤宁宫禀告一声,说太子无碍,只是受了点惊,朕担心太子,便留他在乾清宫歇下了,太子明日再去给她们请安。”

  “今日护驾着,皆有重赏,受伤的两名护卫晋升一级,赏赐加倍。”这时候乾隆便有赏赐的心思了,他站在永璂左侧,伸手揽在永璂的肩头,就像是慈父般,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般亲昵的动作,是为了心中那不堪的心思。

  大清朝最尊贵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迎着第二尊贵的男人到了乾清宫,怕他受惊,又忙把太医院帝王专用的太医叫来给永璂诊脉,确定他脉搏正常,双眼清醒,一点毛病也没有后,才松了一口气,默默盘算按照太子的品级,身边侍卫最大人数可以扩大到不少,八旗中的这些侍卫有些是来混饭吃的,他得好好挑一挑,要不调几个转到暗处的粘轩处护卫到永璂身边?不过万一被永璂误会为自己对他不信任又该怎么办?

  永璂手里捧着一杯参茶好,看着乾隆一副眉头不展的模样,开口问道:“皇阿玛可是有什么难解之心事?”

  “朕这边有些武功高强的护卫,如今你是太子,身份自然不同,不如调集一些人到你的身边,这些人到了你身边后,自然是你的人,朕不会过问,”乾隆忽然觉得这话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虽然真的没有这三百两。

  永璂倒还真没有想三百两这种事情,见乾隆一副好意,作为后辈拒绝长辈的好意,多伤人的心,他想也不想的答应了,放下手中的茶杯,要起身谢恩,被乾隆一手拦住了,他也就顺势安安稳稳坐下了。

  这时去慈宁宫坤宁宫报信的吴书来回来了,还带来了两位大清最尊贵女人给永璂的赏赐,自然又是一番嘱咐与关心。永璂在一边听着,皇后对他的关心自然是不用怀疑的,至于那位圣母皇太后,永璂倒也不在意,不过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长辈而已。

  吴书来禀报完以后,见乾隆压根儿没有想起之前令妃产子的事情,只好提醒道:“皇上,延禧宫令主子产下一名皇子。”

  “嗯?令妃”乾隆微微思索,“即使如此,赏赐事宜由皇后安排。”如今永璂是太子,他自然不会过于宠其他的孩子,让永璂在朝中尴尬,只是这个十五…想到永璂在遇刺的当头,十五便生下来了,还真是…

  “不是应该还有些时日吗?”乾隆眉头微皱的问道,明明不该在这个时候产下,却在永璂遇刺时生了下来,难道与永璂的八字犯冲?

  有一个比自己小上十几岁的弟弟,永璂倒是半点想法也没有,见乾隆问出这话,以为他是怀疑令妃被人动了手脚,便捧着茶杯垂头不语,这话一个不小心,便会牵扯上他与皇后。

  “令妃为母不慈,降位为嫔。”乾隆拿下永璂手中的茶杯,又换了一杯新茶塞到他手中,说完这话,再也不再开口。

  十五阿哥母妃出身不好,出生当头又让母妃降为,皇上此举竟是明明白白的打压十五阿哥。吴书来心里一颤,看了眼太子捧着青花茶盅的指头,白皙漂亮,与那茶盅上的青花相映成辉,说不出的好看。

  他霎时间明白过来,低了低头,带着太监前去延禧宫宣旨。

  不管是十五阿哥是不是真与太子犯冲,当皇上认为犯冲了,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永璂抬头看了眼乾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偏头看向殿外,夕阳的余晖红艳似火。

  令妃被贬为嫔,让后宫诸人皆没有想到,生下一个皇子即使不升位,至少妃位应该是稳稳当当,更何况令妃生下的子嗣也不少,在后宫十几年,就算是熬资历也也应该有个妃位了,如今一下子被皇上降为嫔,是因为皇子有问题还是…

  后宫里没有愚笨的人,就算真的愚笨,也知道多做事,少说话。一个月里,后宫众人便知道,皇上厌弃十五阿哥,连带着令嫔也被冷待了,几个月前曾经热闹辉煌的延禧宫如今已门可罗雀。倒是太子越加受皇上看重,在朝堂之上的话也越来越有影响力,如今这后宫,已经是皇后的天下,太后整日在佛堂礼佛,并不插手后宫的事情。

  好在皇后虽然为人严谨,但是还算是非分明,没有草菅人命的性子,后宫中人心中暗呼大兴。

  如此很快便到了十五阿哥的满月宴,虽然皇上对十五阿哥不待见,但是皇后身为一共之主,给十五阿哥办满月宴的份例与其他皇子并无异,后宫诸人也等着在满月宴当日看笑话。

  宫里的日子无聊了些,总该找些不损害自己乐子来看看。
54、有蚊子!

  十五阿哥满月宴该有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少,但是该多的一样也没有多。乾隆没有表态,宫里其他的人以及其他命妇们也就没有谁敢上赶着去讨好送礼,结果各自都是选了些贵重却不实用的玩意儿送到延禧宫,不得罪不讨好,就这么不尴不尬着。直到十五阿哥满月宴席当天,乾隆也没有口风透出是否要来参宴。

  太后皇后以及各嫔妃倒是都到了,其他阿哥格格该来的也来了,只等着吉时便开始。

  永璂遇刺一事,查了一个月,倒是牵出不少人来,乾隆自然是该收拾的收拾,丝毫不手软,就连与这些官员有牵扯的后宫嫔妃,也被乾隆一干子冷落了,弄得前朝众臣一个个心惊胆颤,又恨某些人胆大包天,非要去招惹帝王的怒火。

  十五阿哥满月宴这天,永璂下了朝照旧是跟着乾隆到御书房里学着处理折子,眼见慈宁宫与坤宁宫来请乾隆到延禧宫的两个太子都被乾隆打发了,想着如今自己与皇帝在一起,若是乾隆不去,不知道后宫又会有什么言论出来,于是开口道:“皇阿玛,儿臣听闻今儿是十五弟满月宴,儿臣可否向皇阿玛讨个赏,让儿臣去延禧讨杯满月酒喝。”

  “你堂堂太子去满月酒便是屈尊了,何谈讨字,”乾隆心中不喜,说话自然也就带了点情绪,他前些日子已经叫人把永璂与十五的生辰去找高人算了,永璂命属木,十五生命属火,火与木犯冲,他当真不想永璂与十五相隔太近。

  听到乾隆说这么一句话,永璂有些莫名,这话说得…还当真不太客气,魏氏出生低微,但是位分好歹是个嫔,又有生子之功,这话一出,倒是把令嫔的脸狠狠朝地上踩了,去年这个时候令嫔好像还挺受宠的,怎么现下就被厌弃成这个样子了?果真是帝王,喜怒不定,即使令嫔手腕了得,也不能让帝王一直喜爱她。

  见永璂埋头不语,乾隆以为他因为自己的话不高兴,只好道:“朕与你一道去吧。”有他真龙天子在,天龙为金,自然能好好护着永璂的命数。

  永璂不知道乾隆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见自己目地达成,便在养心殿偏殿换上一件石青长袍,腰系香囊挂坠,慢悠悠的晃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高无庸一看,皇上竟是在外殿等着了,心头叹息,作为太子让皇上等,他家主子也算是独一份了。

  延禧宫内,太后一脸温和的接过奶嬷嬷怀里的孩子,说道:“是个周正的孩子。”然后便把孩子还了回去,说是喜爱,倒更像是走的场面,赏了些长命锁、金银裸子,看了看低眉顺眼的令妃,“那这边开始吧。”

  满月宴来说,不过是讨个热闹,十五阿哥生下来三天后洗三的时候,皇帝人没有来,只是赐了长命锁,连人也没有出现,太后便知道,这个十五是不招皇帝喜欢了。如今也只有太子是他心尖尖上的人,竟然还让他去住毓庆宫,也不怕讨不吉利。太后心头冷哼,当年理密亲王在毓庆宫住了那么多年,最后不还是落得那么一个下场。若是弘历当年在毓庆宫里住了五年多时间,她就不信太子住在毓庆宫后宫不会有谣言。

  只是这毓庆宫紧邻乾清宫,弘历对那孩子,的确是看重了,只可惜她钮轱禄家没有一个登得上台面的人,如若不然这后宫哪会是那拉氏的天下。

  “皇上驾到!”

  这一通传报,屋内众人心思又转了转,令嫔的眼中也带上了一些光彩,只是看到乾隆身边的太子时,脸上的笑意僵了僵。

  各自一通请安免礼后,乾隆的脸上不见多少喜色,永璂作为晚辈,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只是因为乾隆走一步也爱捎带着他,让他在诸位花般嫔妃中显得有那么些显眼。

  令嫔比他几个月前见到的时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