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44
《永璂记》

分节阅读_44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37 热度:2
算自在。

  这样的话,怎么会是个十多岁孩子说出来的,乾隆觉得自己筋骨凉得发疼,他看着身边之人平静无波的双眼,有些沙哑的问,“那若永璂遇到喜欢之人呢?”

  永璂抬头看着揽着自己的男人,他眼中有自己看不懂的东西,遂不再看,只是移开视线道,“不曾想过此事。”

  “那现在想想如何?”轿子抬得很稳,只有轻微的摇晃,乾隆让永璂半边身子靠在自己的身上,突然想,若是两人就这样相互陪伴一辈子,也是好的。

  哪知这话后,永璂就笑出了声,他为了做得舒服些,全身都靠在乾隆身上,打了一个哈欠道:“我若是真喜欢上了谁,最后结局必定是此人永世无法轮回。”他定是会抓了此人的魂,带到自己身边,不会让那人再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乾隆后背的冷汗唰的掉下,永璂的喜爱…当真特别。

  只是…如果永世不能轮回却能永伴永璂,他似乎也是没有什么不甘愿的。

  只可惜,只怕是永璂不甘愿吧。

  事实证明,有时候即使理解有误,也不一定是坏事。

--------------------------------------------------------------------------------
正文 和卓进京

   

  “太子殿下,太后在慈宁宫设宴,邀您去慈宁宫参宴。”说话的是慈宁宫的一个管事太监,他笑眯眯的站在永璂面前,一副温和的样子。

  永璂点了点头,他与其他皇子不同,无需讨好老佛爷身边的太监,唤来小安子替自己更衣。因到了秋季,天气渐凉,原本的薄纱袍子换为软绸袍,外套了一件暗纹褂子,才在一干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往慈宁宫的方向走去。

  所谓家宴,在座的就不仅仅是宫里主子,还有皇族的亲王,郡王。

  “给太子殿下请安。”

  刚刚走到慈宁宫外,就见两个年轻做宫妃打扮的女子在几步之远的地方给他请安,看永璂脚下微顿,见这几个年轻女子虽是做宫妃打扮,但是头发的钗环之类比之自己身边的大宫女也好不到哪去,猜想是贵人答应之类,便点了点头,“免礼。”

  抬脚刚要进慈宁宫,就见刚刚站起来的两个年轻宫妃又跪了下去,“奴婢给万岁爷请安,万岁爷吉祥。”

  永璂回头,就见乾隆穿着一身锦缎明黄袍子走了过来,索性便转个身等着乾隆,“儿臣给皇阿玛请安。”

  “永璂不必如此多礼,”乾隆走近,伸手搭在永璂肩上,“朕刚去毓庆宫,哪知你比朕还先走一步。”说完,看了眼面前的两个年轻嫔妃,仿佛才想起他们跪在地上一般,“起吧。”

  “谢皇上,”两人站起身,也不敢抬头,只好原地站着。

  永璂才想起,太后的家宴,这两人能来,想必与太后有些渊源。

  “这两人是?”他看向乾隆,乾隆瞟了眼吴书来,想必他自己也记不太清楚。

  “回太子殿下,这两位是兰贵人以及郭贵人。”吴书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兰贵人是佐领穆克登家的女儿,郭贵人是台吉乌巴什家的女儿。”万岁爷近来是怎么了,太子殿下当着他的面问后宫嫔妃,他还这么配合,这当真是奇了。现在也不想太子殿下此举规矩不规矩了么?

  吴书来每介绍一个,便有一人福了福身子,永璂看了看那位兰贵人,原来竟是钮钴禄氏,至于这位郭贵人,只怕是个挡箭牌了。

  乾隆见永璂看着兰贵人,便多看了这个贵人一眼,长相也不过是清秀而已,只身姿看起来纤细了些,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

  钮钴禄一族,虽说也是满族八大姓氏之一,只是比起富察氏那拉氏之类来说,仍是薄弱了些,太后有什么样的心思他不敢兴趣,这后宫是女人的天下,他不必日日算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永璂站着做什么,现在也该进去了,免得太后等急了,”乾隆作为帝王,对后宫里的这些贵人常在更是不敢兴趣。如今朝中的权利已经被他紧紧掌握着,所以也就用不着把一些权臣的女儿往后宫里堆,至于眼前这两个女人是哪家的人,他根本就用不着去猜想。

  被乾隆带走的永璂脑子里却想,他这位便宜老爹为人心胸还是挺宽大的,自己问他小老婆的事情,他也这么配合,他这个做半路儿子的,不为他好好整顿大清,就要欠下好大一步情了。

  什么好欠,情债最是不该欠的。

  进慈宁宫,就听到门口的小太监扯嗓子传报,然后就是互相请安,永璂一眼看去,好,很好,这太后果真是把所有人当成一家人了。

  男女虽是分开坐的,但是却都在前殿中,好在中间隔了个八折仙鹤屏风意思了一下,这皇帝一来,男男女女都跪了一地。

  给太后请安过后,太后仍旧笑得一脸慈祥的问永璂平日里的生活,后又担心他身边伺候的人不机灵,要赏永璂一个宫女,一个太监。

  “皇额娘请放心,永璂身边的人都是儿子让人挑去的,您身边的都是您用惯的,若是到了永璂那,倒是让你伺候的人不周全,反倒不美,”乾隆突然出言道:“若是皇额娘不放心永璂,等下儿子在乾清宫派两个过去便是。”

  太后闻言,便笑道:“如此便是了。”说完,又说起别的事情来。

  所谓家宴,仍旧是摆的大圆桌,永璂的位置安排在乾隆身边,有幸与乾隆同桌的,就只有诸位皇子乾隆的兄弟以及几位辈分较高的皇族中人。

  这慈宁宫小厨房做的菜,味道还是不错。永璂不轻易插话,其他人也不敢随意说话,一桌饭吃得岁没有平日里自在,但好在没有糟心的事儿发生。

  用完膳食,肯定不能撒手就走啊,于是女眷们都去逛园子,而男人们坐在一起,聊些朝政,这个时候永璂只需要表示一下自己的立场,并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就可以了,至于事情怎么发展,他并不强求。

  至于乾隆,对永璂这个儿子怎么看怎么满意,对朝政之事胸有成竹,不骄不躁,风度翩翩,进退有度,出生尊贵,就连生辰八字都是极好。因多喝了几杯酒,乾隆有些微醺,看了眼天色,于是决定让这些皇亲国戚自个儿回家去,他自己带着永璂回乾清宫。

  或许是因为快要下雨了,天色看起来有些暗沉,乾隆看着这样的天色,心结化郁结,看着身边越来越出色的少年,他移开晦涩的双眼,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难堪的一面。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往日里永璂偶尔来垂钓的荷花池旁,如今荷花已经开尽,就连莲蓬也变得枯败,有些说不出的凄凉。

  站在乾隆身边的永璂见乾隆沉默不语,神色更是晦涩难明,便安静的陪站在一旁,偶尔见水底有鱼儿划过,加之荷叶有些枯败,但是仍有不少还是翠绿,倒觉得这景致有着另类的美感。

  所以常人说,不同的心境看景致,便能看出不同的美。

  跟在两人身后的高无庸与吴书来互相看了一眼,便退在一边,两人眼见天色不好,两位主子还这么站在荷塘边,他们只好叫身边的小太监去拿伞,以备不时之需。

  “永璂,这天下间…”谁会是你牵挂之人?乾隆想起永璂每平日里的淡漠,心中便说不出的不安,明明是在宫里长大的孩子,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他不认识的模样。想他乾隆什么样的美人没有,非要对自己的儿子动情,而这个儿子骨子里还带着说不出的淡漠。

  永璂有些莫名的看向乾隆,说话留一半,这是什么坏习惯?

  恰好乾隆也转头,四目相对,一人竟来不及掩饰眼中的情义,而另一人眼中满是不解。

  人类的眼睛总是容易带上情绪,开心的,难过的,阴沉的,或是悲伤的。永璂喜欢看人的眼睛判断此人的想法与心情,但是乾隆的眼神他却看不懂,明明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中为什么又压抑着痛苦。一个帝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他有些不明白了,自己是做了什么让对方为难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皇阿玛?”他忍不住出声,就看到对方原本压抑的眼神变作平日里的平淡,眼角似乎还强行染上一点笑意,“你怎么了?”

  “没什么,”乾隆移开视线,丝丝细雨飘落,他伸出手掌挡在永璂的头顶,“下雨了,回吧。”

  直到头顶多了一把精致的伞,永璂仍旧觉得,刚才那个眼神,看得他有些难受。他偏头朝乾隆望去,伞下的男人面上,是属于帝王的冷峻,再无其他。

  回族之人进京的那天,天气很好。永璂穿着一身鼠织锦长袍,上晕染杏花色,绣四爪金龙,坐在御花园的雕花椅子上,等着看回族的节目表演。四周还坐着不少皇族子弟以及嫔妃。

  直到台子上出现一群壮汉抬着一面大鼓出来时,他才有了些精神。台上跳舞的女子身姿非常的妖娆,舞跳得也不错,加之有壮汉们做对比,这一柔一刚,的确有些看头。

  只不过,这淡淡的香味从何而来?

  这刚一想到,就听到四周有人惊叹起香味来。

  永璂瞥眼台上的女子,难不成传说中的香香公主,就是这位在台上跳舞给这么多皇亲国戚看的女人?!

  难道传说中的香香公主身上真带着天生的香味?

  正这么想,就听到那边回族的首领阿里和卓笑着介绍起他这个女儿来,什么身有奇香之类。

  永璂埋着头想,这个世界变化够大的,历史上的和卓氏进宫时已经将近三十岁了,这位含香公主,似乎是一个十八岁的娇俏女孩子。

  “如若皇上不弃,臣便把这个女儿敬献给您!”

  永璂听到这话,抬头往嫔妃那边望去,果然这些女人仍旧笑得一脸大度,但是只有他能看到,这些人身体中升起的怨气。

  后宫,可是女人的天下,这位含香公主今晚如此亮相,日后在宫里的日子,只怕会很精彩。
正文 惊梦

   

  乾隆二十六年,回族和卓之女含香初入宫,封和贵人。

  含香位分仅为一个贵人,本不能独居一处,但因表示大清对阿里和卓一族人的抚恤,乾隆特赐回风浓厚的宝月楼于和贵人。宝月楼非常漂亮,唯一不好的就是离乾清宫远了些。

  阿里和卓本是因战败来求和的,所以对于自己女儿进宫仅为贵人并无意见,加之见皇上赐宝月楼,便觉得皇上对自己国色天香得女儿很有兴趣,只是含香初进宫,不好给太高的位分而已。

  所以阿里和卓给女儿留下两个厉害的婢女后,就要赶着回族里了。阿里和卓离开京城那日,因含香已经是后宫女人,不能随意出宫,所以只能在宫里跟阿里和卓道别,流着泪扶起跪在自己面前的父亲,然后承诺自己一定会为了族人好好伺候皇上。

  阿里和卓由礼部官员送出了京城,永璂对含香那位有异香得外族女人并没有兴趣,左右不过是后宫女人中的一个,乾隆不可能让她生下儿子,就算有了儿子也不可能继承大统,他最近的精力都花在怎么发展农工商上面了,还有当下的税收是不是合适,下面传上来的报告含糊不清,不过派到其他地方的暗探却指出全国各地的一个普遍情况,各自官员竟是想尽名头圈钱,有些税收的名头连他听也不曾听说过。
<b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