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永璂记 > 分节阅读_46
《永璂记》

分节阅读_46

作者:月下蝶影 字数:4352 热度:4
“儿臣伺候皇阿玛用完这碗药便回去。”
乾隆靠着床头,看了眼眉清目秀的少年,然后闭着眼点了点头。
从吴书来手中接过药碗,永璂右手指尖微动,最后仍旧什么也没做,只是让乾隆用完这碗药后,便起身告退。
待永璂走至帘子处时,乾隆突然开口问道:“永璂。”
永璂转身回头,微微低头听乾隆下面的话。
“朕这几日便在想,往日那个胆小怕事的孩子如今变得如今这番有作为,究竟是你在朕不知道的时候学着成长,还是上天的垂怜,朕知这些儿子中,没有一个适合做储君的,哪知你开始变得聪慧向上,也去了朕心头的病。”乾隆抬头看着明明是垂首听训,但是仍旧贵气不凡的少年,“往日的你是何等摸样,朕竟是记不得多少了,无论……怎样,如今你这般,朕心里仍旧是喜欢的。”
永璂眼睑微颤,似乎有片刻的沉默,“儿臣知晓了。”
第二日,乾隆病愈,太子殿下在朝堂之上细细说明自己这几日来下的一些命令,乾隆闻后大悦,当着文武百官对太子大肆赞扬,甚至对几日来太子下旨斩首两位贪墨官员也不曾有任何异议。
满朝上下对太子皆赞不绝口。
太子如今又是每隔一两日便要被皇上召至乾清宫用膳,而太子每每下朝后,便回宫中或去乾清宫学习处理政务,偶尔去其他皇子家中吃茶饮酒,但是却不曾与哪位大臣结交过,但是这般作为,倒不曾惹得哪位官员不满,满朝上下倒是对他这种行为诸多赞誉。
“殿下,”小安子把热茶放至一边,趁机瞅了眼太子殿下正在画的深秋图,他肚里墨水不多,只觉得这幅画就跟真的一般,别的说不出什么来了。
如今乾隆身体痊愈,加之永璂也用不着再去上书房,而兆惠与阿桂也不用每日都来宫中教学,所以永璂竟是闲了不少。宫中规矩甚多,皇帝的女人更多,想来想去,永璂只能找了个清净的凉亭,作起画来。
“给太子殿下请安。”
永璂抬头,站在亭外几步远处,站着几个女人,为首两个女人一个是令嫔,一个有些眼熟,不过他也没细看,只是搁下手中的笔,“请起。”
待着两个女人再往这边走了两步时,永璂发现那个有些眼熟的嫔妃脚有些跛,顿时想起前些日子从宝月楼上跳下来的和贵人,就因为此事还得以晋封为容嫔,想来便是这位了。
因男女有别,令嫔与容嫔站在亭外,而永璂站在亭内,本来三人也不曾有什么交情,若真论起来,这位令嫔只怕在心里对永璂还有些恨意,所以三人不至于有什么话可以聊。
不过永璂有些意外,着令嫔与容嫔又是怎么走在一块儿的?
容嫔看着这位传闻中深受帝王宠爱的太子殿下,实在难以相信这么一个出色的人物竟是那么狠毒,害的令嫔娘娘的孩子被抢走,还被皇上厌弃,明明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为什么心肠就歹毒至此呢?
“皇上驾到!”
听到这一声传报,永璂叹气,怎么今日着清静之地怎么就这般热闹?




正文 闹鬼

   

  令嫔看起来比往日憔悴了些许,往日虽说我见犹怜,但是脸颊上总还带了些春日娇花的粉色,让人见之心喜,如今却是病态的苍白,虽说让人见了有些可怜,但是总归少了几分让人惊艳的味道。

  因乾隆的在场,容嫔与令妃得以进亭中,永璂也不用太过避讳,只是让小品子小安子收拾画卷笔墨等物。

  待小安子把笔墨收拾了,正准备把画卷起来时,乾隆却走到他的身边,他忙退开几步,跪在一旁。

  “嗯,风韵很足,永璂这画很是不错,只是没有画完,缺了些东西,”乾隆想了想,转头对跪在地上的小安子道:“等下把这话送到乾清宫来,朕把这画给补上。”说完后,又看向永璂,“你说可好?”

  为帝王者,在这些事情上,向来被臣子们认为是荣耀,但是皇上却下意识的去询问太子…令嫔暗暗心惊,皇上待太子竟是如此信任,倒不似皇家的人,竟像是普通人家的父子了。

  “皇阿玛愿意提笔,自然是儿子的荣幸,”永璂笑看着吴书来等人把瓜果点心摆上石桌,乾隆拉着他坐了下来,才对站在一边的容嫔与令嫔道:“这里如此偏远,你们怎么走到这来了?”

  “回皇上,臣妾只是有些思念家乡,所以让令嫔娘娘陪我走一走,扰到太子殿下作画,实属意外。”含香穿着旗装,却仍旧行了一个回族礼。

  永璂在一旁瞧着,心下摇头,这个女子也真是倔强,不说她是战败族送来的战利品,就算是下嫁的公主,也没有这般拎不清的,她这般做派,不是里里外外表示回族人对大清不满么,以至于回族公主到了大清后宫,成了皇帝的女人,还要整日思念故土,连后宫礼仪也不愿意去学习。

  若是这是个受宠的嫔妃,说是思念家乡,那肯定能得到帝王的怜爱,若是不受宠的嫔妃,只怕会被当做整日只知悲春伤秋的腻歪。显然乾隆对容嫔的感情比较偏向于后者,因为永璂看到乾隆的眉头皱了皱。

  “坐下说话吧,”乾隆只当没有听见含香这话,接过吴书来递来的热茶,用茶碗盖子刮着上面一层的茶叶,待令嫔与容嫔坐下后道:“天气凉,还是不要四处走动得好。”

  令嫔与容嫔面色微变,不敢再多言。

  “五阿哥到。”

  永璂挑眉,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都往这里扎堆了。

  互相见礼后,永琪挨着永璂坐下,桌子上的气氛就更加微妙了,本来永琪与令嫔的关系颇为亲近,但是自从永琪失忆后,与令嫔的情分便淡了下来,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永琪面上仍旧不冷不热的模样。想必是清醒过后,才看清当初令嫔对自己的好是利用多于情分的。

  乾隆看了眼几人,只喝茶不言,此时永璂把一块水晶梨递到乾隆面前,“皇阿玛,尝尝这个,你身子刚好,吃这个对身子也有好处。”

  乾隆闻言一笑,就是俯首就着永璂的手便咬,而永璂极为自然的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乾隆吃起来更顺口,这一番的动作,让永琪面色微微一黯,但是却又觉得自己落得这般下场,本就是自找的,所以除却黯然,也不曾有什么别的想法。

  令嫔看了眼神色黯然的永琪,便道:“臣妾听闻皇上病了,心中焦急,不知皇上现在可大安了?”

  乾隆咽下口中的梨,微微点头,“已经无碍。”

  见乾隆对自己态度冷淡,令嫔勉强一笑,“太子如此关心皇上您的身体,当真是天下孝子的楷模,难怪皇上这般看重太子。”

  永璂闻言便看了眼令妃,淡然道:“这是为人子应做的,令嫔这般夸耀,倒是让我无地自容了。”

  “朕倒觉得令嫔所言有理,皇后教子有方,赏玉如意一对,珍珠一匣,白玉真准耳环三对。”乾隆说完,似是有些为难的看向永璂,“倒是永璂朕却是不知要赏些什么东西才好了。”

  “儿臣什么都不缺,皇阿玛不必为儿臣费心了,”永璂起身打千道,“只在这里替皇额娘谢恩了。”

  皇后!令嫔心中郁结难平,只是如今她失了宠,母家又没什么势力,儿女也被寄养在别的嫔妃面下,如今她在这宫里,也不过比那些贵人答应好上一些罢了,若真论起来,连这个回族来的容嫔也不如,毕竟容嫔是回族的公主,宫里奴才也没有谁敢短了容嫔的用度,而自己这个失了宠,又得罪过皇后的弃妃,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不落井下石便已经是幸事,又何谈帮忙。

  她心中不甘又如何,恨又如何,没有了帝王的宠爱,她这种出生的女人,就什么也不是了。

  不过,容嫔前些日子说的那些事情,倒是一个好机会,就算她坐不了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她也不会让把她从妃位上拉下来的人好过。

  含香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深爱的人,所以她看不出在座的众人,有着怎样的心思,她怀念与蒙丹在一起的日子,怀念在回族做公主时无忧无虑的日子,这个后宫太无情,太寒冷,她感到害怕,却无人可以拯救她。

  永琪今日其实是特意来找乾隆的,原因是他身子已经大安,他不是太子,如今年纪又已经不小,已经不适合住在宫里,所以希望出宫到自己的府上居住。

  乾隆听完他的请求后,有些犹豫。永琪究竟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他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是假的,那么他在宫外做什么手脚,他看得也不能那么清,如果在宫里,他便能断了永琪的左膀右臂。

  “五哥要回府上住?”永璂见乾隆犹豫,知道乾隆在顾及什么,但是他却很清楚,这个五阿哥是真的失忆了,“那待你出去了,空闲的时候我是要去你府上玩的,到时可别用粗茶淡饭来招待我。”

  “太子要来,自然是要扫榻相迎的,”永琪怎会不知永璂是在帮自己,如今他失了皇阿玛的信任,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出了宫在自己府上那一方天地,至少可以自己做主。

  乾隆点了点头,“既然你病已经痊愈,便回自己府上去吧。”

  第二日,永琪便去慈宁宫乾清宫坤宁宫请辞,三宫主子皆有赏赐,最后他又去给其生母请了安,才出了宫。

  三日后,乾隆下了一道圣旨,恢复永琪贝勒的爵位,这样一来,永琪在宫外也没有人敢轻视,但是却也没有人敢过于与他亲近。

  “朕以为你会把永琪留在宫里,”烛光下,乾隆看着永璂一脸深思。

  永璂低着头,“五哥总归是爱新觉罗家的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你倒是善良,”乾隆轻哼一声,却也不再提起此事,忽然听到穿来宫女尖利的叫声,“有鬼啊!鬼!”

  永璂愕然,便听到门外一阵护卫的走动声,他皱了皱眉,见吴书来走了进来,便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书来吱吱呜呜,显然有些为难。

  “说!”乾隆见他这个样子,便道:“叫的人是谁,把她带进来。”

  被太监拖进来的宫女此时已经面色惨白,看她的样子似乎极为惊恐,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五儿、柳儿”。

  “放肆!”吴书来见她这番模样,厉声喝道,“御前失仪,像什么样子。”

  “五儿,是五儿,她来索命了!”这个宫女只一味的发抖,再说不出什么来。

  “五儿是谁?”乾隆眉头微皱,显然对这种鬼神之说十分反感。

  吴书来看了永璂一眼,犹豫的开口,“回皇上,五儿是前些年在坤宁宫伺候的宫女,后来…后来掉进荷花池中淹死了。”

  “那柳儿又是谁?”永璂仿佛没有听到坤宁宫三字,继续问。

  “回太子殿下,柳儿曾经是、是坤宁宫的点香宫女,后来悬念自尽了。”吴书来是宫里的老人,怎么会不知后宫里的猫腻,今晚这事,只怕是某些人有意为之。

  永璂点了点头,走到受惊的宫女面前,“你在何处看到的?”

  宫女抖着声音道:“御花园的、的假山后面。”

  “真是有意思,”永璂轻笑,这后宫里有怨气的确是真的,不过普通人死后,是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成为鬼的,若是每个人死后都能变做鬼来报复生前的敌人,那么世间哪还有活人。

  “皇阿玛,儿臣对这鬼有些兴趣,不如皇阿玛与儿臣一道看看去。”

  乾隆见永璂神色间带了丝兴味,便知他不是害怕,而是感兴趣,点头道:“朕便与你一道去瞧瞧。”

  吴书来当下便明白,那个装鬼的人这次恐怕要倒霉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