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族长 > 第110章
《族长》

第11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数:7569 热度:13
    “阿郎哥。”

    顾凤又叫了他一声。

    她很少有这么贴人的时候,平时络晷兴许会兴致盎然,这时却连轻应一声都未曾,冷冷淡淡,抱着她往湖边走。

    顾凤见唤人不闻,把头搁在了他的肩膀,垂下了眼敛。

    络晷在换衬衣时未跟她要,从他的百宝袋里拿出了他所需的,已经抬手拿出了半件的顾凤瞥到,又垂下眼,默默地把衬衣收了回去。

    乳白色麻衣随风一展,落在了他的肩,顾凤当下脚步往前走了一步,见他有条不紊地伸臂穿衣,又往前走了两步,在他只穿了一半时抱住了他的腰。

    络晷顿住。

    就着半搭下的衬衣,顾凤把脸隔着柔软的麻衣把脸贴在了他的背上步步妻约。

    络晷又顿了一下,片刻之后,他伸出了手……

    他把人搂到了跟前放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双手接着行前的动作继续有点不紊地穿着衣裳,有条不紊,无动于衷,坚决冷酷。

    一时之间,顾凤无计可施,她的阿郎哥不领她的情。比起之前他们未成亲前他拒绝她的那几次,这次她不仅困窘,还有几分焦虑,脸更是火辣辣地疼。

    她拘谨地立在原地,连看他都不敢了,眼睛虚晃地扫着他的脚下。

    突然……

    有她熟悉的大脚朝她走来。

    “认错吗?”头上,络晷淡淡道。

    “认。”顾凤想也未想就答。

    “还一个人不打招呼就走?”

    “不打了。”

    顾凤说完,茫然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道:“打。”

    说着她快快抬起头,看向了微垂着头,眼神微冷看着她的络晷。

    如此不苟言笑,其实比她第一次见他还要冷淡漠然的络晷她是第一次见,顾凤看到,哑然至极,竟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

    她讷讷地看了他两眼,不敢再看下去,又垂下了头。

    这一次,她沮丧无比,先前她未觉得她的离开有什么太大的不对,但这时,她已经觉得自己是错了。

    是错了,她没有如期到达东海,更不知道东海在哪,她没做到她离开要做的,而他却得来找她……

    途中,没找到她之前,很担忧她罢?

    看着眼前低着头,不知所措的妻子,络晷轻拢了眉头,半晌无语。

    漫天的星光下,两个人相对无言地静站着。

    好一会,络晷在心里轻叹了口气,表面还是不为所动,脸色淡漠地牵起了她的手。

    顾凤老实地让他牵着,跟着他动。

    这一夜,络晷是搂着她睡的,但一言不发,顾凤窝在他怀里,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

    第二日清晨,用过清果,络晷牵了她往北走……

    他们飘在了树上,在树上踏尖而行。

    走了几步,顾凤回头,看着她应行去的东方,那清亮的眼睛一下子就暗了不少。

    人世间不是她的顾山,不是她努力去做了,就会得到她想要的结果的顾山。

    她也有她做不到她的事情。

    她阿父曾说祖上的老祖宗说人世凶险,不是人心险恶,而是一个只有三分能力的人,要去一个要靠十分能力才能存活的地方闯荡,那么,那个人世间必定是凶险的。

    “阿郎哥。”顾凤回过头,叫了络晷一声。

    这一次,她没看他,也没想得到他的回应,接着道:“给我儿续命,是不是很难?”

    这是她第一次清楚地问八斤的以后,也是她第一次清楚地说出了“难”这个字重生之摄政王妃。

    父兄大战而死,她没想过难;她临危受命,承担一族生死,也没觉得难过;顾山生死存亡危在旦夕,她也没想过难;怀胎十月,担忧夫郎生死,她也不觉得这有何难之处……

    但现在,她觉得难了。

    她寸步难行,怕眨眼回头,她的八斤哥就没了。

    她说得很轻,络晷却听得心口猛地揪疼,当下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

    炎热的夏天没有风,早起的晨阳金黄耀眼,刺眼的光芒下,络晷没有看清妻子的脸,却看到了的她眼中的光。

    那光中有水,就似眼泪。

    络晷觉得全身都疼了起来,他伸出手,擦向了她的眼。

    “别哭。”他说。

    顾凤垂下眼,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她的脸,忽又抬眼,与他轻摇头道,“没哭。”

    络晷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她的眼……

    她的眼依然黑白分明,覆着一层盈盈水光。

    是水,不是泪。

    “好。”络晷说不清地松了口气,随即又为自己先前那一刻的失神笑了起来。

    他笑了,笑得甚是好看,比他背后晴朗无云的天空还要明亮,顾凤看着他什么也没想,也跟着笑了起来。

    “没什么难的,”络晷牵了她的手,经过刚才那一刹那,他也不想冷着她了,他紧了紧手中冰凉的小手,跟她,也跟自己再说了一遍,“没什么难的。”

    “嗯。”顾凤点头。

    他说,她就信。

    **

    顾凤去向东海花了半来个月,再随络晷回到坤京,只花了五日。

    来回不到一月的日子。

    只是山中日子兴许万年都不会变,人世却如白驹过隙,眨眼就会物是人非。

    顾凤再回到坤京的院落,她走前白白胖胖的儿子,却已瘦得只剩皮包骨,眼睛肿红一片,却又大得离奇……

    一看到她,在夕峭怀里的八斤就扁起了嘴,撇过了头。

    他咬着小细牙,不出声响,但眼泪不停地,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很快,就打湿了夕峭肩头的衣裳。

    顾凤愣住了。

    默认顾凤离去,以为她会找到一线生机的夕峭尴尬地抱着八斤,看着顾凤的眼里有着几分歉意。

    他认同顾凤的选择,却忘了络晷与络栖的反应。

    八斤哭得悄悄,但刚才仅一眼顾凤就已看到了他眼中的泪,她愣住,又回头去看络晷。

    络晷却仅只瞥了她一眼,就往屋内走去。

    顾凤愣愣地看着他不断远去的背影,再回过头,又看到了保父眼中的歉意,还有怜悯……

    “我抱他。”顾凤伸出了手。

    但同时络八斤回过了头,朝她怒喝:“不世家!”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很清晰明了一个字,络八斤朝他的母亲连喊了数十遍,直喊到他的小嗓子都哑了,声音全是哭腔,眼泪糊满了他整张小脸。

    “不!”他哭着,哑着小嗓子,紧紧抱着夕峭的脖子,末了还朝他愣得不敢动的母亲又决然,愤怒地喊了一遍。

    他看都不看他的母亲,朝她喊完,又扭过了头。

    夕峭,院里的四卫,不远处端着盘子的茶花一时之间都忘了动,还在厨房里的秋花甚至因小主人凄厉愤怒的喊叫声心慌得摔破了手中拿着的碗。

    “不。”在夕峭的脖颈边流着泪的八斤又轻声地喊了一句。

    他不要这个坏人抱。

    他不要这个不要他的坏人抱。

    “自你走后,”一阵可怕的沉默后,夕峭清了清嗓子,张了口,“八斤很伤心,一直在哭。”

    如若不是他的默认,顾凤也不会走,父子俩也就不会一个一日不发一言,一个边哭边找母亲,父子俩的反应让夕峭对这一人很是歉疚。

    “进来。”见顾凤找魂落魄地立在原地,眼睛盯着八斤的小脑袋不放,显然没把他的话听在耳后,夕峭决定还是不站在院子里了,示意顾凤跟上他。

    也许顾凤没听清楚他的话,但他一动,僵硬的顾凤也动了。

    “他最近都没怎么睡……”夕峭边走边说,说罢,回头,顿住脚步看向了身边紧盯着八斤的小脸看的顾凤。

    母亲一停下脚步看他,八斤把小脸朝保父的脖子埋得更深了。

    夕峭不得不抬高下巴,让出位置,让他把整个小头颅都埋进,因此头不得不抬着,眼睛垂下看着顾凤,接道:“这几日更是夜啼不休,未曾睡过。”

    他父亲在时,他哭累了还能在他父亲的怀里歇一会,他父亲一走,他日日夜夜都要带着他的蛇蝎出去找人,夕峭曾一夜陪着这小神龙走了近百里,等到这孩子实在累了,才能用神压压制着护主的蛇蝎,把他抱回来。

    “也不吃喝,我只能喝进几次水,你们给他吃点东西,让他睡一会。”夕峭把孩子送到了头枕在椅背,抬头闭目养神的络晷怀里。

    络晷垂下头,抱住了自入他怀里,就迅速爬到了他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脖子挂着,把小脸埋在了他胸口的儿子,轻柔地在他发上摸了摸,又轻声跟他讲:“累了?”

    络栖没说话,但父亲的出声让他哼哼了一声。

    “饿了吗?”

    络栖抽了抽鼻子。

    顾凤这时已经走到了父子俩的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他们,闻言忙不迭地拿出络八斤最爱吃大红果,递到了父子俩的跟前,伸长着手,又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络晷看了眼她的手,没动。

    顾凤一顿,迅速掏出了很小的,入口即化,八斤一小口就能吃掉一个的小黄果。

    她两只手都伸到了他们的面前,但络栖却不买帐,拱着小屁股,把脑袋都埋进了他父亲的外衣里。

    “喝口阿父的茶水。”络晷淡淡地说了一句,拿起了旁边小桌上的茶杯,送到了他的面前最强改造师。

    络栖没动,他也没说什么,举杯不语。

    过了一会,他外衣里的小头颅才慢悄悄地抬了起来,微微地转了转头,露出了半只眼睛的脸……

    络晷这才把杯子送到了他的嘴边。

    络栖先是没动,但等水流到了他的嘴边,他抬起眼睛,看到了父亲温和的眼,这才安心,慢慢地张了口,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这一动嘴,他把整杯水都喝了下去,末了,还打了个水嗝。

    “好孩儿。”络晷抱回了他,这一次,络栖没有把脸埋进父亲的外衣里,而是除着父亲的动作侧脸躺在了父亲的胸口。

    他的眼睛发肿,清瘦的小脸也哭红了,鼻子更是红得发紫,鼻间还挂着没有在父亲外衣里蹭净的清涕,看起来很是可怜兮兮,又那么弱小。

    这时,络栖悄悄地,迅速地瞥了顾凤一眼,但眼睛又飞快转回去了。

    顾凤还没来得及全露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转到了他的眼前,把小黄果送到了他的嘴边。

    而父子俩不愧为父子俩,两个人怕是像到了骨子里,络晷不吃她这法子,络栖也不吃,顾凤送到他嘴边的果子他看都不看,连眼睫毛都没眨一下,嘴更是未曾动一下,比他父亲对他母亲还冷酷。

    顾凤不动,络栖更不动,小身子僵在那,连紧抓着他父亲胸前衣裳的小拳头都没动一下。

    “呀呀给你去做饭吃。”看他把自己当石头僵住不动,顾凤黯然地直起了身,收起指尖的果子,只是收到中间,又想起了络晷,她悄悄瞥了他一眼,见他神色不怒不喜,刹那间恶胆丛生,手指转了个方向,把果子放到了络晷的嘴边。

    她以为这次她的阿郎哥还是不会原谅她,已经做好了收回来的打算,好在,回家来了的男人没有了找到她时的冷硬,她的指尖一触到他的嘴唇,他就张开了嘴,把果子卷了进去。

    没想到这么如愿的顾凤眼睛微张了张,随即欣喜了起来,朝他浅浅一笑,又朝络栖看了一眼,这才飞快出了屋去。

    她一走,络栖总算动了,他抬起头,看着他父亲的嘴。

    “你不吃。”父子连心,更何况他的孩儿是从他的神魂里滋生出来的,不用他说络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说罢,他摸了摸络栖的头,在络栖的嘴再次扁起来之前,他抱着络栖起了身,嘴里淡道:“我们去厨房看着她。”

    络栖抽了抽鼻子,总算没有再说不了。

    只是他们走到半路,他还是忍不住跟他阿父告状:“丫丫坏。”

    “嗯。”

    “不喜欢。”

    “嗯。”

    “坏蛋。”

    “……”

    “坏人!”

    “……”

    “八斤讨厌她,不要她,把她扔了。”

    “嗯?”

    “你去捡回来,你要告诉她,她坏,捡回来就莫要跑了绝对天后,总裁的星光厚爱。”

    “嗯。”

    “你要看住了,不要让她跑了。”络八斤还是不放心。

    “我把蛇蛇蝎蝎给你,让它们跟着就跑不掉了,我跟它们讲好了的。”说到这,把身上的蛇蝎扒下来放到父亲头顶的八斤也累了,说罢,他的眼皮就垂了下去,等他父亲抱着他进了厨房,在余眼看到他母亲的身影,他这才闭住了眼,真正地陷入了沉睡。

    **

    “那远郊处还是没动静?”逍遥王一进宫,还没请安,龙椅上的的宸帝就走了下来扶住了他。

    “多谢皇兄。”逍遥王拱手,欠身。

    “你我同胞兄弟,不必在乎那等虚礼。”宸帝一挥袖,朝他摇摇头,走上龙座,“你跟朕说说。”

    “是,回皇兄,有动静了,似乎是那顾山的回来了。”

    “打听清楚她去了哪?作甚了?”

    “未曾,”逍遥王在皇帝的示意下,坐在了挨皇帝最近的下首处,“他们那院子如铜墙铁壁,密不透风,弟这几日想尽了办法,也未曾与他们搭上话。”

    自他们一离逍遥王府,他连见上这些人一面都难。

    而络武那些平时出没集市的下人更是行踪难追,他派了好几拔人同时日夜盯着那处,他们一出来就追上去,但往往跟了一段路就找不到他们了。

    他也在集市各店铺都安了眼线,但往往只几个错眼,这些人就能凭空消失在他们的眼前,再找到他们的身影,就是他们入了那处迷院时了,饶是如此,还是有的是好多次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来的,出来了是何时回去的。

    “那络武也回了?”

    “应是。”手下人没亲眼见到他们俩的逍遥王不敢肯定,“只是这几日,那小儿未曾出来走动,夜间更不见他出没。”

    那络武小儿是每夜必出来走动的,那个不是趴在大蛇,就是坐在大蝎身上,脸上还流着泪出来必走动到天明才归的小儿还是很打眼的,就算他身边有人护着,但他们出来的时头长,他们还是能远远跟着的,这几日没有了这动静,逍遥王这才敢判断武爷和他的那个顾山族长的妻子回来了。

    “那……”宸帝看向他。

    “弟打算今日下午就去他们府上拜访,”不需皇帝多说,逍遥王心领神会,“他们还用得上我,如若那对夫妇回来了,我要是去见,想来不会推拒于我罢?”

    “辛苦你了。”宸帝颔首。

    “那弟去了。”逍遥王起身。

    逍遥王的拜帖入庄时,顾凤正跟络八斤在面对面用饭,络八斤大口大口地吃着,根本不用人喂,他一个人拿手臂抱着大碗,拿一个勺子用饭,一次就是一大口,把嘴塞得满满的。

    不过是不到一月不见,先前还喜欢腻在人身上,不喜欢自己走路,更不爱清楚说话的络栖已然能跑了,大人抱他一会,他会自己要下来,说话更是清清楚楚,一句话能说很长,言谈之间已跟顾山七八岁孩童差不离多少了。

    只是,他依旧不叫顾凤阿娘,便连呀呀都不叫了。

    先前一天,他连正眼瞧一眼母亲都不愿,只是到了晚上,在母亲怀里睡了一晚醒来,他就没那么讨厌她了,顾凤做饭给他吃,他是不吃她喂的,但把碗放到他面前他还是愿意吃的,现下顾凤只要做饭,他就把他找来的,比他阿父吃饭的碗还大碗放到顾凤的面前,让她装满饭和肉龙抬头。

    那大碗的碗口比他的脸还大,但他一顿能吃一大碗,还要吃一盆的果子。

    顾凤挑了最好的给他,想再把他喂胖回去,都是他能吃多少就给他多少。

    “人也正在门口候着。”木蛟把拜帖放到桌上,说了这是逍遥王的拜帖,又道。

    顾凤把碗里的乌鸡腿骨去掉,把肉夹到了八斤碗里,看向木蛟,慢慢道:“阿父呢?”

    “神主在打坐。”木蛟回。

    顾凤点点头,把她的小碗里的一小点饭一口吃了,看了还有一大碗饭的儿一眼,与他道:“我去找你阿父。”

    说着就起了身,走了两步,她身后跟着抱着大碗,一边走路,一边吃饭的络栖。

    顾凤回来了三日,这三日,顾凤在哪,络栖便跟她到哪,便是入恭,这刁钻小儿也会自带布条绷住鼻眼,带着他的小马扎虎着脸坐在外头抱臂守着。

    好像他一时不盯住,她就得再跑了。

    母子俩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去找络晷,络晷是被脚步声叫回神的,等一大一小入了门,他睁开眼,看到了这慢腾腾走了来的母子俩。

    她自回来,倒比以前更不着急了。

    络晷这几日为日后要行之事正蓄精备神,自儿子不放心他盯着,自行其力后,他这几日都是日夜在练功,随他们母子俩相处去了。

    络晷一睁开眼,顾凤就在他身边的榻前盘腿落坐,与他道:“那个王爷来了,要见我们。”

    “让他进来。”也该见了。

    “那我这就去请。”跟着过来的木蛟一听主子的话,在门外接了话,说罢就转身随风朝门口掠去,片刻之间,就落在了阵外的逍遥王面前。

    “坤王,我们主子说,请你进去。”

    “多谢这位家人。”

    木蛟笑了笑。

    这厢顾凤随着起了身的络晷往外走,身边还跟着已经把饭吃到了底的络栖,她见他把最后一口吃进了嘴里,便接过了他的大碗,把大红果给了他。

    络栖咔嚓咔嚓地啃起了大红果,胃口似是深不见底。

    逍遥王在这家院子的廊下见到了这家三口,他自被带着穿过迷阵入了这处地方,精神就不禁为之一振,这处被笼罩在浓雾当中深不可测的院落果然神乎其神,等见到这一家三口,不等络晷开口,他就脸带微笑,拱手快步走向他们,“武兄,武夫人,多日未见,别来无恙否?”

    逍遥王目测离他们这一家三口不过两三丈之远,他快步过去,也只是一小会的事,只是他快走了数十步,也没走到这三人面前。

    这时,流风出来了,朝木蛟点了点头,“木蛟大哥,武爷让我来带逍遥王爷入门。”

    逍遥王本来看着那对似是近在眼前,但好像却遥不可及的夫妇,闻言朝流风坦然一笑,“有劳道长了。”

    流风微笑,带着逍遥王往与络晷一家三口截然相反的方向走,“王爷,这边请。”

    这时,他们的背后,站在廊下的一家三口还是站在廊口,已吃罢一个红果的络栖吃就后抬起了小脑袋,看向了他看着前方若有所思的母亲。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