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族长 > 第112章
《族长》

第112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字数:3999 热度:19
    皇帝找人确要方便得多,举朝上下都动了起来,一时之间,京城也变得分外热闹。

    络晷出去了两日就回来了,许是顾凤日夜都在家,络栖紧跟了她几日也就烦了,络晷回来后,他就跟着他父亲去了。

    父母于他而言,他更是喜欢父亲一些。

    他更是当着顾凤的面对络晷表述道:“我喜阿父。”

    不喜的是谁,不言而喻。

    顾凤也不把他这话当回事,也不介意,秋花却担忧得很,生怕他们娘俩生份了,哪料顾凤从小受父兄照顾长大,嫂子们进了门,也个个把她当宝,这些人要是训斥她,别说是不喜她,说不要她的话也都说过,但她从不当回事。

    顾家女儿,自有她的自大。

    现在父兄没了,但她心里还是明白,以前她父兄是世上最不可能不欢喜她的人,现下,是她的夫郎和儿子,她从不以为他们会有不喜她的一天。

    “凤姑,你跟八斤哥说两句好话嘛。”这夜络八斤趴在了他父亲打坐的腿上睡着了,顾凤拿了洗净的衣裳欲要进门时,端着水盆等着门口的秋花跟顾凤道:“孩子小,哄两句就和以前一样跟你亲。”

    “哄不好三国之锦帆崛起。”顾凤拒绝,进了门。

    秋花急得跺脚,回了房,跟她阿郎哥金羊道:“凤姑就是不喜说软话,跟八斤哥都不说,八斤哥好可怜。”

    末了,说到了小主人最最可怜。

    金羊不懂这些事,他挠了挠耳腮,小声和秋花道:“我看他们挺好的。”

    “你看,你看出什么来了?你什么都不懂!”

    金羊谄笑,“是,是,我都不懂,我都听你的。”

    秋花白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末了,她叹气道:“凤姑人好得很,就是个硬脾气。”

    “她是族长啊。”金羊也没觉得主母脾气有什么不妥的,一族之长,有自己的威风那才是好的。

    “唉……”秋花又白了她阿郎哥一声,又长叹了口气,但没说什么了。

    族长是族长,但凤姑到底是女人。

    这外面的女人又软又怯的,还惯会说讨人欢喜的话,以前老族长就是最喜欢这样的女人,都带了好几个这样的外山人进神山,宠得很。

    秋花也是生怕有那么一天。

    **

    坤国以国师出面,以官位大肆寻找于国有用之栋梁,不需科举,不需大儒引荐,更不论出身,即便是非良籍也可入选,当选者还能进宫进皇帝,此番贴皇榜寻才,让坤京短短几日内就涌进了一大批人,酒楼客栈,民居小店,甚至烟花之地都住满了人。

    有一屋者,前来投宿的亲戚们把柴房都占了,有亲居远者,更是接到了信使日夜兼程送过来的信,说不日就要反京。

    坤京人满为患,秋花她们出去采办,回来都要跟顾凤讲:“到处都是人,都挤满了,热闹极了。”

    秋花是武络神山出来的人,武络族族人本就不多,能在神山住者更是少之甚少,她从来没见过这以多人挤在一块,觉得甚是新奇有趣,好玩极了。

    即便是茶花这等沉稳的,出去一趟回来眼睛都发亮,秋花说着时她还赞同地点头。

    顾凤从她嘴里得多卖新奇东西的人也多了,便多给了她们一些银两。

    “凤姑,你不出去?”秋花见她说得那般有趣,顾凤也没说要跟她们一道出去见识见识,便问。

    顾凤摇头。

    秋花有些失望,又道:“那我带八斤哥出去玩会?他铁定喜欢。”

    他最喜欢玩了。

    顾凤还是摇头,“他顽皮。”

    秋花想及小主人身上的蛇蛇蝎蝎,也不是她能制住的,不由吐了吐舌头,“你要是不带着他,我也是不敢带他出去的。”

    顾凤嘴角泛起了点笑。

    秋花茶花走后,她去见一块打坐的父子俩,现下络栖打坐也是有模有样了,与他父亲同坐一上午也不见他动的。

    顾凤走进去,络晷睁开了眼看了她一眼,络栖也睁了眼,但只睁开了一眼,瞅了她一眼就闭上了。

    他还跟她置着气呢。

    顾凤也不哄他了,就去络晷那边坐下可能恋你已深。

    她白日事多,不打坐,就在一旁看看络晷给她挑出来的秘籍。

    秘籍都是上古的字,跟她认识的有一些很是神形,她也猜得出来一些,但意思还是差着一些的,她往往上下通读起来,有读不顺的就问络晷。

    她没事就坐在他们身边,偶尔要问句话,几日下来,不太想跟她说话的络晷不得已跟她说得多了,昨晚他也没打坐,而是把睡着了的八斤抱给了他的保父,跟顾凤缠绵了一夜。

    这厢顾凤掏出书来还没看完一段,门外,木蛟的声音就起了,“神主。”

    “进。”顾凤的眼从书上收了回来,看向了门边。

    “凤姑,阿蛇来消息了。”木蛟进门口就道。

    顾凤看着他。

    木蛟朝她一笑,跟络晷报道:“老族长住的地方已探清楚了,十目说已想办法盯住了,让我们这边去几个人……”

    顾凤看向络晷。

    络晷已睁开眼,“你去把人手聚齐,我稍后就来。”

    “是。”

    “你要自己去?”木蛟一走,顾凤开了口。

    络晷已起身,伸手向她,拉了她起来。

    “我能不能去?”

    “你和八斤在家。”

    顾凤往后看了眼络栖,络栖已起,见父母手拉着手,他扁了下嘴,自行下地穿了鞋。

    顾凤欲要帮忙,但被络晷拉住了,只好看着络栖小手快快把小鞋的绑带系好……

    也不过教了两次,他自己都会了。

    要是还在顾山,他外祖母和舅母们怕是又得心疼他,说她的不是了。

    “我不在家,我要跟你去,阿父。”络八斤穿好鞋后,抬头脑袋跟络晷说道。

    “你陪你阿娘,”络晷这才往外走,“莫要让她乱走了。”

    络栖抓住了他飘于后的腰带,跟着他,往他阿娘的方向看了一眼,“哦”了一声。

    **

    络晷很快就带了他挑中的四卫中人走了,夕峭留了下来。

    这几天欢欢喜喜来往于三清观与别院的流风突然失魂落魄地回来了,他找到顾凤,不顾夕峭在场,跟顾凤黯然道:“凤姑,我这才发现我师兄有一个女儿。”

    顾凤还没回话,他接着喃喃自语般道:“师兄说她自弱体弱多病,他早年入道,未对她尽过为父之责,甚是惭愧。”

    顾凤看他话中有话,便没接话。

    “我这才知道,她是原王的王妃……”流风说着,在一旁舞剑的络八斤听他声音不对,收了剑回来,站流风面前好奇地看着他。

    流风朝这小儿勉强地笑了笑。

    “今早师兄说要来与你道谢,师祖说他身上带着断魂剑来见你不妥,我这才知晓,他想杀你。”流风说罢,苦笑了几声,看着顾凤道:“我差点害了你。”

    顾凤沉默了片刻,转向夕峭,“保父,你早看出来了?”

    夕峭摇头,“武兄自行查出来的末世武神。”

    应该是木蛟他们使的力,顾凤点头,看向流风,“既然没发生,你无须挂怀。”

    流风又苦笑,“师祖也是这般与小道说的。”

    “他病好了吗?”

    “好了。”

    顾凤想了想,给流风拿了点东西给他,“那给他,让他好全罢。”

    流风没接,摇头道:“小道观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一趟,您有事差人来叫我就好。”

    “我跟你去。”络八斤忽然出声,他迎上流风朝他看过来的眼,跟流风道:“我要去见见你师兄。”

    他又跟夕峭和顾凤道:“你们莫来。”

    “你阿父说让你陪我。”顾凤沉默了一下,道。

    “我就出去一会……”顾凤的话让络栖顿了顿,但很快他从手腕间拉下了一条金蛇,缠到了她母亲的手上,对金蛇说:“你看着她,她要是乱走,你变大缠住她。”

    说罢他就牵了流风的手,流风抬眼看了夕峭顾凤一眼,见他们不再说话,似是默许,便在心里叹了口气,带着络栖走了。

    他们一走,顾凤就要起身,但被夕峭拦住了。

    夕峭朝她摇头,“不妥,他有他的命数。”

    见她没听,还是要起身,夕峭只好又道:“他与流风有道友之缘,流风有赤子磊落之心,是助他的贵人,他们有他们的缘法,你万万不能插手。”

    顾凤还是起了身,“我只是看看,不插手。”

    夕峭又是摇头,“你们夫妻俩啊。”

    没一个是顺其自然,顺道而为的。

    他还是拦了顾凤,这一次他加重了语气,“你不能去,他此行与原家子弟必产生牵扯,这于他是福,你去了就说不定了。”

    “为何?”为何她去了就不一定了。

    “原家于你,是仇,不是友。”夕峭只得把话说明白,“凤姑,你心中应该知晓,原室的运殆,他们只会当是你的原因。”

    “是他们先出卖了我们,”闻言,顾凤有些恼怒,黑眼更是亮得可怕,“他们自己在找死。”

    是他们带着外人破了顾山,而顾山为了守山,几人家中还有父兄存活?

    “就是如此,他们也不会承认。”夕峭淡淡道:“且,你道你言,他说他法,有何区别。”

    “我只是去看着八斤。”顾凤不想与他再言语。

    “你不能去,”夕峭随手取了枝树枝拦住了她,“原王着人来杀你,必在附近,我得了武兄的令,要护你一命,今日你哪都不能去。”

    “可你让八斤去了?”原王在,他居然拦她没拦八斤?顾凤睁大了眼。

    “我说了,八斤有八斤的缘法。”

    顾凤气息变大,她喘了两口气,明白了,“阿郎哥做的,他让你拦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