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5章 功夫不负有心人
《暄和皇贵妃传》

第5章 功夫不负有心人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76 热度:7
    明成七年四月份,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正是顶顶好的时节,云香阁的院子早在刚刚开春,南木萱就命人好好照看那些花儿草儿,不过终究是去年新布置的院子,没什么清雅的底蕴。

    去年新移植的名花也早在她失宠的日子里因宫人的疏忽而没了活力,如今虽有皇后照拂却也没有要花要草的理,幸好还有几盆杜鹃此时开的正好,给整个院子都添了些靓丽的色彩。

    今个的天气格外好,连那几盆杜鹃都分外娇嫩,南木萱刚吃过早膳,络儿便开口问道“主子,今个咱们去哪”

    自从天气变好,主子几乎都爱出门转悠,这样真好,总在她们宫里待着实在没意思,可惜怕惹麻烦,她们不能走太远。

    南木萱失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说今个要出去了”前身进宫的时候,她的母亲,出自汝阳李家的李氏特意向她的一位堂姨母忠勇候候夫人要了个精明稳重的大丫头碧荷陪她进宫,可她却偏偏要带着自小陪在身边的络儿,气的李氏只骂她是讨债鬼。

    络儿从小陪她长大,忠心不缺,灵敏也有,可心计处事哪里比得上出身侯府的碧荷,难怪李氏生气。

    自从进了三月份,她便开始经常出宫走动,虽然嘴上说着是为了散心赏景,可真实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一个不小心偶遇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罢了。

    其实她已经见过他了,在皇后的昭明宫,那天她照例去给皇后问安,皇后罕见的让她留下待一会,然后让她帮着画一副寒梅傲雪图,众所周知皇上是个喜欢画画的,梅花更是他曾公开赞过品性坚韧的花,她闻言便有所感,皇后这是打算向皇上推举她了。

    更让她惊喜的是,那日未等她画完,皇上竟刚好去了皇后的昭明宫,她见礼问安,皇后更是借机让皇上看看她画的画,又夸了她几句,她本以为机会来了,可皇上只是淡淡夸了她几句就让她退下去了,事后也没有招她侍寝。

    反而是皇后后来特意派人安慰了她一番,言皇上最近政务繁忙,又说了其他的客套话,话里话外的意思还隐隐透出皇后无能为力的意思。

    好在皇后还算仁德,没有嫌弃她无用而丢开,依旧不咸不淡的照顾她几分,这事过后,她也只能继续巴结皇后,等待时机,外加自己出去撞偶遇的概率了。

    虽然概率极低,可好歹也要努力不是,积极进取总会比坐以待毙来的靠谱就是了,出去的次数多了,玉溪不用说,侍书,佩儿也都渐渐看明白了她的意图,不动声色间极力配合,只有她从家中带来的络儿还不明就里,罢了,只能说南木家的生活环境还是太简单了些。等她逐渐走上后宫舞台,以络儿的资质可塑性还是很强的。

    “今不去了,主子,别呀,主子前几日不是还说附近的樱花林漂亮那吗?咱们今个去哪好不好?”南木萱微笑不语,吩咐侍书去拿古琴,络儿才反应过来她是说笑。

    一行人出了云香阁便奔着络儿说的樱花林走去,南木萱虽然要出去碰概率但也绝对不离云香阁太远,毕竟遇到麻烦的概率要比遇到皇上的概率大出几百倍,她如今没那么大的承受能力所以只能挑低风险的投资。稳步而行才是王道。

    好在云香阁偏远,周围不但麻烦少,景色尚可处还挺多。主仆几人走了一会就到了,寻了一处石桌,石几,这林子虽然不大,景色倒也极美,偶有微风吹过,花瓣徐徐飘落,很是浪漫。

    她今日穿的是一袭嫩黄色广袖束腰绣花长裙,置身花雨之下很是出众,提起裙摆转了两个圈圈,真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可惜,不能当众跳舞。

    宫人早已收拾好石桌石几,南木萱满意的落坐,茶水古琴早已摆好,其实即便不是为了偶遇,大好春光,如此打发也很是不错,轻轻拂过古琴上别致淡雅的纹路,突然就想起大学迎新晚会上,身为成功校友被邀而来的李文远一脸呆傻的看她表演的情形。不知那个男人有没有她这样的好运穿越。

    摒弃杂念,微敛心神,南木萱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扣拨琴弦,指间便流泄出一个个音符,他们跳跃着,交织着,彼此串联,融合成一曲动人的乐章。

    四月芳菲多,御花园里姹紫嫣红,美景处处皆是,只可惜对于从小就看惯了这些景致的明成帝楚瑾来说实在无趣,他不由往一些清净之处走去,耳边隐隐有乐声传来“赵德福,你可听见了琴声”

    不知哪个主子有这个闲情逸致,赵德福看着有些兴趣的皇上回到“是了,是有琴声传来,只是不知是哪处,可要奴才派几个人去看看”

    近日清闲,楚瑾也乐的找些趣味,他也好些日子没听曲了,既然赶上了,就去看看,闻言点头“嗯,去看看”

    赵德福派人查看,自己陪着皇上走,看着这偏僻的地,不知道又有哪位主能走回运。

    一曲阳春奏罢,南木萱的心情也随之喜悦,音乐陶冶情操什么的果然有理,南木萱当年在少年宫的刻苦加上前身从小的涉猎,这份本事还真不是盖的,她自己都能明显感受到她这一曲弹的很有水平。

    喝了口茶,正要转身命人收拾东西走人之时南木萱似乎看见一个人影匆匆溜走,心念微转,抚上琴弦,她不介意在来首,哪怕不是boss,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要试试。

    上天是偏爱勤勉之人的,刚刚溜走的人影正是御前的小太监,奉命来找哪里是声源的。

    他匆匆跑了回去禀告,明成帝楚瑾就缓缓而来,尚未走进,就朦胧的看见一黄衣女子正静坐抚琴,偶有花瓣飘落,伴着动人的乐曲,整个画面唯美醉人,他不禁驻足倾听,怕打扰了佳人兴致。

    然而他没想到,他尚且没有上前打扰,琴声就已经先断了,只见女子偏头望来,只匆匆一眼就移了目光,楚瑾没有往前走,对女子停了琴声有些不满,那女子未免太不专心。

    他正等着她过来见礼,好看看是哪个妃嫔,却没想到那人命人收拾了东西,竟是走了。

    他不由微愣,什么时候竟然有女人见着他避着走了。赵德福也是没反应过来,这是哪位主子,莫不是在玩欲擒故纵?可这也太不像了吧,他看向同样迷糊的皇上轻声唤道“皇上?”

    楚瑾看着已经模糊不清的人影,开口道“去查查是谁”

    回昭阳宫的路上,楚谨坐在御驾上,一个小太监匆匆上前对着下首随侍在旁边的赵德福耳语几句,楚瑾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幕,开口问道“是哪个?”

    赵德福闻言忙上前回到“是云香阁的南木贵人”

    楚瑾闻言有些惊讶“朕记得之前在皇后宫有个画画的贵人,可是她?”

    赵德福自然也记得,皇上原本还要翻牌子的,只是后来被贵妃请去漪澜宫了,之后也就忘了“正是”话说这南木贵人失宠了这么久这是又要起来了

    “南木?今个晚上就去她那吧”

    “是,奴才这就叫人去传旨”南木贵人要是起来了,这宫里可是又要热闹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是记得那南木贵人当初落水落的可是莫名奇妙的

    南木萱接到侍寝的消息是有几分意外的,要说她今天整了那么一出之后,皇上注意她是情理之中的,不过她对皇上今个就让她侍寝的消息还是意料之外的,且今天那般避而不见还是有一小点风险的,还好她赢了,而且貌似效果不错。

    看着下面一个个满脸喜色,忙上忙下的人,她不知是何感觉,他们似乎比她还激动,果然这宫里,还是要抱紧那个男人得大腿啊,老天啊,干嘛不让她穿成皇上!

    玉溪看着满脸怪异神色的主子,上前提醒道“主子,已经备好热水了”

    南木萱闻言转身去了隔间沐浴,大木桶里早已撒满了玫瑰花瓣,南木萱试了试水温正好,让人退下后才坐了进去,坐在木桶中看着自己□□的身体,真真是肤如凝脂,玲珑有致,她连18周岁都还没到那,已经是个小妇人了,万恶的旧社会啊,记忆中原主与皇上发生关系的次数并不多,且没有一次原主是享受的,真是悲哀。

    她泡完了澡,才叫人进来时候,络儿上前给她擦拭,按摩,她挡了被她们涂玉脂的手,真心不需要吧,一想到这些都是为了一会她被人享用做的准备,真是不好受,不过再一想似乎这就是她的职责,她的价值所在。伺候的那人舒服了,她以后的日子也就舒服了,忍着吧,谁让她该死的遭遇了空难跑来了大元那。

    所谓美人三分天生,七分打扮,不过她这副皮囊天生貌美,如今又是妙龄,若是还要细细打扮那简直就是画蛇添足。

    她只是让人涂了一层凝脂,亲自动手画了个精致的淡妆,即便这样镜中的人亦是绝美,她微微眨眼,又带了几分娇俏,她如今的身份,这等容貌还真是好事。

    美人美人,最起码要走美貌不是,要不然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去勾搭帝王。

    挑了件淡粉色广袖束腰缀珠长裙,配上金丝水纹腰带,更显得她腰肢纤细,不盈一握了,金光闪闪的腰带外加珠光闪耀的底裙,让她看起来纯洁无暇,仙气逼人。

    至于发髻这个只能交给佩儿,唯美的飞仙髻配上她初次承宠时皇帝赏的碧玉钗,倒也素雅别致,话说她的首饰还真是不多,如今这几件还都是初入宫时的玩意,连原主在家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她的前身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放着手拿大把嫁妆去世家当正妻的机会不要,简简单单孤孤零零带着络儿带着一个小包袱就进了宫那,就为了那可笑的动情,真是愚蠢啊。看着首饰盒翻来翻去,想了想让洛儿把那些新年时皇后赏的绢花找了来。又别了一朵以假乱真的粉色蕙兰绢花,倒是添了几分活波可爱。

    一切妥当,整个云香阁都开始坐等君王。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