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6章 初次侍寝
《暄和皇贵妃传》

第6章 初次侍寝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07 热度:14
    “主子,皇上来了”佩儿进来通报的时候,南木萱都快无聊的睡着了,闻言连忙起身,把手搭在玉溪的手腕上,仪容优美的款款而行。

    楚瑾下了御驾,便见昏黄的宫灯下,美人一身闪亮的盈盈而立,很是赏心悦目。

    又见美人缓步上前,盈盈拜倒,声音柔婉“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楚瑾点头,微微笑道 “爱妃请起”然后便携了女子的手,带着人往里走。

    进了殿内,才放开南木萱柔弱无骨的小手,直接在主位上做了,他们一进来,侍书便捧上茶水,摆了点心水果,皇上吃不吃不必关心,但却不能不做。

    从她跪下行礼直到他在主位落坐,两人见面到现在完全不对等,尤其南木萱还是那个下等人,说实话她此刻是有些不知所措的,她前世所有的*手段都是在平等甚至男人恭维她的基础上的,可如今,眼见那个男人怡然自得的打量她室内的布置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她只好问道 “皇上可要喝茶?”

    听她出声楚瑾才仿佛刚注意到她似的,微微笑道“爱妃可是有什么好茶吗”

    “没有”南木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她这境界还是不够啊,她是不是高估她自己了。

    楚瑾也是微愣,他顺着她提起喝茶,怎么她还一副不乐意的口气,又想起今天在林子里她也没搭理他不由脸色微沉,然而刚要训斥便见下首的小女人一脸的懊恼和不知所措,不由挑眉

    “朕本以为爱妃是有什么好茶要与朕分享,看爱妃的样子,莫不是朕想错了”

    南木萱见他没有生气反而有几分调笑,不由松了口气,又想到自己一个芯子30岁的都市熟女怎么如今倒真跟18岁小女生似的了呢,皇帝怎么了,皇帝不也是男人,稳了稳心神,她满脸娇笑的接道

    “妾确实有好东西与皇上分享,不过可不是茶哦,比茶可要宝贝多了”

    楚瑾没成想她突然换了个样子,眉眼带俏,巧笑娇兮,倒是很有两分味道,且也勾起了他的兴趣,欣然接道

    “哦?是什么宝贝?”

    南木萱眨了眨眼睛,眸光里带出几分调皮,然后一脸不可置信的问到“皇上没看到吗?”

    这倒是把楚瑾弄迷糊了,不由环视四周,实在看不出哪有什么宝贝,有些疑惑的看向她,一直在室内侍候的赵德福也不由微微抬眼,暗暗打量,不知这南木贵人在搞什么鬼。

    南木萱起身靠近,魅惑的看着他,很有几分缠缠绵绵的轻声道“难不成妾这样的美人还算不上宝贝吗”她的声音虽低,赵德福却听的清楚,连忙把头垂的更低,心下暗叹真是大胆,他却不知,南木萱的这番做派,早已让他的主子胃口大来,心下暗痒。

    楚瑾已经大笑出声,把人搂进怀中,看着眉眼精致女人肯定道“算,当然算,朕记的爱妃可是说要与朕分享宝贝的……”

    这话接的还真有水平,南木萱脸微红,弱弱的一句“讨厌”会*的帝王什么的还是好相处的,她话未说完,楚谨已经抱起她,大步向内室走去,倒是把赵德福弄傻眼了,这节奏是不是太快了点。

    对于男人还说,女人到了床上就不再单单是漂不漂亮可以评价的了,再漂亮的美人若是在床上如木头般怕是也会失了兴趣,男人所谓的爱绝对会参杂着性的满足,更何况是对帝王,南木萱深深的明白这样的道理,她如今的价值也不过就在于此,而且本着自己也享受的心态,南木萱对楚瑾很是配合,不过她低估了这个帝王的性致,也高估了自己这个身体的体力,到了后来,只能涕不成声的求饶,瘫软着身子任由摆布,两人完事时她已经累的一动不想动。

    楚瑾却是酣畅淋漓,好不快活,见身下的小女人累的直接瘫在床上不由失笑,哪怕是帝王,满足后的男人都格外会来事,他亲自把人抱进了隔间早已备好的浴桶,叫了她的宫女来伺候,自己才去了侧室洗漱。

    第二日清晨,宫人们鱼贯而入,捧盂端盆,承衣奉鞋,各司其职,楚瑾伸开双手站着,任由赵德福伺候他更衣系带,这些本是侍寝宫妃的活,但赵德福见南木贵人睡得正香,皇上似乎也没有把人叫起的意思,就只好亲自上前侍候。

    南木萱昨个虽是累的要死,不过她心里记得这不是前世,楚瑾不会像李文远似的起来给她做早餐,他只会等着她伺候,所以在他起身之时她便感觉到了,不过见他轻手轻脚没有叫她起来的意思,她乐的继续迷糊。

    感觉差不多了,才揉了揉眼睛,一副迷糊的样子,事实上她也的确很迷糊,轻呼了一声皇上,便要起身,玉溪早已带人在一边侯着多时了,见她醒来就要上前,不过被皇上大手一挥,挡了,他亲自上前把她按回床上,调笑道

    “宝贝昨个辛苦了,今个多睡会”扬声吩咐道“赵德全,你派人去皇后那说一声,南木贵人昨个辛苦了,今个儿的请安就免了”

    南木萱觉得这句话说的太好听了,她用亮晶晶的小眼神崇拜的看着他,看的楚瑾通体舒畅,觉得自己这一大方举动得到了最好的回报。俯身亲了她一口,才神清气爽的出门了。

    路过门口时还对着玉溪交待了一句

    “好好服侍你们主子,别扰了她休息”

    玉溪行礼谢恩,心下高兴。赵德福偷眼看着倒头就睡的南木贵人嘴角微抽,这位的心未免也太大了吧,竟是转眼间就真的这么安心睡过去了,连谢恩也不曾。

    楚瑾回头看向乖乖听话睡得香甜的小女人却不由勾了勾嘴角,已经很没人这么听话了。

    皇上走后,玉溪想了想还是很负责任的叫醒了南木萱,轻声问道“主子可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虽说皇上免了主子的请安,可若是真如此未免也太轻狂了,尤其是主子之前还频频像皇后示好。

    南木萱微眯着眼,蹭了蹭被子,打着哈气反问道

    “皇上不是免了吗?”说完见玉溪一脸不赞同欲言又止的样子,揉了揉脑袋加了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什么,这样吧,就有劳姑姑你帮我亲自走一趟昭明宫,直接找绘芝就行,你就跟她说你主子昨个儿辛苦了,现在还没起来,下去再去给皇后请安,还请皇后娘娘见谅”

    玉溪听完一脸的不确定,看着继续睡觉的主子很是不可思议,主子你确定这样好吗,她若是这么去了是去请罪还是炫耀啊,她现在都怀疑主子是在说梦话,然而,南木萱又睁眼特意加了句 “快去吧,照我说的做”

    昭明宫里,原本有一堆的女人想看看又起来的南木萱究竟是怎么的又迷了皇上的眼,惹的皇上又想起了她,还在承宠过后赏赐了一堆的东西,可惜竟然没等来人,于是各种酸话讽刺便上来了。更有些消息灵敏的如周贵妃,蒋修仪之类便话里话外看皇后笑话,云里雾里,明嘲暗讽,拐弯抹角,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深层意思就一个,皇后瞎眼了吧,提拔个白眼狼上来,还有一些人虽是话说的还过得去,没有对皇后不敬之意但也透露出皇后娘娘仁慈,很是照顾南木贵人,可惜南木贵人如今初一复宠便目中无人,落娘娘面子,娘娘可不能放任啊,这种意思表达最强烈的代表便是与南木萱同一批进宫的刘贵人,之前很是受宠了一段时间,位份也是由刚一入宫的从七品良人频频升迁,到如今与南木萱一样的贵人位份。

    而且,皇后宫中请安一直有她的事,这于她的位份来说也是荣耀,要知道本朝规矩,只有从五品以上的位份才有给皇后请安的资格,其他人只有在升位份,或承宠后第二日才有资格。

    所以南木萱讨厌的请安对某些人来说反而还是乐可不得的美事那。比如刘贵人,她也是因南木萱落水后经常受宠,经常升位,总来昭明宫,久而久之她陪着小心,极尽谦卑,绝不得罪不该得罪的,日日来大家倒也习惯了。

    皇后听的腻歪,挥了挥手,早早的让人都散了。

    自己心里也有几分不快,不过她倒不排斥继续拉拢南木萱,毕竟光是为了在皇上那里的印象以及她皇后的身份她就得好好的对她,另外她也没听说南木萱除了自己还巴结过别人,如此不管怎样她便都是她这边的人,如今她又得了宠,这与她来说总归是好的,而且以南木萱的性子充其量是她的棋子,可以为她所用,可以随时丢弃,最重要的是她绝不会养虎为患。

    绘芝见娘娘回来了,便上前有些不安的将玉溪的话回了,她可是听说了今个在前面各宫主子的那些话,如今真怕主子不高兴,这南木贵人也真够气人的,什么辛苦了没起来,便是其他妃位以上的娘娘说话也没她这么理直气壮的啊,就她娇贵。

    皇后听完一愣,手中的茶盏咚的一声放在案上,众人不由呼吸都放缓了,绘芝偷偷打量主子的神色,可是没想到过了会主子倒是笑了,不是那种要收拾人的笑,而是很高兴仿佛想到什么好事似的笑了。

    然后她就听皇后吩咐道“既然皇上都赏了东西,本宫怎么能省,绘芝去给南木贵人备礼,往常怎么比着皇上的分量赏这次就怎么给。另外多赏出一份本宫单给的,把前些日子西齐进贡的暮云纱,南兆的水云锦各拿一匹加上。

    还是你亲自送去,传本宫的话,就说本宫也怜惜南木贵人辛苦,都是自家姐妹,不用特意来了,皇上今个没准还得辛苦南木贵人侍候那”这样的脾性不是更好,既然皇上喜欢,她有什么不喜欢的

    绘芝很是不解,主子这是不是太给南木贵人脸面了,不过她还是老实的去收拾礼物去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