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8章 进位赐封号
《暄和皇贵妃传》

第8章 进位赐封号

作者:饭炒蛋 字数:3480 热度:11
    小太监到云香阁传旨的时候格外客气,云香阁上下不由十分欣喜,玉溪给的赏赐也很是丰厚,更是喜得那太监眉开眼笑,只南木萱淡淡的,接了旨意后,也随手赏了传旨太监一包碎银子,然后淡定的进屋继续绣荷包去了。

    原主不喜女红家里人也不拘着她学,是以女红并不好,南木萱在现代也是连十字绣都不会绣的人,她如今时间格外多,一日见宫女巧儿给她绣衣服,便起了兴趣,且想着学会了讨好下皇上也不错便开始绣起了荷包。

    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她才放下绣的不成样子的图案,呼了口气叫人侍候沐浴更衣。

    热气腾腾的隔间里白茫茫的,南木萱伸着雪白的胳膊捧着花瓣撒着玩,唇角带笑,早没了初次侍寝时那种郁郁之气,反而带了几分期待,勾引与被勾引,调戏与被调戏,她一个正常的女人,这些与生活而言也是不错的调剂不是。

    不同于上次的广袖束腰长裙,今个儿她挑了件浅碧色绑袖绯边薄纱裙,配上那浑然天成的娇嫩小脸蛋晓得格外娇俏可人。

    楚瑾来的时候依旧看见灯下的美人笑着等候,今个却一眼就让他起了怜意,待人行礼之时,亲自扶起,拉了左手,边走边夸道

    “爱妃今个看起来真美”

    南木萱轻轻的晃了晃皇上的的右手,哼了一声,故作生气的娇嗔道

    “难不成妾往日里就不美了”

    赵德福在后面低头跟着,想着这南木贵人落了回水,这胆子变得倒是越发的大了,这一次次的真是出人意料。

    楚瑾也是没想到他特意的夸了她一句,这女人不但不谦虚谢恩反而还嫌他夸的不合格,侧头伸手抬了她的下巴细细端详,确实是个美人,不过与他来说其实也不过是一般颜色罢了,想起上次在她宫里,她还声称自己是个大美人,是个宝贝,此时在看她一副“人家明明什么时候都很美,看清楚了吧,你说错了吧”的得意表情,不由好笑。

    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这般勇气,不过她身上这种独特的味道倒是比她的容貌更让他感兴趣。于是挑眉笑道“爱妃说的是,你就是个时时都美的宝贝”

    女人天生就是爱听甜言蜜语的一种生物,尤其是出自优秀男人的口中,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依旧高兴,毕竟他心甘情愿的那样说就证明你还是有值得他说的价值的。

    南木萱更是女人中的女人,甜言蜜语什么的即便她前世听的再多,也不会厌烦,尤其是如今从这个古代帝王口中说出更是让人身心舒畅,满是愉悦,心情好了,调起情来也更显真实,两人很快就相谈甚欢。

    气氛甜蜜了,皇上更是把人拉入怀中,相拥而行了,待到进了大殿,皇上一眼便注意到自己赏赐下来的八宝琉璃宫灯,倒不想她完全不当回事似的就这么大刺刺的挂在了殿门口,于是指着宫灯问道

    “可还喜欢?”

    南木萱顺着他的视线扫了一眼,很是自然的答到

    “喜欢,妾一见着这美轮美奂的宫灯就让人把之前的换了,这两个看着漂亮多了”

    楚瑾从来没见到过她这种态度的,她说喜欢那神色自然的你能完全肯定她是真的喜欢,可是她的态度,又让人感觉不到对此她有多么欣喜与感激,仿佛他赏赐给她宫灯是一件多么理所当然的事,而那八宝琉璃宫灯似乎在她眼里也不过就是比普通宫灯好看了一点而已,她就那么随便的和他讨论那灯,没有感激,谢恩,没有表示惊喜,珍惜,她就那么真实的把它看成了一盏灯,而不是一种荣耀,宠爱。

    南木萱可不知道她面前的一国君主对着个灯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她眼里,他给她送东西就如同前世那些男人给她送礼物是一个道理,她当然开心,但也不会因此就接受的他们的示好,在她的观念里男人给女人送东西无非是一种讨好手段而已。

    若不是知道这个古代男人不是她可以随便撒娇耍性可以拒绝的人她要不要他送的东西和要什么早就随心所欲了,让她把这看成一种荣幸她还真做不到,在她看来她要了他的东西该荣幸的是他才对吧。

    见他不语她眨巴着眼睛嘟嘴道

    “皇上,你有没有在听妾说话”楚瑾突然就觉得这女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当然在听,既然爱妃喜欢,就挂着吧”南木萱微笑,早就挂着了好不好。

    她不知道的是这宫里真心没有把这种精致珍贵的观赏性琉璃宫灯当成普通宫灯用的。

    进了内殿,两人亲亲热热的说了会话,楚瑾提道

    “听皇后说爱妃的画画的很好”

    “嗯,妾的画确实还不错,不过妾最擅长的是弹琴,妾的琴艺才是最好的”南木萱如是说到。

    楚瑾已经把她的往日的印象连了起来,闻言笑道

    “真是个不知羞的,哪有人自个儿夸自己个儿的”

    南木萱低头笑的调皮,然后扬起小脸一脸迷糊的看着楚瑾道

    “可是妾说的是事实啊”

    楚瑾失笑,顺着她道“既然如此爱妃就给朕弹首曲子吧”

    然后就见小女人把头一扬“一副你就瞧好”吧的骄傲神态冲着下面的人喊到

    “侍书,快把你家主子的琴找出来,你家主子今个儿一定要让皇上听听什么叫名曲”逗的楚瑾大笑不止。

    饶有兴趣的看她一副大显身手的样子,最后的曲子弹的究竟有多好楚瑾已经听不太出来了,他的眼光只停留在她弹起琴来变得宁静美好,气质超然的模样上了。

    她不是没见过别的绝色女子弹琴,但都不是她这种样子的,她专注的样子令人向往。

    这是个他一眼看去有几分兴趣,越相处越喜欢的女子,在她这,他看到的是与所有嫔妃都不一样的一个女人。

    一曲毕,他已经没兴趣品评什么曲子了,大步过去把人抱起,直奔内室的大床而去,他记得她在床上亦是与众不同的美味可口。

    芙蓉帐暖度*,君王依旧要早朝,南木萱这些日子的锻炼绝不是闹着玩的,她的体力比起上次明显好了许多,鉴于她在身份上已经被他压制的不行,所以在床上她刻意的要扯平这种不平等,动作大胆狂野,极进挑逗之能事,然后结果就是楚瑾惊讶过后性趣大增,越发来劲,南木萱依旧不敌,被反折腾的瘫成一团。如今更是赖在床上不起来。

    楚瑾洗漱着装一番,意气风发的看了一眼昨晚上儿床踏上胆大妄为,如今睡得不省人事的女人,心情不由大好。

    吩咐赵德福道“云香阁南木氏,性情直率,品性纯良,深得朕意,今晋封为从五品小仪,封号暄,一会你便把这旨意告诉皇后,让她拟旨”

    “是,奴才遵旨”赵德福微惊过后便收回了心思,转而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道

    “皇上,这封号可是小仪名讳的萱”他不知皇上这封号是特意按着南木萱的名讳来的萱还是凑巧碰上的其他字,毕竟在皇上那能挂上号记得名字的主子不多,但看南木贵人的性子也不定是她告诉了皇上进而求来的。

    楚瑾微怔,他还真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中也有萱字,倒是巧了,笑道

    “是温暖之意,日字旁的暄,她名字里也有这字?”

    赵福德倒没想到南木贵人如此手段,哄的皇上竟是自愿赏的字,还是如此寓意的暄,恭身答到

    “回皇上的话,暄小仪闺名南木萱,草木葱容的萱”

    南木萱,楚瑾默默的念了两遍笑道

    “这名字倒是也不错,不过那萱字少了贵重,加上朕赏的封号倒是正好,你去叫人传旨吧”

    “是,奴才遵命”皇上可是好久不给封号了

    皇上不记得南木萱的名讳,皇后却是记得的,果然,皇后特意问了句皇上给的封号可说了要用的是哪个字。

    待人答是日子旁的暄后,皇后神色有些复杂,后宫里有封号的女人不多,能比的起这个暄字的更是寥寥无几,也就是曾早产失子如今恩宠不在的珍昭容了。

    南木萱有宠是她所乐见的,可如今眼见皇上给了这般封号又有些不是滋味。

    刘嬷嬷是从小伺候皇后的奶嬷嬷,更是跟她一路从皇子府走到如今的,见皇后神色,便知她又想多了,轻轻喊到“主子”皇后见刘嬷嬷的神色便知她的意思,淡淡的笑了。

    罢了,她这是在干嘛,她还有三皇子,她的指望从来不是皇上,宠爱什么的也不过是浮云罢了。

    何况皇上那人,可不是先帝那般多情的性子,女人在他眼中可没有什么分量。她如今这样在他那里有几分敬重就很好了。

    皇后不自觉的摸了摸手中的佛珠,人不能太贪心。她如今已经是极致了。

    她拟好了旨意,又命人准备赏赐,然后叫来侍候三皇子的人问了几句,是她痴了和皇上谈情简直是笑话,好在她还有儿子可以关心。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