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9章 后宫的女人们
《暄和皇贵妃传》

第9章 后宫的女人们

作者:饭炒蛋 字数:4194 热度:12
    南木萱晋位,又被赐了封号,这个消息不到一刻钟已经人尽皆知了。

    不管后宫的女人们心里是怎么羡慕嫉妒恨的,表面上都客客气气的送来了贺礼,虽说送礼物却又不一样,位份差不多的送的才是礼物,高位送的那叫赏赐,低位送的那是巴结。

    因皇上今个又免了她的请安,南木萱睡饱了起来后坐在檀木玫瑰椅上看着云香阁上下的宫女太监们来来回回脚不沾地的迎来送往。

    玉溪见她醒了,又命人手捧各色首饰摆设一一让她过目,说实话还是有些成就感的,类似公司发福利的感觉,她可不在乎别人送的是赏赐还是礼物,于她而言,这些不过是保证她日子过得更好的东西罢了,和钱一样,她都是欣然接受的。

    “不用都拿过来给我过目了,都收进库房吧,分类放好,整理个单子给我就行了”南木萱对着络儿说完又转头对玉溪交待道

    “你看着备回礼”玉溪点头,自去处理。

    “主子,今天气好,奴婢听说御花园的花开的正好,主子可要出去走走”宫女佩儿讨好的问到

    南木萱挑眉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这是让你主子出门找不自在吗,这时候出去,我可不敢”

    南木萱说完懒洋洋的端起特意让人准备的蜂蜜花茶,轻抿了一口,看着下首被吓得变了脸色的佩儿吩咐道

    “我云香阁容不得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奴才,也不喜那些不知进退,没个规矩得了势就飘起来的蠢货,你去把我这话告诉咱们宫里的人,都给我小心谨慎些,若是有人不守规矩,仗着我的名头在外嚣张,都给我按宫规处罚,绝不轻饶”

    佩儿已经吓的哆嗦了,声音颤颤的道

    “是,奴婢这就吩咐下去”说完恭敬的退了出去,旁边的宫人都已经抹了一把汗,只感觉主子一本正经起来身上的威严实在太吓人了。

    南木萱只当没看见他们的样子,话说她越来越适应这个身份了。

    皇上给了晋封的恩旨,下午的时候又过来待了一会,一进门就被南木萱扑了上去,小女人毫不掩饰的大赞“皇上真好,您是天底下最好的皇上了”

    楚瑾还是头一回被如此直白而又热情的赞美,闻言很有几分不习惯,故作严肃道“你这是什么样子”

    南木萱眨眼“喜欢皇上的样子啊”

    楚瑾“……”是不是太现实点了,没升位的时候怎么没这样

    两人你来我往的一顿甜言蜜语,南木萱更是对皇上的封赏行为给了高度赞扬,把楚瑾忽悠的自觉给南木萱进位赐封号是一件在英明不过的决定了。

    下午来过了,晚上便没有过来,没有了他来折腾,南木萱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

    次日一大早,昨日带着好心情早早睡下的南木萱精神奕奕的起床,玉溪一边服侍她穿衣一边提醒道

    “主子,奴婢已经让人把早膳备好了,不过现在离给皇后娘娘请安就剩一个时辰了”南木萱满意的看了她一眼,自顾自的想着今日该以何种姿态亮相,并没吱声。

    不管什么时辰,南木萱还是先吃了点东西,才开始上妆,大元的工艺发展还是不错的,玻璃镜子这东西如今倒也有了,虽说珍贵但宫内并不缺。

    她看着镜中的女子,肤若凝脂,眉似新月,清眸流盼,唇红齿白,比起她上辈子的皮囊还要好看,且如今年轻,不施粉黛颜色亦如朝霞映雪,灼灼其华,真正的美人坯子一个。

    她满意的微笑,不同于面对皇上时清纯接近素颜的打扮,她扑了素粉,用了胭脂,画了个略显成熟的妆容。

    “佩儿,梳朝云近香髻”

    来到这这么久她已经足够了解这个时代的发型。只是可惜,那些她觉得□□的类似双螺髻什么的早已经不适合她了,那些都是小姑娘的发髻,她才18而已,就必须梳妇人的发髻了,真心坑啊

    “侍书,把皇后娘娘赏赐的首饰什么的都找出来”皇后这个小boss她必须也巴着。

    看着镜子中装扮得体的佳人,南木萱满意的微笑,然后对玉溪吩咐道“姑姑今个就不用跟着我去皇后娘娘那了,有络儿和侍书就行”

    玉溪不解,却未分辨,只恭身应命,南木萱心下满意,然后把人叫到跟前,附耳交待道

    “待会我去皇后那里,你帮我盯着点这云香阁的人,尤其是新补齐的那些,若是有出去与别宫联系的,暗暗记着就行”

    随着她升位,云香阁的人也多了起来,这于她来说真心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玉溪一怔,本来就是主子不说她也会注意的,但此时还是对主子越发深不可测的心思感到高兴。

    “主子放心,奴婢明白”

    南木萱一身暗花浮金玫红宽肩裙,外罩皇后昔日赏下的暮云纱缝制的绣花镶边披肩,头上更是戴了皇后赐的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金步摇,姿态摆的足够。

    一切妥当后扶着洛儿带着一堆人很有几分威风凛凛的向昭明宫走去。

    一行人过了芙蓉亭,还未到昭明宫前,便见左边甬道上正有一批人像昭明宫的方向走来。

    当先那人,身穿月白色繁纹宫装。淡雅却又不失威仪,宽大的裙摆逶迤身后,优雅华贵,那一头青丝挽成了随云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的点缀在发髻间,更显秀发如墨,斜插发间的镂花鸾鸟金步瑶更是给她添了几分贵气。

    待离得近了,只见她美眸中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更是荡着清浅笑意,这是一个容貌丝毫不逊于她的女子,气质比之于她却更要出众。

    南木萱记忆中倒是不记得这是何人,眼看着人已近前,侍书见主子似是不认识的样子在旁小心提醒到“是永安宫的沈贵嫔”

    原来这就是太后的侄女沈家的女儿沈晴啊,百闻不如一见啊真是,果然是极好的。南木萱收回目光俯身行礼“妾见过贵嫔娘娘,贵嫔娘娘吉祥”

    那人淡淡免礼,对着南木萱浅浅一笑,自成风华“这就是暄小仪吧,果然是个美人,难怪皇上喜欢”她的语气不远不近,既没有挑衅嫉妒也没有不屑轻视,客气中维持着一丝情意,一切恰当好处。

    莫名的南木萱就感觉到这必是个聪明人。

    “本来妾也觉得自己是极美的,可今日见了娘娘,妾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娘娘天人之貌,妾是不及的”这话其实很有几分真心,只不过南木萱说的语气更夸张了些,成了显而易见的恭维。

    沈晴抿嘴而笑,微微道“你倒是个嘴甜的”南木萱尚未接话,就听一人插话道

    “要妾说,南木姐姐何止是嘴甜人美那,必是哪哪都好的,要不然怎么能沉寂了半年又重获圣宠”这话说的先扬后抑,语气似玩笑般,但那明晃晃的挑衅意味却极浓。

    南木萱皱眉,这才注意到沈贵嫔身后的高子矜,一身漫紫绯红纹花薄纱长裙的她长相亦是不错,但却少了几分精致,此人是和南木萱同一批进宫的京官家的女儿,如今是贵人位份。

    南木萱淡淡看了她一眼后并不接她的话,只继续与沈贵嫔说话“娘娘说笑了,妾在家时,母亲每每都说我是个不会说话的”

    南木萱不接高子衿的话,沈晴也没什么反应,从善如流的和南木萱继续搭话,仿佛没看到高子衿已经气得不行的脸色,她是住在她宫里的,领着她来昭明宫已是给她面子,别的她实在没必要插手,尤其是她挑衅在先。

    到了昭明宫,自有小太监去通报,南木萱跟在沈贵嫔一行人的后面踏进了内殿,她的到来很明显引起了很多人的注视,南木萱似全无所查,仪态大方,步履不变,目不斜视恭恭敬敬的上前给皇后行了大礼,皇后只扫了她一眼就叫她起来了,态度平和,南木萱却明显能感觉到皇后对她装扮的满意。

    又对着几个已经来了的高位妃嫔见礼,也没有什么刁难,一时让南木萱觉得自己想多了。

    回到她的位置做好,坐在她上首的是一身紫裾绣花襦裙,长相普通的刘芳仪,她神色友好的对她点头,南木萱回了个灿烂的笑脸。她是皇上潜邸的老人,不是多么让人注意的角色,不过既然能一路平安到今日,南木萱就不敢小觑,貌似她是皇后的人。

    对面则是与她同批次进宫且关系不错的蓝顺仪,也是她们这批人里如今位份最高的的一个。她今日一袭绑袖水蓝轻纱绸裙,很是清丽脱俗,南木萱对着她笑的友好,她也回以微笑。

    来的人还不多,此时也就三三两两得说着话,刘芳仪貌似是个沉默的性子,并不言语,南木萱这也尚未有人搭话,她便偷偷打量起殿中的众人。

    上首的皇后,一身明黄色绣着凤凰的宫装,整个人坐在那里就散发出那么一股子高贵端庄的味道来,她看着下面众多抢了她夫君的女人们还能露出温和大度的笑容,南木萱真心替她觉得累的慌,不过只怕人家是乐在其中的。

    其实皇后倒是蛮不容易的,作为皇上发妻,她是明仁年间先皇亲自赐婚,当时的皇上只是众多皇子中身份不显的一个,皇后的家世自然也不过尔尔,后来皇上上位,她成了皇后,众多比她优秀的贵女都进了后宫,她的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她如今还保的住皇后之位,且做的很稳,却也是本事不小的。当然南木萱觉得这里面必然有皇上的推波助澜,毕竟一个家室不那么强势的皇后对皇帝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皇后左下首的位置尚空着,果然周贵妃什么的宠妃是不会先到的。

    右边第一位是贤妃,前内阁大人的孙女,柳家嫡系。明仁三十二年她以侧妃之位被迎进当时的诚王府,可以说她的出嫁是当时内阁大人支持诚王的最好证明。

    贤妃眉眼温婉,气质恬然,不愧是书香世家的女儿,她如今育有一女,大公主楚妍,今年7岁。

    她的下首坐的是德妃,柳叶眉,丹凤眼,容貌不俗,她也是大家出身,却比贤妃入府还早,且是以庶妃的身份入的王府,当时令很多人不解,直到诚王渐露端详,众人方才反应过来,她如今育有一子,二皇子楚澈,今年8岁。

    剩下高位上还有刘淑仪和蒋修仪,都是第一次大选进的宫,一个是皇上生母的侄女,一个是太后的外甥女,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不过一个是身材纤细,楚楚动人的小白莲型,另一个则是明艳动人,身量丰盈的红玫瑰型。不过让南木萱来看,倒是都不如沈贵嫔来的风华绝代。

    光是这些高位美人就个个出色,更不要说,那些年轻漂亮,以颜色入宫的其他人了,这些美人要是放在现代,哪个不是众人争抢的对象,如今却是为了一个男人你争我夺,古代皇帝,真心好享受啊。

    南木萱正思绪万千,就听人唱喝到“贵妃到,丽容华到”南木萱马上起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