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14章 蒋修仪的刻意羞辱
《暄和皇贵妃传》

第14章 蒋修仪的刻意羞辱

作者:饭炒蛋 字数:4345 热度:10
    南木萱不知道刘淑仪发的什么疯,刘芳仪却是对刘贵人多了几分认识,作为这宫里的老人,刘芳仪自然是知道当年皇上的两个表妹都曾为了同一副沈子扬山水屏风求了皇上好些日子,可惜最终皇上谁也没给,一直在私库里放着。

    前几日,皇上给云香阁暄小仪那里送的赏赐里却放了这屏风,今儿这番警告怕就是那屏风的缘故了,只是刘芳仪却从这中间看见了刘贵人推波助澜的影子,虽都是细微处若有若无的挑拨,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刘芳仪是谁。

    只凭她无才无貌无身世还能混到今天就可见一斑。她稍一留心自然把刘贵人那些小动作尽收眼低。

    她突然发现对这位和她一样身世不高的刘贵人,她还是小看了几分。

    长平宫里,蒋修仪坐在贵妃椅上,下边跪着两个宫女正在给她揉脚,身后亦有一人正给她按着肩膀,两边另有人候在旁边,她自然也知道皇上赏了南木萱山水屏风的事,此刻听着一小太监给她学今上午发生在樱花林的事,很是不屑的哼道

    “刘子若那种人,一天到晚的装模作样,就是想教训个小仪也摆出个矫情的样子,呵,真是难为她想的出来,既然看不惯,倒是出手整治一番啊,就她那副样子,都对不起她那位份”

    她身边的一个宫女闻言附和,又神色犹豫的说到“刘淑仪惯会做样子,不过主子,那暄小仪最近这宠是不是也确实有些多了,那屏风……”

    蒋修仪闻言静默了一下随即嗤笑道“不过是个小仪罢了,本宫可不看在眼里,至于那屏风,也不过如此罢了,比那名贵的东西本宫也不是没有,当初若不是刘子若想要,本宫也不见得也非得要,哼,那南木萱倒也有几分本事,也不是知不知道这一往事,竟是哄的皇上赏了她那屏风,本宫之前看她倒也还顺眼,而且有皇上和皇后疼她,本宫也犯不着和她过不去”

    云香阁里,南木萱正让人把那新赐的屏风摆出来,记忆中沈子扬是齐朝时期非常著名的画家,他的山水锦绣图画的尤其好,这副紫檀雕花山水屏风上的山水图就是出自沈子扬之手,倒也是极珍贵的物件。

    不过在南木萱看来也不过是屏风罢了,物尽其用才对得起那位名人不是,所以依旧是毫不在意的摆了出来,她还不知道就是这么个屏风惹的刘子若发了场疯,连带着蒋修仪也对她嫉妒了几分。

    她让人拿了纸笔,就坐在软塌上临摹起了那山水图,找到事做,一下午的时光倒也过的很快,吃过晚膳,南木萱让人找了针线出来,她最近一直在琢磨这东西,趁着光线还好,在摆弄一会,也算是个消遣。

    主仆几人正边聊边绣,倒也乐呵,南木萱又出了点差错,络儿竟是笑的不得了,惹的南木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气急败坏的要摆主子的派头便听外面有太监喊道“皇上驾到”

    南木萱一身素白的绣花长裙,头上也就简单的挽了个髻,就这么很是素雅的出去迎驾,楚瑾今本是翻了长平宫的牌子的,不过突然想到蒋修仪和太后的关系,想到沈家,走到半路又没了兴致。

    后宫的女人们在他脑中转了个圈,突然想起好些日子没去云香阁了,所以便改道来了南木萱这。

    一进来就看到素装的美人偏头眨眼一脸迷惑的对着他傻笑,一副“你怎么突然来了,好惊讶,好惊喜”的样子,不由就笑了,免了请安,大手一伸,揽过美人的肩膀就往里走,边走边说说笑笑。

    楚瑾自认见过的美人无数,不过怀中的这个倒是每次都能给他意外的感觉,又有趣又可爱,一言一行都带了股与众不同的味道,让人喜欢的紧。

    进了内室,南木萱的针针线线,都还没收,楚瑾一眼就看见了,络儿连忙上前要收,被楚瑾拦了,他似乎还没收过这女人的针线,很是好奇的上前,一眼便看见最上面那显眼的手帕,上面绣的模糊能看出是个鸭子,尾巴处的针线明显乱了,楚瑾只看了一眼就噗嗤笑了

    不用说这样的东西绝不会出自宫女之手,楚瑾咳了一声收住笑,颇有深意的看向南木萱,南木萱早在他嗤笑出声时就调整好了情绪,见他看过来,很是自豪的走上前,一脸认真的拿起手帕显摆道

    “皇上您看,妾这几日这鸳鸯绣的也开始有模有样了,刚刚这几处的线弄乱了,要不然这个马上就绣好了,等妾在练些日子给皇上绣个荷包可好”

    楚瑾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打算给他绣个什么样的荷包都愣了,旁边早就看见手帕的赵德福也惊呆了,他在皇上身边这么久,也算见多识广了,不过就是没见过暄主子这般这般自信满满的,就你那手艺……

    赵德福赶紧低头憋着不笑,楚瑾面上的脸色却是变了又变,最后不确定的问道“爱妃,你这绣的是鸳鸯?手艺很好?”

    南木萱心下n多匹马奔腾,面上一脸认真的点头,一副“是不是很棒”求表扬求赞同的看着楚瑾。

    楚瑾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出声,南木萱也不脸红,一脸“我果然绣的很好”的跟着笑,惹得楚瑾越发笑的停不下来。

    赶紧命人把东西都拿下去,他还是赶紧把这么个小迷糊拉到床上去折腾是正经

    这日,外面天高气爽,晴空万里,南木萱在软塌上歪着,下首处的小宫女跪在那恭敬认真的给她捏着腿,适应环境这种事对人来说从来都不难,南木萱骨子里本就有些凉薄,如今早就习惯了大元的尊卑贵贱,对着十一二岁的小宫女们也早以没了初来时的不忍。

    其实本就是该认同的事,你觉得使唤一个小学生是罪过,却不知在这里对她们来说被使用才是高兴的事,所以如今的南木萱对于使唤十多岁的小宫女这事也已经免疫。

    此刻她享受着那小宫女的服侍除了舒服之外,其他的什么悲天悯人情绪早就烟消云散了,如今对于穿越成后宫嫔妃她也只剩庆幸,若是穿成这时代的宫女,或是农家女她可能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睁开微眯的眼,南木萱暗恼怎么又想这些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旁边侍候的佩儿见主子睁了眼,神色间闪过几分不确定,想着外面天气不错,笑着讨好道“主子,今个天气不错,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南木萱闻言想了想觉得出去走走也不错,便换了身衣服,领着人出去了。

    已经将近十月,御花园里却依旧是姹紫嫣红一片,还有好多名贵的新品种刚刚进贡上来,皇宫什么的果然是天下最富贵的地方。

    南木萱搭着玉溪的手腕悠闲肆意的缓步而行,见到她宫女太监们都福身行礼退避一边,偶遇了几个低位宫妃,她既没兴趣拿人耍弄立威,也没兴趣拉人赏景所以都淡淡的点个头过去了,倒也没不识相的硬跟着凑上来。

    转悠了一圈看着美景,心情倒也不错,今出来也没遇上比她有分量的人,她正暗自感叹运气还不错的时候便听见前边假山旁的凉亭处有争论之声,往前走了两步,她就听出来是刘淑仪和蒋修仪那两个的声音。

    南木萱不想上去找不自在看了一眼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可惜天不遂人愿,她刚走没几步玉溪就低声道

    “刘淑仪身边的宫女似是追过来了”

    南木萱皱了下眉头,既然发现了再走也不好“走吧,我们过去见个礼”说完满面笑容的转身往那边走去,那宫女近前请安,果然笑着邀请她过去。

    南木萱心里虽懒得去掺和那两位表妹的事,面上却一脸笑容的走上去,分别给那两位请安见礼。

    刘淑仪一如既往的温柔叫起,蒋修仪却是一言未发,南木萱刚刚起身,蒋修仪身边的大宫女就冷声道“暄小仪大家出身,这礼仪规矩怎么却如此不堪”

    南木萱脸色未变,笑着回道“妾的礼仪好不好虽不敢说,你的礼仪规矩不怎样倒是真的”南木萱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放肆,随之而来的是重重一巴掌。

    绕是曾经叱咤职场,如今后宫也尚且应付自如的南木萱此刻也不由失去了淡定,从小到大,从现代到大元她南木萱什么时候受过这般待遇。

    几乎是本能,这边那嬷嬷的巴掌刚落,南木萱转回头的同时手也扬了起来,却是被人抓住,然后她便见蒋修仪一脸不屑的看着她,颇有几分嘲讽的问道“暄小仪这是不服?”

    南木萱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才勉强压下那喷薄而出的怒气,淡淡道“没有”

    刘淑仪也完全没想到蒋修仪竟然敢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南木萱,她最近可是很受宠,而且还直接打在了人脸上,她就不怕皇上表哥看到不喜。

    蒋修仪似笑非笑的看向刘淑仪,见她脸上的惊讶之色露出了嘲讽不屑的目光,很是柔媚的对着她笑道

    “姐姐不要见怪,妹妹是直性子,不像姐姐眼见暄小仪规矩不妥也不提点”然后转头看向南木萱,冷声道

    “暄小仪虽说最近深受圣宠,不过这规矩还是好好的学着才是,不要以为有皇上宠着就无法无天了,这宫里可不是你猖狂的地,祖宗家法,规矩礼仪,上下尊卑,小仪还是记住的好,今个本宫好心提点你,小仪可要长长记性才好,刚刚那一巴掌就是给小仪提个醒,好好记得自己的身份”

    眼见着南木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蒋修仪脸上的笑却越发灿烂,声音也是越发柔和,最后轻声道

    “小仪可是记住了”南木萱紧握双拳,指甲已经扣进肉里,强忍着平静,答到“妾记住了”

    刘淑仪已经完全的当成了热闹来看,她和蒋修仪虽是对头,也知道今这一出也有几分打给她看的意思。却也无意拆台,也乐的见如今圣宠正浓的南木萱被收拾,竟自在边上看着,表情莫测。

    蒋修仪看了眼满脸不服的南木萱,眼中划过一丝冷然,不知想到了什么,不但没有适可而止反而对着身边的一个宫女使了个眼色,淡淡道“本宫瞧着暄小仪还是不明白”

    她话说完,便见她身边那个被她使了眼色的宫女缓缓出来,对着蒋修仪行了个大礼,跪在地上郎声说道“妾多谢修仪娘娘教诲,妾必谨记心中”说完两手伏地,以额扣地,再次叩拜。

    也不起身,隔了几十秒直到蒋修仪淡淡说了句起来吧才起身。

    南木萱口中已经尝到了自己唇边的血腥味,却不得不平静无波,一片淡然,按着刚刚那宫女的动作又来了一遍,同样郎声重复了一遍那宫女的话语,额头触地的那刻她心底的愤怒屈辱竟是莫名其妙的没有了,唯有平静。

    竟是自从来到大元之后前所未有的安宁平静,所以当蒋修仪格外柔声道“暄小仪既然说要谨记,便先在这跪上一刻钟好好反省一番吧,等反省完了,估计本宫的教诲也记得牢了”

    话落,似笑非笑的对着刘淑仪道“刘姐姐要是乐意监督便帮着监督吧,妹妹我乏了,就先告退了”

    南木萱闻言竟然已经没有什么意外与愤怒了,平静的看着蒋修仪带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不过片刻刘淑仪也温婉柔和的虚伪几句后带人走了。

    络儿已经满脸都是泪了,要不是玉溪拉着她,她早就不知道做出什么来了,她从小金尊玉贵的小姐竟是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她真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