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15章 罚跪之后
《暄和皇贵妃传》

第15章 罚跪之后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92 热度:8
    南木萱就那么平静的跪在凉亭外,此处虽不是人来人往但也绝不僻静的无人问津,宫里从不缺的就是那些好事爱看热闹的人。

    有些见是最近正得圣宠的南木萱便赶紧走了,但八卦的心却是止不住的,南木萱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内心平静,似乎她直到这一刻才完完整整的成了大元后宫的南木萱,真实的残忍,这算是迎头一击吗?

    或许是吧,至少这是她顺风顺水的后宫生活里的初次挫折。就如当头一棒,让她骤然清醒,前所未有的清醒,果然什么都要自己经历的才有印象,三皇子落水事件给她带来的危机感都不如这次重。

    正想着三皇子,就听到了三皇子那小人儿还很稚嫩的声音“暄小仪,你怎么跪在这里,是有人欺负你了吧?”南木萱早就看到了楚浈一行人,倒是不曾想这个高高在上的小人儿竟然过来了,三皇子楚浈今年五岁,她救他之前都没有见过这位嫡子的面。

    皇上对他格外重视,算是太子的不二人选,南木萱自从救过他后倒是和他见过几次,这骄傲的小人儿对她致谢过后就对她爱理不理的了,但因为南木萱格外喜欢小孩,他又长的精致可爱,小小年纪就自有一番气度,尤其是在配上他对着南木萱那种傲娇别扭的熊孩子模样每每惹得南木萱对他更是喜爱,恨不得抱回自己的云香阁可劲磋磨。

    他又是皇后的宝贝,所以南木萱一直很有耐心的逗他玩,偶尔惹他炸毛,也送过一些小玩意,所以后来小家伙倒也不排斥她。

    只是今个儿南木萱倒是没想到他远远的看到她竟是过来了,从他身后那太监的便溺表情就能看出他们无意让他过来。

    南木萱微微笑着答到“没有,三皇子这可是要回皇后娘娘那,快点回去吧”她也无意在这种情况下与这小孩说的太多,更不愿这种色时候这种情况扯上他什么。

    只见小人皱了皱那精致的小眉毛,这动作倒是与楚瑾皱眉时很有几分相似,口气不善的对着她道“没有,你跪在这里做什么,是谁罚的你?”

    他身后的太监本就不愿让他过来,本来见南木萱无意牵扯小主子暗暗松了口气,不曾想主子还管上了,他也知道皇后对暄小仪有几分重视但哪怕再重视皇后也绝不愿小主子掺和这后宫之事。

    南木萱不理他,暗暗对他身后的太监使眼色,刘全不成想这暄小仪倒有几分特别,可他这时候他说话也不管用啊,只好一副束手无措的样子

    南木萱无语,什么也指望不上,只好自己冷了脸色,清清冷冷的说道“三皇子快回去吧,这些不是你过问的”

    话刚一落,小人儿的脸色就明显落下来了,一副 “你个不识好人心 ”的不高兴模样,气哼哼的看了她一眼,摔袖而去,南木萱竟是不自觉就笑了,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不枉她英勇入水的救过他,事后还要就自己会水事件编造一堆瞎话,好在皇上并不在意,皇后也无意揪着这个。

    一刻钟虽不长,但也不短,除了足够丢人外,也够如今的南木萱双腿打颤,她是被玉溪和洛儿扶着回去的,一路上南木萱倒是面容平和,路上遇到人也还能淡定自若的该如何如何。

    络儿一直表情复杂,玉溪面上平静却也暗暗担心主子,蒋修仪这面子里子都打的太狠了,胆子也够大,竟是如此不顾及皇上对主子如今的宠爱。

    云香阁里一片低气压,宫中的消息传的那么快,何况又是事关他们的主子,他们自然早就知道了主子的遭遇。

    愤怒者有之,惶恐者有之,心思复杂者有之……但一致的,面上都是尽可能的平静神色。

    南木萱躺在床上,背靠着软软的垫子,左右两边跪着正在按摩的宫女,她们每按一下,她的膝盖就疼那么一下,不由抬手摸了摸被打的左脸,虽然已经敷过,还抹了消肿的药膏,可如今触手还是有痛感,不止脸痛,哪哪都痛,这是她两辈子挨的第一个巴掌,也是她头一回遭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着实惨烈。

    对比刘蒋两位表妹,她一直欣赏蒋修仪的干脆利落,可当她这份挤兑人也干脆利落,如此雷霆手段对上她南木萱的时候,南木萱不得不承认她不好受了,她宁愿她如刘表妹那样时不时的讨讨小厌。

    可时至今日无论是怎样她都只能受着,没办法,谁让她地位不如人,她是隐隐知道她为何为难她的,她也是事后才听说前个儿皇上本是翻了蒋修仪的牌子,后来不知为什么来了她这。

    可这些是无可避免的,皇上从来都是自私的动物,她更是从不指望她们的公有物品为她出头,尤其是对方比她重要,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一个忍了吧,真是不甘心啊。

    南木萱看着小喜子满面春风的捧着皇上刚刚赏下来的碧玉瓷瓶给她看,还不断的夸着那瓶子上的花纹多么稀有,皇上对她多么重视。

    南木萱心下早就万马奔腾了,却不得不故作欣喜的接了几句。她实在不忍弗了下面一帮宫人的好意,也无意对着自己宫里的人发脾气。

    她被蒋修仪刁难的事不出一日整个后宫就几乎传遍了,很多人都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可惜的是皇上虽然来了云香阁却并没有对南木萱肿胀的脸发表任何看法,当然也没有留宿。

    南木萱当然也不会没眼色的没事找事,自找没趣。她当时只不过是怀念了一下她在现代处过得各种男友罢了,貌似就是最不靠谱的那个也比楚瑾强。

    当然若是反过来想,假如现代也可以一妻多妾的话估计他们也不见得比楚瑾强,所以,就好比她前世一直觉得医患关系不是某个医生或某个患者的错一样,事情的角度从来都是多面的,矛盾也是各种不同的原因连锁引发的……大背景大环境下好多事你真的不能要求太多。

    她活在大元,住在后宫,与一帮女人共享一个男人,她怨谁?她谁也不怨。

    而且次日皇后还特意派绘芝来给她送了药,更是免了她的请安,还安慰了她一番。南木萱都笑着听了,还把三皇子恰巧遇上的事说了,同时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希望皇后别介意,也让绘芝帮忙给三皇子送个小礼物。

    皇帝也送了东西送了药,你看,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处理。

    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他们的好意她都真心的受了,也无意对此事多发表看法,那都没用,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

    她今天受了委屈讨不回来不代表以后也会讨不回来,来日方长不是吗?她就不信蒋修仪能一直那么嚣张。

    皇上似乎也从那之后开始忙了起来,入后宫的事时间开始越来越少,然后几天之后不但没有来她这个新宠的云香阁反而去了蒋修仪那,这种行为似乎像一个隐形的信号一样。

    随后,云香阁的日子开始不那么好过了。

    皇后对她倒是一如既往,蒋修仪也似乎不再有兴趣为难她,其实何必她亲自动手那,这宫里从来不缺趋炎附势,拜高踩低的人,云香阁自她复宠以来的热闹喧嚣一下子又降下去了。甚至都有些奴才来挑衅她云香阁的人了,对此南木萱毫不留情的处理了几个,才让那些人开始有所忌惮。

    她的生活质量也开始下降,不过到底有了她之前受宠时的积累,还不算太差,她在后宫也照样仗着皇后该干嘛干嘛,偶有奚落嘲讽的也被她毫不留情的反击,态度倒是比得宠时还要嚣张,当然,真正聪明的,高位的也不会招惹她。

    就在所有人都认定了她已经失去圣宠,继续无所顾忌不知收敛下去的话皇后也会厌烦她时。

    皇上又突然在今日赐了那个小喜子夸上了大半天的瓶子,什么材质,什么花纹,南木萱都没兴趣,皇上的行为无疑已经让人唏嘘,也似乎又成了一个信号。

    它或许会让南木萱的日子再一次好起来,这就够了,对楚瑾,对这个大元的帝王她真心没有要求,她也没资格有什么要求。所以也更不会有所谓的委屈,欣喜,矫情等等无用的情绪。

    他们还是互惠互利的好。话说貌似连这个也要看人家的心情,由人家主宰,她还真是可怜……

    侍书等小喜子给主子夸的差不多了,左右看了看才脆生生的说道“主子,把这瓷瓶放在外间的多宝架上吧,还是把那个鎏金寒梅漆瓶换下来?”

    云香阁的奴才们已经习惯了主子对皇上御赐之物的不以为然以及物尽其用,像这次这个瓶子既然是精致好看的上品,自然要摆出来的,倒不曾想这次主子竟是一反常态的拒绝了。

    南木萱揉了揉眼角,温声道“放库房去吧,我觉得屋里的摆饰如今这样刚刚好,不需要换”

    就算她对楚瑾在怎么无欲无求看了这瓶子也依旧堵心吧,她可不想在自己有限的能做主的地盘上给自己找不开心。

    “这瓶子确也和这屋里的摆饰不搭,侍书你这眼力如今倒是下降了,快放起来去吧”玉溪轻轻剥动珠帘一边笑吟吟的说道一边拿了几样糕点进来“主子尝尝这个,是尚食局今个新研究出来的,知道主子嘴巧,特意的拿来给主子尝尝的”

    闻言南木萱立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东西或许堵心,食物什么的就绝对不会了,食物只会令她愉悦。她从来不和自己过不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