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20章 你也许永远都不知道的真相
《暄和皇贵妃传》

第20章 你也许永远都不知道的真相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81 热度:11
    小灵子之死引发出的一系列不合宫规之举连皇上都发了话,要好好的整顿宫闺,是以小灵子的死是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肆清理宫侍运动为结束的,倒也算死的壮烈了。

    然而引发出这些的刘淑仪落水事件则是以一种不声不响的姿态落下了帷幕,据说刘淑仪身子好些,从蓝顺仪那回自己的仁和宫时还一口咬定是蒋修仪故意推她落的水,信誓旦旦的要让她的皇帝表哥给她主持公道。

    可是之后却没有了下文,等到她的身子完全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似乎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后续了,不过蒋修仪在刘淑仪养病期间倒也一直被皇后禁足在了长平宫,当然说的是蒋修仪因刘淑仪落水惊到了。

    等到两人都出来了之后,一个还是一口咬定是蒋修仪故意推她落水,一个面带讥讽的笑,很有气势的反驳道“明明是你故意跳了下去要陷害于我,若你不承认是这样,一定要说是我推你下去的话,你不妨好好给大家讲讲那天都发生了什么,而我有什么理由非要推你下水,还青天白日的在人来人往的末央亭推你”

    对于蒋修仪的反驳,刘淑仪无能为力,只有一句就是你故意推的我,蒋修仪对此的表示是轻笑鄙视,总之你来我往却都是一种不够真实的解决姿态,然后以刘淑仪楚楚可怜的哭泣和蒋修仪气势十足的哼声为结尾。

    皇后一直不声不响的放任两个人出丑,对此事不予置评,似是乐的看热闹,实在是被吵烦了的皇后只一句“你们两个谁把当天的事给本宫说清楚”就会让两人同时沉默。

    这事就以这样一种诡异的方式成了其他宫妃猜测的笑谈,其中被普遍认可的一种推理就是,当天刘淑仪是蒋修仪一气之下故意推入水中的,气的原因则是刘淑仪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而这不该说的话自然是关于蒋修仪,关于沈家,关于康州一事的。

    这种推理在南木萱看来其实就是事实,因为蒋修仪的态度就是明晃晃的就是我推的,但你有本事说说我为什么推你啊,刘淑仪自然不会傻到把那些话放在台面上来说,因为康州,因为沈家,那是朝廷上实实在在的有功之臣,而沈家即便是明晃晃的不合理的地方也是楚瑾认可了的,刘淑仪不会说,蒋修仪更不会说,哪怕是她落水了,她都不会以此来绊刘淑仪一下,何况是刘淑仪落水。

    而皇后若是她想知道这事,想调查这事,大可以把两人那天身边服侍的众人,心腹的宫女抓起来审问,查出个真真正正的结果来,可皇后却没有这么做。只以刘淑仪是不小心落水为结果。

    至于皇上,人家压根不理会这事,只说交给皇后全权处理。

    刘淑仪呢,本来皇上是在她落水之后赏赐了好些东西的,也百忙之中去看了她一次,却是在仁和宫发了一场脾气,随即又去长平宫发了一场火,最后去了皇后的昭明宫。

    然后次日,刘淑仪,蒋修仪同时禁足半个月。刘淑仪落水一事也在不许提及。等到两人禁足结束之后,连两位当事人也已经都默认了刘淑仪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水的了。

    所以说这世上的事,你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相,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最后经过权威认定甚至是已成既定事实的其实更不一定是真相。

    明成七年的第一场雪下的有些晚,已经进入十二月份才开始下雪,不过却是格外的大,如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飘飘洒洒的雪花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毯,庭台和长廊的栏杆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那些花草树木的枝干和叶子上也都托着一团团的雪,格外雅致轻灵,清理宫路的太监们往往是刚刚清走一批,随即就又要再次清理。

    不同于小太监们对雪花的困扰,宫里们的主子倒是兴高采烈。南木萱一觉醒来就听说皇后免了后宫诸人今个的请安,原因是雪大天冷。她闻言直接走到窗边,络儿很有眼色的开了窗子,果然,外面已经一片银装素裹,放眼望去,白茫茫的犹如童话般梦幻。

    穿戴妥当,她捧着玉溪准备好的青花小暖炉,直接出了屋,云香阁的院子里已经早被清理出了道路,天空依旧飘着鹅毛般的大雪,南木萱伸手接了几片,对着正扫雪运雪的太监们指着一处道“把雪都扫到那里吧,一会我出来堆雪人”

    吃过早饭,换上暖暖厚厚又利索的衣服,南木萱便好心情的出去堆雪人了。上辈子大学毕业后她就没做过这么幼稚的事,来到大元,去年是境况不好且还在适应期,没那心情,如今虽然比起之前圣宠之时差了点,不过她目前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个身体才18岁,还是天真烂漫的好年纪,她也要有点朝气才是,她也的确手痒了,话说当年她在学校的时候还拿过堆雪人创新大赛的二等奖那。

    南木萱兴致勃勃的跟云溪她们商量着堆什么样的雪人,云香阁上下也都跟着凑趣,纷纷提意见,南木萱堆着堆着还调皮了一把,抓了把雪花随手团了起来,对着不远处的小喜子打去,小喜子正低头给主子之前堆的骏马上颜色,被这么突如其来的雪花弄的一蒙。

    刚抬首又被一团子雪打中,他下意识的去摸脸,那一手的颜料也抹在脸上,笑的南木萱直捂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主子在作怪,再看小喜子一副手足无措,脸上几道子颜料的呆愣愣模样,不由都笑了起来,南木萱好久没打过雪仗了,今个竟是又玩到了,无奈小喜子不配和,不由对小喜子喊道“你倒是还手啊”

    小喜子面部扭曲,愣了一会抓起雪团又放下,苦哈哈道“奴才不敢”

    南木萱无语,其他人也不凑趣了,只是跟着笑,南木萱无奈只好继续堆雪人了。

    南木萱忙忙叨叨一个小上午,外加宫人的帮忙愣是把院子的一角变成了生肖雪像园。且惟妙惟肖,尤其是南木萱还叫人把一些画画的染料拿了出来增添色彩,更是让宫女们翻出一堆的配饰放上。

    成品出来的时候云香阁的宫女太监们都震惊了,要知道宫里偶尔也有人闲来无事会堆个雪人什么的,但如主子弄的这么出彩的太少了。

    南木萱也挺高兴,玩了这么长时间的雪也有点小冷了,本来可惜没有相机还想再画副画,看了半天想想还是算了,一个是冷,还有也画不出相机的效果,照片和画完全是两种东西,还是不要混为一谈了……

    楚瑾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院子里五彩缤纷的雪雕十二生肖了,很是惊奇,待听云香阁的小太监说是他们主子堆的更不可思议了,倒是爱玩手巧,阻了通报,楚瑾带着赵德福直接进了内殿。

    南木萱正在跟着玉溪她们绣手帕,她如今的技艺已经变得不错了,楚瑾刚一进来她就感觉到了,连忙起身相迎,屈膝见礼,玉溪她们更是惶恐,连忙下跪,楚瑾没有理会众人,直接上前扶起了南木萱,搂着她笑吟吟的问道“爱妃这是在忙什么?”

    男人一身九爪金龙纹边锦袍,不怒自威的脸上此时是一片温和笑容,南木萱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这个男人了,一时之间竟是有点恍惚“在绣手帕”

    说完就见楚瑾侧身上前拿起了她刚刚绣过的手帕端详,微微隐了效益,煞有其事的说“倒是开始像模像样了”南木萱撇嘴,一把夺了过来,满屋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玉溪她们更是替主子担心,南木萱本来还想傲娇的说什么,但抢到手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太长时间没应付这个帝王了,她都变得有些迟钝了。

    以至于她刚刚忘了帝王的威势不可侵犯,可是她本质上真的不是古人,她没那么强的奴性,心理也实在是产生不了什么恐惧,如今别说认错请罪,她其实都不想道歉,凭什么他可以随便拿她的东西还一脸鄙视,她就不能要回来啊,可目前貌似她应该请罪,她深深的矛盾了。

    楚瑾也是一愣,登基之后貌似还没有人从他手中抢过东西那,哪怕是如手帕这般的小玩意,可奇怪的是他并不生气,待看到面前的女人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后更是觉得有趣,他莫名的就想逗逗她“大胆”

    他故作厉声,若是旁人怕是已经跪地请罪,可面前的女人却是睁着水雾般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向他,双手甚至抓住了他的袖口,那神情竟是奇迹般的赏心悦目。

    南木萱没有对皇权的敬畏,她也不想跪地请罪,她觉得自己应该只把他当成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所以她弱弱的出声“皇上”

    她刻意忽略对皇权的敬畏,把他当成一个发怒的男人,伸手拽了他的袖口,可怜兮兮的撒娇,她赌他不会把一个女人的任性撒娇看成对皇权的冒犯,她赌他是一个除了皇权本身也够骄傲的男人,何况除了高高在上,他其实是个很懂情趣的男人。

    果然他坏笑着说道“爱妃似乎很欠规矩,嗯?”那个嗯字说的意味深长。

    南木萱不语,越发的贴近了他,眨着眼睛看着他

    楚瑾被看的想直接办了她,听她在那种时候求饶,这么想着,心都热了,揽过她往内室而去,低头对着她耳边道“今个儿朕就好好教教你规矩”

    南木萱心下一晒,好吧,这个男人除了有情趣还很好色,而她,还得继续卖弄这些,埋头在他身上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已经对着楚瑾娇笑,垫起脚来对着他耳边吐气如兰“那皇上好好教教人家”她觉得自己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楚瑾更是莫名的为怀中女人的大胆而开心,她的一个表情,一句话竟都能勾的他浑身起火,还真是个小妖精。楚瑾从来不是个在这方面委屈自己的人,心随意动的不由加快步伐,手也不规矩起来,南木萱虽不喜欢他的急躁,却配合他的行动,心思一转,还给他们这幕急躁的亲热戏加了点言情的调调。搂上他的脖子,喃喃道“妾好想皇上……好想……好想你”那个你字说的又轻又缠绵,楚瑾闻言一顿,随即把人抱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