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24章 太后回宫
《暄和皇贵妃传》

第24章 太后回宫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57 热度:6
    沈家的女儿沈晴在为即将成为良妃而带来的烦恼中思索应对之策的时候,沈家另一位金尊玉贵的女儿也要回宫了,那就是先帝的淑妃,今上楚瑾的养母,如今的太后娘娘。

    无论是以前的南木萱还是如今的南木萱都没有见过那位据说是先帝后宫里第一贤惠人的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出自沈家,先帝初期的沈家是当时的一等世家,那时候太后娘娘的父亲还有爵位在身,作为沈家嫡长女的太后初一入宫就是正二品的沈妃,一年后晋位为淑妃,一直是宫里公认的好人缘,太后育有一子一女,生过女儿后身子就亏了,偏偏儿子养到九岁竟是一场大病去了。

    明仁帝为了安慰爱妃,就决定把当时年仅三岁的楚瑾抱给淑妃养,可是刚刚失去爱子的淑妃哪里耐烦去管别人的儿子,虽是挂在她的名下,却是从来没管过的,就那么任由两个奶娘带着,明仁帝子嗣众多,楚瑾又只不过是个低等妃嫔的孩子,竟也完全不在意儿子死活,或许就是人各有命,楚瑾竟也在后宫健健康康的长到成年,封王出宫。

    明仁二十九年,瑞王谋逆,刺杀太子,包围皇宫,幸而安王及时接驾,事败,太子重伤而亡,瑞王贬为庶民,逐出临安。

    明仁三十一年,安王联合晋王意图谋反,毒杀皇帝,可惜被康王识破,两方大战,康王重伤,晋王身亡,安王被皇帝生擒,圈进别院,皇帝大病一场。

    明仁三十二年,明仁帝立淑妃为后,六子诚王为太子。明仁三十三年,帝崩,楚瑾登基。至此长达六年之久的诸王动乱终以淑妃和楚瑾的胜利而告终。

    原主选秀的时候太后不在宫里,等太后回宫,以原主那时候的位份是没有资格给太后请安的,而等原主落水,芯子换成如今的南木萱又成功晋位成小仪的时候,太后娘娘已经又不在宫中了。

    太后为何总是不在后宫,这个说法有很多,猜测养母子间不和的说法占了主流,但官方说法是太后思念先帝,所以时常去先帝生前住过的行宫,且那里离大名寺近,方便太后礼佛。

    太后娘娘是在腊月二十二日才到的皇宫,那天南木萱早早的就被玉溪叫起来按品级大妆,天还没亮透,就从云香阁往皇后处集合,一些身份高贵和皇帝太后关系密切的皇室宗亲们也早就等在皇后宫里了。

    安乐长公主竟是在南木萱进来的时候对她友好一笑,等她给皇后见礼毕还温和的夸了她两句类似漂亮招人疼的话,一时让众宗室命妇们不由对她重新打量起来。

    能在此等着迎接太后的自然都是身份高贵,对皇帝后宫风向有一定了解的女人们,早在南木萱一进来,她们就已经暗暗打量这个皇帝后宫的新宠了,虽打量也没怎么太在意,毕竟帝王的新宠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且南木萱如今也才不过是个容华罢了。

    但是没想到,这个新宠竟是个连安乐长公主都主动笑颜以对的,这就不一般了,安乐长公主作为先帝唯一的嫡女即便是如今连楚瑾也是会敬上三分的,如今这朝里即便是太后亲女明华长公主,也是比之不及的,这样的天之娇女都和颜以对的宫妃绝对是个不一般的。

    南木萱虽也有些惊讶倒也镇定自若,以一种及其自然亲近的姿态笑着接过了安乐长公主的话,又反恭维了一番,虽然来来往往也不过就几句话,但南木萱也算今个儿妃位以下的头一份了,关于别人异样打量的眼光,南木萱表示,本容华长的漂亮不怕看。

    一帮人在帝后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站在正阳门处迎接太后,南木萱今个穿的是有品级的装束,也没法在怎么多穿了,而且这场合也不合适,南木萱端端正正的站在那,其实内里已经冻的不行了。

    好在,太后娘娘御驾不一会就到了正阳门前,一声太后回宫的吆喝,顿时跪倒了一片,包括南木萱,但不包括前面的几排,帝后,安乐长公主之流。

    她们也就是些个帝后为了迎接太后摆出大场面的道具而已,太后一声起后,连看她们一眼都不曾就携着帝后的手往宁寿宫方向去了,前三排的自然而然的跟随而去。

    她们这些道具起来之后就各回各宫,各找各的暖炉去吧,太后那么尊贵的人今个刚回宫,哪有时间见她们啊。

    南木萱表示这真t m不是什么好事。

    第二日,后宫妃嫔在给皇后请过安后,便由皇后带领着往宁寿宫去了。

    宁寿宫离昭明宫并不太远,是一座古朴厚重的宫殿,布局精致,庭院也是雍容大气,据说这宁寿宫是历代非帝王原配的太后所居之所,还有个康安宫那才是帝王原配太后所居之处。

    不过虽然大元也是立嫡不立长的嫡长子继承制,可自开国以来,竟是没有一位帝王是嫡长子出身,而康安宫更是只住过一位太后,而宁寿宫却是从未空过。

    南木萱想到这些的时候不由的就把目光放到了前面端庄大方的皇后身上,她想,她也许会是第二个住进康安宫的女人吧,因为南木萱其实还指望着楚浈那小子登基那。当然了现在想这些未免太早,不过她目前的路可是照这个方向走的。

    宁寿宫的宫人们各司其职,井井有条,见她们一行人来了,也是默默行了礼后就该干嘛干嘛,不见一丝打量,也未露一点好奇,规矩的很,早有小太监进去通报,皇后带着众人等在外面,整个宁寿宫都给人一种规矩森严的感觉,南木萱不成想太后的威势还挺大,话说她不是常常不在宫吗,宫里竟还是治理的这么规矩。

    等候间,就见一个青衣嬷嬷带着两个宫女迎了出来,那嬷嬷大概50多岁的年纪,面容和蔼,脸庞圆润,脸上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皱纹,精神看起来却是很好的模样,只见她笑着上前对皇后行礼,又对着皇后身后的她们道了句“请主子们安”才起身笑对皇后说“昨个晚上太后娘娘还念叨着那,昨个人多都没好好和皇后娘娘说说话”那嬷嬷语调柔和慈祥。

    她走在皇后旁边,说完这句又侧身回头对着一众妃嫔道“还有各位主子们,娘娘说都没有见着,还让主子们大冷天的白白的在外面等了那许多时候,要是冻坏了哪一个啊,皇上还得心疼”

    一行人进了内殿,忙行礼问安,各自找各自的位置,南木萱如今这个位份虽不高但也不低了,但在太后宫中也就是个站着的份,南木萱在行礼问安的过程中已经偷偷的打量太后一会了。

    太后与南木萱想象中的不同,那是个一见就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一个女人,看起来竟也像40岁不到的样子,保养得益,即便你可以看到她那眼角处的小细纹,但同样的,你也依旧能看出这个女人年轻时必是个姿容不凡的,眉目间倒是和沈贵嫔有几分相象之处,不过明显太后更有亲和力。

    太后今个穿了一身紫金银丝镶边祥瑞袍,明明是雍容华贵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却依旧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威压,就仿似是个和煦的长辈,穿着最普通的锦袍,发髻上只简单的用了金丝香木点翠玉珠做装饰,身上的其他配饰也很少,却件件不是凡品。

    太后先是执了皇后的手,拍着道“这些日子必是辛苦你了,要不然宫里哪能这么井井有条的”

    皇后淡笑“多谢母后惦记着,儿媳哪里算辛苦,这些都是儿媳该做的,要说辛苦,母后在行宫为父皇祈福,为大元祈福才是真辛苦呢”

    太后微笑“唉,人老了,就不爱跟着你们凑热闹了,那行宫里幽静,景色又好,我住着竟是觉得最适合不过了,离着寺庙近,也不过是尽尽心罢了,哪里是辛苦,竟是觉得那里最是个适合我这老婆子的舒心安宁之处了”

    “要说行宫舒适,儿媳是断断不敢反驳的,但要说母后老了,那儿媳可是万万不信的,母后的气色瞧着竟是比儿媳都好呢”皇后如此说道

    太后莞尔,两人又你来我往的说了好些话,和谐的很,南木萱原本觉得这对婆媳处的倒是还挺好,可等周贵妃开口了,南木萱才发现自己见识浅薄了,皇后和太后那充其量就是个客客气气的小亲密,人家周贵妃和太后那才叫婆媳关系好呢。

    简直了,没谁了,南木萱还是头一次看见周贵妃这般柔和的姿态,太后对着周贵妃也比对着皇后时更随意,笑容也更热烈,周贵妃更是柔柔喏喏的母后叫着,玩笑开着,边打趣边撒娇,竟很是随意。话说女儿也就这样了吧

    皇后就那么微笑的看着,偶尔配合的说上两句,蒋修仪,沈贵嫔也时不时插上几句,贤妃,韩妃亦是捧场,一个婆婆一帮儿媳竟是亲亲热热的说的开心。

    关心完了众媳妇,话题就渐渐转到几个皇子女的身上了,这时候就剩下,皇后,贤妃,韩妃和太后接话了,说了一堆的子女经,太后还附赠给大家一些福利,讲了件楚瑾小时候的淘气事,说的慈爱非常,讲的也是妙趣横生,充满爱的感觉。

    往常只要一涉及到孩子的话题,周贵妃必然是要摆上几分脸色的,今个倒是笑着听着,偶尔竟也接上两句,很是稀奇。

    但更令南木萱稀奇的是太后从始至终竟是当德妃不存在似得,竟是连二皇子也未曾问过,德妃也一直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干坐着,从头到尾不接一句话。

    关心完了皇子皇女,太后才对着皇后道“听说最近宫里又出了好几个可心人”

    太后刚一说完,南木萱,蓝顺仪,刘芳仪几人就上前而来,皇后也笑着给太后一一介绍。

    太后笑着赞了句都是标志的可人儿,又淡淡说了句,要谨遵后宫规矩,就叫身边的嬷嬷拿了各种不同的赏赐过来,一一给了方罢。

    就在南木萱以为宁寿宫之行快要结束的时候,只听外面的小太监唱喝道“皇上驾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