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25章 宫中宴会
《暄和皇贵妃传》

第25章 宫中宴会

作者:饭炒蛋 字数:3627 热度:12
    小太监的一声唱报,让除了太后外的所有人都不由起身,等那一身明黄龙袍的威仪男人进来时,站起来的众人都盈盈而拜。

    楚瑾喊了声众爱妃免礼后,亲自上前携了皇后的手,一起行至太后身边,方才放开。

    一向被人行礼的楚瑾这回则是换成了给人行礼,只见那一身明黄的男人动作标准,姿态俊雅,褪去一身威仪,温润如玉的笑着对上首的太后娘娘道“儿子给母后请安”

    太后并没有阻了皇上行礼请安的动作,反而等楚瑾行礼后,亲自起身俯下来把人扶了起来,亲切的嗔道“就你规矩,都说了不用皇帝过来给我请安了,怎么就是不听,这可是刚下朝,怎么也不歇歇再过来,当心累着”太后语气亲近,神色自然,竟像对着亲生儿子一样,尤其是,太后那顺手理了理龙袍的动作。

    楚瑾朗声而笑,很是自然的接话道“儿子哪里就那么不经事,在说儿子就算是累着了,只要一看到母后啊,这精神头就好了,若是不来,反而觉得哪里不得劲呢,还望母后不要嫌儿子烦”

    太后失笑,对着皇后道“瞧瞧皇上这话说的,不过啊,母后还真是爱听,要是看到哀家真有皇上说的那么神啊,皇儿就是时时刻刻呆在这宁寿宫,我都不嫌烦”

    “那母亲这回可要多多在宫里待着些时候才好,那行宫处哪里有皇宫舒适,母后纵然是给父皇祈福,在宫里也可以”楚瑾这般接到

    “母后知道你的孝心,可是这人啊,到了老了,竟是就爱图个清静”太后很有几分感叹的说道

    楚瑾闻言竟是一副小儿撒娇之态“看来母后还是嫌弃儿子了”

    将近三十岁一身龙袍的男人竟是这般卖萌,南木萱不由有些恶寒,她怎么从没发现楚瑾还有这一面。偷偷扫量众人,除了少数几个人,大家竟是一点不惊奇……南木萱突然玄幻了

    太后也是一副慈母的无奈神态道“你这孩子……真真是个嘴刁的”

    南木萱继续玄幻,这是一个太后对皇帝说的话吗,即便是母亲对儿子,也不是这措辞吧,嘴刁什么的,莫名的南木萱脑子里就闪现出林黛玉啦……摇摇头,南木萱觉得自己有必要冷静一下

    皇上和太后两个就在那母慈子孝亲亲热热的说着话。皇后偶尔附和,旁人只是安坐,微笑不语,南木萱看着太后和皇上那亲密无间,感情丰富,格外真切的互动,不由觉得传言什么的貌似不可信,看他们那样子哪里是有间隙的样子,分明很和谐好不好,也不知为何会有那些母子不和的传言。

    太后和皇帝说了一会话后,才对着众人道“天也不早了,知道你们都是孝顺的,不过哀家一向清静惯了,就不留你们了”

    除了皇帝还安坐不动外,其他人闻言连忙行礼告退。

    一行人出了宁寿宫方才松了口气似的,太后真的是那种看着就很亲切很亲切的人,但莫名的,在宁寿宫内,众人就是会有种不敢放肆之感。

    南木萱亦然,世上就是有人能把亲切柔和与威仪厚重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柔和在一起,而这种人无疑是让人敬佩且不敢放肆的。

    南木萱对寿康宫一行除了劳累其他一点波澜没有其实还是有一丝丝意外的,主要是,她本以为鉴于之前有传言她的耳边风让蒋修仪没有升位一事,作为沈家女儿的太后也许会刺上她两句那,就算太后不屑和她一个小容华计较,或者蒋修仪,或是其他什么人或许会在太后宫里说些什么,就算没有这些事。

    可能也会有其他人仗着太后你来我往的斗上两句呢,没想到,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宫斗情节。

    竟是那么一副天下太平都哄着太后的样子,个个都好。不过这种哪怕是表面的和谐,她也真心喜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该这样,不痛不痒的斗嘴皮子什么的那都是中二学生的事好不啦。

    太后赐给南木萱的是喜鹊金镶珠玉钗,很是精致漂亮的钗子,南木萱本就喜欢,今个的宁寿宫之行又格外顺利,此刻看着手里的赏赐就分外顺眼,笑着对玉溪道“这钗子漂亮,明个我就带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竟是让玉溪还琢磨了会主子这是什么意思。

    南木萱带着一脸的好心情回了云香阁,连带着路上碰到几个低位妃嫔都是一脸的和颜悦色,弄得那些人很是错愕。

    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九,宫中宴会,这个南木萱是可以参加的,正式升位的旨意也是要在这个宴会上宣布的。

    南木萱当天很是收拾了一翻,喜庆的玫红色宫装,首饰也都挑的贵重华丽的,细节处格外认真,整个人更是画了艳丽的妆容。

    这么一打扮,竟是另一种摄人风采,连玉溪络儿她们都震住了,小宫女良辰更是直接惊呼“主子好美”为此南木萱还是很得意的。女人嘛,南木萱就这么一副嘚瑟的样子去赴宴了。

    宴会在崇华殿举行,殿外早已宫灯高悬,缀满锦带,远远看去竟也不输于现代都市的灯红酒绿,甚至格外的金碧辉煌。

    快到近处,南木萱下了步撵,便与蒋修仪,刘淑仪不期而遇,蒋修仪本就是美艳张扬的样子,今天更是精心装扮,一身华贵,美艳不可方物。

    至于刘淑仪,纵然是这样的场合,刘淑仪的装扮也是往高雅出尘的方向去的,一身绑袖水蓝色白绒绸裙尽显其白莲花的本质,纤细腰肢更是给人以不盈一握之感。

    两人可能是因为头一次看见这般装扮的浓墨重彩的南木萱,眼中竟也都有惊艳而过,她们惊艳归惊艳,南木萱可是不惊艳,被人打一巴掌且罚跪的经历还印在心中,她可不想在经历一次,位不如人,南木萱很是识相的行礼问安。

    只要有一个不支声她都绝不起来,刘淑仪淡淡的叫了免礼,似笑非笑的说道“暄嫔今日气色倒是极好”

    蒋修仪还没吱声,南木萱就保持半蹲的姿势,也不起身“如此喜庆的日子,嫔妾自然气色好,淑仪姐姐不也是吗”南木萱带着笑意,头都没抬的蹲身回道

    刘淑仪笑意微滞,清清冷冷的道“比不得暄容华这般好颜色”

    蒋修仪见南木萱半蹲着身子保持行礼的姿势和刘子若斗嘴,挑了眉,轻呵一声拂袖走了。

    刘淑仪也随即而去,南木萱这才起身。呼出一口白气,微微笑着对身边的玉溪道“本容华也觉得自己颜色好”玉溪嘴角微抽,笑着点头。

    南木萱进殿的时候殿内已经来了不少人,南木萱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左右打了招呼便指挥佩儿给她剥桂圆吃,宴会什么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无聊,她正吃的来劲便听“皇上驾到,太后娘娘到,皇后娘娘到”的高声唱呵,正主来了,殿内立马安静了下来,全部行礼。

    楚瑾笑着免礼,然后亲自扶着太后朝上首的主位走去,等三大巨头落坐,众妃才随后坐下,然后是各宗室皇亲。楚瑾坐下后习惯性的扫视一圈,看向后妃这边时很是被南木萱惊艳了一把,他从未见过她如此盛妆的样子,不由在心下赞了声好颜色。

    其实南木萱今日的妆容倒也不比别人出众多少,只不过众妃习惯了浓妆艳抹,左右不过是老样子,而南木萱大多时候都是淡妆,尤其是面对楚瑾的时候就快接近素颜了,这般乍一装扮自然惊艳。

    随着众人的落坐,宴会也正式开始了,自有水袖襦裙,身姿曼妙的女子从两侧款款而来,水袖轻扬,足尖轻点,柔软的身体随着乐声做出各种姿态。

    南木萱前世见的多是现代,爵士,交际舞等等,很少能看见这么有风情的古代舞蹈,尤其是身临其境的在这古色古香的环境下观看,耳边的乐声也是那种古韵非常的。于是看的很认真,也看的很有趣,还不时的在心底感叹宫中艺人舞姿出众。

    上首的楚瑾可不是南木萱,对于歌舞早已习以为常,不过此刻倒也放松,身体后倾,手执酒杯,微眯着眼,一副轻松的样子,坐在上首,看下面自然看的也格外清楚,所以楚瑾很快竟是被认真看舞的南木萱吸引了视线,今天本就被她惊艳了,自然多关注了两分,可看着看着,倒是看迷糊了,那女人怎么能看个舞姬看的那么认真,不由好笑,尤其是她那一脸垂涎的表情是为那般?

    一曲必,皇后举杯,众人纷纷站起,与皇后一同恭贺新春,皇上更是朗声大笑,一杯尽饮。气氛逐渐开始热烈。

    盛世王朝,歌舞升平,推杯换盏,歌功颂德,这些就是南木萱对宴会的概括,从头到尾南木萱紧随大流,该表扬时表扬,该敬酒时敬酒,等到后妃争相表现时,埋头吃喝,唯一出个彩就是接旨的时候,不过在好多人都接了旨的情况下也不出彩了,整个宴会就这么平平的过去了。

    不过南木萱总觉得皇上似有若无的目光格外关注了她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总之对南木萱来说,明成七年是在这样一场歌舞升平的宴会中落下的帷幕。

    大元的明成八年则是在百官的恭贺声中到来,这一幕南木萱是没有资格能看到的。

    她的明成八年是在守岁中睡过来的,守岁的时候她满心满眼想的都是前世的人和事,奇怪的事她竟是一觉睡的香甜,前世的人和事竟都不曾入梦,醒来时想想自己都笑了,果然上辈子什么的终究没有这辈子重要啊!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