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27章 关于孩子
《暄和皇贵妃传》

第27章 关于孩子

作者:饭炒蛋 字数:4326 热度:10
    这不是楚瑾第一次对南木萱提到孩子,可这次南木萱意识清醒,闻言微愣,随即满脸笑容,小手伸进男人的锦袍,不安分的画圈,偏头对着男人耳边吹气,温热的湿气由她口中吹出,拂过他耳边的肌肤,激起一阵颤栗,只听她喃喃道“萱萱也想生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楚瑾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瞪了她一眼,恨恨的说道“一会在收拾你”说完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对着早在楚瑾拥住南木萱时就退出去的赵德福道“派人把年前南兆送来的紫金碧玉驱痕膏拿来”

    赵德福虽然没在屋内,但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此刻听楚瑾如此吩咐立马派了个小太监回去取,心里却不由想到,皇上对暄主子这还真是上了心,不过就是手被绣花针扎了而已,就是扎的在严重也不至于用上那消炎去疤的驱痕膏啊,真是糟蹋东西啊

    屋里南木萱听楚瑾如此吩咐,面上讪讪,她刚刚简直太不纯洁了,人家说要生个孩子,她就立马那样……太丢人了,可是大boss来她这里不就是……唉,南木萱突然顿悟,今这是怎么了,这男人长进了,竟然开始知道关心人了,这么想着面上立马阳光灿烂起来,讨好道“皇上,你真好”边说还边可怜兮兮的把自己扎了数不清针孔的小手递了上去,娇滴滴的要求道“给揉揉……”

    楚瑾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刚刚还那么挑拨他像个小妖精似的,这会竟是又变成懵懂无知的小可怜样了,还揉揉,当他这个皇帝是干什么的,不过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伸手握上了那递上来的嫩白小手,把人也拉至进前,亲亲密密的一处说话。

    等赵德福把那驱痕膏拿来后,楚瑾更是亲自动手给南木萱整个小手都涂抹了一层,那玉膏清凉馨香,味道竟是格外好闻,南木萱被涂了一手的药膏,只好干巴巴的坐着了,楚瑾则是淡淡的在另一边看书。

    做了一刻钟,南木萱实在是无聊,又不好去打扰楚瑾,便要出去踢毽子,本想悄悄出去,不成想她一动,衣角处碰上了原本在踏上的荷包样子,那荷包里还有些小玩意,如此竟是也发出些不大不小的声响来,楚瑾不由转过头看向她

    南木萱一脸尴尬,解释道“衣角碰到了荷包,臣妾本来是想静静的出去的”

    楚瑾皱眉,沉声问道“静静的出去,你要出去?”

    南木萱闻言暗骂自己傻瓜,越发的羞红了脸,实话实说道“臣妾实在是待得太没意思了,皇上你又不理人家”说道后面一句已经理直气壮起来了。

    楚瑾失笑“难不成倒怪起朕来了”

    南木萱可怜兮兮的眨眼看他“可是臣妾真的没有事可做啊”

    楚瑾把视线放在她抹着药膏的手上,示意她道“你这样,还想做什么”

    “可以踢毽子啊”南木萱说出心下的想法,楚瑾摇头,拿她没办法,无奈的对她招手“你过来,到朕这来”

    “干嘛?臣妾手上还有药膏”

    “既然萱萱觉得没意思,还怪朕不理你,过来和朕一起看书好了”

    南木萱听话的走了过去,不过却是看着他手里的话本子摇了摇头“臣妾不爱看那个”心下还腹议皇上你怎么看的下去那种没营养的东西,虽是这么说人却是乖乖的坐到了楚瑾旁边

    这话本子还是楚瑾命人给南木萱送过来的,因为南木萱曾说她这书太少了,都没什么可看的,楚瑾就让人送了好些话本子过来,他今个也是顺手拿过来的,等她一说不由问道“即使不爱看怎么拿出来了”女人不都挺爱看这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子的吗

    “是络儿拿出来看的,我不喜欢这些话本子,皇上下次叫他们给臣妾送些别的好不好”这种既没营养又没新意的东西怎么会有人看,南木萱边说边眨着大眼睛,满脸期待的问道

    “哦,朕看着不也挺有意思,萱萱竟是不喜欢吗?那你喜欢什么”

    楚瑾作为皇子,太多的东西要学要看,自然不会看这种女子爱看的东西,等到成为皇帝更是没那个闲情,今也是凑巧,随手拿过来的,虽说里面的内容假的很,倒也看的津津有味,不成想身边这小女人竟是不爱看这些东西,里面的故事不正是吸引女子的类型吗

    “喜欢看的很多啊,古籍文章,地理游记,志怪杂谈都比这些一看就假惺惺的话本子吸引人啊,真不知道这种东西都是谁写出来的,很不走心哎”南木萱理所当然的说道,人已经靠在了楚瑾身上

    楚瑾失笑,拍着她道“爱妃还真是……”真是什么楚瑾没有说,因为他已经直接抱起她来,奔着内室而去,这个女人就是个小妖精,只要在他身边就不老实,楚瑾早就被她各种生动的表情以及那些悉悉索索的小动作勾的动情

    南木萱不由惊呼,他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她也没勾引他啊,怎么突然就……“皇上,臣妾手上还有药膏那”

    “朕帮你洗下去,萱萱不是想要个我们的孩子吗,朕一会就给你……”楚瑾声音暗哑,最后一句更是贴着南木萱的耳边轻吐

    尼玛,下流,虽然孩子没有你生不了,可你以为孩子就是你的##吗,你说给就有的吗,自以为是的渣男

    一翻运动过后,南木萱已经累的不行,软软的依偎着男人,精神却是格外好,兴高采烈的描述着若是她有个女儿会怎么怎么样,从给她穿什么样的衣服,戴什么样的首饰,到教她什么样的性情给她什么样的教育“……陛下一定不可以阻止她学武功哦,到时候,还要赐给宝贝一条御制的鞭子……怎么办怎么办,人家开始羡慕宝贝了,为什么臣妾不是皇上的女儿啊……”

    楚瑾一开始还边拍着她边听她说,结果越听她说下去拍她的手就越想狠狠打下去,听到这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就是一巴掌,笑也不是,恼也不是,轻哼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啊,疼,干嘛打人家”南木萱委屈

    “该打,你这是养女儿吗,朕觉得你这是在养霸王”还御制的鞭子,这女人是真敢想

    “哪有”南木萱反驳,她女儿可是公主哎,她还没有说给她建公主府,让她养美男那。只不过要个鞭子而已,怎么就霸王了,他一定不是个好父亲,这么小气

    “哪有?哪都有”楚瑾看着身边不服气的小女人,哼声道“公主都能让你养成那般,若是皇儿那,岂不是暴君?”

    南木萱撇嘴“谁要儿子啊,一点不贴心,以后有了媳妇还忘了娘,我才不要”

    楚瑾正在兴头,暴君脱口而出,出口后心下一凛,对女人的回答竟是格外的注意,结果结果,这女人说的那是什么,还敢嫌弃他的皇儿。

    楚瑾决定好好惩罚惩罚这个胆大包天,没心没肺的女人。

    等到南木萱终于绣出个很是像模像样的荷包给楚浈的时候,还是被小人儿嫌弃了一下下,浈小包子昂着头,很有几分挑剔的打量了个仔仔细细,然后以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来了句“都没有素儿绣的好,更不要说和绘芝姑姑比了”

    当时是在皇后的昭明宫里,皇后在上首眸光微闪,却微笑不语,绘芝却连道不敢,要知道如今的南木萱早已今非昔比,在不是那个靠着皇后接济过日,对着绘芝也要小心翼翼的小贵人了,而今就是皇后也不得不让她两分,绘芝连忙赞暄容华心灵手巧,短短时日已这般精致。

    可惜浈小包子不接茬,依旧一副看不上眼的挑剔样子,气的南木萱差点脱口而出“臭小子”其实这称呼私下里她不是没对三皇子说过,但碍于在皇后宫里,皇后正在上首坐着到底没那么随意,不过还是暗暗给了三皇子一个“不知好歹,不要拿来”的眼神。

    客气礼貌的假笑道“三皇子说的是呢,不过臣妾到底是做出来这苏绣的荷包了,不曾食言,可是到底比不上三皇子平日里用的那些精致,若是三皇子实在不喜欢,不若三皇子还是还给臣妾吧,也免得别人看了倒要嘲笑一番了”切,你看不上,我还不乐意给那,你皇上老爹都没你待遇好,还敢挑三拣四

    楚浈轻哼,高傲道“给了本皇子的东西就是我的了,谁敢嘲笑”

    南木萱挑眉,对着小包子眨眼甜笑,侧身转头对皇后道“臣妾听皇上说最近三皇子的功课做的越发的好了,臣妾看三皇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娘娘您看三皇子完全可以多学习一些功课的”随着南木萱的话,三皇子楚浈精致的的小脸已经越发的黑了,待南木萱说完,更是直接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南木萱。

    皇后看的一阵好笑无奈,亦有些怅然,她的皇儿在后宫向来不卑不亢,为人温和知礼,但内里也绝对是冷淡疏离不好接近的,就是对着她这个额娘也从来举止有度,恭敬不缺,却是亲近不足。

    可是竟然与这南木萱处的极好,甚至私下里更是亲密,她不是不知道他们私下里的互动但却并没制止,南木萱从来没有恶意,这点她知道,所以不曾阻止,可如今,这关系是不是过于好了,她这个母后都有些嫉妒了

    出了昭明宫,南木萱不由回想刚刚在内殿,皇后对她一瞬间的嫌恶神情,大概是觉得她对三皇子有些失礼与怠慢吧,呵呵,别人的孩子啊,在可爱也不是自己的,容华,她已经是容华了,楚瑾又曾那般,她应该可以考虑要个孩子了吧。

    南木萱自顾自的考虑着心下的小算盘,完全没注意斜刺刺的穿出来个女人,等到注意到她的时候已经直接被撞的连连后退了,要不是玉溪眼捷手快扶住了她,估计她已经倒了。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让那女人撞到了南木萱的身上,云香阁的人连忙上前把主子与那女子隔了开,眼见撞到了人,那女人楞楞的看着南木萱,突然诡异的笑了笑,大喊了句贱人,都是贱人,竟是挣脱了一众挡在她前面的宫人,直奔昭明宫跑去。

    南木萱尚没从被人撞了的状况中缓过神来,那边撞了她的人就已经跑远,玉溪看了看那个仪容不整,脚步飞快,有些疯癫的背影,才回头有些不确定的对南木萱说道“主子,刚刚那个好像是珍昭容”

    南木萱被撞的腰间尚有疼痛,皱眉不解“珍昭容?”玉溪扶着她,慢慢解释道“是的,奴婢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珍昭容,珍昭容也算是后宫的老人了,比良妃娘娘进宫还要早,曾经也是深得皇上宠爱的,那时候不说贵妃娘娘就是皇后娘娘也要让其三分的,不过后来珍昭容小产,总是和皇上吵闹,时间久了,皇上也开始厌烦了,珍昭容也一点点的病了,等后来又大选,刘淑仪,蒋修仪也都进宫了,珍昭容也就彻底失宠了,主子您进宫时,珍昭容已经早就不出来走动了,今天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那珍昭容的状态疯疯癫癫,且看样子是往昭明宫跑去了,南木萱稍加思量就吩咐道“找个人赶快去给绘芝报个信,就说本宫被一疯女人撞了,且那女人往昭明宫方向跑去了,其他的我们不用管,横竖宠妃冷妃的也与我们无关”

    孩子啊孩子,被这么一打断,南木萱也不想些有的没的了,孩子什么的,貌似也不是她想要就要的,何况这宫里的孩子哪是那么好生的,刚刚撞她的疯女人不就是失了孩子才变成那样的吗,她可不想把自己弄成那副样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