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29章 烟雨楼偶遇楚瑾
《暄和皇贵妃传》

第29章 烟雨楼偶遇楚瑾

作者:饭炒蛋 字数:4252 热度:11
    高子衿怀孕一事对南木萱来说真是一点影响都没有了,她每天过的悠哉悠哉的,纵然偶尔怀孕了自以为是的高子衿刺她两句,她也不争论,当安慰孕妇了,今在昭明宫她还小显呗了一番,话说那女人始终还没反应过来那孩子生出来也不是她的,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幻里,南木萱对此表示很神奇。

    果然一孕傻三年啊,高子衿本就不聪明,现在真是没救了,南木萱从昭明宫出来的时候如是想到

    六月的天气是南木萱最喜欢的,不冷不热,暖洋洋的阳光照的人很是舒服,从皇后的昭明宫出来,南木萱没坐步撵,想想当初自己还为此腹议过丽容华嫌她有车不做,如今自己倒也这般了

    主要是今日的阳光晴好,如今的绚烂景色又格外迷人,所以一向懒惰的南木萱都想下地走走了,因为想到去年复议丽容华的事,南木萱不由向千鲤池走去,看着池子里的各色金鱼不由就笑了。

    让玉溪叫小太监去给她拿喂鱼的食物,南木萱百无聊赖的坐在那,喂了会鱼,神奇的是,四周观望时她竟然看到了去年丽容华特意指给她看的朱槿。

    今年的这个时候倒是开的格外艳丽,纯洁的白,绚烂的红,株株都是长势旺盛,株形美观,茎叶如桑,枝叶婆娑,日光所烁,疑若焰生。南木萱对着玉溪笑道“玉溪,你看那朱槿,今年开的可真好”

    玉溪闻言不解,顺着南木萱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由也想到了什么,笑着回道“正是呢,绚烂的很”

    南木萱又自往鲜花烂漫处而去,慢慢走,慢慢看,南木萱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看,偶尔和玉溪,络儿说上几句话,南木萱嫌一大帮人跟着拖拉,索性让那些宫侍都回去,只留了络儿,玉溪和小喜子三人。

    嫌弃人多是一方面,她也想借机和络儿说一说原主家中的事,随着南木萱开始和南木家有了联系,南木萱越来越觉得自己穿的这个身份好了,她莫名的就有种预感,原主的家人绝对会是神一样的队友,全力助攻的那种,就算不是,也绝对不会托她的后腿,和齐嫔比起来她简直是幸运爆了。

    几人慢悠悠的逛着,南木萱的话题刚要自然而言的转到自己在闺阁中的趣事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竟是顷刻间乌云密布,霹雳一声惊雷,吓的南木萱一个激灵,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南木萱从来不是一个怕打雷的人,但是刚刚那瞬间就好似做了亏心事一样,那雷打的又突然,她竟有种怕雷劈的念头。

    雷声刚过,漫天的乌云更是层层积压,瓢泼大雨顷刻而下,啪啦啪啦的落到人身上都能感觉到微微的疼痛,云溪连忙用手给南木萱遮着。

    然这样的倾盆大雨哪里是玉溪能挡得住的,小喜子看了看四周,机灵的说道“主子,往东走,过了那个假山,就是烟雨楼,主子先去那避避,我先回宫,马上带人来接主子”

    南木萱闻言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迎着大雨艰难的说道“一起过去,回宫的事待会再说,这雨吓得又大又急,估计很快就停了”

    边说边往东跑去,身后的三人也都跟着跑起来,南木萱不想小喜子冒着大雨回宫,毕竟这里离云香阁很远,估计等回去了,小喜子也浇成落汤小喜子了,等他在带人回来,没准雨都停了,云香阁离这可不近。

    还有一点点的隐秘心思是她竟然莫名的有一点点的害怕,而小喜子,即便他是个太监,也好歹算是个男人,至少他还会一点点功夫在身。

    虽然南木萱怕的是莫名其妙的诡异东西,若是真如她那么胡思乱想,别说小喜子了,就是武林高手也没用,但小喜子在,她心里上就是诡异的多了丝安全感,所以说,南木暄骨子里还是有些小女人心态的。

    烟雨楼是一处类似观景楼的建筑,上下三层,最高层上面有个暖阁,避雨什么的最合适不过。

    这场雨来的又急又大,啪啦啪啦的下着,南木萱跑到烟雨楼的时候身上已经湿了很多了,其他人也一样狼狈,玉溪等人不等自己收拾,连忙找出帕子给南木萱擦拭,不过这种大家都被浇的时候,帕子什么的也早湿了。

    好在南木萱脸上没什么妆容,要不然,南木萱都不敢想象会有多狼狈,要知道古代的化妆品,尤其是那些胭脂什么的可不防水,她阻止了玉溪和络儿的侍候,自己简单打理一番,方坐在暖阁里的椅子上。

    听着外面的雨声,南木萱不由默默站在窗边赏了会大雨,反正已经湿的差不多了,在开窗子什么的南木萱毫无压力,好吧,这种大雨完全没有朦胧的美感,绝对是看了就闹心的那种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南木萱脑子里竟是莫名闪出了这两句诗,再看外面的滂沱大雨不由好笑,难不成她是在这古色古香的大元里待时间久了的事,脑子里都会出现诗了。

    而且还是这种诗,话说这诗和这种毫无美感,唯让人厌烦的大雨没什么联系吧

    玉溪整理完自己,不由走过来道“主子还是坐回去吧,这么大的雨有什么好看的,小心在窗边站久了着凉”

    “六月份的天气,哪里就那么容易着凉了”话虽是这么说着,南木萱还是回了暖阁中间处坐着,玉溪顺手关了窗户才跟过来。

    小喜子自动自发的去了入口处守着,南木萱让玉溪和络儿都坐,三个人继续说些闲话,这回南木萱很快就把话题绕到自己小时候,络儿自然的接下去,说了很多南木萱在家时的旧事。

    那些事南木萱脑子里其实都有,但总是有种看电影般的不真实感,这样和络儿说一说,在重新梳理梳理,也方便南木萱想些深层次的,原本原主绝不会想的事。

    她们正说的热闹,就听小喜子道“好像有人上来了,奴才这就去看看”

    随着小喜子话落,南木萱她们也停止了交谈,一静下来,果然听到楼下有一些响动,似是脚步声。

    “皇上,奴才给皇上请安”只听小喜子略显惊讶的清亮声音传来,南木萱不由感叹自己这命是好还是不好,大晴天的赏个花还能下雨,躲个雨还能看到皇上,这难不成就是缘分?

    不过对目前的她来说,这种缘分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啊,这要是那些不受宠的妃子遇上皇上才叫运气好不。

    南木萱她们听到小喜子的声音都站了起来,也忙着去迎接,皇上什么的就是麻烦,随着她们过去,一身湿答答的楚瑾和赵德福也上来了。

    楚瑾看到小喜子就知道是她在上面了,此刻一进来,就笑道“没想到竟是和爱妃有这般偶遇”

    南木萱三人连忙行礼问安,南木萱听了楚瑾的话也没马上接话,行礼过后就自顾自的起身走了过去,一边帮楚瑾擦拭雨水,一边笑道“可不是,臣妾刚刚还埋怨自己这运气不好,明明是大晴的天,我就是喂了会鱼,看了会儿子花花草草就能遇上大雨,不成想竟是老天爷另有安排,这是让臣妾有机会偶遇皇上那”

    楚瑾失笑,调笑道“昨个不是刚见过朕,怎么?难不成爱妃今个就想朕了”

    南木萱撇他一眼,娇嗔道“臣妾哪一日不想着皇上啊”

    楚瑾莞尔,从善如流道“朕也日日想着爱妃”边说边握了南木萱的手

    屁,这话糊弄鬼都没有鬼信!

    玉溪,络儿,赵德福也早就退到下边守着,此刻暖阁中就南木萱和楚瑾两个人,外面的雨还在啪啦啪啦的下着,似乎如今又刮起了大风,在暖阁中都能听到外面树枝刮动而引起叶子间摩擦的沙沙声。

    这般风雨肆虐的天气里,暖阁中又是帝王和嫔妃,尤其是楚瑾还在那把玩着她的手,一下下不轻不重的揉捏着,连带着她整个人也被他抱着,很是暧昧,南木萱脑子里突然就闪过不纯洁的画面。

    再看楚瑾,额,倒是没看出什么不同,可是南木萱莫名的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她莫名的有种能预见剧情发展的羞涩感。

    “怎么不说话了”楚瑾见怀中的人安静下来不由诧异

    “啊?”南木萱一愣,茫然的看着楚瑾,她能说她跑神了吗

    轻轻咳了声,掩饰下尴尬,南木萱问道“皇上这是从哪里来,怎么也让雨浇到了”其他人那,堂堂皇上竟也挨了浇?真好,他也不比她强多少。

    南木萱见楚瑾不答,不由想到这话问的貌似也不怎么太冒犯吧,不吱声是个什么意思?这么想着就去看楚瑾

    楚瑾其实是突然兴起,偷偷和赵德福去冷宫那边看了看珍昭容,回来时就碰上了大雨,正好看到了烟雨楼,才进来躲雨的。

    但这话楚瑾显然不会和南木萱说,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他怎么就起了心思想去看看那个自己曾经放在心上,捧在手里的女人。

    气氛徒然有些尴尬,更让南木萱感觉怪怪的,她不由想到,难不成楚瑾在等自己投怀送抱,可她已经在他怀抱中了啊。

    把楚瑾当成种马禽兽的南木萱已经在自己自以为是不纯洁的思维中越陷越深了,完全不知道楚瑾真正的心思。

    她是很讨厌在这里的,可是……正当南木萱想着自己是不是要主动顺着boss的心情的时候

    楚瑾出声了“朕就是随便走走,倒是遇到了大雨”

    “哦”南木萱正不知道怎么接楚瑾的话的时候,不由眼尖的看到了楚瑾内袍腰间上挂着的荷包,轻轻的咦了一声。

    那荷包还是她给楚浈小包子绣荷包的时候绣出来的实验品,也是苏绣,是很难的绣法,某天两人玩笑中她就把这个实验品当成宝贝一样的送给他了。

    还蛮横的叫他不要嫌弃,要是实在觉得带在外袍上丢人带不出去,那就带在内袍上,总之,不能不带。

    那时气氛好,她当时也只不过是故作蛮横的撒娇耍痴,根本没指望他会真的带上。

    此时突然见到不由有一丝怪异,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会真的带在了内袍上,这太玄幻了吧,难不成她是他真爱……额,恶寒!

    楚瑾被她咦的一声抽回了思绪,顺着她的眼光也看到了自己腰间那绣工破烂的荷包,一时竟有些微囧。

    这是今他上朝回来换便服的时候,一个宫女给他找荷包时不小心弄掉出来的,他看到的时候就突然想起,这荷包主人给他荷包时的各种娇憨野蛮之态,不由好笑,就让赵德福把这个给他带上

    赵德福看了嘴角直抽,欲言又止,很想说不合适,但明显他知道这荷包是谁的手笔,皇上都开口了,他也只好给带上,只是那动作实在是慢的可以

    楚瑾不由有些不耐烦,看了他一眼道“带里边吧”

    楚瑾这么想着,不由觉得自己今天做的事都莫名其妙的可以,一时有些生气,冷哼道“看什么看”说完又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实在有损帝王威仪

    突然就恨恨的狠拍了两下怀中的南木萱“啊,疼”南木萱不由大呼

    皇上你确定你今天真的没抽风吗?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