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0章 争抢荷包
《暄和皇贵妃传》

第30章 争抢荷包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69 热度:15
    抽风了的皇帝和被打疼也想抽抽风的暄容华会发生什么呢?答案是抢荷包。

    南木萱被打疼了格外委屈,她不知道英明神武的皇帝大人是有些恼羞成怒了,她只觉得楚瑾今个儿整个人都透着怪异,然后南木萱也跟着脑抽起来,她伸手要去解楚瑾的荷包。

    嘴里哼哼的说道“不就是一个荷包吗?臣妾怎么就不能看了,那还是臣妾亲手绣的呢,不让臣妾看,臣妾还不想给皇上了呢,拿来,那是臣妾绣的”

    早就抽了的楚瑾闻言去阻她的动作,嘴上道“给了朕的东西就是朕的,朕没发话自然不能看”

    南木萱白眼,果然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爹,都一个傲娇的德行,本姑娘就是不想惯着你们,这么想着,南木萱不言语了,手被楚瑾挡着也不动了,撑着楚瑾的肩膀在楚瑾怀中坐起来,然后又退出楚瑾怀抱“皇上的话就是圣旨,不看就不看,本来也不好看”

    怀中的女人退了出去,突然失了些温度,更不要说那温香软玉的感觉,配上南木萱娇嗔的话语,楚瑾突然有种怅然若失之感,外面的雨势渐小,两人都不出声,外面的风雨声就格外清晰,突然一阵凉风吹来,楚瑾徒然清醒,心下暗叹自己今天真是够妇人情怀的了。

    偏头看了一眼,果然那女人就不是个老实的,窗子正是她打开的。

    南木萱动手开了窗子,果然外面的雨已经渐渐的缓了许多,但要出去明显还是有些不合适,回头向楚瑾看去,那人还在那傻坐着,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雨浇傻了,一点没有往常的样子。

    许是南木萱的目光包含的意味太多,所以格外热烈,楚瑾敏感的察觉到什么,不由再次偏头看向窗边,一身桃红的宫装女子正倚窗而望,窗外刮进来的风吹乱了她本就被雨水淋的微乱的发髻,头上那喜鹊金镶珠玉钗明显微松,由其固定住的头发已经乱了形状。

    楚瑾尚还看着她,就见发髻微乱的某人快步走到他身前,他正想去拉她坐下,不想那女人快他一步,侧身避过,弯腰低头,趁他一个没反应过来就迅速的解下了他腰间原本就被她将要解开的荷包,然后快速退离他身边。

    整个过程也不过片刻功夫,楚瑾反应过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女人还真是执着,他刻意冷了脸色,冷声道“大胆”

    楚瑾的冷面严肃对南木萱从来都不管用,楚瑾只见那女人原本笑的志得意满,喜笑颜开,略带挑衅的面容顷刻间换成了可怜兮兮的愤慨,固执的说道“本来就是臣妾的东西,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说完还把拿着荷包的手背在了身后,一副楚瑾会去跟她抢的样子。

    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这样一个古怪精灵,表情丰富,姿容美貌的小女人耍性撒娇都不由会软了心肠,何况是本就不太生气的楚瑾。

    楚瑾觉得自己简直败给这个小女人了,她竟然还背了手把荷包藏起来,真是孩子气的可以,那东西哪里就值得他堂堂天子动手去抢,心里是这样想的,行动上却是反行其道。

    楚瑾大步上前,走到窗边,两手撑在窗边的雕花刻纹楠木窗框上,就把南木萱固定在他怀抱锁定的狭小空间里,小女人难不成以为她把手背过去他就抢不到了。

    南木萱眨眼,果然今天楚瑾脑子被雨浇的进水了,她这么一个刻意动作他就真的过来抢了,她记得这种小暗示是她上一世在好友家沙发上的育儿书里看到的,明显是针对小朋友的伎俩,楚瑾可是皇帝啊,世界貌似又玄幻了。

    南木萱暗自鄙夷,楚瑾却是在近距离的打量着南木萱,五官精致,肤白盛雪,鬓边已经被雨水淋湿,发髻松垮凌乱,然面容却更显得清丽无双。

    此刻被他禁锢在怀中,还能面不改色的笑颜以对,那滴溜溜转的灵动大眼睛里不知又划过了多少你看不透的想法,清眸流盼,灿若朝华,让人不由生出一股爱怜的柔情。

    他尚在打量,南木萱已经作势要推开他的胳膊,楚瑾是谁,能被她解下一次荷包就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抓了她欲要推他的手,另一只手从另一个方向反握住她,她拿在手中的荷包,自然而然就被他再次抢回了自己的手里。

    南木萱表示姐不过是不想惯他傲娇脾气,才抢了过来,至于被他抢回去,姐就当逗小孩了,让他高兴下

    楚瑾手拿荷包在南木萱面前晃,那上面的绣的花样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还敢不敢从朕的手里抢东西了?”楚瑾颇有些挑衅的问道

    南木萱想翻白眼,忍住了,弱弱的固执道“那是臣妾的”

    楚瑾似乎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一个堂堂天子和自己的妃嫔抢一个绣工差劲的荷包并且讨论荷包的归属是一件很无聊很白痴的行为,而是语气得瑟的说道“在朕手里的就是朕的”

    南木萱无语,他不会被楚浈附身了吧,楚浈也不这样啊。外面的雨已经差不多了,南木萱没心情陪他在讨论那破荷包是谁的了,她嘻嘻笑道“皇上说的对,这荷包自然是皇上的”反正是妥协,就在加点讨好吧“这天下都是皇上的,那个丑荷包自然也是皇上的”

    好吧,南木萱没忍住,还是弱弱的嘀咕了这么一句,主要是她见楚瑾听她说话时那一副很得瑟的神情,就一个没忍住。

    楚瑾其实也早就恢复正常了,后来也不过是逗人逗己的和小女人耍耍罢了,此刻失笑不已,挑眉道“丑荷包?”

    南木萱点头“嗯,很丑”

    “没办法,做这荷包的人太笨了”

    “荷包是随主人的”这句话南木萱是默默嘀咕的,嘀咕完才娇娇弱弱的说了句楚瑾能听到的“笨又不犯法”

    楚瑾失笑,拍了拍南木萱的脑袋“哪里笨了,朕看你倒是越来越大胆了,连朕的荷包都敢抢了,嗯?”

    不是你说的笨吗,自相矛盾,南木萱很想说那是我绣的荷包,不过这样又是一个循环,不说楚瑾还有没有兴趣陪她继续,她自己都觉得再那么说下去就没意思了,索性不吱声,就那么眨着大眼睛看着楚瑾,一副“人家不是故意的,都怪你”的欲语还休。

    在没有哪个女人敢像她这般理所当然的直视着他的眼睛撒娇了楚瑾不由摇头,语气宠溺道“胆大包天的小机灵鬼”

    南木萱知道他其实也不过在逗着她玩打发时间,拉了他的手,拽着他说道“皇上,你看外面的雨好像小多了”说着自己已经把头伸出了窗外,如今的雨还有些可看之处,不是啪啦啪啦的哗哗下的直冒烟的那种。

    南木萱伸头出去,边说边左右转头看的时候,她那一头松松垮垮的发髻也不由跟着小幅度的摆动,楚瑾看的着实好笑,尤其是最上面用喜鹊金镶珠玉钗斜插着固定的那个小小突起的发团,已经就快看不出原本圆圆鼓鼓的精神样子了

    楚瑾不由想要伸手去帮她固定那钗子,刚到她近前,手伸出了一半的时候,只听噼啪一声,窗外骤然明亮一瞬,又一个惊雷响过,然后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本有减缓的雨势再一次加大。

    楚瑾原本伸到一半要帮南木萱固定发钗的手连忙改为搂过她的脖子,把她的头从窗外揽回来,南木萱也下意识的抓紧楚瑾,随着楚瑾拉南木萱的力道,那固定发团的喜鹊金镶珠玉钗竟是直接被甩出窗外。

    等南木萱被抱离窗边,两人离窗子两步之远的时候,南木萱头上那个本由钗子固定的松松垮垮的发团这回是直接的散开了,纵然南木萱绝代风华,此刻也是狼狈的好笑,楚瑾直接的大笑出声,南木萱尚未反应过来,楚瑾就手指窗外笑着开口道“这就是爱妃所说的雨势减小”

    南木萱沮丧,她总觉得今天天公故意跟她过不去。南木萱拉着笑着的男人坐下,自己靠在他的身上,埋首在他肩膀处,喏喏的说道“我想回云香阁”

    楚瑾见小女人瞬间失去活力的闷闷样子,嘴角的弧度微微收了收,但还是一副明显的笑模样,他轻咳了一声,温柔问道“怎么,可是冷了”

    “没有,皇上,想回宫”她如此说道,虽然衣服是半湿的,但六月份的天气其实真的不冷,哪怕窗外还有风刮进来,南木萱就是莫名的想回云香阁了,这雨实在太烦人了,早超出她预期可以忍耐的时间了

    “娇气” 楚瑾此刻心情倒是莫名的好,不由逗她“是不想和朕待在这了”

    她半湿着衣服还在这跟他逗趣,这还娇气?南木萱无语,听男人那明显愉悦的语气只好随着他的心情走“皇上都不给人家荷包看”既然你还有心情,那咱们就继续讨论讨论荷包吧,她真是伟大,既能哄小孩,又能哄大人。

    楚瑾听她这么说不由好笑,拍了她一下道“难不成爱妃是想看看自己旧日的作品究竟如何?还是想在给朕绣上一个更精致的”相处日久,楚瑾早已知道南木萱虽爱摆弄那些却对完完整整的绣个东西出来很不耐烦。

    南木萱沮丧了,愤愤的看着眉飞色舞的男人,敢不这样吗“皇上,你就不能和臣妾好好说话吗?外面那么大的雨,臣妾本来就害怕”

    楚瑾大笑,轻点南木萱额头“朕看是爱妃不想好好和朕说话,你还知道害怕”

    南木萱不语,点头,一副我就是害怕的示弱模样。外面的雨势依旧不减,看样子似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见停。

    楚瑾莞尔“真不知道南木家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小磨人精,古灵精怪的”楚瑾这般说完,松开了揽着女人的手,示意南木萱起身。他也站起来对着下面的赵德福喊道“赵德福,叫人来,把你暄主子送回宫去,朕也要回宫”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饭饭写这章的时候卡文卡了一天,改了好几遍……呜呜

    感谢柒色的地雷!么么哒……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