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1章 钗子不见了
《暄和皇贵妃传》

第31章 钗子不见了

作者:饭炒蛋 字数:3989 热度:9
    云香阁里,南木萱正坐在雕花铜镜前任由宫女们给她梳妆打扮,佩儿在身后为南木萱梳着发髻,络儿则是在旁边给南木萱挑首饰

    玉溪刚从外面进来,过来接过络儿手中的镂花金簪一边给南木萱插在发髻上,一边轻声开口“主子,昨日那钗……”

    南木萱昨个回到云香阁的时候,外面的大雨都没有要停下的趋势,她一进内室,就让人帮她拆髻换衣,玉溪更是一回来就吩咐人去给主子准备热水。

    南木萱换了衣服泡了个美美的热水澡就趴进被子里,给她整理东西的玉溪却发现主子带出去的喜鹊金镶珠玉钗不见了,叫人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那时南木萱已经在床上睡的正香了

    那喜鹊金镶珠玉钗还是主子头一次给太后娘娘请安时,太后娘娘赐下的物件,玉溪和络儿两人回忆了半天也只能确定那钗子在昭明宫出来的时候还在主子的头上,却怎么也想不起主子的钗子究竟是何时不见的。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玉溪却还是连忙吩咐宫人们去烟雨楼附近悄悄的寻找。钗子只能是她们冒着大雨跑去烟雨楼的路上或是回来时不见的,雨太大她们又都浇的狼狈,一时真没注意到主子究竟是何时落了钗子。

    南木萱是被饿醒的,醒来就听说太后娘娘赏赐的喜鹊金镶珠玉钗不见了,不由暗叹倒霉,那是她这宫里唯一一样太后娘娘赏下来的东西,她却把它弄不见了,还真是……要知道在宫里这种御赐的赏赐就是弄坏了都有的一说,她倒是好,直接丢了。

    玉溪和络儿都不知道那钗子什么时候不见的,她自己就更是回想不起来什么了,从她被大雨淋着往烟雨楼跑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发髻一定是松垮散乱了,但当时,她哪里会想到还有这一出。

    玉溪派出去找钗子的人全都是一无所获,还有个体弱的小太监被雨淋得貌似要感冒,南木萱不由抚额轻叹,然心大的南木萱等看到尚食局送来的精致饭菜的时候,就已经喜笑颜开的吃东西去了,被饿醒的感觉实在是太讨厌了,徒留玉溪和络儿无语对视。

    玉溪见主子吃过饭后提都没提那钗的事,索性依旧派了两个小太监继续找,却没在南木萱面前提。

    原本派出去的人都是一无所获,后面那两人自然也是无功而返,这钗子丢了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主子一直不言语,玉溪心里到底还惦记着,所以今日不由这般试探的问了。

    南木萱一直在看着那雕花铜镜,朦胧的铜镜中佩儿的手灵巧的穿梭在她的秀发之中,或是分股用丝绳系结,或是弯曲成鬟,拧旋扭转,缠缠绕绕间就把她那一头飘逸长发弄成了唯美的发髻,她眼见着玉溪给她插上金簪,刚想夸赞下佩儿的手艺,就听到了玉溪的轻语。

    南木萱依旧笑着夸赞了一句“佩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然后接过络儿递上来的金累丝嵌红宝石滴珠耳坠,自顾自的戴了起来,完事后对着铜镜偏头看了看,很是满意。

    “那喜鹊金镶珠玉钗,一会去皇后的宫里的时候,我会单独留下和皇后说一声”南木萱这才开口道

    玉溪微微一愣“主子,这……”玉溪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主子和皇后说这个,难不成还要请罪不成

    南木萱其实昨个自己睡觉前也想了想这事,实在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大事,她跟皇后提上一句,也不过就是想知会一声,万一以后这钗子出现在什么人手中,她也能有个说辞。

    她不觉得如今这种时候皇后会因为这事特意整她一顿,再说皇后这种一宫之主不就是应该帮她们解决麻烦吗?丢了又不是她刻意的,皇后要么帮她找回来,要么就帮她兜着呗。

    “嗯,就这么办,不是什么大事”南木萱真心觉得这个没什么。

    事情往往就是你想的简单,解决起来也简单,南木萱在众人都退出昭明宫后,特意留了下来,可怜兮兮的把昨个赏花遇上大雨一事跟皇后仔仔细细的说了,包括偶遇皇上,还被皇上派人送回了云香阁。

    以及自己回宫才发现丢了心爱的钗子,南木萱就仿佛不知道那钗子丢了,按理皇后是该对她做出惩罚的,一副无助的对皇后道“娘娘,您说臣妾该怎么办啊,要是太后娘娘知道了,会不会认为臣妾不懂规矩,对她不敬啊”

    不等皇后回答,又懊恼道“娘娘,太后娘娘不会狠狠的罚我一顿吧”

    皇后坐在上首一直温和的听她说完,待她收声,才安慰道“你放心,太后娘娘是不管这些的,你也无需特意去说,至于那钗子,你若喜欢,本宫那还有好些类似的,一会回去的时候你挑几个拿回去”

    “娘娘真好,臣妾先谢谢娘娘的赏赐了,太后娘娘真的不会怪罪我吗”南木萱先是兴高采烈的道谢,复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皇后慢慢喝了口茶水润喉,笑着道“放心”

    这般好话说完,皇后放下手中的茶杯,敛了笑意,肃了面容,严肃的说道“这次的事也就算了,只是你这丢三落四的性子以后还是改改的好,这宫里不是外面,哪怕是随便丢个小物件也是不该的,何况还是太后娘娘御赐的东西,就是在宫外平常之家,女子的钗环配饰也不该是轻易弄丢的物件”

    南木萱微晒,面上讪讪,点头应是“臣妾知道了,要不是昨天下大雨……”后面那句辩解的话说的底气明显不足

    “行了,事情错了就是错了,什么都不是原因,回去吧,下不为例”皇后冷声命令

    “谨遵皇后娘娘教诲,臣妾告退”南木萱行礼告退

    皇后摆手,又对身边的绘芝说道“绘芝,去送送你暄容华,记得把那些钗子给你暄容华找出来,让她自己选几样心仪的”

    南木萱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事情搞定了,回云香阁的时候还又得了新的喜鹊蹬枝珠钗,草头虫镶珠玉钗等

    昭明宫里,等南木萱走后,皇后不由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绘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主子,暄容华真的丢了太后娘娘赏的钗子?”

    皇后还没有出声,刘嬷嬷从后面走了出来,接话道“自然是真的,这暄容华倒是个伶俐的,知道到主子您这知会一声”

    “嬷嬷听到了?”皇后停了敲击桌面的手指,淡淡问道

    “老奴正好要过来,见暄容华在,就在后面听了几句”刘嬷嬷如实说道

    皇后看了刘嬷嬷一眼,摇了摇头道“嬷嬷,这位暄容华,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皇后觉得自己看不透南木萱,南木萱则觉得自己看不明白高子衿了。

    这日,南木萱百无聊赖的在御花园里闲逛的时候偶遇了挺着大肚子的高子衿,高子衿的肚子如今已经五个多月了,颤颤巍巍的由两个宫人贴身扶着,后面呼啦啦的跟了一群的宫侍,那高耸的肚子看的南木萱直胆颤,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这大热天的出来瞎逛什么,这要是有个万一,她不哭死啊。

    高子衿那厮沉浸在美妙幻想中的榆木脑袋终于在前几日灵光了一下下,意识到自己就算生了孩子也养不了,然后,这个神奇的女人就哭晕在了自己的宫里。

    太医看过后特意写了养身的食补方子,尚食局以及永安宫的小厨房都特意的给她熬了药膳粥,做了好些不同口味的精致菜肴给她配着搭,然而这女人醒来后不但不吃东西反而继续哭哭啼啼。

    哭累了,吃过东西继续,谁说都没用,沈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拿出一宫主位的架子教训了一顿,高子衿这神奇的女人竟是少有的英勇了一把,把沈晴气的甩手而去。

    哭哭啼啼的女人对着一脸严肃的良妃娘娘凄凄惨惨的说道“自妾怀孕以来,娘娘百般迁就,悉心照料,妾还在心里感念娘娘仁德,感激不已,今日才明白过来,娘娘不过是想要抢我的儿子罢了”最后一句竟是声嘶力竭。

    那时屋里尚有太医妃嫔,宫女太监亦是一堆,沈晴听完就变了脸色,甩袖而去。

    她身后的香桃看了一眼又快要晕过去的高子衿不屑冷哼,对着一堆宫侍道“把咱们小厨房的东西都给我撤下去,以后高主子这你们也不必过来伺候了,凭的主子的好心被人白白糟蹋,不过是个尚未出生的婴儿罢了,以为谁都一样稀罕吗”这般说完才大步走了出去。

    徒留一堆人大眼瞪小眼,尴尬不已,那些宫侍更是不知所措,看着桌面上摆的各色吃食用品也不知该动不该动。

    皇后来的时候听说了永安宫闹的那么一出,原本对着高子衿那温和的面容不由都带上了一丝冷凝,不过倒也没有深说什么,仿佛不知道似的,依旧温声软语的安慰了哭哭泣泣的高子衿,到底是把人哄住才算完。

    这些事情南木萱并没有亲眼所见,但也听宫人们说的绘声绘色,*不离十,不由对高子衿这神奇女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话说她是不是故意的啊,这事闹了一场,沈晴就算为了面子估计也不会养她的孩子了。

    不过南木萱心里其实一点也不觉得沈晴那种骨子里就很骄傲的女人会给别人养孩子,又不是自己不能生,就算不能生,沈晴也得挑个亲妈脑子聪明的孩子养吧,高子衿那种女人生的孩子,智商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那神奇女人难不成以为她闹了那么一出,她就能自己养她儿子了,太搞笑了吧,她这么一闹,只能是让最后接手她儿子的女人心里不痛快,又白白的惹了沈晴那女人,这事做的岂是一个傻字可以形容。

    “妾给暄容华请安”高子衿这般说道,身子却是未动,那手更是摸着自己高耸的大肚子挪都没挪动一下

    话说自从闹过那么一回后,高子衿越发的以孕妇的身份出来作死了,像这种明晃晃不行礼还摸着肚子示威的举动早不知道惹了多少人的眼,周贵妃就曾公开在昭明宫对高子衿冷嘲热讽,无奈怀了孕的高子衿竟是胆子都涨了,纵然不敢和贵妃呛声,却敢于无视了。皇后只好公开发话称高子衿如今身子特殊,可以不行礼。

    南木萱对于行礼,以及她那肚子现在都不感冒,闻言笑了笑,难得好心的说道“这么大热天的,高小仪身子贵重,还是少出来走动的好”

    作者有话要说:高子衿就是典型的不做就不会死啊,话说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现实生活中也不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