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3章 贵妃对对上皇后
《暄和皇贵妃传》

第33章 贵妃对对上皇后

作者:饭炒蛋 字数:4149 热度:8
    昭明宫里,依旧是笑语嫣然你来我往,细细品来字字珠玑。

    周贵妃今个儿一进照明宫脸色就有些不好,她自己不痛快了就开始找皇后的麻烦,只见她语笑嫣然“臣妾听说皇后娘娘的侄子昨个儿在长安街伤着了,到低是皇后娘娘的家里人,就是不一般,小小年纪就敢以一抵众的和一群泼皮无赖动手,要臣妾看啊,长大了必是个将军一般的人物,只是不知他身上的伤伤的可重”

    南木萱听的眉头微皱,德妃,贤妃,韩妃之流则是原本该干嘛干嘛,喝茶的继续喝茶,玩着手帕的继续玩手帕,微笑着面孔的依旧是笑意盈盈的模样。

    大多消息灵通的妃嫔都不由垂头,尽量不去看上首皇后的脸色,一个个都开启一副隐身模式,仿佛自己不存在,那些少数不知道的纵然心下疑惑也都是讶然之色一晃而过,跟着也垂头开启隐身模式,整个昭明宫竟是徒然寂静。

    皇后只淡淡一句“劳你操心了”

    皇后娘家有一个小侄子,最是得家中祖母喜爱,养的娇纵又不成样子,那少年今年不过才13岁,原本只是在家中爱惹祸,不成想昨个儿竟是跟一群市井泼皮之流当街争起了长安坊一个艳名远播的姑娘。

    最后更是闹得不可开交,两方人马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皇后那侄子本是偷偷出去的,身边不过一个小斯,见事不好,忙去找人,谁承想就是这不一会的功夫,就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不成样子。

    这位小侄子在家就是个霸道性子,如今被打成这样如何不气,虽是一身伤痕,还是当街扬言要给人好看,惹得看热闹的人无不哄堂大笑,冷嘲热讽,问道怎么个好看法。

    到底是家中幼子又年少轻狂,竟直接爆出了自己是皇后侄子的身份,一时之间倒是让那些人镇住了,不过随后就被好些人嘲笑,无不说他信口雌黄,仿佛为了验证他身份似的,不一会那原本走掉的小斯就带着家中奴仆赶到……

    皇后娘家孙家的名声因这个侄子顿时一落千丈,如今整个临安都在议论此事,周贵妃此刻无疑是在戳皇后的心窝子

    作为皇后一党,南木萱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可是这种情况下实在是不宜接话,话说最近周贵妃总是若有若无的找皇后娘娘的麻烦,德妃之流也一反常态的默默看戏,让南木萱着实有些费解,皇后娘娘最近的威严貌似有降低之势。

    “臣妾哪里担的上操心 ,要说操心二字,这宫里最操心的就属皇后娘娘了,要臣妾说咱们皇上啊,就是不会体贴人,这后宫如此繁杂的宫务,都交给娘娘一人打理,娘娘可不得天天操心”周贵妃轻摇手中团扇,一字一句的缓缓笑道

    南木萱侧目,难不成周贵妃这是变相的要掌宫之权,南木萱觉得作为一个好下属,还是要帮上司解决麻烦的,纵然她的大boss是楚瑾,皇后娘娘也是她直系上司。

    南木萱不由笑着开口“贵妃娘娘多虑了,咱们皇上啊,这是信重皇后娘娘呢,知道娘娘明惠端方,持宫有道,前个皇上还和臣妾说,心疼皇后娘娘操劳之苦,可是要是不交给皇后娘娘,皇上又不放心。要臣妾看啊,皇后娘娘的气色极好,所谓能者多劳,这些宫务啊在皇后娘娘那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皇后娘娘你说是不是?”

    南木萱如此大言不惭甚至假借楚瑾之言,天知道她才不会和楚瑾谈论他的其他女人呢,多膈应人,反正也没人敢去找皇帝对质,南木萱说的那叫一个顺溜。

    周贵妃摇着团扇的手微顿,似笑非笑的看了南木萱一眼

    皇后娘娘闻言笑着对南木萱嗔道“就你会说话,这后宫的繁杂宫务,哪里就像你说的那么容易,还小菜一碟呢”说到这里,皇后不由正色,视线一一扫过下面的妃嫔,掷地有声的说道“不过本宫既然是皇后,自然要做好这些才不辜负皇上的信任,原不过是本宫的分内之事,何来操心一说”

    南木萱从昭明宫出来的时候,天高气爽,草木繁疏,远处的玉兰开的正艳,伴着微风送来阵阵香气,周贵妃就那么袅袅婀娜的站在那里,见南木萱出来便淡淡笑开,明显在等着她的意思。“昨个姐姐新得了个精巧物件,漪澜宫里的木槿花也开的正艳,暄妹妹可要到我那去看看?”周贵妃笑意盈盈的邀请道

    南木萱面露惊讶之色,随即嘴角微挑,眯眼笑道“贵妃姐姐的好意,妹妹心领了,只是臣妾早前答应给三皇子做的荷包,臣妾到现在还没做好,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拖延下去,如今正赶着做呢,臣妾就不去姐姐宫里叨扰了”

    周贵妃笑意微凝,抚了抚她那华美高鬟之上的金丝孔雀嵌红宝石步摇,语气飘忽的说道“三皇子?呵呵,暄容心思还真是极好……”

    南木萱不语,周贵妃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拂袖对着漪澜宫的宫人们笑道“暄容华是个没趣的,咱们回去吧”转身的时候不由变了脸色,好,很好,竟是看不起本宫没孩子,呵。

    “主子,这周贵妃……”玉溪觉得主子即便拒绝也不该提了三皇子让周贵妃堵心

    “最近家里有传来什么消息吗”南木萱不答反问。她总觉得周贵妃最近怪怪的,周家是武将之家,手握大元军权,如今天下并无多少战事,楚瑾当年登基之时所依靠的武力值大部分都来自周家,周贵妃有宠无孕什么的南木萱早在一开始就不由暗想小说诚不欺我,一般这样的女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南木萱一点也不想和周贵妃这样身份的人扯上什么关系。

    “没有”玉溪不知主子怎么想到这个上了,看了看左右无人,玉溪不由上前离南木萱近了些,才低声道“倒是咱们云香阁宫女良辰最近有些异常,奴婢已经派人看紧她了”

    南木萱闻言眉头微皱,良辰,她倒是有印象,她的云香阁也开始不安全了吗,真是烦人。

    “嗯,看好她,走吧,我们先不回宫,去蕙兰楼”蓝嫔昨个儿着了风寒,今个请安都让宫女来告了假,可见是有些严重的,南木萱不由想着去看看。

    南木萱刚一进蕙兰楼的地界,就有人去禀告蓝嫔去了,南木萱走着走着就闻到了似有若无的药味,越往里走,药味越浓,南木萱不由耸了耸鼻子,这药味可真是有够刺鼻的,南木萱诧异,蓝嫔这风寒莫不是很严重。

    很快蓝嫔的大太监福宝和宫女初夏都迎了过来,见礼毕,福宝不由说道“暄主子这心意,我们主子都知道,只是主子说,她风寒严重,太医开的药熬出来味道又重,主子也怕过了病气给暄容华,少不得要不顾待客之道让容华快快回去了”

    初夏也道“主子说暄容华的情谊她都记在心里呢,等主子病好了,再去云香阁找暄主子一处说话,如今是不便利了。望暄容华不要见怪”

    南木萱闻言脚步微停,皱眉问道“你们主子病的很重?”不过是个偶感风寒,怎么竟是连人都不见了,而且这7月的天气怎么就能偶感风寒,南木萱不由起了一丝疑心

    “太医说是病症来的急,所以用药就重了些,倒也不是多严重”初夏这般接到

    “不严重就好,告诉你们主子安心养病,缺什么少什么的尽管告诉我,只要云香阁有的,必不吝啬,我就先回去了”南木萱也不好问的太多,这般客套完就带着一些怀疑领着人走了。

    “人走了?” 黄花梨木祥云纹路的架子床上,往日容貌妍丽的蓝嫔此刻苍白着脸色,轻声开口,她那原本凝脂般的面孔上竟是布满星星点点的小红疙瘩,虽不至于让人看了恐怖也着实难以直视。

    “走了,暄容华问了一句主子的病情是不是很重,奴婢只说是病症来的急,所以用药就重了些,并不是多严重,暄容华便交代了几句就带人走了”初夏尽职的答道

    “嗯”蓝嫔只轻轻答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挥了挥手示意初夏退下去。

    初夏一出来,福宝就迎了上来,两人嘀嘀咕咕的说着主子的情况,福宝不由问道“主子怎么不把这事告诉暄容华,怎么说也算是有个商量的人”

    虽说这宫里人情淡漠。可主子和暄容华自进宫以来就一向交好,此刻出了事,多个人便多份力,当初暄主子落水,主子不也很是照应,如今主子出了事,告诉暄容华也没什么,何况暄容华如今深受皇宠,好些事情查起来也方便。

    初夏摇头,她是从小就待在蓝嫔身边的人,对主子更了解“主子那么骄傲的人,哪里会以如今这副面貌见暄容华”何况,谁敢保证这宫里交好的人就一定是个好的,且主子用药一事也不好说,但这些她自然不会和福宝说。

    南木萱回到云香阁的时候竟是看到了楚瑾的御驾,御驾都在了,人一定是在屋子里了,南木萱赶紧进屋,果然,楚瑾正一个人坐在软塌上看书,赵德福就在下面站着。

    听到响动,楚瑾也没抬头,南木萱连忙行礼问安,笑着道“皇上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你这是去哪了”楚瑾眼不离书,淡淡的问道

    “去了蕙兰楼一趟,臣妾听说蓝姐姐病了,就去看看”南木萱如实回道

    “蓝嫔病了?”

    “嗯,说是偶染了风寒,臣妾去的时候,满院子的药味,也不知道太医给开了什么药,可刺鼻了,可怜的蓝姐姐”南木萱上前坐到楚瑾身边,边给楚瑾倒茶边说道

    不等楚瑾答话,便又笑着道“皇上怎么又看起这话本子了”南木萱很讨厌和楚瑾议论他其他的女人,无关是谁,她提上那么一句让楚瑾知道蓝嫔病了也算尽心,其他的,她没那么圣母

    楚瑾对蓝嫔病了一事也没那么在意,只是见小女人这般快速的转换话题不由失笑,他早就发现这女人骨子里有股小醋劲,每次在她这只要是和其他女人有关的话题,她说不上三句必是会像今这般转移话题。

    既不会给谁上眼药,也不会给谁说好话,更不会和他展示什么姐妹之情,就是提起皇后也照样表示那么一副不愿提及的神色,这醋劲还真是……她还自以为藏的好,殊不知他早就看出来了。

    奇怪的是他相当喜欢看她每次的这般模样,楚瑾不由放下手中的书,把话题转了回去,语带关切道“蓝嫔的病很严重吗?你可看到了她?”

    在她面前问别的女人,她明明都转了话题,竟然都不回答她的话,很不尊重人好不好,尼玛,真是渣男,不过南木萱还是如是答道“臣妾也不知道,蓝姐姐说怕过了病气给我,没让我进去,皇上你还没告诉人家怎么又看起话本子了,臣妾记得我把它放起来了,皇上你是怎么找到的?”

    楚瑾大笑,点了点南木萱的额头,语气宠溺道“蓝嫔病了你也不好好和朕说说,怎么就盯上一个话本子不放了,你这个小醋坛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