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4章 好心办坏事
《暄和皇贵妃传》

第34章 好心办坏事

作者:饭炒蛋 字数:4351 热度:8
    南木萱微愣,听到楚瑾那般宠溺的说她是醋坛子不由“啊”了一声,看着笑意狭促的楚瑾感觉莫名讪讪,难不成皇上你在这逗我呢,皇上你想多了吧,这和醋,好吧,这也是醋的一种,既然您觉得我醋了,那就醋吧!

    南木萱微哼,一副口不对心的娇嗔道“谁醋了,臣妾才没醋,皇上要是想去看蓝姐姐直接去看便是,臣妾也不是那等小心眼的人,皇上何必在臣妾这拐着弯的问蓝姐姐的情况呢,臣妾又不是蓝姐姐,问不清楚不说,白白的让皇上心里着急”

    楚瑾直接搂过南木萱,低低笑道“就这还说没醋呢,朕不过白问上那么一句,你倒说出这许多话来”

    南木萱偏头,不去看他,弱弱道“皇上想蓝姐姐直说便是,何必非要说臣妾吃醋,臣妾可不敢担这罪名”

    “好好好,爱妃没醋,是朕醋了,朕在这等爱妃这么久,爱妃都没回来,还去看了别人”楚瑾伸手把人转过来,面对面的如此哄道

    刚刚是谁说才来一会的,南木萱白眼,皇上你还真逗。不过您笑的这么灿烂是为那般,难不成我吃醋您就这么高兴。

    “讨厌”南木萱娇嗔一句就被楚瑾搂进了怀中,两人又甜言蜜语了一番。楚瑾罕见的耐性格外好,就连今个儿说的甜言蜜语语气都格外温柔,南木萱觉得楚瑾今个绝对是自己脑补过多了。

    男人就是有病,女人要是任性和他吵闹不休是女人不懂事,要是一味端庄大方不管他又嫌女人不在乎他。如她今个儿对楚瑾这般小任性小醋意反倒乐的不行,真是搞笑。

    若是她真用了心,动了情,哪里能做的这么适度,能被他一句话就哄的乐呵,在男人的心里莫不是女人都是傻子,你一句眼前的在乎,哄骗,就任何时候都心甘情愿的对你掏心掏肺了,真是太好笑了。

    哈哈,不过皇上要是总这样脑补还真不错,多多脑补吧,您最好把我当成真爱,放弃江山什么的哈哈,南木萱也不由脑洞大开起来,一时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脑补中,气氛竟是莫名的欢快和谐。

    南木萱在自己的脑补中撒娇卖痴玩的欢快,虽然被折腾了一番,还是她心情好好的睡的香甜,等到次日一早楚瑾起床时,睡足了的南木萱也跟着醒了。

    李德福正在侍候楚瑾穿衣服,南木萱掀了床幔的一角,露出睡得面色红润的小脸就那么一脸笑意的看着,楚瑾是背对她站着的,是以不曾看见。

    可怜了李德福见暄容华这般有些不知所措,我的暄主子啊,您是真真的行,既然醒了,您倒是下来伺候着啊,您就这么看着是作那般啊?

    不管心下怎么想,李德福还是满脸讨好的叫了声“暄主子”楚瑾闻言便回了头,见她正笑吟吟的看着,挥手把来人都打发了下去,上前把女人揪起来问道“今倒是醒的早,既然醒了怎么就这么看着,也不说下来侍候朕更衣”

    南木萱嘟嘴卖萌,眨巴着大眼睛轻声道“人家光是看着皇上就迷了眼,哪里还记得要干什么”

    楚瑾轻拍了她一巴掌笑着道“你个小懒猫,就知道说好听的给朕灌*汤,从来不说好好侍候朕穿衣,快点起来,替朕更衣”

    “哪有说好听的,是真的,皇上长得高大俊朗,英俊非凡,臣妾真是好福气”南木萱说着便靠近楚瑾在他脸上吧唧亲了口,然后才边说边起来,侍候大boss更衣。

    楚瑾被她哄的一直到上了早朝都微挑着嘴角。

    暄主子亲自侍候皇上穿个衣服就能让皇上心情好上这么久,真不知道那些每次都费劲心思侍候皇上以博皇上一笑的妃嫔知道了会是何种心情?赵德福不由如此暗暗想着,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啊

    侍候走了楚瑾,南木萱才开始叫人更衣洗漱打扮,人家每天是上朝,她天天却要请安,虽然如今不用步行,可每天来回的折腾,还要面对一群心思叵测的女人,听她们虚虚假假的客气嘲讽或是笑意盈盈语带不屑的各种你来我往真心不好受,开个金手指吧,真想杀了楚瑾谋朝篡位啊,为什么的她是妃嫔不是女王啊……啊啊……

    “主子”玉溪对南木萱这么半天的神游不能理解,所以出声唤了一声,南木萱从自己女王的幻想中爬了出来,哎,真是爱做梦,她最近是不是太顺了,脑洞貌似都大了起来,这样不好不好。

    南木萱从昭明宫回来的时候,云香阁里已经放着好多皇帝今儿赏下来的东西了,话说南木萱自从升了暄容华后从不缺宠爱,皇上也时不时的派人送些东西过来,不过都是偶尔有些新鲜东西所以赐下来一两件,云香阁倒是好久没有这种在她承宠过后特意的送一堆东西的时候了。

    南木萱看着那一堆的赏赐不由想着难不成是皇上昨个自己的脑补让他对她昨日的服务格外满意,呵呵,皇帝您快多多脑补几次吧。

    南木萱扫过那些赏赐直接歪在了软塌上,吩咐宫人赶紧给她把贵重首饰都摘了,这一天天的实在是受罪,络儿亲自上前给她摘首饰,侍书很有眼色的上前给南木暄揉着肩膀,还示意另外几个小宫女给主子捶腿扇风。

    今个在昭明宫,周贵妃竟然又不大不小的找些个皇后的麻烦,更是提了好些陈年的旧事却无一不是会落了皇后面子的,皇后一个普通官家女一路从王妃到皇后,这期间必然是出过差错,丢过面子的,可随着皇后如今地位的稳固,谁还敢再提,且陈年的皇家旧事,不说南木萱,怕是就连蒋修仪,刘淑仪之流都不清楚。

    可如今周贵妃就是这么光明正大以一种和皇后叙家常的姿态明晃晃的在众妃嫔都在场的情况下大刺刺的说了出来,整个昭明宫的气氛都徒然紧张了。

    除却德妃贤妃那些老人还能若无其事,就是韩妃良妃一个个都不由缓了呼吸,这种情况南木萱自然也帮不上忙,自己也是坐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备受煎熬,好不容易出了昭明宫,南木萱觉得自己身子都是僵的。

    周贵妃最近真心不是在抽风吗?犹记得她刚来到大元的时候周贵妃对上皇后还是惨败的,怎么如今,皇后最近的攻击力也太弱了,虽然这些真要是论起来与南木萱也没太大关系,毕竟她对皇后也没什么真感情,可南木萱还是觉得这感觉真心不好,她都恨不得教训下周贵妃了,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后啊,那是嫡妻。

    不过南木萱也就是一想,毕竟她早就不是什么正义的中二少女了,她还有自己的一摊子要顾呢“小喜子你好好看看都有些什么东西,挑几样三皇子能看的过眼的给送过去,另外去库房里找些养身子的药材给蓝嫔那送去”南木萱这般对着前来给南木萱送赏赐单子的小喜子吩咐道

    说完拿起旁边小桌上宫女们刚刚端上来的冰镇酸梅汤,很是享受的喝了两小碗,才找个舒服的姿势歪了过去,侍书打发走了那些给主子捶腿的宫女,自己也找个了角度继续给主子按摩,玉溪见南木萱已经眯了眼,便对着侍书打了个手势,自己先下去了,她还管着这宫里大大小小好些事呢。

    因为知道主子和蓝嫔关系亲密,所以即便是送个东西,小喜子也是亲自跑了一趟,接待他的是蓝嫔宫里的大太监福宝公公,亲亲热热,客客气气的把礼物收了,又说了些感谢主子的客气话。

    照理送个东西也就是这么个程序,可小喜子就是觉得今个去蕙兰楼整个感觉都不对劲,初夏姑娘知道他去了也没出来,福宝的态度似是无可挑剔,可感觉就是不若平常那么自然。

    要说如今蓝嫔生病,初夏作为贴身宫女事情太多出不来也对,福宝也更是有许多事要忙,小喜子不由自己陷入了挣扎,一方面是感觉不对,一方面又明白的分析着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公公,您这是怎么了?可是累了,要不咱先歇歇,反正今个三皇子是不用去书房的日子,咱们晚点过去也能见着”走在去三皇子宫里的路上,小喜子身边的一个小太监见他皱着眉头一副神思飘忽的样子不由讨好的说道

    小喜子闻言,收起心思,平复了下面色,才冷声道“主子吩咐的事情哪有因为自己的原因私自拖着的,不说本公公没累,就是本公公身体不适生了病也断没有当误主子事情的道理,若是奴才们做事都拖拖拉拉,觉得早点晚点都不会误事,那岂不是都乱了套,你们今个就都给我听明白了,咱们云香阁可要不得这种不负责任的奴才,赶紧的,都给我快点,刚刚那个,回去后自己去领五个板子”

    刚刚那个本着讨好喜公公却吃了挂落的小太监脸都白了,他是云香阁里最新分进去的粗使太监,熬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如今可以跟着出来送送东西了竟然还犯了这种错误,真是讨好不成反挨训,要是从此被喜公公厌弃,他真是没了出头之日啊。其他小太监无不更加快了步子,打起了精神,心下对以后如何行事又多了些认识。

    蕙兰楼里,福宝看着暄容华派人送来的东西不由苦笑,这事怎么成了这样,他一点都不怀疑暄容华的好心,可这好心把事情办的也太坏了点。

    他这边刚刚让人把东西收进库房,初夏就从屋子里出来了,他连忙上前,压低了声音问道“主子心情现下可顺畅了”

    主子今个脸上的小疙瘩虽然少了些却还是满脸都是,即便下去的那些也还有淡淡的红印,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太医都说了过两日就能全好了,到时候脸上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也就无碍了,可谁想到今个皇上竟是在下朝后来了蕙兰楼,说是听闻主子病了特意来看看。

    这要是往日他们宫里说不上得多高兴,可如今主子这脸,一个个恨不得把皇上赶出去才好,心里是这么想的,他们又哪有那个胆子,一个个只能战战兢兢的劝皇上回宫,免得过了病气,可谁知道皇上竟是非要进去看主子不可了,皇上决定了的事谁能挡住。

    就是主子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还不是被皇上扒了出来,小喜子当时都不敢看皇上的表情,就怕皇上一个不耐把他们全都拖出去打板子

    “能顺畅吗?主子这幅样子被皇上看到了,以后……以后可怎么好啊,皇上要是一看到主子就想起如今的样子,那主子以后可怎么办啊”初夏说着说着自己都不由忧愁起来

    这宫里的妃嫔虽说有家世摆着,可进了宫的女人哪个靠的不是皇上啊,自古侍候皇上无不是个以色侍人,主子今日这般容颜被皇上看到,还谈什么以后,都怪暄容华,要不是她和皇上提了主子生病的事,皇上哪里会想的起来上她们的蕙兰楼来。

    主子没生病,容颜绝色的时候她怎么不让皇上来,亏得主子拿暄容华当姐妹,暄容华竟是这般坏了心思的小人竟在主子生病一事上算计主子。

    钻了牛角尖的初夏大宫女如今心里已经把南木萱恨的死死的了。

    福宝看着初夏这幅样子,自己也不是滋味,可再怎么不是滋味,这日子该怎么过也的怎么过,他还不知道初夏心里已经恨上了南木萱,稍微犹豫了下,福宝觉得还是把暄容华送东西来的事先跟初夏说上一声吧

    “暄主子刚刚派了小喜子公公送来了好些补身的药材,我觉得这个时候和主子说也不是个好时候,已经让人收入库房去了,我想着等主子好了的时候在禀报这事吧”

    作者有话要说:觉得小喜子真是萌萌哒!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