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7章 南木萱被冤
《暄和皇贵妃传》

第37章 南木萱被冤

作者:饭炒蛋 字数:3390 热度:6
    良辰那看向南木萱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让人若有所思的那句主子救命一时让昭阳宫里的妃嫔无不对南木萱投去或诧异或怀疑的目光,楚瑾也皱了眉头,跟着众人的目光向南木萱看去,显然之前并不知道那宫女是南木萱宫中的。

    南木萱也是一脸匪夷所思的和众人对视,对上楚瑾的目光更是干净澄澈,一派坦荡,挑眉对着旁边的玉溪问道“我以前说过她犯错会救她吗,她干嘛那么看我?”

    南木萱这话看似是在问玉溪,却是整个昭明宫的人都能听见,玉溪轻咳“主子没说过,至于……奴婢也不知道良辰为何看主子”

    楚瑾没有出声,皇后亦是沉默,周贵妃轻哼,德妃似有所指的说道“良辰是暄妹妹宫里的宫女,出了事自然是要找她的主子暄妹妹你喊救命的”

    南木萱闻言不语,竟是一副若有所思状,而先前那被皇后派出去的小太监此刻也回来了,见了礼便退到一旁,皇后身边的绘芝在跟那小太监耳语一番后,不由上前在皇后身边说了一番什么,正是这个时候原本在外面执行的小太监也进来禀告道“皇上,那宫女说有话要说”

    “把人带进来”

    二十个板子尚未打完,良辰却已经是不良与行了,被人拖着进来,嘴里刚刚撤下塞着的布条,嘴唇却也被咬出了点点血迹,只见她一进来就把目光投向南木萱,随后咬牙垂头,一副暗下决心的样子,昂头对着上首的楚瑾道“奴婢招,奴婢全招,只求皇上看在奴婢说了实话的份上饶奴婢一死,奴婢也是被逼的啊”

    楚瑾不语,很是不耐的看着下首的良辰。众妃嫔则是一副立马来了精神的样子,更有甚者,已经把视线似有若无的放在了南木萱身上。

    “是主子,是暄主子,一切都是暄主子让奴婢做的”良辰直接这般语出惊人,南木萱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看向良辰,气急败坏的大喊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楚瑾不语,皇后看了已经站了起来的南木萱一眼,冷声对良辰道“说清楚”

    “是暄主子,暄主子知道我与紫寒是同乡,且紫寒进宫前曾欠了奴婢很大的恩情,特意找到我,把一个白色的瓷瓶交给我,让我给紫寒,并让我指使紫寒把那里面的东西放到高小仪的饭食中,说并不是多么严重的东西,也不会出事,那药只不过会使高小仪在怀孕期间受些苦痛而已,奴婢本不敢做,但暄主子信誓旦旦的表示不会出事,还给了奴婢好些银子,更是把皇上赏赐的玉佩也给了奴婢”

    说道这良辰不由瑟瑟的看了南木萱一眼,继续道“奴婢本来并不敢去做,也怕连累紫寒,且主子曾和高小仪有过过节,还曾说高小仪肚中的孩子能不能生的出来还不好说,可是奴婢也不敢推脱,因为暄容华威胁奴婢,要是奴婢不按照暄容华说的去做,暄容华就撵了奴婢去浣衣局,玉溪姑姑更是私下里威胁奴婢,说若是奴婢不照主子的吩咐去做就诬告奴婢偷了主子的玉佩,如此一来奴婢便不敢不做,且玉溪姑姑还保证不会出事,就算有了什么失误也让奴婢往紫寒身上推,到时暄主子自会保住奴婢性命,奴婢这才做了啊,没想到没想到高小仪出了事,紫寒更是也死了……奴婢真的不是自愿的啊,皇上饶命啊”

    “性口雌黄,主子什么时候作过这等丧尽天良的事,良辰你这是在诬陷”玉溪一字一顿说的认真又冷静,南木萱不再大吵大叫的反驳,反而平静了下来。

    皇后看了一眼南木萱又把目光转向楚瑾,已经有人议论纷纷了,更有个不怕死的小妃嫔对着南木萱道暄容华好狠的心,南木萱闻言一个冷眼看过额去,竟是吓的那女人一个哆嗦,喏喏不再言语。

    楚瑾也把目光投向南木萱,便见她一派坦然的挺直着脊背正坐着,不怒不惧,更不再是平日里那小女儿姿态,眼离是楚瑾从未看过的冷静,一时竟让楚瑾看的晃了下心神,德妃见楚瑾朝南木萱望去,不由出声道“皇上,这……”

    周贵妃冷哼“今日才知暄小仪竟是这般模样”

    刘淑仪头一次开了口,弱弱的说道“暄妹妹怎么如此……如此,虽然高小仪不得妹妹喜欢,可也不该这般狠心啊……”那柔声细语的未尽之言真真是认定了良辰的所说的事实。

    更有丽容华之流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南木萱听的好笑,竟真的轻挑了嘴角,扯出一个绚烂至极的笑容,对着一群人缓缓说道“难不成在众位姐姐妹妹的心里,我南木萱的为人还不如一个惺惺作态的宫女来的可信,今个儿众位姐妹倒也让妹妹我开了眼界”

    “皇上,皇后娘娘明鉴,臣妾绝不是那等心狠手辣丧尽天良之人”

    楚瑾轻咳,皇后对着下首的良辰道“你说的可是实话?可有证据?”

    “皇后娘娘说的是,良辰你可有证据,要知道凭白的诬陷主子可是大罪”齐嫔竟是这般开了口。

    德妃微调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这自来就是做奴婢的听从主子的吩咐做事,可这奴婢啊也不能诬陷主子呀”德妃这话说的很是模棱两可,看似是顺着齐嫔的话说下来的,意思却不一样的很。

    奴婢听主子的话,那岂不是说这一切就是她南木萱指使的,南木萱轻笑,倒也不在乎,历来宫里不就该墙倒众人推吗,何况她作为楚瑾面前数得上的人物,从来就不是多招人稀罕的存在不是吗,只是这一个个的姿态还真是让她看的不爽。

    “回禀皇后娘娘,奴婢有证据,奴婢有证据,主子当初给奴婢的药,奴婢还留着些,奴婢当时就害怕,所以只敢偷偷的拿了一部分药粉给紫寒,剩下的奴婢还留着,因为怕主子知道,奴婢便把那药瓶藏了起来,还有主子给奴婢的玉佩,奴婢不敢让人知道,一并的藏在了云香阁西南角的常青树下,奴婢还知道暄主子私自收藏了很多小瓶子,里面都是些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奴婢曾偷偷见暄主子把那东西藏在内室里的杂物盒子中,皇后娘娘你可以派人去找,奴婢真的是被逼的啊,以奴婢的身份,哪里弄得出来药粉啊”

    “真是好笑,难不成我就能弄到?玉佩,药粉,呵,谁敢保证这些东西不是你弄出来陷害我的”南木萱冷哼

    “暄妹妹这话说的,那岂不是世上所有的证据都不算数了”

    “玉佩这种物件岂是会可以轻易给人的东西”

    “良辰说的这般清楚,看来暄容华还真是……”

    “来人,派人去云香阁搜宫”楚瑾这般吩咐,又轻拍了桌子“都给朕安静”

    “既然皇上派了人搜宫,那就也让臣妾问良辰几个问题可好?”南木萱这般问道

    楚瑾点头“良辰你说紫寒欠了你恩情,不知是多大的恩情让紫寒连这般背主害人之事都帮你做了出来”南木萱冷声问道,也不等她的回答。

    继续道“我若派你害人,为何要把象征着我身份的玉佩给你?让你做了那般害人的行径,我何不斩草除根,早在高小仪出事之前就悄无声息的解决了你多好?我又是何时何地给的你药粉,玉佩,有何人能作证?……”

    “妹妹这般未免过于强词夺理了?”德妃开口插话道

    蒋修仪笑着看向南木萱,随意道“暄妹妹还是省省力气吧,等搜出证据在辩白也不迟,皇上断不会凭白的就冤枉了妹妹”

    刘淑仪接过话头道“只是可怜了高小仪那孩子,生下来不过一个时辰就咽了气,看的人心都碎了”刘淑仪说着不免轻泣,拿起手帕轻按眼角,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

    这话说的倒是令殿内众人都不免唏嘘,好多妃嫔都看到了那个抱出来就浑身是血的小婴儿,因为是强行催生的缘故,生了出来也沾不得水,更不能过于折腾,就那般模样的让众人打了个照面,如今想来亦不免让人心下凄凄然。

    “都给朕闭嘴”楚瑾大喝,显然也是想到了那个无缘的孩子。

    就在众人焦灼的等待结果之时,又有人来报说那投井的紫寒并非自杀,乃是被人先敲昏了才扔到井中的。

    这时候去搜云香阁的侍卫太监们也回来了,赵德福和侍卫首领齐溱当先入内

    “回皇上,臣未能在云香阁搜出良辰所说之物,常青树下都挖遍了也没有”

    “不可能,我明明埋在哪里了,是暄容华,一定是暄容华派人拿走了……”

    “够了,来人把她拖去宫司署,仔细审问,还有那紫寒,继续给朕查”楚瑾拍案冷声道,说完拂袖而去

    “娘娘,暄容华……”齐嫔不由出声,皇上并没有要治南木萱罪的意思

    “此事还待严查,各位今个儿就先散了吧”皇后这般道,也没有要为难南木萱的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章写的我都快纠结死了,反复改反复写的简直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