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8章 洗清嫌疑
《暄和皇贵妃传》

第38章 洗清嫌疑

作者:饭炒蛋 字数:3491 热度:9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末为,然而这世上的事哪里又能桩桩件件都说的清呢,高小仪被下药一事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南木萱凭白的被人说三道四了好些日子。

    那良辰被宫司署用遍了刑法都还是一口咬定一切是南木萱指使,而太医们也只能根据高小仪当时的身体情况以及后来检查的食物中推断出两三味对孕妇不利的中草药,因为不是用一味确切的药物害的人,所以不但太医们辨别起来困难,连查起这些药的出处也不容易。

    至于那紫寒,证明是被人打晕后抛到井中的,顺着这个查出来的其他线索却都是些无关紧要说明不了什么的,总之,事件僵到了良辰指控南木萱这,而良辰所说的证据却又不翼而飞,众所未见,南木萱更是不会承认,反而提出了好些疑点,良辰亦不能解释。

    就在这种情况下,高小仪宫中有人竟是在重新收拾紫寒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钗子,喜鹊金镶珠玉钗。这个明显贵重的钗子经由永安宫人的手送到了皇后处,皇后在命人查清了钗子的出处后不由惊异。

    “嬷嬷,那钗子竟是太后赐予暄容华之物?你说这……”皇后得知钗子来处后不由这般问身边的刘嬷嬷

    “主子怀疑暄容华?”刘嬷嬷也没想到原本僵住的事情竟是又出现了个钗子的事来

    “不瞒嬷嬷,我这心里如今也不确定了,原本觉得那南木萱断没有害高小仪的理由,可现在,原本就不能看透,如今是更加看不透了”

    “良辰说的有证有据的东西愣是没搜出来,暄容华早前丢了钗子就那般急急的跑到本宫这来声明,竟是都不怕本宫怪罪于她,本宫如今想想,或许自己也被她早早算计在内了呢”皇后摸着手中的佛珠不确定的道

    “那主子准备如何处理这事?”刘嬷嬷问道

    “罢了,本宫也没必要为此包庇暄容华什么,何况这事如今虽然是本宫再查,却还是要告诉皇上,由皇上决定的,皇上虽对此事大发雷霆,却不见他有什么雷霆手段,本宫,呵,本宫查到的这些若是皇上想,怕是早就查清楚了……终究也没那么在乎吧,一个小仪之子罢了”皇后说道最后声音低了下去,语气飘忽,喃喃的道

    而楚瑾在得知了那喜鹊金镶珠玉钗之后,却是想到了什么,展颜而笑“皇后是说,暄小仪曾报备过这个钗子丢失了,还真是胆大包天,太后赏的东西竟也敢弄丢”

    皇后隔着一个小桌,不由看向对面楚瑾的脸色,明明是说这钗子和高小仪之事的关系,怎么就扯到暄容华弄丢钗子的罪过上来了,皇上莫不是不打算处置暄容华,还是心里相信暄容华不会那般。

    皇后没从楚瑾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亦弄不懂楚瑾的意思,顺着说道“可不是吗?暄容华确实有失”

    楚瑾把玩着手中的喜鹊金镶珠玉钗莫名的就想到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午后,美人发髻散乱的狼狈样子“皇后觉得这事和暄容华可有干系?”楚瑾这般对皇后问道

    其实楚瑾对于是谁害了高小仪并不在乎,后宫女人的面目他从小就知道,他没心思为这些事费心却也容不得他的后宫里有这般胡作非为之人,所以他把这事全权的交给了皇后处理,他对皇后还是很信任的。

    楚瑾其实一直都并未真正去想到底谁是幕后之人,虽然查到了南木萱那让他微微有些惊讶,但也仅此而已,既然查到了她他就先冷她些日子,等事情都查的清楚明白时,他在考虑如何处置亦不晚,但今个见了这钗子他倒是知道这幕后之人绝不是南木萱了。

    皇后并不知道楚瑾已经凭借这一根钗子就断定了此事与南木萱无关,她斟酌的说道“臣妾愚钝,那良辰口口声声说是暄容华指使,如今又有这钗子为证,可是偏偏这钗子暄容华之前又确实向臣妾报备丢失过,臣妾如今也不敢确定这事与暄容华有无干系了”

    若这钗子之前确实是被暄容华弄丢了,倒是正好能为暄容华洗脱冤屈若是那钗子本就是暄容华自导自演的,那此事必和她有关了,皇后哪里知道暄容华和这事有没有关系啊

    “难为皇后思虑周全,不偏不倚了,此事倒是和暄容华无关,皇后还是从其他地方下手吧,至于这钗子,先放在朕这吧”楚瑾如此肯定的说道,却并未给皇后解释缘由,皇后只得带着满腹的疑惑而回。

    楚瑾在冷了南木萱半个月之久后,便带着这钗子上门了。其实抛开其他不谈,楚瑾知道自己是喜欢那个知情识趣,个性鲜明的小女人的,这点从他对云香阁一行满怀期待就能说明。

    南木萱对于楚瑾的想法是不得而知的,她也不知道皇后又得来了新钗子的证据,更不知道这一个钗子的出现已经在皇上那为她洗刷了她的嫌疑,云香阁自从她被带上嫌疑犯的帽子以来已经变得越发的冷冷清清了。

    好在,这云香阁被玉溪和小喜子他们打理的很好,云香阁的奴才们除了个别几人以外,其他人无不是在这种时候依旧团结一心,对她更是恭敬小心,不但不会怠慢反而更是殷勤,南木萱对此很是满意。

    然而别的地方就不这样了,比如尚食局,虽然还不至于苛刻云香阁的饮食,但早已不再精致,什么八宝素菜,水晶肘花,蛋挞小点心这些她爱吃的东西早就没有了,那些食材高档,做工复杂的菜肴也都不见了,每顿保证她正常的六菜二汤八点心四羹品就已经是看在她给的赏赐和昔日的一丝丝情面上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如今已经大半个月了,他们的态度虽然还未有太大变化,但也在一日日改变,这不,今天送来的东西就已经明显有些敷衍了,南木萱自从得意后被养刁的胃口如今面对这种普普通通的饭菜已经提不起兴趣了,随意的对着下首的宫人打发道“撤下去你们分了吧,我现在没胃口”

    络儿闻言立马劝道“主子你多少吃点,奴婢瞧今日这四喜扣肉,清炒冬菇做的还是不错的,主子你多少倒是尝两口在说啊”主子这些日子吃的是越来越上,络儿看的都心疼,虽说如今的膳食比不了之前,可好歹也不算多差,怎么主子就是不好好吃饭那,今个更是不吃了,这怎么能行

    “是啊,主子,您多少吃点啊”玉溪也劝道,主子历来爱吃些精致新鲜的食物这些她早就知道了,可如今主子也不能不吃啊,这样的日子不定还得过多久,若是主子连现在这样的食物都受不了,那以后……

    南木萱见两人明显的担心不由叹气,话说她真不饿,那些食物又勾不起她的食欲“你们放心吧,我怎么会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我现在是真吃不下去”

    说完对着那些宫侍们道“别都站在这了,赶紧的快把这些都撤下去吧,我看着就烦”

    闻言那些宫侍们纷纷动手,玉溪也不劝,络儿还想说什么,南木萱已经转身进了里面。

    楚瑾进来的时候就见云溪带着宫人撤午膳,并没有见到南木萱的影子,不由猜想那小女人这个时候在干些什么,莫不是吃过饭就睡了。

    因为楚瑾进来的时候没让人通报,所以屋里原本忙碌的众人一时竟是没注意到他,小宫女盼儿正端着一道汤要转身,刚转过来就见到迎面而来的楚瑾,一时竟是惊得差点打翻手中的汤,那装着羹汤的白底花纹青瓷汤碗从她手中的托盘上轻划了一下,晃荡的那汤碗中的汤也洒出去了好些。

    甚至溅到了楚瑾锦袍的一角,那宫女意识到闯了祸,更是惊恐,连忙跪地求饶,手中的托盘尚还举着,这般匆忙慌乱之下,那托盘中的汤碗终不能幸免,哐当的一声,汤碗碎了好几半,那碗中满满的菜汤更是四处飞溅,楚瑾即便连忙躲开,那原本只是被溅到的锦袍一角还是又扩大了好些,吓得整个屋里的人都连忙跪地求饶。

    内室的南木萱亦被这么大的动静吵了出来,见到楚瑾连忙行礼问安,请罪道“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我这云香阁的宫人竟是这般蠢笨,惊扰了皇上,还望皇上宽恕,绕了他们这一次”御前失仪什么也是大罪,南木萱不由暗怪楚瑾真是个大麻烦。

    楚瑾皱着眉头看了眼锦袍上的污渍,视线扫过地上的一片狼藉,以及那个瑟瑟发抖的宫女,冷声道“如此蠢笨的奴才怎么能侍候好你们主子,这次看在你们暄容华给你求情的面子上就先绕过你这回,以后在做错事,直接打死了事”

    那宫女连忙谢恩,瑟瑟的大步而退,跟着跪下的宫人们也是连忙谢恩,佩儿更是带着众人赶紧收拾那一地的狼藉。

    楚瑾则是皱着眉头携了南木萱的手大步避过那污渍以及碎片之处,向内室窗边的软塌上走去。

    南木萱被楚瑾拉着手,侧身转头之时余光看见那告退出去的宫女膝盖处似有血迹,心里把楚瑾骂个半死,明明是他过来又不通报才导致的人仰马翻,他倒好,竟是还发了好一通的威风,最后还什么看她面子免人一罪,真真是不讲理到了极点,这可恶的皇权要是在现代,她非教训他不可。

    “爱妃在想什么,怎么都不吭声”能想什么,想现在就揍你一顿,可能吗,不可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