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39章 说委
《暄和皇贵妃传》

第39章 说委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82 热度:8
    话说因为高小仪一事南木萱被扣上嫌疑犯的帽子以来,楚瑾竟是从未涉足她的云香阁,南木萱不会对楚瑾这样的行为不满,但心里还是早就把楚瑾骂个百八十遍了。

    今个他来了南木萱还是有些欣喜的,至少她敢肯定因他的到来,她晚上绝对能吃上自己想吃的东西,真是现实的悲凉。不过他一来就给云香阁弄得人仰马翻,一片狼藉让南木萱非常不满。

    可是在不满,南木萱也还得笑脸相迎“皇上今个怎么想起到臣妾这来了”南木萱虽是笑脸相迎,到底心下不满,反正女人撒娇不犯法,南木萱索性用一种撒娇耍性的不满语气这般娇嗔着说道

    楚瑾闻言挑眉,反问道“难不成爱妃不欢迎朕?”

    要不是看在你来了本姑娘有肉吃的份上,你以为我会欢迎,南木萱娇哼“臣妾哪里不欢迎皇上了,臣妾是巴不得皇上天天来,只是皇上不肯罢了”

    楚瑾失笑,这女人还真是,冷了半个月也不见那小性子改了半分“爱妃没有什么和朕说的吗”高小仪之事,南木萱从头到尾也只是一句不是她所为,竟是不曾单独去找他求过情,她是因为清白所以不担心,还是压根没想到去求他。楚瑾这般想着竟是又突然生出一股不满来。

    南木萱才不会知道傲娇皇帝心里的不满呢,她闻言一愣,随即羞涩而笑,心下却是翻了一堆的白眼“臣妾想皇上了”

    就这么一句直白的想念竟是生生让楚瑾那点子突如其来的不满没了发泄的理由“就这样?”这女人是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她会被冤枉吗

    早在楚瑾出现的那一刻,南木萱脑中就不断的在想是不是皇后查出了背后之人,还是皇上不再追究此事,要不然楚瑾为何会来。如今楚瑾又是这般模样,南木萱那心中仅有的一点点担心已经全部没有了。

    闻言露出一个灿烂致极的笑容“很想很想,皇上想不想臣妾呀?”

    楚瑾决定先不和这小女人说正事了,还是先沟通沟通感情吧,她不说他也不觉得,被她这么一说,楚瑾觉得大半个多月未见,自己貌似也想这小女人了。

    想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古怪精灵,随意自然,任性娇蛮,以及她特有的与众不同的滋味。

    楚瑾是午膳后过来的,竟是在南木萱这消耗了一整个下午,到了晚膳的时候更是直接在云香阁吃了,南木萱看着桌上那一盘盘精致美味看起来就好吃的菜肴,眼睛都亮了,吃起来更是一个欢快,看的楚瑾惊诧不已,虽然知道这女人爱吃,可今儿这架势也太吓人了吧

    “爱妃这是几顿没吃饭了”楚瑾这般玩笑的问道,同时不忘示意宫人给南木萱盛了一碗竹蔗芫荽汤。

    南木萱快速的咀嚼了几下口中的食物,直到把它们咽了下去,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才认真的回答道“午膳没有吃,才一顿而已,只是这几天尚食局送来的饭菜都不好吃,所以吃的少了点,今晚上真是托皇上的福,可是让臣妾好好的吃了一顿饱饭”

    赵德福站在楚瑾的身后听的嘴角直抽,果然暄主子不是一般人,连打个小报告都能打的这般理所当然。楚瑾也是面色微变,他倒是忘了这宫里历来都是拜高踩低的地方,自己这么久没来过,又有前事,看来是委屈她了。

    “可是那些奴才们让爱妃受委屈了,朕好好罚他们一顿给爱妃出气如何?”楚瑾这般好心情的建议道

    “啊?”南木萱一愣,随即摇头“哪里有什么委屈,是臣妾太挑食罢了,本来送的就是惯例,虽然差了点也没什么好委屈的”

    “要说委屈,也是皇上委屈了臣妾,这么久都不来看臣妾,臣妾以为皇上再也不来了呢”

    “朕不来看爱妃,爱妃怎么也不去看朕?还说想朕了,朕看这话不尽然”楚瑾之前那一点点的不满还是宣泄了出来,作为帝王,他可不需要迁就任何人。

    “皇上欺负人,您每天日理万机的,后宫的姐妹们有哪个敢随随便便的去打扰您,何况臣妾最近还被冤枉着,臣妾纵然想皇上也断不敢恣意妄为的去打扰皇上政事啊”南木萱和楚瑾磨着嘴皮子,还要配合的做出各种娇嗔痴恋的表情,心里真是郁闷死了。

    楚瑾闻言脸色好转,命人撤了饭食,拉着南木萱出去晃荡了一圈回来后才把那喜鹊金镶珠玉钗拿了出来,刻意板了面孔问道“爱妃可认识这东西?”

    南木萱自然认得这个太后亲赐的东西,闻言道“当然认得,这是臣妾的钗子,怎么跑到皇上那里去了”

    “你的钗子?既然是你的钗子怎么不在你的手上?朕听皇后说这是太后赐给你的钗子,这般重要的东西如今却出现在朕的手中,爱妃还好意思问这钗子为何在朕手中?”楚瑾冷声严肃道,最后一句更是问的玩味,楚瑾觉得他有必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受一点教训。

    “这……这个,皇上赎罪,臣妾不是故意弄丢御赐之物的,太后赐的钗子,臣妾一直很喜欢也很爱惜,可是可是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就弄丢了,对了,皇上你知道的啊,皇上你还记不记得下大雨在烟雨楼避雨遇上臣妾的那天,臣妾的钗子就是在那天丢的,那天的大雨皇上也知道,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臣妾一直跑着躲雨,不小心就弄丢了钗子,回了云香阁才知道,臣妾派了很多人去找也没找到,对,皇后娘娘也知道这事的,臣妾还特意去了皇后娘娘那请罪”南木萱颇有些慌乱的解释这一切

    楚瑾看着南木萱的慌乱模样,心里淡淡笑了,比那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有意思多了,不过这女人做事还真是有趣“哦,是吗?这钗子是永安宫人从紫寒旧日的房间里找到的,爱妃怎么看这事?”楚瑾说完很有几分严肃的看向南木萱,让她知道知道厉害还是很好的

    “紫寒?臣妾不知道啊,这和臣妾一点关系都没有”南木萱闻言急着说道,此刻她真有些弄不懂了,楚瑾今天莫不是来问罪的

    “朕要如何相信爱妃说的是真话呢,如今可是人人都说找到了物证,再加上良辰这个人证……”楚瑾言中的未尽之意让南木暄一惊。

    却没有跪地求饶,而是挺直了脊背,镇定的对上了楚瑾打量的眼神“不管皇上信不信,这钗子的确是被臣妾在大雨之日弄丢的,臣妾也曾和皇后娘娘报备过,皇后娘娘可以给臣妾作证,至于良辰,臣妾自认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也不知她为何咬定了一切是臣妾所为,容臣妾冒昧的问一句,若是这钗子真是臣妾给紫寒之物,良辰为何之前不说出来,不是正好可以治臣妾的罪吗,如今臣妾丢失的钗子都被从紫寒旧日的住所里弄了出来,必是有人刻意陷害臣妾,还望皇上明察”

    楚瑾莫名的就笑了,拉上南木萱的手,一字一字似打在南木萱还在砰砰跳动的心上“朕信你”

    南木萱慌神了一下下,随即心里暗骂自己花痴,竟是被楚瑾一时迷惑住了,信什么信啊,本来就和本姑娘没关系。都怪楚瑾刚刚的样子太俊朗加上那三个字太煽情,南木萱心下微晒,面上倒是不用装,刚刚已经表现出了感动心动什么的,此刻无非是加深下,表情骗人骗己罢了“皇上……”

    “朕的萱萱必不会是那等心狠手辣之人,你那么喜欢孩子,怎么会去害高小仪肚中的胎儿,朕是信你的”楚瑾揽过南木萱,如此说道

    南木萱不语,埋头在楚瑾肩上,过了一会抬头看向楚瑾,一脸的为难和欲言又止

    “爱妃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朕说?”楚瑾很是上道的问道

    “皇上你真的信任臣妾吗”南木萱轻声问道

    信任?身为一代帝王,信任这个词对楚瑾来说分量太重,后宫中他信任的唯皇后一人尔,且还要分事情,此刻见南木萱这般问,微愣后就笑着说道“朕自然是信任爱妃的,朕知道爱妃绝不是狠心之人,朕不是说了吗,朕相信高小仪之事和爱妃无关”

    信任才怪,信你有鬼南木萱心下冷哼,面上却是分毫不显,看着楚瑾犹豫道“皇上,臣妾……臣妾知道高小仪是吃了何药才导致那般的”最后一句南木萱说的坚定。

    楚瑾一时没反应过来,皇后告诉过他说高小仪被人下的药物太复杂且都混合一起又没有原样,太医说难以分辨,这女人怎么会知道“你知道?你怎么知道?”楚瑾反问

    “是的,臣妾知道,玉溪早就告诉过臣妾良辰不对劲,总是在臣妾内室附近转悠,还曾翻过臣妾的东西,所以臣妾对良辰一直多有防备,就在高小仪出事的那个中午,玉溪告诉臣妾,说看到良辰放了个盒子到臣妾屋内的一个杂物盒子中,还从臣妾配饰盒里翻出一块玉佩和什么东西埋在了云香阁角落里的常青树下,臣妾因为一直对良辰有防备,所以便第一时间就命人把那些东西都挖了出来,等臣妾听说高小仪出事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竟是把那些东西藏好,事实证明臣妾的感觉是对的,良辰最后果然……”

    南木萱看了认真听她说话的楚瑾一眼,继续说道“皇上赎罪,臣妾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原来就是用来害高小仪的,等臣妾意识到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保,请皇上原谅臣妾的自私,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告诉皇上,以致于皇上的皇子刚出生就……臣妾也很是不忍,可臣妾也怕啊……”说道最后竟是无声落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