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40章 意料之外的结果
《暄和皇贵妃传》

第40章 意料之外的结果

作者:饭炒蛋 字数:3985 热度:9
    内室里,桌案上的莲花香炉里尚还燃着云香阁特制的芙蓉清香,那似有若无的淡淡香气就那么丝丝缕缕的飘散在这寂静的内室中,一坐一跪的两人俱都无声,软塌上的楚瑾沉默的看着跪在地上无声流泪的南木萱,竟是没由来的起了怜惜之情。

    终是先发出了声“起来吧,朕不怪你”楚瑾确实是不怪南木萱的,且不说南木萱说了她知道的一切有没有用,楚瑾自认那种情况下他会不会信南木萱的话真的很难说,而宫中更是从来不会有宁沾一身腥的傻到去管这样闲事的人。

    便是如她今日这般也是少有,这宫里的女人哪一个会是干干净净没有算计,又有哪一个真正清白无辜从不曾出手,良善单纯之辈在这宫里是活不长久的,这些道理楚瑾都懂,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睁着眼闭只眼,水至清则无鱼,前朝官员他尚且不会追究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后宫更是难得糊涂,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只要他还尚且没有失了兴趣,很多时候他是无意插手后宫之事的。

    前朝尚有操不完的心,来后宫更多的是放松自己而不是继续操心的,后宫女人即便良善却也逃不开算计,就如同眼前这个女人,她不就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自保吗?这样的事楚瑾相信多不胜数,而今天这个女人竟然毫不避讳的告诉了自己,对此,楚瑾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感觉了。

    所以他就那么任由她跪在地上默默流泪,自己也是思绪万千,最后竟是看着看着就起了怜惜,印象中这个女人无论是做什么都是明媚张扬,肆意而为的,却不想她在真正伤心害怕之时竟是一声不吭,默默流泪的,楚瑾还是喜欢看她机灵古怪的样子

    “别哭了,朕没有怪你,朕也相信萱萱是不想那个无缘的孩子出事的,朕的萱萱最是个爱孩子的”

    南木萱闻言,弱弱的点头,掏出帕子抹了抹满脸的泪水,抱着楚瑾不说话。

    楚瑾真的没想到这趟云香阁之行会是这般,抱着怀中的女子,他竟也有些涩涩的感觉。

    待两人心情都平复的差不多的时候,南木萱把玉溪叫了进来,当着楚瑾的面吩咐道“玉溪,去把我让你藏起来的那些东西拿出来?”

    玉溪闻言一愣,皇上还在,而主子让她藏起来的东西目前只有……可这,她不确定的含糊问道“主子要什么?”

    楚瑾看的挑眉,南木萱重复道“就是良辰陷害我的那些东西”

    玉溪满面惊诧,主子竟然把这事和皇上说了,而皇上,玉溪偷偷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皇上,皇上竟这般相信主子吗?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惊呆了,愣愣的回道“是,奴婢这就去拿”

    楚瑾的云香阁之行是以吃了晚饭,听南木萱诉了衷肠,最后拿了害高小仪之药而结束的。

    楚瑾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对于他没有留宿这件事,南木萱还是有些小小的遗憾的,不过该解决的事貌似都解决了,更打破了她目前面临的僵局,虽然楚瑾没有留宿,但是相信明天,皇上在云香阁待了一下午还吃了晚膳之事就会传遍后宫,相信那些趋炎附势的奴才们对她的态度估计马上就会再次恭敬起来。

    而皇后,估计也会在楚瑾的示意下出面证明她的清白,她的日子,马上就能回到受宠之时的风光了吧,或者楚瑾最好一个高兴,看在她全心全意信任他的份上给她升个位份什么的,又或者看她在受了委屈的份上给她送点赏赐什么的也好啊。

    南木萱自娱自乐所想的赏赐竟然真的得到了,次日她去昭明宫请安,皇后便当着大家的面替她证明了清白,其实也无所谓证明,只是告知大家暄容华是清白的,良辰受人指使陷害暄容华,暄容华受委屈了,本宫和皇上决定赏赐暄容华一番,然后就让太监念了一推的礼物名字。

    皇后这一举动让原本消息灵通等着看南木萱笑话的人很是失望,德妃直言不讳的问道“皇后娘娘说暄容华是清白被良辰陷害的,那不知指使良辰的是何人?”

    皇后淡淡的看了德妃一眼,咳了一声才慢慢答道“背后之人本宫还在查,总之,这件事情和暄容华没有任何关系,本宫不希望再听到一点诽谤暄容华的话”皇后说完见下首很多人都是明显不服气的眼神,又加了一句道“这也是皇上的意思,皇上不希望各位凭白的就冤枉了暄容华,本宫也会尽快查清背后之人”

    沈晴看的挑眉,皇后这话的意思是说这都是皇上的意思,视线投向南木萱,一身水蓝宫装的女人面带微笑的坐在那,眉目如画,笑容甜美,皇上莫不是还真上了那么一点点心,连这样的事情都会维护。

    刘芳仪坐在下首满面恬静,紧握的右手却泄漏了她的不甘,明明如今连物证都有了,皇后竟然公然宣布南木萱的清白,甚至还说这是皇上的意思,南木萱,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总是这么幸运?

    后宫众人是什么心情,南木萱一点都不关心,她目前关心的是究竟谁才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那突然出现的钗子明显是别有用心的人临时加上的一笔,可这人是谁,她有些查无可查。

    而皇后,在证明了南木萱的清白后也依旧查无可查,良辰死了,是自杀,官司署的人一个疏忽,良辰就自尽了,最重要的人证没有了,其他的线索也是毫无进展,这该怎么查。

    正当一切僵持的时候,竟然有人发现高小仪身边的一个宫女和明华宫的珍昭容有联系,而一番追查之下竟然让高小仪一事出现了转机,竟然有人招认这一切都是珍昭容指使的,而这次,竟是人证物证俱全,甚至在明华宫里搜出了疑似陷害高小仪的药粉。

    而最后这药粉也被证明确实是害高小仪之物,而珍昭容,竟是也大笑着承认就是她害的,明华宫的大殿之上,原本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显得死气沉沉,虽然现在屋内站满了皇后带来的人,却也不能让这个宫殿看起来热闹一些。

    而身穿半旧云霏妆花缎织海棠锦宫裙的珍昭容竟是坐在大殿里的座椅上大笑着,原本绝美的容颜如今竟是有些面目可憎了,只听她喊道“死了好啊,哈哈……死的好,他死了就可以去下面陪我那可怜的孩儿了哈哈哈……为什么就死了这么一个,这宫里的孩子都该去陪我那可怜的……孩儿……”

    皇后在听到她说这宫里的孩子都该去陪她的孩儿时面色立马就变了,让宫人赶紧堵住她的嘴,这女人就是个疯子。

    昭阳宫里,赵德福正在跟楚瑾禀告后宫之事,楚瑾听到皇后去了明华宫,绑了珍昭容的时候不由皱了下眉。

    “你是说皇后已经确定是珍昭容做的了?”楚瑾全部听完的时候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奴才也去看了他们搜到的药粉,竟是和暄容华给皇上的是一样的”皇上并没有和皇后说暄容华所说之事,那药粉也在赵德福的手里。赵德福已经暗中查出那药粉的出处了,珍昭容是绝对不可能自己弄来这药粉的,不过又是个和暄容华一样被拉下水的人罢了

    楚瑾冷哼“竟是连个冷宫之人也开始算计了”

    赵德福不语,那明华宫虽说如今和冷宫无异,可那也是这宫里最豪华的宫殿啊,虽说离昭阳宫远了些,可珍昭容受宠的时候那些个距离算什么,如今被人拉出来当替死鬼也不怨了,若是没有皇上一直的暗中保护,珍昭容哪能在这宫里活的这么久,只是不知这次,皇上可还会……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在外求见”

    赵德福还在思索就听到这句

    “赵德福,你去告诉皇后,就说朕正忙着,有什么事等朕晚上去昭明宫再说”

    “是”赵德福转身退下,心里感叹皇上还真是个长情的,看这意思是还没想好如何处理珍昭容,还会犹豫就证明皇上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位置的。

    昭阳宫外的皇后听完赵德福的话只好转身回宫,走在路上不由想到珍昭容刚入后宫的情景,那时的皇上尚要面临各方势力的威胁,皇位都还不稳,却就是敢明晃晃的宠着珍昭容,无视后宫里那些身后有着各方势力的女人。

    那时皇后以为皇上并不是真心宠爱她,毕竟皇上那时已经明晃晃的是把珍昭容架在火上烤了,可偏偏皇上又把珍昭容护的一丝不露。

    珍昭容那样一个身世甚至不如她,性子更是愚蠢无知的女人竟也在宫里活的肆意,她不是不嫉妒的,可她是皇后,她不能去和一个妃嫔计较,更何况她的皇后之位也没有坐稳,她还需要楚瑾的支持,她必须忍着嫉妒去帮楚瑾维护那个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心险恶的女人。

    愚蠢无知,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至少这些在皇上的眼里是单纯可爱吧,这些年,要说楚瑾对谁最上心,非珍昭容莫属,可单纯的人怎么适合这个皇宫呢,这后宫里那么多聪慧的女人怎么甘心看着那般愚蠢的女人得了皇上大半的宠爱,于是即便楚瑾护的在严,珍昭容还是流产了,事后即便楚瑾下了大力气查也没能查出来什么,呵,在下力气又怎么样呢

    珍昭容已经犯了众怒,一人一个推手的,皇上能查出什么,就连她也在其中做了文章,即便楚瑾有本事查出来,难不成他还能让这满宫的女人都陪葬,珍昭容又是个真性情的,呵,竟是失了孩子后自己就跟皇上闹翻了。

    真是愚蠢,她以为离了皇上她还有什么,这些年下来,皇后知道皇上其实暗中还是关注珍昭容的,不然,早就失宠的珍昭容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只要皇上不再宠幸她,其他人也没必要冒着危险赶尽杀绝。

    越发成熟的帝王知道不再给宠爱而是默默在背后关注了,可同样的愈发成熟的帝王也越来越无情了,珍昭容如今在他心里也不过是个曾经真心宠爱过的女人罢了。

    不得不说,作为少年夫妻的皇后是了解楚瑾的,当天晚上,楚瑾对此事只对说皇后了一句“一切就交给皇后处理吧”曾经挚爱过的女人如今早已不再值得他去费心。

    皇后倒是没有要其性命,免去了珍昭容的死罪,褫夺了封号,贬为婕妤,禁足在明华宫内,无诏不得出。

    这样的处理楚瑾倒是满意,可对一个即便明知自己没作过还去承认死罪的过气妃嫔来说不知究竟是残忍还是慈悲。

    闹了这么久,惹得全宫都沸沸扬扬的高小仪一事竟然就以这样一个谁都没想到的结局收尾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