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41章 帝王的多愁善感
《暄和皇贵妃传》

第41章 帝王的多愁善感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93 热度:7
    高小仪之事以一个众人意想不到的结果结了尾,对于那个昔日的宠妃珍昭容如何,南木萱暄一点也不关心,她其实更想知道谁才是幕后黑手,可惜她能力不够,她作态相信楚瑾告知了他一切,他却没有半分透露。

    整件事都以珍昭容的处罚而自觉被压下,不允许在议论,就连高子衿那个受害者一心一意的还是认定是南木萱害了她却也不敢在楸着这事不放。南木萱对此不以为然,害她,她才不够格让她脏了自己的手呢。

    南木萱自己把事情从头捋顺了一番后心里有个大致也就放下了,这世上的事从来就不是一时的,没必要非得计较不放,她活的快乐才好。

    转眼间又是一年飘雪时,云香阁的宫侍们不由想到了主子去年堆的生肖雪像图,不止精致好看,还被皇上夸了一番呢,还有他们喜公公被主子扔雪球后茫然无措的好笑样子,今年大家依旧希望主子能在带着他们玩玩雪,堆出些精致好看的东西。

    可惜今年他们失望了,主子对此只一句,你们自己玩吧,谁堆得好我重重赏。虽然如此但没了主子的参与显然底下的宫侍也玩不起来了。

    南木萱今年是真没那个心情了,话说高小仪事件过后,皇后的威仪涨了一点点,但随后,周贵妃又开始了那种无事找茬的日子,且都是对着皇后,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也不似之前那种翻旧事,但见天的各种闹腾,这个真心烦人啊,南木萱都佩服皇后的耐性和忍性了,作为皇后这样也太糟心了吧。

    她虽然早就不是正义的中二少女了,但作为皇后一党她也算自觉了,其实也是看的不爽,当然了她也就能在嘴皮子上帮皇后找回来些面子了,不过人家贵妃压根不理她这种小罗罗,完全无视她,只攻击皇后,最后弄得她好似跳梁小丑似的,南木萱索性也就算了,或许就如周贵妃对她的无视,皇后也无视了周贵妃吧。

    可最近周贵妃娘娘找茬找的厉害,各种事情各种找,各种场合各种掐啊,看的南木萱都不由惊叹了,这才是典型的贵妃和皇后猛掐的宫廷大戏啊。

    本来作为皇后一党的南木萱实在是应该没有什么心情看戏的,她这种身份正是炮灰才对,不过不晓得为什么高傲冷艳的贵妃娘娘压根不理任何除皇后外的其他小罗罗,一心只找皇后的不痛快。

    就连原本应该留宿昭明宫的皇上都明目张胆的抢起来了,和皇后争锋的厉害,对此南木萱除了看热闹,也就只剩看热闹了,安慰皇后,排忧解难什么的真心不是她技能啊,她也没那么闲。

    说实话她突然觉的她这个投靠皇后的小妃子似乎除了歌颂皇后贤德,偶尔和她亲生儿子来点互动,在皇上那说点好话之外似乎也不需要干什么了,这感觉其实真心不错。

    皇后与贵妃的争锋她只剩下看热闹这样很好,可一向和她还算走的近的蓝嫔那里如今的状况很糟糕,似乎自从高小仪一事过后皇上都没怎么去过蓝嫔那。

    这也没什么,毕竟皇上去哪这事谁也决定不了,南木萱也只是暗中接济下蕙兰楼,且对下面的奴才们暗示一番,虽然宫里的奴才向来是阳奉阴违的,结果可能不会尽如人意,但至少南木萱觉得自己也算尽心尽力了。

    可偏偏前几日她从玉溪那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蓝嫔那次生病其实并不是什么风寒,而是她自己吃错了药结果过敏了,满脸的大红疙瘩,不巧的是皇上还看到了,更不巧的是貌似这件事有她的功劳在里面。

    得知这一消息后南木萱傻眼了,话说玉溪曾隐晦的提过蕙兰楼的人对她好像不是很待见,南木萱原本以为这很正常,毕竟人家主子失宠困苦,她每天一副招摇的宠妃样子,还用从皇上那得来的赏赐去人家宫里送人情,不待见她很正常,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啊。

    后宫里本就没什么姐妹情谊,不互相陷害就不错了,她也没指望在这地界还处个好姐妹啥的,可毕竟她和蓝嫔是有交情的,两人虽位置上就天然对立却也不是非决出个胜负的,在这宫里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甚者互惠互利的。

    她们又都看对方还算顺然,彼此也都是心有算计的聪明人,虽说在此基础上建立的交情不算什么真正的情谊,但两人的交情还是很有一份真心的。可出了前事,貌似她现在是有些理亏了。

    虽说蓝嫔对她还是和往常一样,之前她去看她,她也没表现出对她的不满,可得知消息后,她真的不可能在如同往常那样的心态面对蓝嫔了。

    到了大元后,她从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蓝嫔对她真的没有一丝丝不满吗?不可能吧,就算她不迁怒,可蕙兰楼的人呢,他们怎么会不迁怒。

    更甚至于,焉知蓝嫔会不会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她呢,总之她们之间的关系只因这一事就已经有了缝隙了,至于这缝隙有多大,南木萱自己都不敢推测,可大可小……

    什么皇后,贵妃,蓝嫔的这些其实都还不是南木萱关注的重点,南木萱的重点一直都在楚瑾身上。

    不过最近南木萱明显发现楚瑾近日来的脾气有些不好了,来她这的次数倒是没少多少,但往往来了之后也不说话,更是绷着一张脸,作为一个识趣的妃子,南木萱在他面前有所见长的脾气开始渐渐缩回去了,尽量不去惹他。

    古怪脾气帝王什么的不适合撒娇耍性的她去招惹。她尽量温柔些,至于解语那就没必要了,帝王的解语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一个不好说不定触犯了他哪根神经,那样可就惨了。

    南木萱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不让楚瑾被她所烦,能自己静静的思考他的宏图霸业,话说她最近其实都有些不想让他来,既拉了仇恨值,两人又不能加深感情,不过显然那不是她能控制的她更不能在楚瑾面前表现出她的不愿意。

    楚瑾已经好多天没来了,对此南木萱一点都不想念。甚至很开心,要知道对着一个一脸沉重明显心情不好的上司,她真心脑袋疼。

    楚瑾这日在朝堂是气着了,那些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们,他如今已经大权在握,可只要他一有什么大动作,新想法必然还是受阻,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对地方实行的一些新政策被他们反复的挑刺,一个个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为国为民,说白了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还有皇后的娘家,怎么就又有小辈闯祸那,闯祸什么的倒也不是大事,可因为这个被一堆的大臣们做起文章来却是真让人头疼。他们是一心的串通起来明晃晃的打击皇后,却何尝不是在算计他。

    他的新政他们不去考虑,每天盯着皇后的娘家大做文章,这样的臣子他要他们干什么。

    他今天心情不好,本想去皇后那的脚步就有些顿,他与皇后是少年夫妻,也曾浓情蜜意,可随着他的地位越来越高,直至登基,皇后对他便越发恭敬,行事也越发谨慎,两个人反而越来越疏远。

    皇后开始更像他的臣子而不是妻子,很多时候他也很想和皇后夫妻和睦,举案齐眉,可面对一个只把你当成皇帝的妻子,他的柔情蜜意最后也只能变成了那些形式化的赞赏,认同以及交代事情。

    今天朝堂上的事他相信皇后已经知道了,但如果他去跟皇后讨论这些,皇后绝不会多说一句错话,甚至于对她家族之事也会是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会请罪,不会求情,会用她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打探他的想法,却不会光明正大的跟他这个枕边人说的清楚明白。

    她早就不是那个跟他一心一意的诚王妃了,他怕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对皇后的失望去昭明宫会发火,到时候又是一翻事端,皇后更是不知道又会多想些什么,且他也不想让后宫众人又传出什么看轻了皇后,让她难以立威。

    皇后的身后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依仗,若是在传出些什么,她也更难做,对皇后,无论是考虑朝堂形势亦或是看在多年感情,总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楚瑾心里都是不愿意换人的。

    不打算去昭明宫了,楚瑾便随意的走了走,好好的想了想朝中的形势,一不小心天就黑了,赵德福问他可要回昭阳宫的时候他直觉的不想回去。

    这些年随着他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可莫名的竟是有些越来越讨厌孤独,越来越怀念起以前的日子,或许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吧,他越来越渴望一些遥不可及,毫无作用的所谓的温暖。

    也许,其实可能他真的不够格做一个好的帝王。这样想着,偌大的后宫竟是有些无处可去,可脚步却不自觉的就走到了云香阁,寂寥的夜色下,云香阁内竟是已经早早的熄了全部的宫灯,但那院门处却是留了一盏尚还闪着光亮的灯笼,楚瑾不由微笑。

    那个女人很多地方都酷似刚进宫的珍昭容,却又比其更聪明,更与众不同,如今的云香阁亦然如当初的明华宫一样成了他不自觉就爱去的地方。

    只是如今,他再也没有当年那种心情了,亦不会心心念念的把一个女人放在心上,守着护着,或许这样对那个让他心情愉悦之人也好吧。

    楚瑾看着那黑漆漆的宫殿,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他最近真是有些多愁善感了,阻止了宫人大张旗鼓的通报,楚瑾让人都退下,自己带着赵德福进了云香阁。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的楚瑾,额……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