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42章 废后流言?
《暄和皇贵妃传》

第42章 废后流言?

作者:饭炒蛋 字数:4184 热度:7
    南木萱这日睡的有些早,朦胧中感觉床上多了个人,南木萱勉强睁眼,果然是楚瑾,好吧,担心是多余的,皇宫也就只有这男人敢这样了,意识朦胧困顿的南木萱无心去注意男人的心情,他的心情一般人也注意不了,人贴过去,抱着他的腰南木萱就继续睡了。

    楚瑾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睡眼惺忪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了来人,就娇里娇气的埋进了他的怀中,自顾自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的鼾声四起,睡的香甜。

    还真是完全不管他,可他就是觉得妥帖,也没有被忽视的不悦,这些日子他的心情一直因为前朝之事而不好,每次到后宫都是心不在焉的,可那些妃嫔却没有一个会在意。她们殷切着她们的殷切,只有这个女人,会妥帖的安排好一切,体贴的从不打扰他。

    连平时的小性子小矫情都不自觉的就收敛了起来,这样知情识趣的小女人怎么会不讨人喜欢呢。

    揽紧怀中的小女人,就这么抱着睡熟的她就觉得很平静,心里的烦躁也消了好多,这种感觉楚瑾很少有却也不是没有过,曾经的皇后,他也曾满怀期待过的妻子,有过,甚至比如今怀中这个小女人给他当初的感觉更强烈,可是如今真心没有了。

    珍昭容,唯一一个给过他不同感觉的妃嫔,唯一一个真心以待没有利益关系的女人,可后来,他已经不记得了,那个他们共同失去的孩子,他也很心痛,他也一边难过一边满心满眼的补偿,纵容,可是他的好心完全不被理解,更是换来了她越发的无理取闹。

    他的艰难她一点也看不到,她开始变得陌生,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后来她给他带来的只剩厌烦了,亲了亲了怀中女人的小嘴,她和她们都不同,他早已不在那么在乎情意,也早没了年少时那种对女人的耐心和真情。

    可这个女人却是格外的不同,温暖,俏皮,娇媚,可人,矫情却又懂事……她是多变的,是新鲜的,他很乐意与她相处,从贵人到容华,他从她身上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闪光点,她竟是没有一丝变得不好。

    真希望她能一直这样下去,帝王,他也是寂寞的。楚瑾这么想着,自己也闭上了眼,睡了过去。

    早就在确定来人后睡的香甜的南木萱自然是不知道楚瑾今日的感性的,就算知道估计也会嗤之以鼻,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也好意思谈情说爱,好意思说自己寂寞,那他那些妃子岂不是该跳河自杀了。

    南木萱昨夜睡得早,所以今早楚瑾要起床时她也跟着醒了,仰着小脑袋一脸迷糊的看着楚瑾,拉着楚瑾的衣角摇晃着道“真的是皇上啊,人家以为是做梦那,原来皇上昨晚真的来了啊”

    楚瑾笑了,俯身给了小女人一个吻,刮着她挺翘的小鼻子道“小迷糊,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替朕更衣”

    这男人今个的心情似乎还不错,南木萱听话的站了起来,靠近楚瑾在他脸上也亲了一口后语调欢快的说道“遵命,我的皇帝大人”

    逗得楚瑾失笑,完全没在意南木萱的自称,顺从的配合着她给他穿衣的动作。

    送走了皇帝大人,从昭明宫请安回来,南木萱闲来无事就对着侍书给她弄出来的花样子琢磨,她觉得她如今的手艺越发好了,只是她自己想个什么花样,却很难自己想好怎么绣,只得先跟别人说了,由别人想好绣法,在告诉她一番才行。

    几个宫女都在屋里陪着她,玉溪缓步从外面走了进来,挥手示意宫人都出去,玉溪本就是这云香阁的掌事姑姑,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南木萱更是彻底的信任她了,如今玉溪已然是南木萱手下的第一人。

    即便是络儿这个陪嫁宫女也因深知自己办事不如玉溪老练,完完全全的听从玉溪的调遣。此时她便很有眼色的带头退出了屋子。知道玉溪这是有事和主子谈的意思,便自己亲自在外面守着。

    见人都出去了,玉溪才开口道“主子,这是老爷派人传进来的信”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掏出一个普通的信封,开口处封的严严实实。

    南木萱闻言立马放下手中的东西,接过那信封,也没避讳着玉溪,拆了封后细细的读了起来。

    看完后,随手便把那信封扔入香炉里,那原本燃着芙蓉清香的香炉因扔了张信纸进去,此刻在飘散出来的香味里便夹杂着一股怪异的味道,把本就似有若无的淡淡芙蓉香气完全的掩盖了。

    玉溪看着主子这随手处理密信的法子不由嘴角直抽,主子你能在奇葩点吗,闻着明显变了味道的气味,玉溪暗暗在心中想着,自己一定要记得叫侍书好好处理这香炉,香灰,不能出一点纰漏。

    玉溪正想着,便听到主子似讽似笑的声音道“难不成他们还真敢上折子要皇上废后不成?”这也太扯了吧,皇后一不德行有亏,二不是身无所出,三皇子更是品行端正,聪明伶俐得圣心的,最重要的是,皇后当年那可是先皇赐婚的啊,这帮人是疯了吗……仅仅凭借皇后娘家那点子他们都做了推手搞出来的破事就想废后,真心太异想天开了吧,更何况皇上那……

    玉溪闻言一惊,废后?“主子,这……”

    “不敢相信吧,信上说最近朝堂上竟是有提出废后的声音,虽然现在这事还没有拿到明面上来说,但侧策划这事的人估计早就把一系列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如今背后更是有了频频动作,更好笑的就是这事目前已经有了好多世家在做推手,其他人则是旁观无视,丁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说白了,无非就是皇后的娘家势力实在是太弱了

    皇后出自京官之家,家族毫无底蕴,如今更是传承不过5,6代,且族人不多,皇后祖父在时家族尚还算有点威望,等祖父一过世,除了出个皇后娘娘之外竟是在没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人物,皇后的父亲又不是个会经营的,虽有承恩候的爵位,竟是不曾有几个交好的大世家。

    玉溪惊讶过后就细细的听主子说着,听完倒是想起了很多,轻声道“倒也没什么不敢相信的,前朝时期不就有废后的例子吗,如今只怕就是冲着这个比对去的”

    南木萱闻言微愣,废后有这么容易?她不由抛开自己主观的意识,不得不说即便她脑中有原主的记忆,但大多时候她的思维还是跟着自己的意识走的,此刻沉下心来想了想便想起玉溪所说的例子了,那还是前齐的事,齐景帝登基不到5年就废了原本齐泰帝在位时御笔亲封的皇子妃刘氏,转而立了史书上都赫赫有名的明昭皇后。

    南木萱依旧不屑“他们想拿明昭皇后当例子,呵,咱们这宫里也得有那样的人物才是?更何况虽然史书上对齐景帝废后另立的说法是群臣起意,可谁不知道那背后的主导者是齐景帝自己,如今的情形可是大不相同……”

    主子一开口玉溪就知道主子这是想错了人物,齐景帝废后和如今的情形自是大不相同,玉溪提醒道“主子可是忘了那齐明帝?”

    齐明帝?南木萱微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想差了,齐明帝时期的废后倒是和如今相差不多,同样是出身不显由先帝赐婚的皇后,身下亦育有皇嗣,且不止一个,和皇帝的感情也很好,可最后却是因皇后娘家贪赃枉法被群臣攻击,直到被撵下后位方才罢休。

    确实太像了些,南木萱一边感叹皇后也是有大风险的,一边语气飘忽道“咱们的皇帝可不是齐明帝”

    仔细回想前齐历史,齐明帝其实还真跟楚瑾有很多相似的经历,可就南木萱看来,楚瑾大概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威胁逼迫的人吧,就是那齐明帝最后还不是把那些当初逼迫他的朝廷众臣以及名门世家收拾个干干净净,就是那个后来的皇后也没得到一个好下场,当然原本的皇后以及皇后的那两个孩子也没因此得到什么好就是了……

    不同于南木萱这个事外人,皇后这个当事人此刻正心烦意乱的躺在床上,今个在昭明宫她就是强撑着一口气,此刻连那一口气也下去了,唯剩虚弱。

    绘兰手捧一碗桂圆莲子羹,右手拿着食匙已经喂到了皇后的嘴边轻声道“娘娘,你多少倒是吃点啊,这么不吃饭,您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娘娘从早上到现在就没用过东西,这怎么行。

    皇后颇有些虚弱的推开绘兰的手“本宫吃不下,拿下去吧,告诉他们,也不用时时给本宫热着了,本宫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

    阿柒此时从外面走进来,见这情形不由摇头,挥手示意绘兰把东西都撤下去,自己上前把皇后稍稍扶起来一些,拿了一个垫子给皇后放在后面,待弄好这些,才开口道“如今也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传言罢了,主子怎么就这般样子了”

    阿柒还是皇后祖父当年亲自给皇后的人,一路跟着皇后风风雨雨的走来,早就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宫女,所以有些话她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跟皇后说。

    皇后勉强一笑,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如今这样不对,可她的心早就不平静了,没人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手中都握着什么,她如今大概也就只剩这么一个干巴巴的皇后之位了,早在之前周贵妃处处针对她之时她就有预感,如今也不过是意料之中罢了

    阿柒见主子只笑不语,不由说道“主子放宽心就好,还有皇上在那呢,皇上哪里会容的他们那般放肆”

    皇后的笑容立马变得苦涩“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在怎样,皇上还是敬重我的,可你看如今,皇上多久没来这昭明宫里,焉知他心里是不是也想……”

    皇后说到这不由心中委屈,她原本从未奢求过什么,当年嫁进王府便是意想不到的馅饼,她一心一意要做个和相公举案齐眉的好妻子,可最后,这皇后的宝座除了给她带来无尽的惶恐和整日的殚劲力竭之外还有什么……

    阿柒其实是知道皇后心中的惶恐的,可既然身在其位,就要承担那个位置所带来的风险,见皇后这个样子她实在是不放心,如今尚且还没有怎样,皇后已经自己乱了阵脚“主子,不管别人怎么想,如今的皇后是您,您就要拿出皇后的威仪来,如今还没有事,您怎么自己就弱了气势”

    是啊,她怎么自己就弱了气势呢,还不是因为她毫无依仗,一想到娘家就更是头疼,如今不但不是依仗还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要不然她如今哪里那么被动

    阿柒见主子的神情就猜到主子可能又是想到家里了,她不由道“主子,你如今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三皇子着想啊,您要是都弱了气势,三皇子今后可怎么办”

    “三皇子,对,本宫还有三皇子……”皇后闻言倒是来了些劲头,她的三皇子,若是她出事,她的皇儿……

    他们这正说着三皇子,没想到那边三皇子就出事了

    绘兰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只一句三皇子从马上摔下来了就让皇后感觉眼前一晕,扶着阿柒才勉强镇定下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