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50章 宫中事
《暄和皇贵妃传》

第50章 宫中事

作者:饭炒蛋 字数:3589 热度:6
    南木萱醒来的时候楚瑾已经上朝去了,南木萱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了你,妈妈这睡虫还真是多了起来”

    虽说楚瑾在云香阁大多数时候都不用南木萱亲自伺候,但还真没有哪次如今天一样,楚瑾走了她都不知道。

    外面的人听到了动静,连忙进来服侍南木萱起床,洛儿拿着已经哄得暖暖和和的里衣过来侍候南木萱穿上,边穿边喜滋滋的说道“皇上对主子真好,特意吩咐奴婢们不要打扰了主子睡觉呢,还让奴婢告诉主子,皇上今个还会来陪主子和小公主的,让主子记得等皇上一起吃晚膳”

    南木萱闻言笑了,难为楚瑾这么一个皇帝还真有几分好爸爸的样子,值得表扬啊“知道了,既然皇上晚上过来,你记得通知尚食局晚膳的时候另外备上一些皇上爱吃的食物”

    皇上特意说是过来陪她吃晚膳,那必然是不会摆膳云香阁的,可让他一个大男人跟着她吃御厨特意给她这个孕妇准备的食物,纵然做的美味也不怎么好,她还是有必要贴心的给他准备下的,就为了他昨日好爸爸的行径也是应该的。

    因是孕期,又有皇上皇后特意免了请安的恩赐,南木萱现在几乎根本不需要出门,是以梳妆的时候,南木萱只挑了几个最轻巧的首饰简单的点缀下罢了,如今她连妆容都已经省了,虽然古代的化妆品貌似很天然,但南木萱还是觉得不用最好,万一有点什么玩意刺激了她的宝宝怎么办。

    到了晌午,外面的大雪还没有停,南木萱手捧着热热的牛奶,懒洋洋的站在窗前,入眼处皆是一片银装素裹,那些飞舞的雪花依然在飘飘而下继续的装点着这个世界。

    云香阁的几个小太监还特意在南木萱这个窗前入眼之处堆了几个颇有意趣的小动物,南木萱看的高兴,还特意让玉溪给了赏赐。这雪虽美,但今年这量下的似乎有些多了,前几日就有消息说临安城里似乎多了些冻死的贫民,这样一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冻死人什么的简直太平常了。

    南木萱摸着自己的小腹无比的庆幸她这辈子有幸成了个特权阶级,要不然真是有够受的,挨冻受饿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可怕。

    “主子,今个蓝容华在御花园罚了一个小才人,那位陈才人听说回去就病了,如今她的大宫女正在皇后那闹呢”小喜子把外面得来的消息报给南木萱。

    南木萱闻言玩味道“蓝容华罚了个才人?那个什么陈才人怎么得罪蓝容华了?”蓝容华那人,绝不是会轻易出手做这种事的人。

    “回主子,是的,具体因为什么奴才没打听到,但听说是因为那个陈才人说了什么得罪蓝容华的话”小喜子也只打听到了这些,他仔细的给南木萱说了说当时的情景。

    蓝容华是在从昭明宫出来回她的蕙兰楼的路上遇到那陈才人的,当时和陈才人一起的还有几个低等的妃嫔,她们应该是在议论着什么,其中陈才人说了什么被蓝容华听到了,是以才有了后来蓝容华找上了陈才人的事。

    南木萱挑眉“得罪蓝容华的话?”能让蓝容华出手罚人,那得是多得罪人的话啊,话说一个不受宠的小才人,去招惹一个有宠的容华,那位什么陈才人真的不是脑子抽了吗?尤其是还敢往皇后那闹。

    小喜子回道“据说是这样的”

    “自不量力,行了这事你继续打听着吧,咱们就当看个热闹了,不用太在意”南木萱淡淡的说道,皇后难不成会因为一个不受宠的才人去责备一个有宠的容华,太可笑了吧,这宫里还真是不缺没脑子的。

    快到晚膳的时候,尚食局的饭菜尚未送来,昭阳宫的小太监倒是先来了,说是皇上前朝有了急奏来不了了,让暄容华不要等皇上了,先吃晚膳吧。

    南木萱闻言让那个小太监给皇上带句话,言道她和小公主就先吃了,皇上那虽前朝事忙,也别忘了用膳。说罢又给那小太监赏了银子后才把人给打发了回去。

    急奏,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能有什么急奏,果然皇帝什么的就是想当个好爸爸都得看情况,南木萱摇了摇头,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静静的想了会才吩咐人准备摆膳。

    等南木萱吃过了晚饭,玉溪这边也打听出来了消息。

    北边因为雪灾死了不少的人,如今更是灾情严重,偏偏又有人上奏,说是之前楚瑾送到北边的赈灾物资被地方官和镇北军给贪了,而有迹象表明镇北军的军饷貌似也被什么人贪污了。总之今年北边的事有些多,很有几分不太平的意思。

    玉溪一样样一条条的把打听来的大致消息说给南木萱听,南木萱听得直皱眉,这还真是事多,北边,北边还不止这些呢,那边还有个游牧民族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大元呢,镇北军若是出点什么乱子,北边今年又本就有了雪灾,那个游牧民族还不弄点事出来啊,北边老百姓们的日子今年就要更不好过了。

    “主子?”玉溪见南木萱皱着眉头,捧着手炉不言语,不由轻声唤道。

    “没事,行了,知道的差不多就行了,皇上那的事咱们打听出个大概就好,还是要谨慎一些的,不用去关注了”南木萱搓了搓手里的暖炉不由暗叹,自己这还真是,都操心起国家大事,百姓民生了。

    看来这证明最近她的日子绝对是过得很好,要不然哪来的这些闲心,楚瑾作为一个帝王其实还是一个很不错的,相信他自能做好一切,南木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还是管好自己和宝宝是正经。

    而这边小喜子也把蓝容华罚了陈才人一事的后续告诉了南木萱“主子,皇后罚了那个大宫女半年的月例银子,还给她降成了三等宫女,倒是留了慈悲,没把她从陈才人那弄出去,陈才人那皇后派了太医过去,不过陈才人也被罚了写宫规,禁足半年” 就如同意料之中的,陈才人那又被皇后罚了一番,而蓝容华处,皇后一点处置的意思都没有。

    南木萱听的毫不意外,那个陈才人哪怕最近被皇上宠幸过一次呢,结果都不会是这样的,可惜啊,像她这种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好吗。

    此刻的蕙兰楼,初夏正在给蓝容华剥着桔子,蓝容华则是懒洋洋的卧在软踏上,旁边一个宫女正拿着美人锤轻轻的给她敲着腿。

    福宝进来笑着把皇后对陈才人那的处理结果说了出来,初夏哼道“便宜了她,还敢去皇后娘娘那里告主子的状,真是自不量力”

    蓝嫔直起了身子,对着福宝点点头,等人出去后才回过头来对着初夏训斥道“初夏,你这是什么样子,我看你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

    初夏闻言讪讪的低了头,喏喏道“主子!”

    蓝容华叹了口气,挥手示意屋里其他的宫人下去,对着初夏耐心的说道“这里是皇宫,就算我如今成了容华,也不过如此罢了,这宫里多得是比我们厉害的,人家不动声色不代表不能把咱们怎么样,难不成你觉得今这事真是一个小小的才人就有胆子做的,还那么巧的正好让我们听到”

    “主子,你是说这是有人故意的”初夏恍然大悟道

    蓝容华点头,见初夏欲言又止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初夏是自小陪在她身边的丫头,忠心不缺,心思手段却是略差一筹,尤其是被她纵的还有些不知所谓,在这宫里,实在是指不上她什么,可其他人,蓝容华却又无法全心信任。

    “听说北边出事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堂兄,还有大哥那里……”蓝嫔接过初夏递来的桔子,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一定不会的,大少爷,三少爷都那么厉害,奴婢听说北边的事和沈家大有关系呢”初夏见主子转移了话题立马又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

    蓝容华见初夏这个样子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或许她也应该和南木萱学学,可是她这蕙兰楼除了福宝还有些可取之处外,实在是没有如玉溪姑姑那样的人物,这还真是运道呢。

    蓝容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行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静静”蓝容华对着初夏温声说道。

    李家的姑娘竟然还真嫁到了南木家,还嫁给了南木萱的亲胞弟,蓝容华望着八宝阁上的一个琉璃摆饰出神,实在是想不通已经怀了身孕的南木萱究竟在想些什么,还有今天那个陈才人,也不知道又是谁推出来的人?说的那些话还真是有意思,莫不是想让她对南木萱忌惮,下手?亦或是反目成仇,还真是好笑……

    她南木萱受多少宠爱,有没有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这后宫里有孩子有宠爱的多的去了,难不成她也要一一除去,真不知道那背后的人是那她当傻子,还是在试探她,亦或还有其他的目的,这皇宫真心是累啊!

    南木萱,云香阁那里,蓝容华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云香阁那里如今对她也是多有防备的吧,宫中无姐妹,可惜了,若不是彼此都进了宫,或许她和南木萱倒是能成好姐妹,只是如今,各自安好吧,说不定哪天南木萱会对上她也不一定,只是如今的南木萱,倒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她的运道倒是一直这么好,如今有了身孕,若是能顺利生下个孩子,以后倒也有了指望,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怀孕呢?蓝容华无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暗叹自己到底还是受了陈才人那些话的一些影响,开始羡慕嫉妒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