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51章 朝中事
《暄和皇贵妃传》

第51章 朝中事

作者:饭炒蛋 字数:4037 热度:5
    仁和宫正殿里刘淑仪与兰芳仪正对坐下棋,刘淑仪浅笑着拿起一颗黑子放下,棋盘上的局势便顿时明朗了起来,兰芳仪淡淡的皱了眉头,笑着摇头,把手中的白子轻轻放下,微微有些懊恼的对着刘淑仪说道“看来这局又是娘娘赢了,妾这几步无非是苟延残喘罢了”

    刘淑仪不以为然的笑道“你这棋艺确实要好好练练了”边说边把手中把玩着的黑子再次落下,棋盘上的白子败势尽显。

    一局毕,毫无意外的又是兰芳仪输了,刘淑仪笑着点评着兰芳仪刚刚的棋艺,两人正说得热闹,仁和宫的大太监寿全进来了,规规矩矩的给两人行了礼后才起来把皇后对陈才人的处理说了一遍。

    刘淑仪听完后点头表示知道了,对此倒是不置一词,反而是兰芳仪若有所思的问道“皇后一点都没有提到蓝容华?”

    寿全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刘淑仪,见她并没有说什么,便规矩的回道“回兰芳仪的话,没有,皇后只把陈才人和那个宫女罚了,对其他的事一点都没有要追究下去的意思”

    兰芳仪听罢对着刘淑仪感叹道“娘娘,这蓝容华如今倒是也学了那暄容华的样子,越发的猖狂了,连私自惩罚才人的事都敢做了,皇后娘娘竟也轻轻放过,这宫里如今……”说道这不由叹了口气,未尽之意极浓

    寿全低眉顺眼的站在下面,听到兰芳仪的话不由微微抬眼瞄了一眼,随即低头,他总觉得这个兰芳仪心机太深,主子每每都被她或多或少的影响。

    刘淑仪闻言闪过一丝愤慨,随即哼道“不过都是些狐媚子罢了”然后摆手示意兰芳仪不必在说下去了。

    兰芳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笑盈盈的换了个其他话题,很是知趣。

    后宫的这些小风波无不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如同那些投入湖中的小石子,激起点点波纹后便归于平静,而前朝却不然,稍有动静,便能涉及到许多人的生死,无一不被看成大事。

    这些日子北边的雪灾导致了大量贫民的死亡,而朝廷下发给朔北六个县的赈灾银两又被人贪污,镇北军的军饷更是被人以此充好。这桩桩件件无不是让帝王震怒的大事。

    然最令朝廷上下震动的则是北狄开始屡屡侵犯我边境,镇北军因军饷不济每每不敌北狄,朔州,蔚州境内本就遭遇雪灾,而今又屡屡被北狄军烧杀略夺,百姓的日子变得苦不堪言,怀土县内更是民不聊生,平民纷纷舍了家业往南而逃,整个县已经面临瘫痪。

    消息传到临安,皇帝震怒,先做出了一系列的措施,再次派人拨款调粮送往北边。更是亲自写了告示下去安抚人心。

    然后便是下旨彻查,临时派遣诸多大员奔赴北边,暂接职务,重新做好管理。原北边大多官员除少数人外皆暂时停任。

    对于朝堂一事,南木萱不过是看个热闹,虽说这次楚瑾派到北边的官员里不乏有南木家的人,可这些都不是她能左右的事,她目前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她相信南木家自会做好他们该做的事的。

    南木萱是这几日才对南木家知之甚详,刮目相看的,也直到现在才体会到何为古代的世家大族,更明白了自己对于南木家的责任与义务。

    她如今是皇家记入名册的容华,她的一言一行,已经不仅仅是自己在承担后果了,她身后的家族和她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了,而南木家若想恢复显贵门庭,有她这个南木家的女儿在后宫也是很有助益的。

    南木萱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南木家曾经历过的灾难让家族明白了盛极必衰,低调处事的原则,这样的南木家如今根本不会贪图太多,也就不需要逼迫她去做到什么标准,反而会以她为主,这无疑是她现在手中最好的资源。

    如今她怀了孩子,虽然她一心想要个公主,可这种事哪里都能随心所愿,若她生下皇子……南木萱想想都头疼,再说吧,她如今的日子已经是极好的了,现在的她完全有能力面对任何会发生的事。

    永安宫,沈晴无力的把手中的密信投入烧的正旺的碳火盆。面露苦笑,他们沈家那个胸无大志的纨绔六少爷,她的六哥,怎么敢,怎么敢在军饷这种事上做手脚,不要命了吗?如今整个沈家都被扯了进来,更可气的就是三叔,竟然在知道六哥的行为后包庇他,用赈灾银两来堵军饷一事的窟窿……

    他们是没长脑子吗?沈晴觉的自己已经越来越理解不了他们的行为了,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沈家越陷越深,且镇北军那可是别名沈家军的军队啊,他们怎么就堕落到连自己的军士都要算计的程度。

    这种种的行为,这是在拖整个沈家下水啊,皇上本就对他们家不满,而如今,他们还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

    “香桃,想办法传信给姑妈,让她帮帮沈家吧,这次,只怕皇上查出结果后会再也容不下沈家”沈晴不由抚额轻叹,皇上早就想办沈家了,如今倒好,他们就这么巧的给楚瑾递刀子。对着自己最信任的丫头沈晴也没什么顾忌,淡淡的吩咐道。

    她如今也只能期望姑妈出面,让沈家不至于太动摇根基了,如今的沈家已经经不起太大的风浪了。

    “主子,可是如今太后在行宫,消息很难传进去啊”香桃有些为难的说道。

    沈太后无疑是一个聪明人,她早已经看透了沈家这些年来和皇帝的矛盾,所以才屡屡出宫,为的不过就是落个清静,尽量不参与其中,可如今,沈家折腾的太过了,太后若是还不参与,沈家只怕没有好结果。

    “安宁公主不是还在京中吗,沈家再怎么样也是她的外家,她没道理不管,纵然不管,传个信什么的她也会做的”沈晴揉了揉眉心,苦笑着说道。

    “可安宁公主一向与沈家不亲近,驸马又是……”未等香桃说完,沈晴便截了她的话头,摆手道“你只管去做就好,安宁到底不是无情之人,沈家找她或许她不一定会管这些事,但你代表我去找她,安宁多少总会给我一些面子的,你按我说的做就行”

    安宁公主作为先帝爱女,帝王之妹一向与沈家不亲,甚至对沈家多有不满,而她的驸马出自安国公府,与沈家素有矛盾,一向不和,此时找安宁公主帮忙,大有风险,香桃虽然这般想着,到底还是选择听从了主子的话,稍稍犹豫后才答道 “是,奴婢这就去办”

    不同于沈晴的焦躁烦闷,蓝容华此时则是很开心,原因无他,镇北军虽然出事,可她的堂哥却被皇帝褒奖了一番,提了职,依旧留在军中,负责与新到北边的大臣们接洽,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早在得知北边出事的时候,蓝容华就一直忧心堂兄蓝锋,怕她们蓝家也就此牵连进去,贪污军饷,军用民财,这可不是小事,不成想堂兄不但没被牵连,反而升了职,且被皇帝肯定。

    这于他的仕途来说是再好不过了,无论他接下来是依旧待在军中,还是调回临安,都是锦上添花的好事。

    “奴婢就说嘛,三少爷最有本事了,怎么会出事呢,这不,如今反倒升了官,三少爷真厉害”初夏兴高采烈的说着。

    福宝在下首也跟着恭维了几句,蓝容华听着倒也笑了,自家堂兄确实是个有本事的,要不然祖父也不会那么看重他,还把他送入军中,如今他升职,对她更是有利无害。

    蓝容华心情一好,便要给宫人们赏赐些东西下去,对着福宝吩咐了一番,初夏笑着拍手,福宝却是眉头微皱,为难的提醒自家主子道“回主子,这赏赐……奴才们心领了,可如今这时候……”

    福宝一字一顿的说着,他的话语虽慢,蓝容华的脑筋却转的不慢,未等他说完就反应过来了,北边正闹着灾情,京中虽然依旧繁华,宫中也没说节俭,但到低这种时候,是不好如此的。

    蓝容华摇了摇头,暗想自己这是有些得意过头了,连忙说道“是我糊涂了,福宝你说的对,还好有你提醒,要不然这事没准就要出了差子呢”

    宫中最近气氛本就不好,又有北边的事,自己若是真大刺刺的给自己的宫人发了赏赐,不定又会惹出多少闲话,得罪多少人,自己真是糊涂了。

    “皇上驾到”未等主仆几人就赏赐一事再有说法,便听到外面的通报声传来。

    蓝容华连忙整了整仪容,带人出去迎驾。

    飘雪的冬日,美人一身红绸绒毛暗花宽肩厚袄裙,容貌妍丽,气质婉约,面带浅笑,俯身拜倒之时更是身姿曼妙,行动间无不展现出世家贵女良好的风姿礼仪,让楚瑾看的赏心悦目,暗暗点头。

    “几日不见,爱妃越发的风姿卓越了”楚瑾笑着扶起身旁的美人,携了她的手,笑着赞道。

    蓝容华顺从的跟着楚瑾往里走,温婉笑道“皇上又取笑臣妾,要臣妾看,倒是皇上越发的丰神俊朗了才对”

    楚瑾闻言微微而笑“爱妃这小嘴今日莫不是摸了蜜,竟挑好听的话说”

    “哪有,在皇上面前,臣妾哪敢说谎”蓝容华娇嗔着争辩

    两人进了内殿,蓝容华亲自动手帮楚瑾脱了外面的裘衣,又捧上了热热的茶水,才在楚瑾身旁处坐了下来。

    楚瑾一直笑看着,见她坐下才开口道“爱妃总是这般妥帖”

    “当不得皇上夸奖,这本就是臣妾应该做的”蓝容华笑着回道

    “爱妃谦虚了,这后宫里如爱妃一般贴心的人可不多,朕每次来你这,都觉得格外舒适”楚瑾拉过蓝容华白皙柔软的玉手,轻轻拍着。

    “臣妾哪有皇上说的那么好,这宫里的姐妹们个个都聪明伶俐,才艺不凡,臣妾愚笨,唯有用心罢了”

    楚瑾闻言微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用感叹的口气说道“用心二字最难得啊!”

    说着把玩着蓝容华的手也停了下来,转了语气道“不愧是蓝家教出来的,无论是爱妃还是令兄都这般优秀”

    蓝容华闻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亲自执壶给楚瑾倒了杯茶水,笑着奉上“臣妾觉得皇上今日才是竟挑臣妾的好话来说呢,臣妾都要不好意思了呢”

    楚瑾接过茶水,轻轻喝了一小口,才放下茶盏,直接搂过身边的美人,伸手挑起女人精致的下巴,调笑道“让朕看看爱妃是不是脸红了”

    随着楚瑾的动作,蓝容华倒是真的红了脸颊,美人娇羞的样子惹的楚瑾更是开怀,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