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五十四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五十四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364 热度:7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同样是绿瓦红墙,巍峨高耸的深宫,依旧是装点的美轮美奂的宫殿,高悬的各色宫灯让这漆黑的夜晚变得明亮梦幻,去年的宫宴似乎还历历在目,转眼间却是又过了一年。

    妩媚娇柔的繁复发髻,金光闪耀的振翅步摇,色泽纯正的镂花玉钗,南木萱那精致的面容上是不施粉黛的素颜,气质纯然。一袭橙红色的宽大绸裙,上面的暗金祥瑞图忽明忽暗,已经四个月的肚子如今也隐隐约约的能看出端详。

    又是一年宫宴时,随着那声气势十足的“暄容华驾到”南木萱搭着玉溪的手腕,气势十足的款步而行。

    殿内原本已经言笑晏晏的众人无不停了话语,目光往来人处聚拢,谁人不知宫中的暄容华深受皇帝盛宠,又与安乐公主交好,如今更是怀了身孕,南木家也在蒸蒸日上,这样的一个女人一出场自然而然便吸引了众人全部的目光。

    打量者有之,羡慕者有之,探究者亦有之,这样聚拢而来的各色目光不免会让人压力剧增,不自觉的就小心翼翼,但南木萱是谁,前世大型联盟商会上对着不停歇的镁光灯都能侃侃而谈的人物如今又岂会因为别人各色的目光就感到局促不安。

    平静如水的明眸,45度的上扬嘴角,以及款款而行的大家仪态,南木萱仿若闲庭信步般的走着最标准的步子,以一种近乎完美的姿态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这般气场不免看的众人微微闪神,随着她的落座殿内很快重新的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各色议论,今年的南木萱刚一踏进崇华殿就无疑已经成为了焦点。

    “妹妹的气色看起来真不错,可见这腹中的孩儿是个会疼人的”蓝容华比南木萱来的要早,此刻正坐在她的下首,笑容真挚,语气柔和。

    南木萱闻言露出一个满是幸福的笑容,这个孩子确实没有多折腾过她,很是贴心“听姐姐这么一说,想想倒还真是这样,是我的福气”不同于别人的谦虚,南木萱很是坦然,虽是语气轻柔,话中的满足和得意却是不言而喻。

    也因此上首处传来一声轻哼,一袭盛装的丽容华表情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南木萱对着她露出一个更加刻意的灿烂笑容,气的丽容华抓紧了手帕,转过头去。

    蓝容华的目光注视着两人,手却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小腹,面容变得更加柔和,见南木萱回过头来,才收回手,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对着南木萱笑道“妹妹向来是有福之人”

    “那就借姐姐吉言了”南木萱笑容明朗欢快的接话道

    又是一年,从宫宴来人的不同就能看出这一年里宗室们各自不同的受宠程度,南木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与蓝容华搭话一边的暗暗打量着那些坐在靠前位置的来人。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到,皇后娘娘到”随着这声唱报,意味着今天这场宴会最重要的压轴人物出场了。

    太后自从回宫后就一直称病不出,今天却还是仪态万千的出现了,气势摆的更是足足的,沈家已经衰败,作为沈家最尊贵的女儿,太后无疑要代替整个家族坐在这里,坐在那最尊贵的位置上,只有这样,沈家才不至于被落井下石的太严重。

    笙歌漫舞,美酒佳肴,恭维赞赏,历来的宴会无不就是这般,今年的南木萱对古代的美丽舞姬也没了兴趣,待在这里这么久了,该看的早就已经看够了。

    食案上的各色食物看起来虽好,南木萱却是吃的挑剔,只捡了几样干果点心吃了点,宫宴上的食物她如今可不敢瞎吃,这种一堆人的宴席难不成还指望着人家厨子特意为她这个孕妇考虑不成,万一吃出点什么差错来,估计都没人负责,再说她要是出了事就算有人负责,也是她吃亏啊。

    南木萱吃的慢条斯理的,视线淡淡的满室打量,皇帝看起来心情不错,皇后依旧是那种看不出悲喜的端庄标准笑容,太后虽在微笑,看起来脸却绷得有些紧。

    眼角余光处南木萱突然发现蓝容华竟是比她吃的还要少,不由开口关切道“蓝姐姐怎么了,这是没胃口”

    蓝容华闻言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还好,来之前特意吃了一些,所以现在吃不下去”

    南木萱理解的笑笑,赞道“还是姐姐聪明”

    她们这正说着话,场中已是一曲毕,那些舞姿曼妙,身轻体软,披着五彩霞衣的舞姬们已经列队而退。

    辞旧迎新的喜庆日子里,下首的宗亲贵胄们纷纷献上各自的祝福,一时之间气氛热烈。

    皇子公主的席上却是凸凹的响起一声惊呼,虽有其他声音掩盖,附近的众人还是纷纷望去,帝后的视线也不自觉的转移了过去,只见大公主身边的一个小宫女,颇有些瑟瑟发抖,刚刚的声音也是出自她口。

    大公主楚妍稚气的小脸满是克制的怒气,秀眉微颦,不过还是保持着很好的礼仪,小小年纪竟也气势十足,对着那小宫女一个冷眼,才转身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大宫女低声的说了两句什么,对着帝后的方向行了一个告退的礼,悄然退了下去。

    那个瑟瑟发抖的小宫女也被她带了出去,而那个大宫女则是悄悄的绕道到了皇后身后,低声的说了些什么,皇后连连点头。

    贤妃看的不明所以,一脸急切,皇后见了便示意那宫女去贤妃那边。南木萱闲极无聊,视线飘忽,那边的声响虽然没听到,但却全程的看了个清楚,不由微微有些好奇,待看到小包子四皇子一脸的讪讪不由似有所感,视线对上面无表情,故作沉着的楚浈时不由挑眉嘟嘴,做了个搞笑的鬼脸。弄得楚浈一个没绷住,噗的笑了一下又马上收了回去。

    一直坐在上首,关注着那边的楚瑾不经意间看了个清清楚楚,嘴角也跟着微微上挑,不由好笑,视线扫过那小女人微微显型的小腹,突然就替自己未出世的小公主默默担忧起来,有这样一个孩子气十足的阿娘,她的小公主不知道能不能被照顾好……

    德妃的目光随着楚瑾的视线望去,便见到了南木萱那清丽无双的精致容颜,眼神微闪。

    南木萱逗了一番楚浈,心情不由大好,场中如今已经到了众妃嫔争相表现之时了,南木萱犹记得去年的时候似乎是丽容华风姿卓越的一舞占了上风,不知今年的佳人是谁,南木萱去年的时候尚且没有去出风头,今年怀了身孕更是懒得理会。

    “皇上,妾听说蓝容华的琴艺不凡,想斗胆请教一二”兰芳仪突然声线柔和,出人意料的来了这么一句。

    琴棋书画向来是女子的必备技能,今个又是这种喜庆的日子,本就是可以人人献艺的环节,是以兰芳仪的做法倒是并不失礼,尤其是她还满脸善意的对着蓝容华谦虚而笑,轻声道“蓝容华不介意吧”

    蓝容华虽然有些意外,却还是笑着应是,视线在一身水蓝宫装的兰芳仪身上若有所思的打了个转,琴棋书画这些大家闺秀必备的技能都是自小就学起的,但琴之一道,她还真就不擅长,她与兰芳仪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个儿却不想被她单单的挑上了,还这般清楚明白的说出比试琴艺。

    在场的众人已经看着热闹叫起了好,皇后笑着对两人嘱咐了几句,便同意了比试,皇帝也是一副看戏的神情,兰芳仪的琴声一向不凡,至于蓝容华,他貌似还真没听她弹过,这么想着竟还有了两分期待。

    南木萱看的兴味十足,去年貌似是有几个宗室贵妇比试了一番,宫妃们都是各自展示的,不想今年还看到了这种□□裸的挑战,有几分意思,转身对着身后的玉溪嘀咕了一番,南木萱放松了身体,乐的看个热闹。

    场中的座椅琴案已经准备就绪,古琴也方方正正的摆好

    “两位妹妹都是多才多艺的,今个倒是热闹,不知哪位妹妹先来?”德妃脆声问道

    蓝容华看了一眼兰芳仪,笑着起身道“即是兰妹妹的提议,叫了臣妾出来,那臣妾便就献丑了”说着姿态优美,笑容温婉的走到了场中。

    蓝容华深深的吸了口气,收了笑容一脸肃然,俯身而坐,素手划过琴弦,铮的一声,琴音清脆,气势万千,曲调未成,已先声夺人,把众人的注意力全部的吸引了过来。

    手指拂过琴弦,温婉妍丽的女子面容冷肃,神情专注,随着手指的来回移动,一个个苍劲有力的音符铺面而来,仿佛带着万千凌厉之气。

    南木萱不由赞赏的看了蓝容华一眼,倒是好心思,不过当着太后的面,未免有些大胆,值得佩服啊,视线划过兰芳仪,果然面色不是太好,同样不好的还有蒋修仪,良妃倒是平静无波的样子,至于太后那里,南木萱不敢去看。

    随着蓝容华指尖倾泻的琴音,大殿之上一片寂静,好些人都不由微微垂了头,尽量显得若无其事,这蓝容华的胆子还真是够大。

    蓝容华的琴技实属一般,但这曲子选的却不可谓不有心,此曲并非流传甚广的古曲,更不是多么有艺术价值的名作,乃是前朝著名的威武将军大战岭南得胜之时的即兴之作,那是前朝打的最艰难的一场大仗,历时五年,终于得胜。

    喜爱音乐的威武将军曾在最后一场大战结束之时的战场之上抚琴一曲,琴声激昂振奋,又饱含深情,却不想正当时,敌军原本早已逃匿而走的一部分顽徒竟重返战场,一时让黎军措手不及,威武将军当即转了琴音,声势震天,仿若战鼓,竟让慌乱的黎军重新的镇定了下来,琴音不停,愈发气势恢宏,让无数将士心情激动,热血沸腾,更加的奋勇杀敌,终于把所有敌军全部消灭。

    后来这首曲调尚不连贯的曲子从此就出了名,它代表了将士们最振奋的时刻,最崇高的荣誉,也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神圣不可侵犯。

    蓝容华选了此曲,无疑是心思巧妙的,尽管她琴技一般,还是占了上风,她这一曲毕,兰芳仪还怎么选曲,有了这样一首关乎家国荣誉的战曲在前,兰芳仪在弹什么都会显得声势不足。

    这一局,兰芳仪尚未出手,其实就已经处了下风。不过有沈家因贪污被夺了军权之事在前,身为镇北军右副统领蓝锋堂妹的蓝容华此刻的行为还真是很有几分挑衅,这分明就是有和沈家叫板的意思啊。

    南木萱看的有些激动,蓝容华这一手出的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今天宗亲权贵云集,蓝容华无疑很是强势了一番,她已经在心里给她默默点赞了。

    蓝容华曲毕,默默行礼退后,淡然的看向一脸强忍镇静的兰芳仪,嘴角露出一个微微讽刺的笑容,一个家世不显的芳仪而已,竟然也敢来挑衅她,哪怕是她琴技不善,今个这场比试输给了她,她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蓝敏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好惹的人。

    蓝容华回了自己的位子,轻轻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她如今也是有了底气的。既然注定不能被太后所喜,为何不强势一些,抬眼向上首的帝王望去,果然,至少那位真正的尊贵人是眉眼带笑的。

    作者有话要说:笔记本还能坚持20分钟,我10点多点就写完了,一直连不上wifi,学校寝室的网真心是够了……寝室都熄灯了,在连不上我今估计就更不上了,还好最后上来了,吓死了,话说没存稿的日子好难过,有种担惊受怕的感觉,这周六周日争取努力存稿,每天满课的日子真是难过啊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