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六十一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六十一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237 热度:9
    杨美人被暄容华打了一巴掌的事不到一个时辰就传的满宫皆知,不过大多数人都不过是看个笑话,然后心里暗暗的道一句活该罢了……杨美人的地位实在是太低了,低到大家并不怎么去真的在意她。

    但这些杨美人是不知道的,她甚至想要去找楚瑾告状,可惜,楚瑾人却是已经去了云香阁。

    云香阁里南木萱正在画画,画的是她想象中的q般的小公主,每一个都是大眼睛,长睫毛,挺翘的小鼻子,嘟着的可爱小嘴,做着各类表情,无一不是萌萌哒的样子。

    云香阁里会针线的宫女几乎全部都给小公主做了各种各样的精致小衣服,小斗篷什么的,南木萱更是用手中的笔把这些都一并的描绘出来了,并配上各种的神态,情景,自己画着画着都能感觉到爱心爆棚……

    楚瑾来的时候便见南木萱一脸梦幻的看着自己画出来的各色小公主,他已经问过宫人了,知晓她一直在画画,此时看她的样子不由失笑,仿佛那些就已经是她活蹦乱跳的小公主了,楚瑾笑着摇头,一脸宠溺的上前。

    南木萱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完全没有意识到屋内进了个人,楚瑾便任由她一脸专注的看着那些画像,自己也跟着观赏,看着看着也不由柔声感叹道“我们的小公主可真是漂亮可喜”仿佛那些真的就是他还未出世的女儿的画像似的

    “当然了,我这么美丽的娘亲生出来的宝贝必然会漂亮啊”南木萱自然而言的接话,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在和谁说话,惊诧了一瞬,睁大了的眼睛才重新弯成了笑眯眯的角度,满脸笑意的拉过了来人的胳膊,摇晃着娇声道“皇上,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告诉人家一声,每次都要吓唬人家,万一吓到了我们的小公主怎么办?”说着还刻意的挺了挺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楚瑾好笑,这宫里也就是她总是敢这般明目张胆的拿她肚中的孩子说事了,自从怀了孕后更是愈发的骄纵,不过这种骄纵却很真实很可爱,每每让楚瑾心情大好,满心的温暖宠溺之情,就如此刻他一手揽过她的身子,另一只手透过繁琐的锦缎宫装轻轻的摩挲着她紧绷绷,圆滚滚的肚皮,感受着胎儿的律动……

    “今个儿小公主可乖?有没有闹你?” 楚瑾神情专注,满面温情的柔声询问

    南木萱把自己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了楚瑾身上,舒适的靠着他宽阔的肩膀,嫩滑白皙的小手附在楚瑾略带薄茧的大手上,跟着他一起动作,一脸幸福的笑道“我们的小公主可乖了,一点都不闹人”

    楚瑾一直笑看着她,满心的柔情,这宫里不是就她一个人怀过孕,但楚瑾却只有在她身上才能感觉到这种即将为人父的满心柔情,还有此刻拥着她们那种平淡的幸福满足之感,这种情绪真的很奇妙,楚瑾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怀中的这个小女人,总是能给他带来那么多与众不同的体验……

    “恩,真听话,不愧是我们萱萱的乖宝贝,走吧,我们去榻上坐,为了奖励我们的小公主,朕给你们讲故事”楚瑾一手拍着南木萱的腹部,一手拍着南木萱的肩部,一副好好男人的模样。

    南木萱点头,任由楚瑾拥着往里走,楚瑾讲故事的水平真的特别的好,而且听皇帝讲故事什么的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视觉听觉感觉等等等都是很不错的一种享受,她跟她女儿都很爱听。

    两人来到榻上,南木萱宫内的软榻上早已被宫人铺上了厚厚的羊绒毛毯,楚瑾一派悠闲的靠坐着,南木萱则被他拥坐在怀中,两人亲密的靠在一起,楚瑾一边抚摸着她们的小公主,一边声线柔和,音调清朗的缓缓讲述着上古的传奇。

    南木萱则是一脸享受的静静聆听着,偶尔还会不耻下问的给楚瑾提几个刁钻的,莫名其妙的小问题,还大言不惭的美名其曰是她姑娘让她问的。

    每每这时候楚瑾都会一脸好脾气的给她胡诌出个几个合情合理的答案,南木萱最享受的便是这种时候,总是眯着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楚瑾,然后还假模假样的拍着自己的肚子,得意的说道“宝贝宝贝你真幸福,这世界上在没有比你父皇更渊博的人了,也没有比你娘亲更漂亮的了,所以你以后一定是一个最聪明最漂亮的小公主”

    楚瑾笑看着她一副嘚瑟的模样,眼中柔情愈浓,南木萱也是一脸浓郁张扬的幸福之气,感觉此刻顿生岁月静好之感,不得不说一个能耐心的编着故事应付着你胡搅蛮缠的男人,总是最性感,最迷人的……

    楚瑾在这方面就总是能做的特别好,连前世的李文远都比不上他,或许这也是一个能力卓绝的帝王的小小技能罢了,他太强大,强大到只要他想,随便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很好。

    南木萱其实很喜欢楚瑾的这种能力,因为这一切让她能感觉到淡淡的欢喜和幸福,哪怕这仅仅只是一时的表象,这一时也是美好的!

    南木萱已经在渐渐的学会享受和楚瑾一起的日子了,享受他的好,忽略该忽略的东西,毕竟对一个并不属于你的情人,你的要求其实也不该过高不是吗?

    而楚瑾却在渐渐的从南木萱身上感觉到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奇妙感觉以及满满的温情和满足。

    这宫里并不仅仅是南木萱这一个孕妇,此刻的蕙兰楼,蓝容华也在一脸温情的看着案几上的小衣服,不同于云香阁上下都给小公主绣衣服的行径,蕙兰楼这里,蓝容华凡事都是亲力亲为的,虽然她的女红手艺也并不是那么太好,却还是不假人手,连给她打下手的也仅仅只是几个信得过的宫人。

    还有不同的是,案几上那件柔软的四喜祥云福纹小衣服明显的是做给男孩子穿的样式。

    “主子,昭阳宫的人送赏赐过来了,马上就要到了”初夏进来轻声回道

    “恩,自然要送的,皇上也不好太厚此薄彼吧,你和小喜子接着就行了,看着收拾收拾,放起来吧,我就不出去了,身子重,别忘了好好谢谢来送赏赐的公公”蓝容华原本柔和的面容肃了下来,语气淡漠的交代了一番

    初夏看了一眼主子的神色,有些欲言又止,到底还是没说什么的下去了,心里原本高兴着的情绪也淡淡的熄灭了下来,暗暗不忿的想着皇上也太偏心了,就不能亲自的来看看她们主子。

    皇上当然偏心,一个是满心满眼都能让他柔情满满的心爱小女人和宝贝小公主,而另一个只不过就是后宫嫔妃中的普通一员罢了,尽管可能更顺眼些,更知趣些,家世更出众些,但这些也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罢了,根本不能让他入心入肺。

    蓝容华身后的嬷嬷见主子对着那些小衣服,一脸的若有所思,不由试探性的轻声问道“主子,这些衣服可是有哪里不妥?”

    蓝容华这才收起了一脸的思索,淡笑道“没有,我就是一时跑了个神”随即拿起一件小儿绸服,笑着对嬷嬷道“嬷嬷你看,这件小衣服将来皇儿穿了一定会很精神”在自己的宫里,蓝容华并不避讳她想要个儿子的事实,而且她有预感,她这胎一定是个儿子。

    嬷嬷闻言,满是褶皱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个赞同的笑容,一脸奉承的巧言道“主子说的很是,不过要奴婢说啊,主子这么标致的人儿,生出来的小皇子无论是穿上哪件,都会精神的不得了的”

    蓝容华闻言果然笑的不行,芊芊玉指指着那嬷嬷嗔笑道“嬷嬷就会哄我开心”

    “哎哟,我的主子哟,奴婢这话可都是真心实意的实在话,哪里敢哄骗主子呢,就是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啊……”嬷嬷夸张的说道

    蓝容华一直满脸笑意的听着,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她的肚子如今已经4个多月了,先前的好些强烈反应如今也好了不少,楚瑾总会时不时的送些赏赐过来,也早就免了她的各种规矩礼仪,看起来颇是隆宠,只是这宫里谁不知道皇上更在意云香阁的那位呢。

    她收到赏赐的次数有多多,就证明皇上光顾云香阁的次数有多多,一个怀了身孕的宫妃,反而更加的让皇上频频的去看望,且半数的时候都会留宿在她的云香阁,这是多么大的盛宠啊,这后宫里怕是就没有一个人不嫉妒。

    蓝容华这般想着便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头,对着嬷嬷道“得了,知道你是个好的,扶我去床上躺会”虽说各种反应不在强烈,但蓝容华怀孕后的精神却还是不如从前,总是好有疲惫之感。

    对此她也问过太医,太医只说这是正常现象,孕妇大多都会这样,虽然内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放心,尤其是看着南木萱一副轻松的样子,但蓝容华也只能接受这个答案了。

    由着嬷嬷扶着靠坐在了床上,蓝容华这才挥了挥手示意嬷嬷先下去吧,她顺手从床头的几本书中随便的抽出了一本,是描写大元各地风情地理的,拿在手中便声音轻缓的读了起来。

    这是她从南木萱那里听来的所谓胎教的理论,本是半信半疑的,但见南木萱那边什么音乐,舞蹈,故事的一直折腾的厉害,如今连皇上都时常陪着她折腾,蓝容华便也信以为真了,便是这些用处不大,也没什么,若是真有功效,那如今她多多的给皇儿朗读一些书籍,以后与他的成长却是大有裨益的。

    南木萱读了几句后不由有些跑神,想着那杨美人还愚蠢的等着告状,哼,多可笑,她真是不晓得那位有多受宠啊,皇上今个去了云香阁,想必此刻正陪着那位做胎教呢吧。

    有那位在前比着,她这里立马显得凄凉起来,如今后宫里更是频频传言暄容华腹中的公主都比她腹中的皇子要来的尊贵受宠……蓝容华不是不气愤的,却也暗暗的带了几分欣喜,只为那皇子二字。

    在宠爱的公主又如何呢,这宫里女人立身的根本还是儿子,何况那哪里是什么公主受宠,不过是南木萱那个女人受宠罢了,可是她受不受宠,与她蓝敏又有多少关系呢,她如今受宠,以后就能一直被宠下去吗?

    同样的两个孕妇,这般天差地别的宠爱她不是不嫉妒的,不是不愤怒的,但是她在嫉妒在愤怒,也不会头脑不清楚的……

    她不会傻到真的去以为没有了南木萱她就会成为被盛宠的那个,帝王无情,自古如此,不过都是一时的新鲜罢了,就是没有南木萱,自然还会有北木萱,东木萱,而她蓝敏,也只不过依旧还是她这个蓝容华罢了。

    相比较而言,蓝容华觉得至少自己还是不讨厌南木萱的,她从不觉得南木萱威胁了她什么,她们都不愿意亲自去动手做的事,难不成她就会傻兮兮的去做吗?

    纵然她能做的天衣无缝,难不成对她会有什么好处不成?更何况她可不想怀着身孕的就满手的血腥,她可是还要为她儿子积德呢……若是败露,那更是让人坐收了渔翁之利,这样只赔不赚的事,她为什么要去做,就为了嫉妒羡慕愤恨吗?她还没那么冲动。

    有些人倒是想得美,呵呵,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呢,她也想双手干净的静立一旁,贤良淑德的坐享其成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