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六十五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六十五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3758 热度:5
    南木萱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她梦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爸爸和妈妈还没有离婚,妈妈每天都会做好吃的饭菜给她,爸爸下班回来总是手把手的教她写字,周末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会一起去游乐园玩。

    然后突然之间画面就转换了,她长大了,结婚了,和楚瑾,她们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周末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就跟当年父母带着她那样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一起去游乐园玩,她和楚瑾牵着她们的宝贝女儿,一起去做摩天轮,然后突然之间她们的女儿就不见了,南木萱特别着急,她找啊找啊,怎么也找不到,整个游乐园都没有她的女儿,然后南木萱就惊叫着醒了过来。

    她这边一出声,立马便有宫人出去报告,还有人走了过来,刚刚生过孩子的虚弱感和疼痛感还没有消退,南木萱出口的声音尚还带着一些嘶哑“快把小公主抱过来给我看看”梦境散去,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她心心念念的宝贝

    宫人闻言眼神闪烁,唯唯诺诺的端过来一杯温水,低声道“主子先喝些水,润润喉”

    南木萱全身都是汗津津的,嗓子也确实还有些难受,她浑身无力,一直虚弱的躺着,并没有看见那宫人微妙的表情,闻言倒是就着宫人喂过来的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起来。

    她正喝着,玉溪便进来了,南木萱听到动静,开心的问道“可是小公主抱来了?”刚刚的梦醒来的那刻就已经消散,她现在满心满眼想着的都是她的小公主。

    玉溪闻言眼眶一红,好不容易才憋住没有流出眼泪,她深吸了口气,上前用帕子给南木萱擦了擦额头,轻声道“娘娘,你现在坐着月子呢,不好移动,小公主刚生下来也还虚弱着呢,奶娘正看着,太医说不让轻易的抱来抱去的,对孩子不好”

    南木萱一时之间倒是信了玉溪这个说法,暗想着也不知道是这大元的规矩多,还是这后宫的规矩多,她这个亲妈还不能见着孩子了,不过到底是为了孩子好,那就在等等吧,有些失望的说道“那好吧,等过几天我就可以看了吧”

    玉溪连忙应是,肚子里还有一堆编好的话尚还没有说,不曾想这么轻易的就骗过了主子。

    “主子,您现在在月子里,一定不能见了风”玉溪这般说着,连忙把南木萱掀起来的锦被重新给盖了回去

    南木萱浑身黏腻燥热的很,她早就知道月子里不能洗澡,不成想,竟是连风也不能见,这可真是麻烦,这般想着心情便有些不好,玉溪这时候端来了浓稠的鸡汤,轻轻的把南木萱扶起来,又压好被子,手臂都被她牢牢的埋在了被子的下面,然后才开始喂南木萱喝汤。

    南木萱喝过鸡汤,便躺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看着床幔发呆,看着看着似乎就见到了一个软乎乎的胖娃娃睁着大葡萄般的黑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看,南木萱不自觉的就扬起了嘴角。

    楚瑾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面带满足笑容睡着了的南木萱,突然之间心就有些抽疼,闷闷的难受。

    玉溪已经告诉他了,她还不知道孩子没了……那个孩子,楚瑾看了,小小的,皱皱的,一点都不是曾经他们想象中那种水灵灵的样子,尤其是那个孩子还浑身青紫,毫无生气,可楚瑾当时看着那个孩子却是一点都没有嫌弃厌弃的感觉。

    他抱着他看着看着就莫名其妙的不想放手,莫名其妙的心酸,那是他的儿子啊,他期待过,陪伴过,感受过他律动的儿子,他多希望怀中的这个丑陋的小家伙是有呼吸的,有生气的 ……那是他的孩子啊,他日夜陪伴,讲过故事,听过心跳的孩子。

    楚瑾失去过好多孩子,但却没有一个能让他这般可惜过,伤感过现在接受起来都还有些微微的难受,楚瑾上前轻轻的摸了摸南木萱还有些苍白的脸颊,轻叹了一口气……他只是时不时的陪伴过如今尚且难以接受,不知道这个一直期待着孩子出世的小女人要是知道孩子已经没了会怎么的难过……

    楚瑾的脑海中恍惚间闪过珍昭容在得知失子后悲痛欲绝的样子,当初的他其实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只是有些遗憾罢了,甚至于后来他已经完全不能理解珍昭容的伤心,孩子没了再要就是,可如今,楚瑾突然间就有些明白了那种感觉……

    这般想着楚瑾不由皱眉,对着南木萱喃喃道“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一定会的,我们的孩子还会重新回来的”

    南木萱是半夜的时候醒过来的,浑身的疼痛以及虚弱之感,让她轻轻的挣了眼,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一想到她如今也是做妈妈的人了就觉得开心,可这开心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南木萱脑中突然间就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玉溪正守在南木萱的床榻外面,见这边有动静,便轻手轻脚的上前查看,正对上南木萱慌乱的眼,只见主子不容置疑的厉声吩咐道“玉溪,把小公主给我抱来,现在,马上!”

    玉溪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慌乱,随即便恢复了平静,笑着道“主子这是怎么了,可是做噩梦了,小公主已经睡了……”

    南木萱看着玉溪的目光实在太过税利,甚至带了一种洞察,突然的就让玉溪有些失去了说下去的勇气,玉溪那一瞬间的慌乱根本就没有逃过南木萱紧盯着她的眼睛。

    南木萱脑海中纷纷闪过德妃生辰宴上慌乱的种种,闪过她生产时的艰难情景,更闪过自己梦中的场景,南木萱有些不敢想象的想着,自己究竟生没生下来一个健康的小公主?

    为什么不让她看?怎么会不可以看?还有这云香阁的气氛是不是太肃静了些,尽管她在坐月子,一直养在屋里,可外面为何半点响动没有,还有楚瑾,他难道都不该来看看她吗?楚瑾不看她尚且也说的过去,可为何她自从醒来连洛儿那丫头的面都没见到,以那丫头的性子,若是她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她早该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给她描绘孩子的模样了……可这些,却都没有……

    “睡了吗?是不是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南木萱语气颤抖的说道

    “主子!”玉溪哽咽着叫道

    南苜蓿见此还有什么想不到的,总归不会是好事了,默默的闭了眼,泪流满面……

    蕙兰楼里,蓝容华正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初夏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走了进来,把药放在床边的案几上,轻声道“主子”见蓝容华睁了眼,连忙上前去扶她起来,安顿好蓝容华后,才重新端过了药碗。

    蓝容华看着初夏手中那一大碗黑乎乎的汤药,不由眉头微皱,随即自己接了过了,干脆利落的拿着大碗一口气喝完,才咳嗽了两声,初夏连忙拿了手帕给她擦嘴,又叫人去那梅子。

    蓝容华摆了摆手手,示意不用,不过就是些苦药罢了,能保住她的胎儿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一想到那天的混乱状况,蓝容华都依旧后怕,要是她的孩子就此没有了,她简直不敢想象……

    蓝容华由初夏扶着重新躺了下来后,才问道“暄容华那里如今可有什么消息?”南木萱难产以至于没能生下健康的孩子,这消息传来的时候,蓝容华是又惊又喜,尤其是听说了皇上亲自看了那孩子后喜已经完全的盖过了惊,这个孩子,没的还真是时候。

    此刻正问着,蓝容华突然间感到小腹处一阵抽疼,连忙抓紧了初夏的手,初夏紧张的看着她“主子,怎么了?怎么了?”

    抽痛感逐渐消失,蓝容华松了一口气,不由对自己的肚子也但心了起来。

    “云香阁那里一直没什么消息,听说云香阁现在上下一直都瞒着暄容华呢,也不知道如今暄容华知不知道孩子的事,不过,没有闹起来倒是真的,一直不见有风声,想来暄容华还不知道吧”初夏见蓝容华没事了才把刚刚的问题回了一遍。

    而云香阁里,初夏口中没有闹起来的南木萱此刻却是一直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床幔不言不语,任凭别人说什么也不回应,脑袋下面的枕巾处已经湿了一大片,南木萱的泪水流了一个多时辰已经全部流干了,此刻就是这么不言不语的直愣愣的盯着头顶上的床幔。

    昭阳宫里楚瑾已经睡下,得知这个消息后还是起身穿衣带人去了云香阁,不同于以往的温暖期盼,楚瑾此时走进这里的心情颇有些沉重。

    待进屋后看见南木萱的样子,原本沉重的心情更是郁郁,转头对着满殿的宫人不由发火道“都是废物吗你们,这么多人都照顾不好你们主子,朕要你们干什么用?”

    满殿的宫人顿时跪了一地,却是一言也不敢发,而床上的南木萱,依旧是无声无息的样子,连头都没有动一下,仿佛什么也不曾听到。

    楚瑾没在继续发火,而是转眼去看床上的小女人,平时最爱撒娇耍性子说说闹闹的人如今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精致的小脸面色苍白,总是笑咪咪眨着的一双大眼睛此刻却是空洞无神,枕边更是有明显的泪痕……楚瑾这般看着就仿佛想到了她无声落泪的样子……

    刚刚的大吼,楚瑾无非是在明显的迁怒,暗暗的也希望床上的人能因此有一个反应,只可惜,她依旧那般不言不语的呆愣着。

    楚瑾看的难受,挥退了众人,上前握着了她的手,柔声道“萱萱,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是不是有点虐了……

    给大家讲个真实的段子让大家笑笑吧(表喷我!)话说某天饭饭在自己的床上看小说,对铺的室友和她男朋友打电话,只听她愤愤的说道"我以为我们两个是一见钟情,结果你说你那天没带眼镜……"饭饭当时就笑的不行了(会不会有人觉得笑点低,很无聊啊,捂脸遁走,祝大家看文愉快,小虐怡情,不要不开心哦?)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