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武侠修真 > 暄和皇贵妃传 > 第六十六章
《暄和皇贵妃传》

第六十六章

作者:饭炒蛋 字数:4822 热度:5
    楚瑾格外耐心柔情的在南木萱的床前陪了她好一会,一直柔声细语的对着面无表情的南木萱说着安慰的话,可谓耐心十足,格外的小意温柔,可南木萱却是仿佛什么都不曾听到,一直是那副不声不响呆愣愣的模样。

    楚瑾最后无奈的看了南木萱一眼,只能语气肯定的重复道“萱萱,我们还会有孩子的”说完便要起身离开,其实他的心里也不好受,能对着南木萱说了这么半天的安慰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就在楚瑾站起来转身的那刻,他的衣袖被人抓住,楚瑾回头,南木萱还是那副毫无生气的苍白模样,脸上也依旧毫无表情,那失去血色的樱唇吐出最简单的四个字,只听她清淡的说道“别走,陪我”疑似命令,却又显得那么的荒凉无助

    楚瑾微顿,满心的复杂,本欲离去,到底还是停住了脚步……

    赵德福听到皇上说今就留宿云香阁的时候,满脸的惊诧,暄主子这可是还在坐月子呢,就是那平常人家……赵德福想着,对暄容华对皇上的影响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皇上歇在云香阁的消息,第二天便传遍后宫,暄容华能耐至此,让人愕然。

    紧接着,当天再次传出圣旨,晋封暄容华为正三品的暄贵嫔,赐住曦华宫,择日迁宫。

    若是暄容华生下了孩子,那这赏赐并不为过,可如今明明暄容华自己不慎没能保住孩子,竟然还得了这样的赏赐,后宫里不知道又有多少女人恨得咬碎了牙齿。

    在然后,皇上一连七日都留宿云香阁陪在暄容华身边,朝堂之上暄容华的堂兄更是年纪轻轻就进了兵部担任副郎中一职。

    而关于德妃生辰宴上的混乱,四皇子的大将军被送走,四皇子被罚,韩妃禁足,犬兽园跑出来的那几只大型犬同样被送走,当日看管园子,饲养猎犬,负责看管那些犬的宫人们都被处置了,宫中当天负责孔雀台安全的侍卫们更是全部革职。

    除了上诉处理结果外,近来受宠的杨美人被赐死,宫宴上的几位妃嫔被降级,皇上命令皇后严查当天的意外。

    雪梅园,梅香居

    杨美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来传旨的宫人,对着小太监们捧着的那显眼的毒药,匕首以及那三尺白凌喃喃摇头“不会的,不会的,皇上不会赐死我的,一定是你们,是你们假传圣旨……”

    桃子站在杨美人身后,一脸的平静淡然,冷眼看着杨美人一瞬间就摊坐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的大喊着。

    “杨美人,皇上有旨,你生性嫉妒,心肠歹毒,竟然趁宴会动乱,对蓝容华,暄容华暗中谋害,其心可诛,如今赐你一死,已是仁慈,还不赶快领旨”那位领头的太监年岁不大,耐性倒是足够好,还能如此不嫌麻烦的给杨美人把皇上的圣旨说了个清楚明白。

    而后淡淡的看着杨美人,等着她领旨自尽,竟是没有示意他身后的太监们直接动手

    只见杨美人说着说着闻言突然站了起来,泪流满面的高声道“我没有,没有,虽然我是想过,我也推了暄容华一把,可她躲过去了,也不是我把她推下楼梯的,她掉下楼梯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在那里,不是我干的,跟我没关,她的孩子不是我害的,真的不是我害的啊……”

    “杨美人,接旨吧”领头的太监不为所动的看着杨美人,见她毫无自尽之意,便示意身后的小太监动手,自己则是别过了脸去,淡淡道“杨美人这些冤屈还是留着跟阎王爷去说吧”是不是又如何,谁能证明呢,这宫里的人啊,就算是干干净净的人查到了你身上你都很难跑的了,何况是杨美人这样压根就心思不正的呢。

    就算是被算计进去顶了罪名,也不冤枉。

    小太监们听令的去抓杨美人,很轻易的就抓住了杨美人,见杨美人一直挣扎,连毒药都打翻了,便把那雪白的绸缎缠绕到杨美人优美白皙的脖颈上去,杨美人还在费力的挣扎,更是不停的大喊大叫道“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

    她挣扎着,费力的呐喊着,目光划过桃子,不由大喊“桃子你知道的,你知道啊,我没有的,不是我”她喊着喊着,声音便嘶哑了起来。

    那些小太监们用了力,勒着杨美人脖子的白绫也越来越紧,杨美人已经快不能呼吸,手却还在死命的挣扎,突然间她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清明,手指向桃子道“是你,是你……”声音低的完全没有人能够听清。

    杨美人最终还是没了呼吸,挣扎着的身体慢慢的没了动作,手也垂了下来,一个年轻女人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的没有了,杨美人这个原本的小小宫女就这样的结束了她堪称跌宕起伏的一生。

    暄容华失子一事就以这样纷纷扰扰的各种升降处罚查办而算有了个差不多的交待。

    这场事件里,若是只是看利弊得失,竟是暄贵嫔成了最大的赢家,一时让众人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就连理智如蓝容华,也有一瞬间的想着若是自己失了孩子会不会如此,不过这想法刚一浮现就被蓝容华打断,她才不要拿孩子去换这些。

    而同样的,在南木萱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她一个孩子,可孩子就是没了,而赏赐却来了,难道她不该欣然接受吗?是该的,可她却是毫无感觉的接受的,因为她的心思已近丢了……

    昭明宫

    皇后正坐着默默的抄写着经书,每一笔都很是用心,这宫里夭折的孩子那么多,却没有一个有这次这位的待遇,皇上都亲自抄写了往生咒默默的烧了,作为皇后,她多少也要尽一份心。

    “主子,听说云香阁那里暄主子和皇上大闹了一场”绘兰把手中端着的果盘放好,走到皇后身边后轻声的说着云香阁那边的消息

    “大闹?”皇后不由停了手中的笔,有些疑惑,皇上陪了南木萱那么久,就算要闹不也早该闹完了吗,就暄容华那股子任性的劲,孩子没了和皇上闹起来也不稀奇,可这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会闹。

    “回主子,听说云香阁里今个砸了一堆的东西,好些个都是御赐之物呢,暄容华闹了一上午的脾气,皇上午间去了,云香阁里的动静就更大了,还有了争吵声,皇上待了不一会就对着云香阁的宫人发了顿火甩袖走了”

    皇后默默的听着,脑中突然闪过当年珍昭容失子之后的情景来,暄容华莫不是要步了珍昭容的老路,一个个的还都是真性情的,皇后冷哼,这天下间难不成还能有谁比皇上更精贵的,皇上一时会愿意哄着捧着,可天长地久的,难不成还总要皇上低声下气的……皇后眉头微皱,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好好去劝劝暄贵嫔。

    不仅仅是皇后这里得到了消息,宫里各处都知道了暄贵嫔和皇上大发脾气的事,一时之间,原本一个个心里羡慕嫉妒暄容华失了孩子大得怜惜的宫妃们这会子儿一个个的心里都觉得舒爽了起来,暗暗想着暄贵嫔最好就这么一直闹下去,那她离失宠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备受关注的云香阁,南木萱筋疲力尽的瘫坐在床上,水纹菱花锦被被她紧紧的缠绕在身上,这些天以来,她的脑海中总是闪过婴儿哇哇的哭声,那孩子小小的,皱皱的,是个男孩,他可怜兮兮的问她“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妈妈,是不是因为我不是女孩子,所以你就把我摔掉了?”“妈妈,我不想死”……

    南木萱是在楚瑾留下来的第二天晚上才开口问他关于他们的孩子的事情的,在楚瑾略带惆怅的淡淡语气里,南木萱才得知自己生下的是一个男婴,是一个冰冷的死婴,才知道,自己之所以感觉到生产那么那么艰难是因为她难产了,可孩子的死因却不仅仅是难产,若不是她未足月就摔了那么一跤,也许孩子不会难产,她也不会生的那么艰难,楚瑾也不会面临保孩子还是保大人的选择。

    其实孩子没了,南木萱谁也不怨,不怨楚瑾,不怨那个什么大将军,甚至不怨那个不知名的推了她一把的力量,她只怨她自己,怨她自己为何就没保护好自己的骨肉,这宫里这么乱,她早该想到的啊,她千防万防的,把云香阁弄成一个铁桶,可她却忘了这宫里最不缺意外,是她太顺利了,才会失了随时防范的意识。

    她还怨自己为何潜意识里一直希望自己怀的是个女儿,就仅仅是因为喜欢吗?不是的,她知道,其实她只是怕麻烦,怕自己在这个污浊的后宫里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怕自己将来为了一个孩子失掉自己的原则……怕太多太多,说到底,是她自私了,是她胆怯了,她根本就没想过若是有了儿子,她要去怎么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愿意默默无闻,屈居人下的人,可同样的,她也从来不是一个愿意付出百分百的心力去做事的人,她从来就不求最高峰,其实她并不是一个愿意站在高处随时面临危险的人,她喜欢享受的从来都是最随心所欲的生活,虽然生活从来就不能随心所欲,但南木萱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相对轻松的底线。

    在南木萱看来,最幸福的生活是那种完全不必要付出有所依赖才是最幸福的状态,那天晚上她抱着楚瑾哭了好久,很幸运的是那一刻的楚瑾也好笑的成了她的依赖,南木萱哭过之后一脸愧疚的对着楚瑾反复的说着“对不起”

    她确实是真觉得对不起楚瑾的,后宫这个环境不是谁可以决定的,南木萱并不觉得这些事可以怨到楚瑾身上,怨只怨这个时代,怨她自己太没心没肺。

    对楚瑾,她把他拉过来用尽心机的培养着他对她腹中胎儿的感情,最后却给出了一个这样的结果,就算他是个薄情的帝王,可到底他也是她孩子的爸爸,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不得不说,南木萱狠狠的戳在了楚瑾的心弦上,楚瑾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南木萱所说的对不起是对他说的,他以为她是在和那个无缘的孩子说对不起,却没想到她是在向他道歉,这后宫有那么多的女人,有那么多失去孩子的女人,没有一个让他感到这么疼,也没有一个让他感到这么温暖。

    那些孩子就不是他的孩子吗?她们伤心难过,岂不知他的心里也并不好过,楚瑾不自觉的就抱紧了怀中的女人,声音更加柔和的安慰她道“不是你的错,是朕没有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南木萱流泪,摇头“皇上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我……”南木萱一想到自己潜意识里对儿子的排斥就觉得,一定是上天得知了她的厌烦,才收回了这个孩子,作为一个帝王,楚瑾对她腹中孩子所做的那些事,真的已经尽心了。而自己这个母亲却是那么的自私。

    那天晚上两个人因为孩子的失去,纷纷自责,最后南木萱在楚瑾的安抚下带着满脸的泪痕睡着了,而楚瑾看着怀中女人的脸,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之感。他失去的孩子太多,拥有的孩子也不少,其实难受是真的,但他远不如他所说的那么在意……

    南木萱自从那天和楚瑾聊过孩子之后就仿佛恢复了正常,直到今天,她无意间翻出了她当初兴致勃勃给孩子画过的画像,做过的衣服才真正的爆发了出来。

    看着那些认定了孩子性别的东西,南木萱恨极了自己的自私,原来她压根就没期待过自己腹中的那个孩子,她没有为他的到来做过任何的准备,她潜意识里那般胆怯的态度怎么会迎来孩子的到来……

    南木萱发疯一般的扔了所有的东西,连带着屋内的摆饰物件更是抄起什么砸什么,她恨自己,她需要发泄……

    玉溪等人愣愣的看着自家主子肆无忌惮的扔着东西,看着南木萱发疯,竟是完全不敢上前,因为她们怕情绪不稳的南木萱慌乱间会因为她们的阻止而伤到自己

    直到楚瑾到来,南木萱依旧发疯,楚瑾脸色难看的大步上前制止了南木萱疯狂的行为,本想拉着她走出那满地狼藉的范围,却被南木萱用尽了全力的推开,指着满地的狼藉大喊大叫,内容自然就是恨自己,责怪自己之类的话。

    “我根本就没想过他的到来,你看,我甚至都没准备过他的东西,所以他才不来了,他一定是知道了我不欢迎他……”南木萱使劲的发泄着自己对自己的不满

    楚瑾既心疼又无奈的看着她,突然间就觉得拿这样的她很没办法,他现在宁愿她是对着他抱怨,怨他没有保护好她们,怨他没有阻止她去那么喧闹的场合。

    楚瑾最后脸色阴沉的对着云香阁的宫人发了顿火,让他们好好照顾南木萱后,自己无奈的回了昭阳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历史军事
完本历史军事